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女主叫許傾城男主叫傅靖霆
女主叫許傾城男主叫傅靖霆 連載中

女主叫許傾城男主叫傅靖霆

來源:外網 作者:傅太太請把握好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傅太太請把握好 玄幻魔法

許傾城煞費苦心設計嫁給了傅靖霆。她以為婚後的生活註定水深火熱。卻發現,是另一種火熱水深。傅靖霆勾着她下巴笑的很賤:傅太太,歡迎持證上崗。許傾城評價:傅靖霆這人又sao又賤。傅靖霆評價:我太太漂亮端莊出得廳堂入得……咳咳……廚房。她以為他是她的絕路,後來才知也是她的歸處。畢竟,這世界,妖孽也成雙。展開

《女主叫許傾城男主叫傅靖霆》章節試讀:


皇城私人會所。
最頂級的VIP包廂,裝修奢靡,漂亮的頂燈投下昏黃的燈光給這間包廂平添一份曖味。
許傾城推開門,貓一樣漂亮妖冶的眼睛掃一圈,便鎖定在中間那個黑衣黑褲的男人身上。
手裡的牌丟出去時,能看清男人腕骨輕勾的弧度,在機械錶盤的覆蓋下,輕而易舉地勾勒出一股子說不出的性感。
許傾城踏進包房,身上的外套脫下來。
一身黑色蕾絲裙裝,低胸,腰部鏤空,裙子短到只蓋過屁股。
胸大腰細腿長臉美。
這一身皮骨,天生的本錢。
安城有句話說得對,許傾城撩起來,就沒有別人什麼事了。
傅靖霆從煙盒拿了一根煙,沒點燃,就虛虛咬住,嘴角勾着笑,姿態閑散恣意。
許傾城湊到傅靖霆身側,手臂自然而然地搭在男人的椅背上,微微俯身,貼了貼男人的耳朵,「要火嗎?」
男人咬着的煙動了動,那雙眸子透着邪性盯向她。
許傾城莫名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眼尾勾着笑,見他並未拒絕,纖纖玉指探過去將他咬着的煙抽走,咬在自己嘴裏。
打火機叮的一聲,她將煙點燃,吸一口。
不太熟練,嗆了下。
許傾城忍着嗆意,將點燃的煙遞到他嘴邊。
傅靖霆垂眸,煙口一圈紅痕,是她的唇色。
男人低笑了聲,咬住,他吸一口,煙圈吐出,似乎整個煙霧繚繞間都是女人的香氣。
盛世集團需要的不是幾百幾千萬的投資就能扭轉困境,可幾個億的巨額投資,安城能投的人本就不多,礙於葉家的阻礙,她磨破了嘴皮子也只換來個零。
想不到辦法,下個月的股東會許家就會失去盛世的控股權。
傅家夠強,強到可以不用看葉家的面子。
但傅靖霆這人,痞性妖孽,陰晴不定。
許傾城其實沒有把握,可這是她最後的機會。
傅靖霆起身,許傾城也跟着站起來,她揚着笑臉迎過去,「傅少,有時間聊聊嗎?」
他穿一件黑色襯衣,紐扣解開兩粒,露出一截有力的鎖骨,襯衣衣擺扎在褲腰裡將男人的腰線勾勒得緊實迷人。
「談什麼?」傅靖霆眸光睇向她,那雙桃花眼邪氣四溢,上上下下打量她,赤裸裸的眸光像是要當眾扒了她衣裳。
「盛世集團雖說現在陷入困境,但也只是暫時的。只要有足夠的現金流……」許傾城話都沒說完,手腕被人拉住直接丟進了沙發里。
男人雙手撐在她肩膀上,雙腿劈開她膝蓋,「我不跟女人談工作,只談情。」
「……」
許傾城頓了頓,她咬着牙齒暗暗吸口氣,「怎麼談?」
傅靖霆盯着她,他居高臨下,她仰面看他,漂亮的眼睛裏全是嫵媚俯低,看不到一點點往日目空一切的囂張。
男人笑了下,手掌落在她的身上,手勁很大,許傾城額角輕皺,放在身側的手掌成拳撐在沙發上,逼着自己不要躲。
紅唇輕啟,「你輕點,疼。」
只這一把子聲音,嬌媚的,就要把整個包廂的熱度點燃。
傅靖霆額角綳起來,罵了句操。
他低頭直接咬上她的唇,一手壓在她腿上,裙擺撐在他手臂上,被迫往上竄。
許傾城喘息,他的吻粗暴殘忍,唇畔生疼,口腔里已經有了血腥味。
傅靖霆寸寸緊逼,不斷挑戰她的底線,許傾城猛地按住他的手,「等等。」
她喘息,心跳如擂鼓,男人的掌心透着燎原的熱度灼燒着她的肌膚。
傅靖霆眉角微挑,嗤笑,「怎麼,沒玩過?」
許傾城抿唇,「換個地方。」
男人盯着她,眼神中有顯而易見的意興闌珊,「許小姐,玩不起就別出來玩。」
他說著,手抽回去。
許傾城心頭一緊,想都沒想,手臂攀上他脖頸。
臉這東西最不值錢。
從許盛昌中風的這幾個月,她身上的刺一根根被拔掉,剔骨帶肉,疼到麻木。
不過是這一身骨頭,打碎了粘起來就好。
許傾城坐到他腿上,媚眼如絲,「傅少,我敢保證盛世的投資你不會虧,當然,利息隨你取。」
她拉着他的手按在自己身上。
傅靖霆挑眉看她,眉宇間全是邪性,手掌放肆的落在她腰側,「許家大小姐一身傲骨,眼高於頂,除了葉聽鴻,還沒有人能讓你軟了骨頭。」
「這話說的可不對。我現在骨頭就軟了。」許傾城笑起來,她臉色坦蕩,看不到半點影響。
男人低笑,聲音輕的像是錯覺,漫漫的灑在空氣里。
包廂的門被推開,葉文涵從外面進來,大家不約而同的視線讓她往角落望去,一眼看到坐在傅靖霆腿上的許傾城,整個人像是被扎了一樣。
「許傾城?!」
葉文涵看清兩人的姿態,怒氣瞬間壓不住了,她幾步竄過去,伸手就去抓許傾城的頭髮,「你下來!」
許傾城沒有防備,人被她拽的用力,一下跌在地上。
大理石地面切割漂亮的花紋貼着胳膊,冰涼透骨。
許傾城手掌撐了下,她突地抬眼,妖冶的眼睛裏含着刀子,片片割在葉文涵身上。
傅靖霆冷眼旁觀。
其他人更不敢去勸。
盛世集團的許家在安城那也是人人艷羨,許傾城這樣的傾城尤物,誰敢肖想。
但是,此一時彼一時,盛世沒落了。
葉文涵不依不撓,走過去一巴掌就抽出去,「你害我二哥仕途全毀,我說了我見你一次打一次。」
手腕被人狠狠攥住,即便跌在地上,許傾城揚起的下頜依然透着犀利的高高在上。
她藉著葉文涵的手站起來,甩開。
女人眉眼間的艷色盡收,就只剩下了冷,「葉文涵,我給你三分顏色,但別在我這裡開染坊。
她唇色艷紅,冷言冷語時整張臉都透着輕傲,那種鄙夷的視線就如她眼底婉轉的媚,生生的直往人骨頭裡鑽,傅靖霆喉結輕滾,骨頭縫裡都透着癢。
「我今天還就是要開了,你能怎麼著?」葉文涵氣勢忿忿,語氣中滿是挑釁,「你們家到今天這地步也是活該,你弟弟撞死人就該去坐牢……」
啪的一聲。
葉文涵的話被一巴掌打斷了。

《女主叫許傾城男主叫傅靖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