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拼婚後夫人要離婚宋安之厲凉臻
拼婚後夫人要離婚宋安之厲凉臻 連載中

拼婚後夫人要離婚宋安之厲凉臻

來源:外網 作者:宋安之厲凉臻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宋安之厲凉臻 網遊動漫

「擇日不如撞日,厲少,我們今天去離婚吧。」「厲少,我就是個渣女,你說,你看上我哪裡了,我改!」「厲少,你要顏有顏,有錢有錢,我這顆牛糞真配不上你。」……宋安之就想臨時拼個婚,好回去繼承億萬家產,誰知道瞎了眼蒙了心招惹了全庄城最惹不得的主兒。上天入地,寵她入骨。可問題是,她就想當個單身渣女。「請神容易送神難,想離婚?下輩子都不可能。」宋安之慘兮兮:「全球美女千千萬,厲少何必想不開非要在我這顆歪脖子樹上弔死?多虧。」「吃虧是福,我願意便宜你。」宋安之:「……」你大爺!展開

《拼婚後夫人要離婚宋安之厲凉臻》章節試讀:

「老大,人找好了!」
宋安之在鍵盤上重重點了最後一個鍵,KO!
她嘴角緩緩勾起一抹薄涼的笑,從床上一躍而起,身手矯健得像個世外高人。
簡單整理下衣服,優哉游哉問,「人在哪裡?」
她讓孫岩幫忙找個臨時結婚對象,越挫越好。
「就在門外,他是來報恩的。」孫岩灰溜溜跟在宋安之身後,介紹對方的身份。
「報恩?」宋安之挑眉,抬眼就看見不遠處坐在輪椅上,氣質矜貴的男人。
五官絕美,臉部線條流暢,氣場冷硬,即便坐在輪椅上也給人一種極其強悍的壓迫感。
總之,很有感覺的男人。
宋安之皺眉,都說了,她要最挫的男人,最好是那種剛結婚就能掛掉的,怎麼找這麼個極品?
男人坐着輪椅到她面前:「我是厲凉臻。」
宋安之冷漠點頭:「我對你有什麼恩,值得以身相許?」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清冷的嘲諷:「代娶。」
宋安之覺得這男人還挺有意思,聽過代嫁,代娶還是頭一回。
看他不服氣的樣子,估摸着以後離婚方便。
「就你了,走吧。」
她抬腳準備去開車,男人在她身後說,「我車在對面。」
宋安之看了看對面停着的唯一一輛車,還是邁巴赫,她滿意地點點頭,孫岩這忙幫得不錯,給她整輛這麼騷氣的車,確實能夠打臉渣男賤女。
「需要我扶你上去嗎?」她回頭看一眼男人的輪椅。
男人不置可否,走過去,按了下裏面的按鈕,方便輪椅上下的坡度就從裏面延伸出來了。
他自己上車。
宋安之眼角抽了抽,想不到孫岩這小子辦事這麼牢靠。
難不成這男人是他相好的?
嘖,犧牲真大。
宋安之把車開到民政局:「先領證,再去吃酒席。」
厲凉臻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會兒,抿唇問,「你確定要跟我領證?」
「你想反悔?」宋安之錯愕,「是不是孫岩威脅你,還是沒跟你說清楚?」
按照她媽媽留下的遺囑,她結了婚才能繼承宋氏。
從小看父親欺騙媽媽的噁心模樣,她對結婚這事兒原本是排斥的,可誰知道,她媽媽剛死,她那個老不死的親爹就帶着小三和小三的女兒進門了。
更可笑的是,小三的女兒比她也就小半年。
換句話說,她媽懷着她,那老不死的就出軌了。
可憐她媽媽婚姻不幸就算了,辛辛苦苦創下的事業眼看着都要被搶走了。
她怎麼可能讓這對渣男賤女稱心如意?
今天是他們結婚的日子,她當然要去喝喜酒。
不過,她考究地盯着男人,要是他這會兒反悔,可就壞她大事了。
察覺到宋安之盯着他威脅不悅的目光,男人識相地搖搖頭,「沒有。」
宋安之鬆了口氣:「那就好,趕緊的吧。」
厲凉臻把戶口本交給她。
宋安之看了看,除了戶主一欄寫着他的名字,沒有其他人了。
她好奇:「你是孤兒?」
男人隨意搭在輪椅上的手驟然收緊,眸色沉了沉說,「不是。」
「無所謂,這些細節不重要。」
宋安之聳聳肩,迅速辦理了結婚手續。
半個小時之後,車子停在酒店門口,碩大的牌子上掛着宋寧遠和小三韓優的照片。
她走過去,一腳踹飛了。
眾人驚訝地望着她,後知後覺才反應過來這不就是宋家那個推後媽下樓,害死了後媽肚子里兒子的渣女宋安之?
得!今天有熱鬧看了!
為了扶正小三,宋寧遠今天宴請了庄城大半個名流圈。
韓優緊張地坐在化妝間,盯着鏡子里自己描畫精緻的妝容,一顆心七上八下:今天這場婚禮,決不能再出意外了。
等她名正言順成了宋太太,她也就在庄城上流社會站穩腳跟了。
她的女兒宋瑩將會成為庄城名媛公主,嫁入豪門,飛黃騰達。
他們母女終於要熬出頭了。
宋瑩見韓優緊張的樣子,蹲在她面前幫她整理妝容,「媽,不會有意外,爸爸已經讓保鏢二十四小時巡邏,一旦發現宋安之靠近,就把她關起來,你放心。」
她比宋安之小半年,同樣是宋寧遠的親閨女。
今天她打扮得漂漂亮亮,除了祝賀母親上位,更重要的是能夠在這場婚宴上勾搭到金龜婿。
日後再不用擔心過以前那種躲躲藏藏的日子了。
韓優點頭,可還是心有餘悸,「也虧了之前是假懷孕,我沒想到,那丫頭年紀不大,居然真的敢從樓梯上推我。」
也好在她為了嫁禍給宋安之,時時刻刻綁了血袋在身上。
宋瑩得意:「咱們也算是因禍得福,現在整個庄城都知道宋安之心狠手辣,只要我們再努努力,到時候宋家的一切都是我們的。」
韓優眉開眼笑:「不愧是媽媽的好女兒,今天好好表現。」
「媽媽放心吧。」
外面傳來婚禮負責人敲門的聲音,通知他們婚禮開始了。
韓優挽住宋寧遠的手緩緩走向禮台,兩個人布置的婚禮場景雖浪漫,卻始終擺脫不了尖酸刻薄的面相和人到中年的油膩感。
生怕婚禮再生波折,主持人簡短的一番話之後,宋寧遠就迫不及待開口,「感謝各位百忙之中抽空參加我和我夫人的婚禮,從今天開始,韓優就是我宋寧遠名門正娶的妻子,是宋氏……」
咚!咚咚咚!
外面傳來打砸的聲音,接着宴會廳的門就被踹開了,一排保鏢衝進來站成兩排,婚慶喜悅的音樂瞬間變成了喪禮的歌聲。
不過眨眼般的時間,宴會廳所有人的紅色和粉色都換成了白色。
婚禮變成了殯儀。
「今天是我媽去世一百天,宋寧遠,這麼迫不及待結婚,你還要臉嗎?」
清脆諷刺的聲音緩緩傳來,宋安之一襲白色孝服出現在宴會廳。
全場就驚訝了,自覺讓出道路。
宋家這位大小姐可不是好惹的主兒,上周剛把後媽肚子里的兒子給一腳踹沒了。
這會兒又來!
「老公。」韓優害怕地抓住宋寧遠的胳膊,楚楚可憐。
宋寧遠看見宋安之,臉色一下就陰沉了,「你怎麼進來的?」

《拼婚後夫人要離婚宋安之厲凉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