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請叫我狂徒大人
請叫我狂徒大人 連載中

請叫我狂徒大人

來源:google 作者:十年雪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夜 都市小說 顧青竹

張維穿越平行世界,成為一名小主播某一天神秘系統降臨,定下三月之期沒有完成任務,直接抹殺!為了生存,張維開啟了作弊模式——直播!某落網的境外詐騙犯:「你耍詐,你無恥!」某些被黑吃黑的劫匪憤怒咆哮:「你不講武德,一人打倒三十人!」就連路邊的狗子因為多看了一眼,也被扇了巴掌未來,當諸魔齊聚大夏,想要擾亂這個國度張維出手了,大拳頭揍得體他們嗷嗷叫!此後各路妖魔鬼怪,因為他的一聲咳嗽而紛紛退散,高呼「狂徒饒命」!在這個世界,他就是無可爭議的狂徒大人!我叫張維,字狂徒!張狂的張,為所欲為的維,是一位正義的主播,也是一位平平無奇的高手!本書又名:《今天做個正義狂徒》、《秦狂徒的成長之路》、《這個系統有點惡棍》、《本想宣傳正義,沒想到竟成了狂徒!》(這不是重點,請自行忽略)……等等本書節奏超快,更新有保障!展開

《請叫我狂徒大人》章節試讀:

鏡海區,狹長的海岸線上。

低沉的烏雲遮蔽了整個天空,厚重的雲層沒有絲毫的光照透出,隱約的雷光在雲層間翻滾。

雲層下,海水就像是一隻沉睡已久的墨色巨獸,怒吼着捲起數米高的巨浪,狠狠地拍向岸邊

岸邊,一座頗具年代與歲月氣息的幽暗古堡中,兩名漆黑人影一前一後的站在一塊巨大的落地窗前,氣息森然。

他們靜靜的站在這裡,給人的感覺並不像人類,而是兩位拿着漆黑勾鐮,隨時準備收割生命的可怕死神。

「暴雨之夜,就是我們行動的最佳時機,大雨能遮擋視線,也能掩蓋下所有的聲音,這次的目標很簡單,將叛徒唯一的兒子抹殺,準備好了嗎?」

「若是能夠尋找到禁物,自然是最好,不過以他的精明,恐怕會將之隨身攜帶。」

高大黑衣男子雙手負後,面朝著窗外,看不到他的臉。

他的身體足有兩米之高,僅僅站在那裡,就帶來無比強大的壓迫感,讓人不寒而慄。

這個男人的眼神冰寒冷冽,透露出無盡的殺意,聲音更是如刺骨冰錐,讓人幾乎窒息。

狂風席捲,海浪翻滾,覆世黑雲傾壓着整個城市。

黑衣男子的身後,一個略顯瘦小的漆黑影子站在那裡,就如同一個妖異的山鬼,安靜無息,彷彿並不存在般。

這個人同樣身材高大,接近兩米的體型無時無刻不在透露出莫大的威壓。

一身再普通不過的夜行衣包裹住了整個身體,露出兩個釋放着陰冷寒芒的眼睛,好似地獄閻羅,但他的語氣平緩,還帶着些許關心。

「對他的兒子,我們真的要斬盡殺絕嗎?」

黑衣人冷冷回答着,聲音沙啞的如同粗糙砂紙相互摩擦,晦澀難聽。

「我知道你不忍心下手,可是你必須知道他在庫魯斯山脈殺了秦家的少爺,雖然不知出於何種原因,但卻是我們招來了秦家的敵對,那可是秦家!!」

「現在我們殺不掉他,就只能拿他的後人逼他自亂陣腳,不然我們如何對組織交代,如何震懾其它的成員?『第三使徒』很快就要返回大夏了……」

「別忘了,你我及家人的性命都掌握在『第三使徒』的手中,他一念掌控着我們的生死,希望你別自誤——」

他一抬手,冷聲道:「去吧,早去早回,這件事解決之後,我會安排你離開鏡海區,前往帝都繼續尋找這個叛徒的蹤跡,還有那樣東西絕對不容有失,否則你我都會死無葬身之地……」

窗外,一片疾風驟雨很快降臨。

雨點噼里啪啦的打在窗上,水花濺開,雨水沿着玻璃嘩啦啦的往下流,形成一道透明的水幕。

黑衣人沒有說話,而是轉身推開檀木大門,潛入了雨夜之中。

高大男人轉身,雙拳攥緊,冰冷眼眸中射出刺骨的寒芒,聲音如惡魔低語:

「既然你選擇了去招惹秦家那樣的龐然大物,背叛我們偷走禁物,那麼就要承擔與之相應的一切後果,包括使徒們的怒火……」

……

……

是夜。

鏡海區,城中村。

某個黑暗的房間中,一位身穿白色體恤的少年倒在床上,似乎陷入了沉睡。

看似熟睡,少年手心依舊死死攥着一塊指甲蓋大小的黑色玉片。

這塊黑玉被雕刻成精緻的六芒星樣式,不時有着幽幽光芒在黑玉上閃現。

屋外,天空之中烏雲密布,漆黑的雲層帶着一股股沉重至極的威壓,壓得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突然間,張維毫無預兆地睜開了眼睛,額頭滿是豆大的汗珠。

自己竟然累的睡過去了……

張維鬆開右手,黑曜石一般的眼珠里都是六芒黑玉的倒影。

關於這個黑玉的來歷,張維沒有任何的印象。

在前身的記憶中,他只知道這是一個從鏡海區某處寄來的快遞。

拿起古玉,張維指腹輕輕摩挲着這塊造型奇特的輕薄黑玉,淡淡光芒流轉,使得六芒星黑玉在黑夜中尤為矚目。

可惜張維並非一個行家,不認識這塊古玉的好壞,只當做是玩物而已。

隨着指腹掃過粗糙的黑玉,張維似乎感覺到一股電流透過指尖傳遍全身,最後匯聚到胸口處,產生了一種類似灼燒般的疼痛。

張維低頭,只見一個黑色的六芒星如同烙印般從自己胸口的皮膚下緩緩鑽出。

一股股力量似乎正在從黑玉中被抽離出來,瘋狂的湧入自己的體內某處。

清涼的夜風將淡淡花香從窗外徐徐送,目光中的六芒星愈發清晰可見。

「叮!」

這時,張維腦海中突然響起一個奇怪的提示音。

緊接着,一個略顯冰冷的聲音響起:「狂徒印跡已經激活……滿足升級條件……助人為樂系統正在升級中……」

「狂徒印跡?系統升級?」

張維微微一怔,他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什麼聲音,下意識看向自己胸口若隱若現的黑色六芒星,一股異樣的感覺在他心底無聲蔓延。

這塊黑色的六芒星古玉絕對有問題!

張維眼中有着驚駭和疑惑浮現,他努力的想要回憶起這塊黑色古玉的來歷,但越想頭越痛。

或許是自己才穿越過來,許多記憶一時間還接收不過來,張維不得不暫時放棄深入思考這塊黑玉的事情。

窗外,夜幕越發的低沉。

天空中暗雲密布,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情景。

午夜時分,隨着第一聲雨打玻璃的聲音,暴雨終於傾盆而下。

雨打玻璃的聲音也越來越響,從『叮』丶『叮』轉變為連續的『滋滋滋』聲……

下雨了嗎?

一道雷電閃過,耀眼的光芒瞬間照亮整個鏡海區,同時也讓張維看清了窗外的大雨傾盆。

將六芒星形狀的黑玉放在漆面略顯斑駁的床頭柜上,張維坐起身來,背靠着床頭。

他看着窗外的疾風驟雨,眉頭微微皺起,心情也變得沉重起來——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他舉目無親,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呢?

藉著交織成天網的閃爍雷光,張維環視起這不足十五平的破舊小屋,表情複雜。

想到自己的親人,張維心底忽然泛起一抹別樣的溫暖,心中的沉重也快速消散。

張維笑了,此前種種壓抑,也在這一刻煙消雲散。

即便是重生為張維,不再是那位秦家大少爺,他依舊不會服輸!

這是刻在張維骨子裡的不服輸!

路是一步步走出來的,從來就沒有一蹴而就的人生,前世如此,這輩子亦如此!

既然自己有了重生的機會,他就會抓住一切機會變得強大,張維一直都相信,事在人為!

就在此時,張維身旁的黑色古玉輕顫,一股異樣的感覺在他心頭浮起。

他伸手拿過古玉,光潔的玉身上流動着有着淡淡的光華,似乎有所改變。

待得張維再次定睛細看時,那異樣的感覺卻又消失不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