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喬以笙
喬以笙 連載中

喬以笙

來源:外網 作者:犬馬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犬馬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喬以笙》章節試讀:

接下來幾天,喬以笙馬不停蹄地趕方案圖和效果圖。

忙碌之中她不忘撥冗折騰鄭洋。

以往她是個過於乖巧懂事的女朋友,與歐鷗口中最好命的「撒嬌女人」完全沾不上邊,有時候歐鷗也忍不住吐槽她的性格太獨立。

歐鷗認為,女人就該時不時作一作、鬧一鬧,牽動男人的神經,玩弄男人的心,讓男人以你為中心繞得團團轉。

像喬以笙和鄭洋這般平平淡淡的相處模式,在歐鷗看來非常索然無味,簡直是提前進入老夫老妻階段。

因此歐鷗私底下隔一陣就好奇喬以笙膩不膩味。

喬以笙次次無奈地強調,自己和鄭洋的這種恆溫狀態稱之為「細水長流」。

她見證過歐鷗從學生時代到現在的無數戀情,每段戀情轟轟烈烈、傷筋動骨,她一個旁觀者,瞧着都替歐鷗肝疼。

雖然心底她羨慕歐鷗的熱烈與極致,但她覺得不適合她。

受父母的影響,她更崇尚安穩和踏實。

現今鄭洋令她難受,她也不能放鄭洋好過。

他和他的真兄弟一起綠她是吧?她便和他的塑料兄弟也來綠他。

他想和許哲過二人世界是吧?她便多多插足其間,膈應許哲。

於是喬以笙以加班的時間太遲、她一個人回家不安全為理由,要求鄭洋每天晚上到事務所接送她。

又從同事李芊芊那裡搜羅來各種網紅美食,拜託鄭洋四處奔波幫她買,作為她的夜宵。

而如喬以笙所料,每晚許哲均同行。

鄭洋和許哲是公司合伙人,上下班時間幾乎一致。據說許哲不會開車,所以經常蹭鄭洋的車。

以前喬以笙不認為有何不妥,最近她不用特別觀察,就留意到,鄭洋和許哲的手機是同款,衣服鞋帽是一個牌子,處處泄露情侶的痕迹。

許哲原本坐在副駕,見喬以笙出來也沒讓座的意思,畢竟以往遇到他們一起來接喬以笙的情況,喬以笙都直接坐后座。

現在喬以笙笑眯眯一句「謝謝阿哲你幫我把椅座焐熱」,就把許哲打發到後面去。

趁着紅燈停車期間,喬以笙還將她咬了半口的夜宵喂到鄭洋嘴邊,邀請鄭洋也嘗嘗。

等鄭洋送她到小區樓下,喬以笙又當著許哲的面圈着鄭洋的脖子依偎在鄭洋的胸口。

鄭洋有所察覺她變得比從前黏人:「這幾天出了什麼事嗎?」

「沒事不能抱你嗎?」喬以笙聲音調得軟軟的,視線越過鄭洋的肩膀偷偷瞄車上的許哲,輕輕嘆氣,「其實就是壓力有點大。」

鄭洋聽她說了她近期工作方面的新情況,他摸摸她的後腦勺:「我一會兒和闖子打個招呼,讓他交待他的下屬別刁難你們。」

「可以嗎?」

「當然可以。」鄭洋笑,解釋道,「闖子愛玩,他爸強行丟他到那個地產子公司里磨鍊,他也巴不得早點糊弄過去早完事。」

喬以笙也笑:「那還不如你早點把我娶回家,我辭掉工作,你賺錢養我。」

鄭洋知道她其實事業心很重,揶揄:「你捨得辭職?」

「捨得啊,怎麼捨不得?」喬以笙抬頭與他四目相對,神情認真,「阿洋,我最近突然特別想結婚。」

《喬以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