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全家穿六零,致富我靠小發明
全家穿六零,致富我靠小發明 連載中

全家穿六零,致富我靠小發明

來源:google 作者:春天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倩 周家棟 現代言情

理工科出身的周倩,沉迷於製作迷你版現代科技產品無意間獲得空間後,導致父母焦慮過度天天噩夢不斷於是傾家蕩產地幫她塞滿了空間一場車禍,一家人穿越到了饑荒年淳樸的鄉親讓一家人有了歸屬感,立志為這裡的人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利用前世的知識一步步無聲推動科技進程,使得國家繁榮昌盛溫馨日常,無宅斗、無權謀極品有,但不多展開

《全家穿六零,致富我靠小發明》章節試讀:

聊天就是要天馬行空,在欣喜空間升級後,周倩又想起下午說到的周爸不的待見的問題。這時候不存在隔牆有耳了。

「哎,這個說起來,挺狗血的,當年周老太相親的時候,是相中了周大伯的,周老爹卻相中了周老太。於是周老爹撒潑打滾的非要定下周老太。那大伯就只好忍痛割愛了。

於是周大伯在周家奶奶的安排下,馬上定下了大伯娘。為了中間不出亂子,大伯跟周老爹同一天成親。

周老太一直以為是嫁給的大伯,你們也知道着之前結婚得蓋蓋頭的。就這麼的糊裡糊塗的拜了天地入了洞房。

二天起來後,周老太發現嫁的是弟弟,當時就嚎哭起來。於是後面就開始日常的作。周家奶奶也是知道的。

也是認為這事兒自家辦的不地道,也怕兄弟鬩牆,於是就早早地給分了家。周老太一直都對大伯念念不忘的。

周全安七歲那年,意外碰上了抱在一起的大伯跟周老太,他傻乎乎的看到了還問周老太是不是認錯了爹。

當時周老太馬上讓她閉嘴,給了他一塊麥芽糖,讓他不要說出去。這事兒也就過了。

可周大伯感覺太丟人了。讓侄子看到這茬,也感覺對不住大伯娘,正好有路過的BL軍,大伯就這麼的去參軍了。

一去再沒回來過。音訊全無。這之後周老太看周全安越來越不順眼,他總認為就是周老四把大伯給逼走的。

沒有周老四那天的意外撞見,大伯不會走,她也不會如此相思。所以時間過去的越久,對周老四的恨意越重。

這不就後來慢慢地就形成了習慣。至於周老爹,自小生活在大哥的光環下,心理有些扭曲吧,又知道媳婦喜歡自己大哥。

巧在周老四長得特別像大伯。這不,周老爹就以為這個兒子有可能是大哥的種。曾經還偷偷地跟周老四做過滴血認親呢!」

說著周爸還伸出了左手的中指給娘倆看,現在上面還有一條細細的傷疤。可想而知,當時周老爹是想弄死這個小野種的。

「好在血是直接相融了的。周老爹也沒啥文化跟見識,以為血液相融,那就是自己的親兒子。也就沒下殺手。

只不過是看周老四的那張臉就能想起他大哥,看着膈應得慌,所以眼不見為凈。媳婦願意苛待他也不管。」

聽完了前因後果,只能說造化弄人,周媽表示倒霉蛋周老四如果能在下面跟他大伯會面,應該去揍他大伯一頓。

周倩+1

作為男人不夠格。不能給予妻子關愛,心系其他女人,這是不忠;綠自己的弟弟這叫不義,遇事不知道解決,只想着逃避,這叫沒種。

對於一個不忠不義又沒種的男人,實在是生不起愛戴之情。就算他為JF戰爭犧牲了,可是對於這個小家庭造成的傷害是實在的。

說完了周老四的身世後,周倩的小腦瓜又開始跳躍了,「爸,周老爹有沒有懷疑其他的幾個兒子不是親生的?」

周爸臉色古怪。

周媽一看就知道還有故事,八卦的火苗比親閨女還要熱烈,一聲『老周』叫得那個綿長。整的邊上的周倩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

周爸只好繼續搜索記憶講開了。

「這周家確實有不是周老爹親生的,那個就是周老五。他是大伯的孩子。我這身體今年30歲。周老五比我才小了7歲。

周老四碰上的那次,剛好是大伯在安慰周老太,說是想給周老五打個長命鎖什麼的。我這原身那時候也是個小糊塗蛋。

大伯就是在被撞上後的幾個月就離家走了,再沒回來過。要不周老太怎麼那麼寶貝周老五呢。別的幾個孩子都是跟本村的秀才學上幾個字就挺好了。

卻在建國後把周老五送去學校讀書,還好運地謀了個供銷社的工作。當時據說是送了不少禮才搞定的呢。因為周老五長得像娘,所以才沒被周老爹懷疑。」

八卦好聽但也浪費時間呢。各自睡下。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進三角小窩棚的時候,周倩在空間中醒來,見到周媽跟周爸穿着乾淨的居家服坐在餐桌前聊天。

桌面上空空如也。周倩納悶了,「爸、媽,早呀。今天吃什麼,媽你今天怎麼沒有準備愛心早餐呀?」

周媽微笑臉,「倩倩呀,快拿早餐過來吧,我想吃流沙包、牛奶跟蔬菜沙拉,你爸要吃許記得肉包子跟豆漿。記得你爸要吃四個包子。豆漿要加糖的。」

周爸同款微笑臉。

周倩感覺自己現在就是保姆倩倩正式上線。

按照爸媽的要求意念拿了早餐後,把昨晚洗好烘乾的原身破衣服又穿在了身上。畢竟現在時間也不算早了,出村肯定會看到人的。

出門前周倩拿了一條細鎖鏈跟一把鎖頭,把不算結實的拼接木門給鎖上了,然後一家人步行朝着鎮上走去。

才走到村口,就見車把式楊老漢,趕着村裡的牛車在村口那裡等人上車。

牛車是大隊的,忙的時候干大隊里的活兒,不忙的時候,就由楊老漢趕着牛車來回拉着村裡的人去鎮上。每人每趟5分錢。也算是給大隊部創收了。

可周家人不能夠坐車呀,首先一無所有的人設得立住了。再說這三口人可不是真的要回娘家,而是要去鎮上變現呀。

空間里的人蔘可是種了有5年了的,按照空間之前的流速,大概現在有15年的參齡了。可這藥效,絕對是野生跟人工種植的完全不能比的。

加上之前周爸搜集物資的時候,曾經在參農那裡買過百年份的人蔘,當時買到的是新鮮的,拿到後就讓周倩種在了空間里,現在的藥效更是沒得說。

今天的目標就是賣人蔘。看具體價格。只要空間在,周家永遠都不會缺少人蔘靈芝這些東西。初次走在這60年代鄉村通往城鎮的路上。三口人還是很有興緻的呢。

走走停停的,也不着急,為啥,因為要等楊大爺走到他們前面去,才能拿出單車騎起來。

你說現在騎車先到鎮上或是縣裡,不被碰上就好了。那不能夠呀。

為啥,不合理呀。步行再快也不可能快過牲口,更何況這年頭人都是三尺腸子閑着二尺半的。哪裡來的那麼好的體力呢。

一切不合理必須扼殺在搖籃里。至於說未來能夠為這個國家做出多少貢獻,那是未來的事情,可以找到更合理有效的方法。

一路上走走停停的,看到的是枯黃、毫無生機。路過的一些村莊,看到有人在田裡春耕。雖然遠遠地看不見他們的臉,但是從身形跟速度看,瘦弱跟無力形容了此時的所有。

風景只有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的時候才是真風景,伴隨着無助、絕望的風景叫煉獄圖。

「爸,我想為這些人做些事情,我想把種出來的糧食拿出來。所以就麻煩聰明絕頂的爸爸找到合理的理由了。」周倩調皮吐吐舌頭。

周媽笑罵。

路很長,卻也短,因為路在腳下。

終於在周倩快要頂不住的時候,一家人到了鎮上,並且找到了派出所戶籍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