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連載中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來源:google 作者:喵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越澤 慕憐雪 現代言情

五年前,她被閨蜜算計,失去清白,自毀嗅覺……五年後,她攜萌寶強勢回歸,虐渣狠踩白蓮花卻不料想,小包子抱緊男人的大腿,一口一個爹地叫的開心阮棠恨鐵不成鋼,「你爹地的墳頭草都和你一樣高了,不許胡說!」韓逸辰:……展開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章節試讀:

墨越澤呼吸再次一窒,眼見慕憐雪嬌小的身子骨在風中搖搖欲墜,往後一步便要墜落高樓。

「你敢!」

墨越澤以最快的速度撲過去抱住慕憐雪的細腰,有力的大手將她穩穩的撈回來,兩人滾落在地。

意料中的解脫並沒有到來,感受到的只是身下男人結實的身軀,和四周空蕩蕩的大地。

慕憐雪氣急,「墨越澤,我們已經離婚了,我想我的事用不着你來插手!」

「你的命是我的,你欠我的,用你這輩子都換不清!」墨越澤依舊死死抱住她。

該說的已經說完了,慕憐雪實在不知如何和他交流。

她掙扎着要起來,「我不想與你多說,你放開我!」

墨越澤以為她又要衝上天台再跳一次,漆黑的眼眸掩蓋住那絲痛楚,他將她甩到一邊,離天台很遠的位置。

修長的腿一點點站直了,「慕憐雪,我警告你,別妄圖用結束生命這樣的辦法逃避責任,在小懿沒醒來,我沒原諒你之前,你的命不屬於任何人,包括你自己!」

驟然被這番力氣摔到一邊,慕憐雪縱然沒死成也覺得半條命都沒了,小腹劇烈一痛。

墨越澤見她捂着肚子不說話,抿唇道:「連死都不怕,現在怕什麼疼,不要在這裡裝可憐,起來!」

他踢踢慕憐雪的長腿。

她今日穿着T恤和短褲,筆直的兩條腿在日光下白的發光,由於剛才在地上滾了幾圈,上面布滿青色傷痕。

慕憐雪悶哼一聲,臉色愈發蒼白。

為什麼……肚子這麼疼……

慕憐雪疼的說不出話。

見她這個樣子,墨越澤只覺她是在裝可憐博同情,若不是怕她又去尋死,當即就要走了。

簡默終於追上來,就看見兩人對峙的一幕。

這樣的情況,簡默這些年見了很多次。

「墨先生……」

簡默突然眼睛一刺,「慕小姐似乎……流血了。」

墨越澤順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看見血流濃稠的從慕憐雪的大腿上緩緩下滑……

這個女人意識已經模糊。

他心一緊,當即上前將她抱在懷裡往樓下跑,喊:「去叫醫生!馬上!」

醫生換了兩茬,從外科到婦產科,穿着白大褂的婦女看着單子眉眼緊擰。

簡默感受到身邊直逼北極的氣場,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

從慕小姐被轉到婦產科的時候,他就猜到,事情怕是不簡單了……

墨越澤緊抿唇角,臉色冷漠,「如實說。」

醫生惶恐,扶了扶眼鏡:「是,墨先生。」

「化驗單上顯示,慕小姐已經懷孕一個月了。」

一絲意外和驚喜在男人眼底劃開,又很快被掩埋。

「懷孕了?確定是一個月?」

醫生見墨越澤這般平靜的態度,拿不准他是高興還是生氣,惴惴不安的解釋。

「是,一個月多一點,只是慕小姐身體狀況不好,情緒波動很大,又經歷了劇烈的運動,有流產先兆,這個孩子差點就保不住了。」

墨越澤骨節分明的手指交握。

一個多月前,他和慕憐雪確實做過,結束時,小懿的病情突然加劇,他拋下她匆匆趕往醫院。

哪個方面想,都是不愉快的。

但按照時間數,這個孩子……是他的。

他有孩子了……

醫生眼見墨越澤的臉色陰晴不定,心裏越發忐忑。

「墨先生,你看這個孩子……保還是不保?如果保,慕小姐可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必須悉心照顧才行,再來一次今天的情況,一定會流產。」

「保。」墨越澤沉聲,吩咐下去:「給她轉最好的病房,用最好的葯,無論如何,墨家的血脈不能出任何問題!」

慕憐雪醒來,睜眼便看到諾大的VIP病房,設施樣樣俱全。

手上打着不知名的點滴,身體很虛,慕憐雪腦子亂極了。

為什麼還活着呢,剛才跳下去了一切就都結束了,墨越澤……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出現……

房門被輕聲推開,墨越澤抬眼便看見那個瘦小的身體踩在凳子上,面前是偌大的窗口。

「慕憐雪!」

他三兩步上前,抓住她的手拉下來。

顧忌她懷孕了,到底沒敢太用力。

墨越澤投去一眼,這層樓不高,所以沒安防護欄,要是從這裡掉下去,卻也必死無疑。

「你想死還想上癮了是吧!」

慕憐雪淚流滿面的一張臉,她連反抗都顯得卑微。

她聲嘶力竭的哭着說:「墨越澤,我沒有媽媽了,爸爸也沒了,我的家已經散了,我活着還有什麼意思,你放過我吧……」

墨越澤緩緩吸氣,想起不久前簡默說的話。

短時間內父母雙亡,遭受的打擊如此,也不怪孩子這麼虛弱。

他讓人把東西送到她家裡人手裡,只想給他們點教訓,並沒想到慕楓居然會出車禍!

慕憐雪沒有支柱,哭的神思不清,靠在了墨越澤的身上,他出乎意料沒有嫌惡的推開。

「別哭了。」墨越澤不耐煩,將手裡那疊化驗單塞到她手裡,「誰說你沒有家人,你肚子里的不是么?」

這一句,猶如天雷,震醒了慕憐雪渾噩的思想。

眼淚還掛在亮晶晶的眼睛裏,她愣了足足半分鐘。

「你說什麼?」

慕憐雪顫抖着手打開化驗單,「啪嗒」一聲,眼淚砸在白紙黑字上,她,她懷孕了……

墨越澤的……

曾經夢寐以求的孩子,在這個時候來了……

怎麼就懷孕了呢?

慕憐雪又驚又喜,心中百感交集,她連自己的未來都看不清楚,要怎麼保護這個突如其來的孩子……

墨越澤將她的情緒收入眼底,漠然道:「把這個孩子生下來。」

慕憐雪跌坐在病床上,「你要我生下來?」

墨越澤順勢將她困在手臂之間,漫不經心的威脅。

「我要你平平安安的生下來,這個孩子有什麼好歹,我就讓你唯一的哥哥,慕俊偉,給他陪葬!」

「他欠了多少錢,嗯?不少人在追殺他吧。」

慕憐雪捏着化驗單的手指青白,墨越澤要的,只是孩子……

男人溫暖的氣息噴洒在耳邊,「像尋死這種蠢事,你最好不要再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