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秦冉冉蘇默
秦冉冉蘇默 連載中

秦冉冉蘇默

來源:外網 作者:團寵替嫁假千金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團寵替嫁假千金 玄幻魔法

【娛樂圈,戀綜,男強女強,醫女,互寵,蘇爽甜】秦冉冉,快穿總局滿級大佬,一朝穿成了團寵假千金的對照組,萬人嫌棄。明明她才是雪家千金,可父母卻讓她代替假千金嫁給病秧子未婚夫。明明是她當初幫了四個頂級大佬,可假千金卻成了他們心中的白月光。秦冉冉穿來後,和假千金一起錄製戀綜,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笑話。卻不料,節目一經播出,秦冉冉就爆火了!假千金不甘心,爆出秦冉冉和一帥氣男子挽手親密照。而秦冉冉亮出了結婚證:「合法夫妻,持證上崗。」粉絲大哭:是哪個男人搶了我冉冉!陸氏神秘掌舵人直播回應:是我。粉絲:誰說陸氏掌舵人是病秧子,冉冉有福啦!展開

《秦冉冉蘇默》章節試讀:

很快,一人一狗來到了絕味齋的門前。
這家店門臉做得極大,裝潢極為奢華,停車位上的豪車也不計其數。
秦冉冉眯了眯眼,「看來這家酒店的主人背景不一般啊。」
她戴上了帽子和口罩,繞到了後院,雙手臂一撐,就翻過了後院的兩米半的鐵門,身姿輕盈,落地無聲。
和門臉的乾淨豪氣不同,酒店後院瀰漫著很強烈的刺鼻味道。
秦冉冉尋着味道,走進一個庫房似的房間。
拉開了巨沉無比的門後,陽光照進了昏暗的房間內,只見三四個巨大的籠子擠滿了各種品種的狗,金毛、薩摩、德牧、中華田園犬等等……
和她猜想的一樣,這些狗一大半都是被人捕捉來的寵物狗和流浪狗,而非正規的肉食狗。
「誰在那!」
一道低吼在身後響起。
秦冉冉乜了一眼,發現正是之前的打狗男。
男人見她發現了秘密,目露凶光,「臭娘們,也不打聽打聽我這店是誰罩着的,敢來這裡撒野,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說著,他就拎起了門口的砍刀走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秦冉冉飛快地摘下了頭上的髮夾,眨眼間撬開了四個狗籠門上的鎖頭。
霎時間成百隻狗齊齊奔出籠子,狂吠着朝着打狗男撲去。
其中一隻惡霸犬穩准狠地咬在了男人拿刀的手腕上。
他砍刀應聲而落,砸在了自己的腳面上……
秦冉冉抱起了雪團,捂住了它的眼睛,「小狗狗可看不了這個,太血腥了,我們走吧!」
「嗷嗚!」
小雪團很配合地叫了兩聲。
臨走前,秦冉冉拿回了屬於自己的包和錢,還好心地從外面鎖上了倉庫的門。
這門隔音效果極好。
不但外界聽不到狗叫聲,就連人呼叫的聲音都被阻擋得一乾二淨。
秦冉冉遮了遮鴨舌帽,再度翻出了院子,就像是沒有來過一樣。
而這一幕,都被一個攝像頭盡收眼底。
秦冉冉並不知道,已經有保護小動物協會暗中調查這家餐館,但是這家店有雪氏的投資,老闆——也就是那個打狗男的態度也格外囂張,甚至還曾動手打人。
因此,這段時間志願者一直都在暗中監視後院,只為記錄下真相,沒想到竟然意外錄下了這段。
志願者立刻把視頻發了出去。
很快,這條視頻就上了熱門,轉評贊高達十萬。
【養狗的人看不得這樣的視頻,謝謝小姐姐救了毛孩子!】
【我家來福就是被這些人抓去吃肉的,現在想起來都難受……】
【只有覺得這位小姐姐好帥嗎?】
【雖然樓上的句式很欠揍,但我贊同。】
【一分鐘,我要我老婆的全部資料!】
與此同時,焦頭爛額的封家助手也看到了這條視頻。
志願者上傳的視頻不是很清晰,但是他和糯米生活了五年,隔着視頻也能看出來跟在小姐姐後面的薩摩耶就是糯米。
可很快,他就動搖了。
糯米向來不親人。
糯米除了和封少爺親密一些之外,哪怕是雪萱小姐想要靠近它,它都會汪汪大叫,甚至還會凶得露牙。
而視頻里這隻狗的小尾巴搖得跟螺旋槳似的,恨不得貼在小姐姐身邊,顯然不是糯米。
「看什麼呢?」
封君澤的聲音從門口響起。
助手抬頭,只見少爺闊步走了進來,臉色陰沉得像極了狂風暴雨前的天空。
他連忙切換了手機界面,結果手機卡了,界面剛好顯示着救狗小姑娘的側臉,哪怕帶着口罩和帽子,也能擋不住撲面的漂亮。
助理欲哭無淚。
這要是被少爺看到了,會不會以為他不找狗,而在這裡偷懶看漂亮小姐姐吧?!
那他可真是百口莫辯,且等着被辭退了!
他慌亂道,「我、我正在聯繫警局,請他們巡邏時看看有沒有糯米的蹤跡。」
封君澤皺眉。
他走過去,想看小助理究竟在做什麼,就在這功夫,手機忽然響了。
是他朋友打來的。
「君澤,聽說你家小糯米丟了,我剛才在江景公寓樓下看到了,你之前是不是帶它去過那兒?」
封君澤一聽,立刻驅車前往了江景公寓。
……
此時,江景公寓。
秦冉冉洗過澡,剛坐到沙發上,雪糰子就吐着舌頭跑過來,把毛茸茸的狗頭擱在了她的腿上。
秦冉冉拿出醫藥箱,「乖,上完葯我帶你去找你主人。」
雪糰子耳朵耷拉下來,委屈巴巴地抬起了前爪。
「真乖~」
她抻開紗布,包紮着雪團的傷口上。
忽然,一種熟悉感撲面而來,就好像她也曾這樣包紮過小雪團。
可明明她之前從來沒見過這個小傢伙。
「門已開——」
密碼鎖的提示音忽然響起。
玄關處,封君澤邁着長腿,怒氣騰騰地走進來,「秦冉冉,果然是你把糯米綁到了這裡,我和你說過多少遍,無論你耍什麼心機,我都不會愛上你!」
秦冉冉面色複雜,「你出現這種癥狀多久了?」
「什麼?」
「我是說,你出現臆想症多長時間了,身上還有其他病狀嗎?」
意識到自己被耍了,封君澤抬高了音量,「秦冉冉!」
「我知道我名字好聽,但也不用叫得這麼大聲。」她懶洋洋地從沙發上起身,「封君澤,你口口聲聲說雪團——不,糯米對你來說很重要,結果它差點被人抓去燉肉的時候你在哪?」
糯米好像聽懂了兩個人的吵架,急得團團轉。
在兩邊糾結了一會兒後,它擋在了秦冉冉面前,沖封君澤「汪汪」叫了兩聲。
封君澤驚訝,糯米怎麼會幫着這個女人?
他沉聲,「糯米過來,她不是雪萱姐姐,你認錯了!」
聽到「雪萱」的名字,糯米耳朵一立,然後兇巴巴地叫了兩聲。
顯然,它並不喜歡雪萱。
秦冉冉笑出了聲,「這狗都比人看得明白,封君澤你做人還真挺失敗。」
封君澤惱羞成怒,不顧糯米的掙扎,抱起它就要走。
而秦冉冉拿起了酒精小噴壺,往他腳下噴了噴,「不好意思,最近豬瘟有點嚴重,醫生建議接觸後多多消毒。」
封君澤擰眉,「你罵我是豬?」
「當然不是。」秦冉冉搖頭。
她拿出一張黃紙符,貼在了門上,「豬豬那麼可愛,不要侮辱豬豬,你是瘟,得請個道行高深的道士布壇施法才能去除這屋子裡的晦氣。」
說完,她果斷地關了門,把人拍在門外。
一門之外。
封君澤發現了糯米的前爪的傷勢。
看到了綁紮繃帶的方式後,他眸色一沉。
這個打結方式……怎麼和五年前雪萱給糯米包紮時的結一模一樣?
,co
te
t_
um

《秦冉冉蘇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