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嬌村花嫁給了悶騷糙漢子
七零嬌村花嫁給了悶騷糙漢子 連載中

七零嬌村花嫁給了悶騷糙漢子

來源:google 作者:皎若星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丁香 江一眠 現代言情

【悶騷糙漢+寵妻+家長里短,沒有空間金手指】丁香上輩子鬼迷心竅,被心機繼母和渣男哄騙,名聲盡毀不說,還落得一個凄慘下場重生歸來,她發誓要以牙還牙,不但要智斗惡毒繼母,還要手撕渣男,將欠她的通通討回來這次她不走尋常路,居然看上了個一窮二白的糙漢子江家老二是一個只會跟木頭打交道的糙漢子,除了一張臉長得還湊合,是要情趣沒情趣,要錢沒錢,也不知道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被嬌村花看上了......人人都道是一朵鮮花插到牛糞上了,等着看他們笑話......誰知道婚後這朵嬌花不但沒有枯萎,反而還被澆灌得越來越滋潤……只有丁香自己知道,這個見到她就舌頭打結,耳根通紅的老實人,實際上就是個披着羊皮的狼,而且還是一隻大色狼婚後某人就本性暴露……丁香被旁邊兩個嘰嘰喳喳的小人兒吵得腦仁疼,抱着圓滾滾的大肚子控訴道:「你說了只生一個的,這個難道是皮球嗎?」某男一本正經地說道:「這隻能說明我們老江家基因好,不生則已,一生就是雙胎……」一孕傻三年,古人誠不欺我!丁香:「好有道理,無力反駁……」展開

《七零嬌村花嫁給了悶騷糙漢子》章節試讀:

正午,烈日當頭,陽光炙烤着大地,連空氣都是滾燙的,甚至能聞到泥土被烤焦的味道。

天氣實在太熱,連樹上的知了都懶得叫喚了。

躺在村口白楊樹底下的丁香,只覺得腦子一陣劇痛,然後一段段記憶像放片子一樣在頭腦中倒帶重播。

上一輩子的她被她的心機繼母蒙蔽,一直都沒有認清她的真面目,還以為她是真的把自己當做親生女兒一樣疼。

最後才知道她是一隻披着羊皮的狼,吃人不吐骨頭。

鎮上糧店的會計因為喝醉酒摔壞了腦袋了,一時半會兒上不了班,想找一個會記賬的過去救急,若是乾的好了以後說不定還有機會轉正。

丁香的舅舅是村裡的幹部,他去鎮上開會,正好知道了這件事。

立即就想到了丁香,她當初也是上過高中的,基本的能寫會算不在話下,這個工作也不累,正適合她這樣嬌滴滴的女娃。

於是他動用關係,託人說項,把這個名額爭取到了,讓丁香儘快去報到。

從村裡到鎮上去,平日里大家都是直接走到村口去搭個順風車。

有時候村裡有人趕牛車或是拖拉機去鎮上買東西,就能將人順帶着捎過去。

只是去鎮上糧店報到的那天,丁香在村口等了半天都沒看到人,最後怕時間來不及就只能走小路。

她沿着小路往山上走,到了山頂的時候不知道從哪裡衝出來了一條黃色大狗,衝著她又吼又叫,直接撲過去了,她從小到大最怕狗了,一不小心就從山上滾了下來。

而她自己不但把腿摔傷了,人也直接被嚇的暈過去了。

她被人從山腳下救了直接放在了村口白楊樹底下,那時候一表人才的下鄉知青李玉棠剛從外面回來,正好碰上了。

丁香昏迷期間感覺自己被人背着走了很長一段路,她只記得那人的脊背很寬闊,給人很安全的感覺。

她一直以為救她的人是李玉棠,也因此對他產生了好感。

他本就是從城市過來的下鄉知青,小夥子人長的精神,又上過學,會識文斷字,是招女孩子喜歡,丁香也不例外。

後來因為響應國家號召,知識青年大批返城,但是每個村裡的回城名額有限。

李玉棠知道丁香的舅舅是村裡幹部,對此事有一定的決定權,就對她花言巧語,展開猛烈攻勢。

丁香聽信了他的甜言蜜語與他迅速墜入愛河,不惜為了此事多次去求他舅舅,最後終於將名額讓給了李玉棠。

那人之前曾經信誓旦旦地對丁香說以後等到他回城安頓好了,就會將她接去城裡過好日子。

誰知道這個人回去後就遲遲沒有聯繫丁香,她最後只得自己跑到城裡去找他。

結果不但被他一陣奚落,而且還被他告知當初救她的人根本不是他,是她自己太蠢,認錯了人。

既然她自己主動送上門,那他就順水推舟,不玩白不玩。

最讓她無法接受的就是他居然早就跟周玲廝混在一起了,對自己從始至終都是利用。

丁香知道真相後,悲憤欲絕,心有不甘,跟他拉扯之間,被車撞了。

一眨眼她居然又回到了當初被人救下,放在村口白楊樹底下的時候。

待她理清了思緒,這才明白自己這是重生到了七零年,最初誤會開始的地方,所幸一切都還來得及。

這一次說什麼她都要牢牢抓住那個救了她的人,費力睜開眼睛,瞳孔里突然印出一個男人瘦瘦高高的身影。

她眨了好幾下眼睛才努力看清楚面前的人,那人一手扶着她肩膀,一手托着她腦袋,讓她靠在樹榦上,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的衣角被什麼勾住了。

江一眠回頭一看,只見女子眉眼精緻,皮膚白白嫩嫩的,因為從山上滾下來,額頭和臉上擦破了點皮,頭髮也被樹枝颳得亂糟糟的,可是一雙眼睛卻水潤潤的,看着極是惹人疼愛。

她伸手拉住他的衣服,死死不放,聲音細微,滿是乞求:「別丟下我。」

她的手不經意間觸到了他的皮膚,隨之而來就是觸及到的溫軟。

江一眠低頭看了看,只覺得被她手碰到的皮膚一陣滾燙,比這正午烈日的烘烤還要燙。

她這樣高高在上的女孩不是他這樣的人所能肖想的。

本想將人放在這裡,等她們村裡人幹活回來看到就幫忙帶回去的。

現在被她死死抓着不放,又是個什麼事。

因為救人,他辛辛苦苦從山上割的豬草還放在那裡呢,再不去拿,回去晚了又要被念叨。

只是眼下這個人像狗皮膏藥一樣抓着他不放,再這樣耗下去也是白白浪費時間。

江一眠沒有辦法,只得回過身來像扛麻袋一樣將人往肩上一甩就背着人一路往村裡走去。

背上的人雙手緊緊摟着他的脖子,勒得他都有些喘不過氣來。

丁香只覺得重活一世,這一次絕不會再給渣男傷害她的一丁點機會,當初傷害她的人,她都要向他們一一討回來。

江一眠平日里挑大糞,扛豬草,還是第一次背除了弟妹以外的人,只覺得背上的人輕飄飄的,隱隱還覺得後背什麼東西軟綿綿的……

此時村裡人都去田裡幹活了,一路上都沒看到什麼人。

丁香的爸丁文成原來是村裡的小學語文老師,後來教育改革,裁了一批人,他就回家務農了。

她的媽媽在她五歲的時候就患了肺癌去世了。

本來丁文成是沒打算再找人的,後來村裡人就勸他,說他一個大男人粗枝大葉的帶着個女娃娃肯定不方便,還是應該再找一個。

不僅日後他老了自己有個伴兒,而且還能幫忙照顧丁香。

孩子從小沒了媽,就跟地里莊稼沒了雨水灌溉一樣,即使長大了也是蔫了吧唧,營養不良的。

隔壁的桂花嬸子為人心善熱情,把這事給記在了心上。

她平日里也喜歡跟人聊天,有一次回娘家,同村的一個嬸子說她姐姐村裡一個女人因為男人死在礦上了,她一人帶着孩子,日子過得也很是凄苦。

她就從中牽紅線,這才將兩個人湊在了一起,雙方各有一個孩子,而且還都是女孩,相差也不大,也算是正合適。

況且女孩子成長過程中總歸是需要媽的,丁文成出於多方面的顧慮就答應了。

王金蓮這個人佛口蛇心,上一世她就被她騙慘了。

這一世她絕不會重蹈覆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