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
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 連載中

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

來源:google 作者:洋仔很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洋仔很乖 蘇伯奧 都市小說

懷念過去的日子現在的人們總是感嘆時間過得太快總是懷念過去的日子但是這是人生啊!我們曾經的日子也只能用來懷念了!展開

《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章節試讀:

高考當天,胖子早早就起床了。伯奧在胖子下鋪,胖子在床上動,帶動床鋪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伯奧也被胖子弄醒了

「奧子,我一晚都沒睡好覺」

「你沒睡不着,請不要動不動就翻身啊!」

「我比你睡的還晚呢!」

胖子下床坐到伯奧的床上,笑聲對伯奧說到

「奧子,我有種不祥的預感,咱們倆昨天犯事兒了。」

「文可能是去年的卷子,我覺得別的科目肯定要換成備用卷子了」

「誰叫咱倆幹了這麼蠢的事兒」

「奧子,你說咱倆現在是不是小說里的循環?」

「咱倆是不是在平行時空里?」

「要是循環就好了,現在知道高考卷子的人現在都在局子里吃着窩窩頭呢!」

「那是不是說明咱們兩個,如果被抓進局子,你知道怎麼進入下次循環嗎?」

「死就是咱倆開啟下次循環的鑰匙啊!」

「你覺得都進局子了,你還能有辦法死嗎?」

「你是覺得**都是傻子嗎?」

「咱倆今天必須找到你說的循環的方法」

8:30開始進入考場。伯奧帶着胖子,先把胖子送進去,自己才進入到自己的考場。

等卷子發下來時候。伯奧聽見自己的四周,有人感到驚訝,伯奧看見對角的人從進考場時的緊張不知所措,到看到卷子後的放鬆,彷彿這下就穩了。

伯奧看着自己已經做過了好幾遍的卷子,很快就寫完了。剩下的時間伯奧,趴在桌子上開始睡覺,期間監考老師兩次叫他,被叫醒後的伯奧看了幾分鐘卷子,又是倒頭睡去。

考試完出考場伯奧準備接胖子一起下樓。聽見有考生幾人在一起談論

「昨天的答案是哪個專家出的?」

「這專家有點水平,中了作文」

伯奧在後邊想到,世界上的作文題目有那麼多種,怎麼就不能有一樣的作文呢?

後邊的高考老師,在一旁聽着學生們的談論

「奧子,走了。

胖子一瘸一拐的走到樓梯口。

「今天下午的數學卷子肯定要換卷子了,胖子。這下你可能過不了本科線了」

「嗨!我都是上過大學的人了,我還在乎這點分數不是?」

胖子先回到宿舍,伯奧找到子文去給胖子帶飯。

打飯排隊伯奧聽見的全是關於昨天的答案中了作文的討論

打完飯拿到宿舍。

見伯奧進門,胖子叫道

「你攤上事兒了!你攤上大事兒了!奧子咱們三個都要完了!」

現在外邊都說卷子好像泄露了。

「我知道啊!咱倆下樓時候不都是說,作文被壓中的嗎?」

胖子你可能太單純了

「昨天複印的卷子是我們上次模擬的答案,你給我答案後,我在給子文之前已經更改改成了

上次的答案,只有作文是真正的作文

「那第二次複印的答案你怎麼解釋?」

「你想一想,咱們平時模擬的卷子是不是有一次跟高考答案的模板是差不多的?」

「第一次模擬那個?」

「對!」

「你是在第一次模擬上邊改的答案,除了作文,別的一點區別沒有!」

「奧子,可真有你的」

「伯奧,你現在辦這事兒可真有點不地道了!

「一這不是坑了一群人嗎?」

「我有什麼辦法,有自己主見的人自然不會相信我的答案。沒有主見的人,即便你告訴他的是一個錯誤答案,他也會填上!」

「況且,咱們的作文是壓中了!」

「遠哥押題的黑歷史要被終結了」

我們是遠哥的學生,肯定是遠哥給我們押中的題目!

伯奧的冷靜其實是不無道理的。參加高考的考生要麼有兩把刷子,要麼也是抱着破釜沉舟的信念的。

更多的考生相信的只有自己的大腦,只有那些懂了歪心思的人,才會相信那些考前一天賣高考答案的人。

掙錢的都在刑法上寫着呢。

三人開始吃起了飯。

「我覺得作文壓中的有點蹊蹺」子文邊吃邊說到

「怎麼蹊蹺?」胖子笑出了聲,伯奧也在心裏想到,不蹊蹺就怪我了,這套卷子我已經在考場上答大了三次了。除了答案,其他的我瞄一眼就知道題目的大概意思了

「你看,你昨天給我答案的時候,就已經傳遍了咱們這片的高三學生」

「子文,那你又沒看清,相信咱倆的是不是都是跟咱們認識的?」

子文低頭吃了一口飯

「好像是這麼回事兒。」

「那是肯定的啊!一個不認識你的人怎麼能夠相信你呢?」

「這句話說的非常正確的」胖子一臉猥瑣的壞笑

「即便是真兄弟,有時候也不能相信我啊!是吧伯奧」

伯奧笑了笑,低頭繼續吃起了飯。

「胖子你下午早點起,你不早起,你下午的考試將會遲到!」

「你現在必須相信我胖子。」

2:00胖子就起床洗漱,等伯奧和子文起床時,胖子已經洗漱完在穿上穿鞋。

「可以啊胖子,不錯!」

數學三人的考場不在一個樓層。伯奧先把胖子送到考場門口,自己再下樓尋找自己的考場。

數學卷子發下來時,伯奧徹底震驚了。

這不是伯奧前兩次做過的卷子!題目完全不同。

伯奧一時不知道該怎麼下手,畢竟現在的伯奧應該是大二的學生,高中的知識已經忘得快差不多了。

胖子看到卷子,熟悉的面孔。胖子按照自己高中正常得做題順序答完了卷子。

考完式後,伯奧出門口癱坐在地上,樓上得胖子自己緩緩下樓。

「胖子咱倆好像攤上事兒了」

「我覺得挺簡單的!」

「沒啥大事兒」

「你不覺得這卷子跟我們高考那一年的卷子不是同一張嗎?」

「怎麼不是同一張?」

「題目有點相似,答案完全不一樣啊!」

「胖子你是A還是B」

「我肯定是A卷啊,你不也是A卷嗎?」

「A卷?不會吧。」

「我怎麼記得我剛才答得是B卷?」

胖子拽着伯奧下樓。

到樓下得伯奧臉色蒼白

「老天啊!為什麼這種倒霉得事情總是發生在我的身上啊!」

「你趕緊看看你的准考證是不是A?」

A卷!

「奧子,你這是第三次參加了,咱們已經是上了大學得人了」

「看淡點兒。」

「中午你不是還淡定得跟我說沒事嗎?」

伯奧漸漸起身,回想着自己考試時候得座位。

「我知道了,前兩次考試我得前兩位都沒有來。」

「今天考試我往前進了一位」

「今天我的前面3位都沒有來!」

「所以我就理所應當的坐在的前邊有兩個空位的位置上!」

「胖子,不對!」

「考試遲到的是你!」

「你今天沒遲到!那肯定說明有一個考生他今天遲到了,校外的保安直接攔下了他!」

「不是吧!」

「要巧也不能這麼巧啊!」

回到宿舍休息,子文談起說今天有一個考生因為睡覺錯過了數學考試。

「胖子這麼愛睡覺都沒遲到,那個人也是比胖子還胖子」子文說道

「他不會是我考場那個吧!」

「伯奧聽着子文的話,想起的那個考生遲到的場景,又想起了自己考試的B卷」

「我的天啊!這就是老天要跟我對着幹嗎?」

「伯奧,看淡點,咱倆可是有身份的007」

「這有什麼用?除了子文能夠相信我們一點別人能夠相信我們嗎?」

「你看看電影不都是這麼演的嗎?」

「有身份的人被發現後都是要被社會打壓的!」

「你倆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胖子從枕頭下拿出手機,子文反鎖了門

「子文,手機你已經看到了。」

「我現在跟你說實情。你可一定要替我們保密」胖子翹起了二郎腿,一副老闆的姿態

「我和伯奧現在其實已經參加過高考了」

「我倆知道你的成績,你考到了西安」

「電子科大嗎?」

「按照正常的邏輯,現在我倆應該躺在醫院,你應該在醫院陪床」

「陪床?」

「國慶我們兩個去了天津找伯奧,準備去天津之眼。」

「我們和伯奧過馬路時候,好像是被車撞了」

「好像是這麼回事兒。那段記憶是特別模糊的。」

「那我為什麼沒有跟你倆一起出現事故?」

「你沒有跟我倆一起走啊!」

「你慢吞吞的性格,你自己還不知道嗎?」

「昨天你午睡我聽見你說『循環』你覺得是真的嗎?」

「對!子文,你看的小說多,你趕快給我們說說循環的事情!」

「胖子不是有手機嗎?度娘知道的」

胖子順手把手機塞回枕頭下

「手機是要留在有需要的時候,現在沒有辦法充電。」

「『循環』是日漫里的一個奇怪的設定。漫畫里的循環發生的最高概率是8月」

「循環里的主角往往都能活到幾百歲。」

「北半球的7月8月是天文現象最容易大規模出現的季節,夏季的天空可見度要遠高於其他季節,所以小說里的循環也都是主要發生在這段時間」

「歷史上的『七星連珠』和一些天文現象,在古代都是被賦予『災害』的概念,閑人們認為要有災難降臨。」

「雖然這沒有科學的依據,但是當少有的天文現象發生之後的幾年裡,總要發生一些災難或者國家的變革。」

「子文,你說循環里的人總是活在循環的年紀里?」

「對!循環里的人都往往都能活到幾百歲,直到循環的結束,主角不再進入循環,人也隨之死去」

「天啊!那是不是說明,伯奧我們兩個說不定什麼時間就要死去了?」

「這麼說也並不是沒有道理的,你們可能會在這個時間段里不斷的重複發生的事情」

「就和游戲裏的復活一樣」

「而在你們循環的人,都是固定的人。他們並沒有進入進門的循環」

「另一種解釋就是,你們在他們的過去里,不斷的出現。而他們的記憶當中只有對你們第一次的印象」

「也就是說我們進入了下次循環,按照你對我們的印象,還存留在過去,並不知道我們是來自循環的人」

「對!如果你們真的是在循環里,下次你們再次進入循環,還會出現我說你腦子有問題的同樣的話語」

伯奧覺得子文所說的循環並無道理。但是對比自己所經歷的事兒。伯奧對子文的觀點有點懷疑

「那麼按照循環的邏輯,我們在循環里所要經歷的都是固定的?」伯奧開口說到。

「按照小說的發展,在循環里的人們可以重新更改自己的歷史。」

「但是最終的結果還是不會有太大的區別。」

「那麼我們到底該怎麼進入下次循環呢?」

「進入下次循環的關鍵只有你們循環里的人知道。」

「奧子,肯定是事故!」

「我倆出現出現交通事故才進入的循環」

「也就是說如果咱們不出現事故,可以在這個循環里一直待下去?」

「差不多是這個道理」

伯奧頭腦一熱,起身面向牆。

咚!

咚!

胖子起身把伯奧拉到一邊

「你是不是真傻了奧子!」

「你不是說出現事故我就能重新開始新的循環嗎?」

胖子揪起褲腿,指了指自己的傷口。

「你看看我的傷口,肯定比撞牆要嚴重吧,我還流血了呢。」

伯奧感覺自己剛才好像辦了傻事。額頭一大塊青色的疤痕出現了。

「胖子,你怎麼不早說啊,我不是鐵頭!」

胖子看見伯奧的樣子大笑起來

「你是真的傻了啊!」

「這肯定不是答案啊!」

「這麼小的事故就能循環?你也瞧不起循環了吧!」

伯奧拉起胖子下樓。

子文在後邊緊跟着伯奧。

「你拉胖子去幹嘛?」

「伯奧,你冷靜冷靜啊!」

「子文你先回去,我帶胖子到門口找個車看看有沒有效果」

胖子聽見伯奧說要帶他出門找車。一把甩開伯奧。

「你是不是真傻了!」

「這要是真的這麼簡單,我騎車直接撞你不就行了?」

「對對對!胖子你的單車呢?」子文大笑起來。

「胖子,快別管他的,咱倆回去吧」

「騎車撞你?你進入下一個循環我進局子?」

「我把你當兄弟,你把我送進局子?」

伯奧站在路邊不動。發獃了一會兒。

「也對!我要是真的進入循環你就是殺人犯。那你可就完蛋了!」

「要是我沒有進入循環,受傷的是我!」

「伯奧,你怎麼是不是大腦遲鈍了?我給你上點機油?潤滑潤滑?」

「胖子你倆在這裡等我」

伯奧起身跑到車棚,翻動車筐。

伯奧翻出一輛電動車的鑰匙。啟動,快速找到胖子。

「胖子你站到路**,我來撞你!」

「stop!」

「你準備好進局子了?」

路過的學生越來越多,站在三人的旁邊圍觀。

「這還不簡單嗎?」

「我先撞你,子文在撞我!」

「你腦子沒問題嗎?」

圍觀的人看到這三人的行為,緊忙報警叫來了**。

熱心的同學出來問伯奧什麼仇恨要叫他死?

「你們不懂,我們在實驗!」

警笛響起,校內巡邏武警趕到現場

圍觀的同學給**讓出了路

「這位同學,你們兩個是有深仇大恨嗎?」

「還有你!還和他商量叫他撞你?」

「跟我走,去亭子做個筆錄!」報警人呢?報警人也跟我們去一下

「大家散了吧!趕緊吃飯休息,明天還有一天考試呢!」

圍觀的學生慢慢散開。

三人被帶到了臨時的**亭。

「拿身份證。自己找個板凳坐在那!」

「姓名、年級、還有你的准考證也拿出來!」

伯奧拿出自己的身份證。

「你的呢?」

「**叔叔,我們這是誤會。真的是誤會。」

「身份證!」

「沒有帶,身份證號行嗎?」

「報吧」

胖子報出自己的身份證號。

「現在你們來說說,你們剛才辦的事情吧」

「報警人你先說怎麼回事兒」

「我剛準備去食堂吃飯,出宿舍樓門口看見我的電動車被人騎走,於是我便跟了上去。」

「我剛到就聽見有個瘦高的人,在那說要撞這個小胖子」

「我們只是想拍個電影**叔叔。」

「我們想試試電影里的被電動車撞是什麼感覺!」

遠哥聽到消息,也緊忙趕到亭子。

「**叔叔,這個人今天沒考好,下午我跟他有些小彆扭,他就腦子有點問題。想出了這個法子」

班主任和**打了招呼,表示這是他們班的學生。

「緊張也不能有這種行為啊!」

「你剛才的行為,可都在法典里清清楚楚寫着呢!」

「對不起**叔叔,給你添麻煩了!」

「我剛才不是沒撞他嗎?不至於觸犯法律吧!」

「等你過了法律紅線,你後悔都晚了!」

「你們現在要感謝這位報警人,沒有他今天一旦出現任何問題,你都是要進局子的!」

「你隨意騎別人電動車,經過本人的允許了嗎?」

「說好點你這叫借,說不好你現在的行為就是盜竊!」

「知錯了**叔叔。」

**拿出一張白紙,寫上 調解書。填上的伯奧和胖子的信息。

「我先寫,你先給兩位受害者道歉」伯奧給胖子和報警人鞠躬道歉。

兩人都表示沒有關係

「簽字!」

「在有下次,我們就不是這麼簡單的調解書了!」

「下次就是公安局的審訊室了!叫你嘗嘗冷板凳的滋味!」

伯奧和胖子和被偷車的人都簽了一份調解書。

「下車之後鑰匙隨身攜帶,在校外丟了我們都沒辦法給你找!」

「謝叔叔」

**起身向外走,騎上電車開始在校園內巡邏。

見**和報警人出來亭子,伯奧和胖子也準備跟着他們出去。

「站住!」

「你倆跟**說完了,現在跟我說說吧!」

伯奧突然笑嘻嘻起來

「遠哥~誤會,誤會。我和胖子搞惡作劇呢!子文可以作證。」

「我相信子文,子文沒事先回去複習吧。」

子文倆開亭子回到宿舍複習。

「你給我嚴肅點!」遠哥拿起一旁的書啪的拍在桌子上,憤懣的站起來。

嗷嗷見遠哥生氣了,也只好收起賤笑,變得嚴肅起來。

「**來了,你跟我說是誤會?」

「明天還有一天,考完趕緊滾蛋,別再我眼前出現!」

遠哥對伯奧和胖子的性格和為人還是比較相信的。只不過是,見自己的孩子被**問候,擔心因為年輕這一點小事兒,影響一個人的一生。

「遠哥,真沒有問題!伯奧的小身板,動起手來那不就是關公面前耍大刀嗎?」

班主任的表情變得隨和起來。

「你倆當真沒問題?」

「嗨!遠哥我倆在你眼皮子下呆了2年半,我倆這交情你還不知道嗎?」

「昨天我看監控,看到,到處宣傳答案的人,是你倆吧!」

「嘿嘿,那還真是我倆!」伯奧抬起手摸着自己的伯奧,顯出不知所措的樣子

「遠哥,你說我那答案是不是壓中的作文?我要說出去是你給我們壓得題」

「那咱的地位和名聲不就突然上了一個檔次了嗎?是吧?」

「你別在這拍馬屁,沒用!」

「哎呀,那只是前幾次月考卷子的答案。」

「作文是胖子睡覺作語文閱讀裏面的一句話罷了」

「考試前你倆辦這種事情你覺得你的良心過得去嗎?」

「你倆可真是那個!」

咕嚕,胖子的肚子發出了響聲

「死胖子,幹壞事還知道餓!」

「我要辦出你倆那點事兒,我都吃不進去飯!」

「嘿~嘿嘿~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扭頭!」

班主任給了胖子和伯奧每人一個尥腳。

「給你倆5秒從我眼前消失!」

「好嘞哥!」

「明天好好考別給我丟臉!考不好咱新舊一塊算!」

伯奧和胖子緊忙跑向食堂。

點完餐,兩人找了個人少的地方坐下下來。

胖子坐下,就是一大口飯

「我就說這樣不行吧!這下離進局子又近了一步了吧!」

「這要是不行,就是說明你的推理是錯誤的」

「我的推理是正確的,只是你採取的行動有點差強人意罷了」

「頭撞牆,偷車撞我,還和我商量要我站在路**」

「把你送到精神病院,看見你這樣子人家都不用診斷,直接叫你入住」

「你前兩次回到現在都是在10月左右吧!」

咱還是等10月再看能不能再次進入循環吧!

「對了!高考完。咱們別出去了,在家好好休息。」

「第一次我們外出被騙了,第二次你和子文出去也是無功而返。」

高考完的暑假,子文不聽伯奧的勸告,出去了兩次都沒有收穫,在家過了暑假。

伯奧記得大學室友說有有舉辦夏令營的地方,準備和胖子一起去參加一下,好好放鬆一下。

原本商定的是伯奧報完志願只好再去參加,胖子着急,伯奧只好跟着胖子去。等到報志願時間伯奧再找電腦填報。

參加夏令營的路上伯奧的精神一直都保持的緊張的狀態。

在高鐵上。伯奧突然說道

「胖子!咱到地方不能坐車,前兩次都是坐車!」

「咱們不能叫無辜的人受傷!」

「奧子現在才8月,前兩次都是10月,不可能發生。」

「如果非要小心點,咱把行李送上接站的公交上。」

「咱倆騎車前去,順帶欣賞欣賞路上的風景!」

下車後,胖子和伯奧執意不坐公交。把行李放上車,兩人刷了兩輛共享單車導航前去。

「伯奧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真的真的!」

「咱小心點!」

前面要過立交橋,胖子以為上橋就能直接過去,但導航的是伯奧。

胖子在前騎行,公交從兩人中間穿過,等公交過去,胖子已經開始上橋。

伯奧撥通胖子的電話。

「欠費!他奶奶的死胖子。出來玩不繳費嗎?」

伯奧趕緊上橋告訴胖子要下橋走地下通道。

兩人準備先到橋的右側。並排騎行。

一輛沒有牌子的失控車輛闖了出來,伯奧看着胖子被撞,下一秒伯奧也被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