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秦長青李喚兒
秦長青李喚兒 連載中

秦長青李喚兒

來源:外網 作者:穿越大唐秦長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穿越大唐秦長青 都市言情

主角是秦長青李喚兒的書名叫《穿越大唐秦長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佚名傾心創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貞觀四年。長安城外,秦家莊。晨光出現,秦長青就以起床,來到秦府院子里的老榕樹下,提氣跨步,打了一套規範的拳。這是秦長青上輩子一直以來的習慣!...展開

《秦長青李喚兒》章節試讀:

事兒逼!
在秦長青的眼裡,老李就是一個事兒逼。
一共就那麼點蒸餾酒,都被你拿走了,只給我留了一罈子。
老丈人進門,最起碼你不帶點兒什麼貴重的禮物,左手一隻雞右手一隻鴨,總可以的吧?
來了兩次,都蹭吃蹭喝的。
很無奈的,秦長青站起身,走近後房,在一張床的床底下,掏出來最後一罈子烈酒。
路上,老李和房玄齡說了這場雨,房玄齡就很奇怪,就連李淳風都推演不出來,李世民的便宜女婿是怎麼推演出來的?
一口酒下肚,老李抹了抹嘴角的酒漬,眼睛看了看房玄齡。
房玄齡起初沒拿這酒當回事,市面上最烈的酒就算是三勒漿,因為烈性,很受歡迎。
可喝了秦長青家裡的就,房玄齡愣住了,簡直比三勒漿還三勒漿,這是他喝過的最烈性的酒了。
再吃一口涮羊肉,那叫一個香醇。
雖然說,唐朝沒有什麼特殊的調料,可架不住秦長青鑽研,小醬汁一沾,別有一番風味。
「長青啊,你和房叔叔說說,這場雨,大概要下到什麼時候才能停?」
「三五個月吧。」
秦長青說完,開始催促老李,「岳父大人,你那還有沒有錢?如果有的話,都運來,咱們繼續屯糧。」
「咳咳……」
房玄齡不知道怎麼回事,還以為秦長青要帶着老李發國難財,「長青,屯糧的事情不急。我之前找過幾個當道士的朋友,他們推演的結果,就是三五日,可不是三五個月呢。」
「那是他學藝不精。你要找李淳風算一算,他一定說這場雨,斷斷續續的,會一直下!」
噗嗤……
老李口中的一口酒險些全都噴出來,特喵的,李淳風那個老混蛋,真就這麼說的。
「岳父大人,烈酒雖好,切莫貪杯。」
秦長青白了老李一眼,太丟人了,就像是沒見過世面一樣。
「賢婿啊,你房叔叔的朋友的朋友,認識李淳風,老雜毛說的,和你剛剛說的一樣。」
「那就對了,李淳風這次說對了。」
「那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不光是房玄齡和老李,長孫皇后也一臉期待的等待答案。
「我猜的。」
我糙!
李世民險些一巴掌呼死秦長青。
「長青,和你岳父好好說話,他最近事情多,心情比較煩躁,容易動怒的。」長孫皇后,吃了一塊肉,一臉慈祥的看着秦長青。
「其實很簡單的,李淳風但凡出來走一圈,都會發現端倪的。」
秦長青知道,這件事不能潦草的應付過去,只好用唯物主義糊弄一下老李,「但凡大災之年,都會有一些奇怪的現象發生。」
「比如,老鼠搬家,蛤蟆過街;家禽高飛,家畜不進窩,冬眠長蛇早出洞,魚兒驚惶水面跳……這些都是大災之年的明顯徵兆。」
「然後呢?大災之年,除了洪澇災害還會發生什麼嗎?」
「地龍翻身!」
房玄齡還是有點不相信,僅憑這些他覺得不足以判斷,這場暴雨持續的具體時間。
但老李對此卻深信不疑了,「房老弟,我覺得你應該聯繫聯繫你在民部的朋友了,造作預防比較好。」
房玄齡笑了,老李說話,他必須給面子,「原來,老鼠搬家,蛤蟆過街;家禽高飛,家畜不進窩……是地龍翻身的前兆……我糙……」
房玄齡的話說道一半,突然身體僵住了。
整個人的臉色慘白,一把抓住秦長青的手,「長青,你和房叔叔好好說話,你說的是不是真的?那些現象出現後,真的有地龍翻身嗎?」
「不會錯的,這是最明顯的自然徵兆了。」
房玄齡騰的一下站起身,絲毫不顧及形象了,拉着李世民就往外跑。
「不是……你們……」
秦長青也站起身,就感覺自己的老丈人有點不着調了,充其量也就是個有錢的大地主,國家的破事兒,和你們有啥關係?
長孫皇后卻沒有動,安撫了一下秦長青,「長青,你岳父就這樣,習慣了就好了,咱們吃。我有事情要請教請教你的。」
…………
大雨之中,房玄齡連傘都忘記打了,兩個人上了馬車,李世民的臉色鐵青。
房愛卿這是抽什麼風?就是下雨而已,又不是火燒眉毛。
「房愛卿,你此舉……」
房玄齡擦了擦額頭上的雨水,「陛下,出事了,出大事了!」
「什麼事會讓你,在朕的女婿面前,如此失態?」
「前幾日,河東道發來公文,說是天降祥瑞。其徵兆就是秦長青所說的老鼠搬家,蛤蟆過街;家禽高飛,家畜不進窩……地點就在……」
房玄齡瘋狂的吞了好幾口口水,「地點就在晉陽!」
「朕知道,朕看過這份公文,還要嘉獎晉陽刺史來着……」
我糙他媽的祥瑞……
李世民瞬間愣住了,掀開馬車的帘子,對着車夫怒吼,「加快速度,快去欽天監!」
懵逼,李世民一臉懵逼,不管秦長青說的是不是真的,晉陽這地方絕對不能亂。
這裡可是大唐的龍興之地,政治地位十分特殊,那裡更是有李家祖祠。
如果暴雨不停,洪澇災害剛來,晉陽這地方在來一個地龍翻身……
馬勒戈壁啊,老李簡直不敢想,五姓七望那群狗東西,一定會藉著這次機會,繼續對他人身攻擊的。
什麼囚禁李淵,幹掉了親兄弟,什麼玄武門那檔子事兒了,全都會被翻出來,然後給李世民一個蓋棺定律:你丫的離心離德,要遭天譴了!你丫等着吧,李建成化作厲鬼來尋仇了!
房玄齡也深知,如果晉陽真的出現地龍翻身,老李將遭受到空前的輿論打擊。
地龍翻身,說的就是地震。
自打貞觀四年年中開始,暴雨還沒停,晉陽就地震了。
老李被迫寫了罪己詔,在五姓七望的壓迫下,不得不重修氏族志。
高士廉那個二逼,居然還把五姓七望排在了前面,老李排在了最後面。
馬車一路奔襲,到了欽天監。
不得不說,關鍵時候,還得老神棍李淳風,別管李淳風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最起碼李淳風別的能力沒有,就會嘮嗑,就會說好聽的,能給老李一個心理上的安慰。
然而,老李和房玄齡到了欽天監之後,李淳風一句話,老李就感覺自己要涼涼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秦長青李喚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