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權利爭鋒/權利爭鋒
權利爭鋒/權利爭鋒 連載中

權利爭鋒/權利爭鋒

來源:google 作者:一路向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姚澤 宋楚楚 現代言情

小科員發現上司與人妻的秘密,因禍得福,從此平步青雲,桃花不斷,曖昧無雙書中有嬌俏警花、嫵媚人妻、漂亮空姐、性感女上司,展現最真實曖昧的生活大劇展開

《權利爭鋒/權利爭鋒》章節試讀:

姚澤聽了富桂平的話,心裏一驚,趕緊說道:「富科長,你是不是弄錯了,我那份報告也能驚動省委?」

富桂平笑着朝門房裏面努努嘴,低聲說道:「錯不了,這不,黃主任讓我找你過來說的就是這事,陳書記的秘書也在裏面,你快進去吧,別人領導等久了,見到領導了說話可得悠着點,別弄巧成拙啊。」

姚澤點點頭,「好的,謝謝富科長,那我進去了。」

「嗯,趕緊進去吧。」富桂平老懷安慰的點頭,彷彿姚澤是他培養出來的人才一般。

姚澤整理了一下思路,使自己心情平復了一些,才敲門進去。

房間中,陳書記的秘書何祥正和黃主任坐在沙發上聊天,何祥見姚澤進來,趕緊說道:「姚澤啊,我真是沒看錯你,昨天我拿給陳副書記的農業報告原來是省農業廳的副廳長下來視察要看的,聽陳書記說,副廳長看了你的報告當時就拍手叫好,這不,今天剛上班就催促着讓把你給叫過去。」

黃利華也跟着說道:「真是看不錯來啊,我們一科還要你這種人才,待在一科當個普通科員真是屈才了。」

何祥笑着說:「放心,屈不了才的,姚澤這次可是走運了,得,咱們也別說這些沒有的了,領導還等着呢,那黃主任,我們就先告辭了。」

黃利華與何祥握手後,如有所思的對姚澤說道:「小姚啊,你不錯,好好表現,等回來了咱們給你慶功,但是要記住,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一定要把握好一個尺度,領導問什麼就答什麼,其他什麼都別說。」

黃利華見姚澤太年輕,生怕他在省領導面前說錯了話,牽連到他們委辦,所以臨走前趕緊提醒他。

姚澤笑笑,說道:「黃主任,您放心好了,我不會亂說話的。」

在何祥的帶領下,姚澤來到了市委辦公樓三樓陳副書記的辦公室,何祥輕輕敲了下房門,裏面傳來陳書記喊進的聲音。

何祥領着姚澤走了進去,然後恭敬的說道:「陳書記,姚澤帶來了。」

坐在老闆椅上的陳德懷大概快六十歲,一副老態龍鐘的模樣,只是他的眼神看起來卻極其犀利,見姚澤進來便將姚澤上下瞄了一遍,然後笑着連說三個好,「小姚真是一表人才啊,這次算是給我們江平市長臉了。」

坐在沙發上一身正裝打扮的中年男人戴着一副名貴的金絲眼鏡,看着姚澤也是笑着微微點頭,表示滿意。

陳德懷指着中年男人說道:「小姚啊,這位是省農業廳的李副廳長,他看了你的《關於發展現代農業的調研報告》,很不錯,只是還有些細節問題需要向你仔細,你陪着李廳長聊會。」

姚澤心裏暗自感嘆,看眼前這個李廳長也就四十來歲就混到了副廳級幹部,這是要多硬的後台?於是姚澤不敢怠慢,趕緊躬身問好。

李國順見來人如此年輕看是也是暗自吃驚,小小年紀竟然有這麼深的文化功底,而且對我國的農業也有很深的見解,的確是個人才。

「小姚同志是吧?你不要太過拘束,過來坐。」他笑着招呼姚澤坐他旁邊,然後繼續說道:「我們就是平常的聊下天,我已經看了你寫的報告,真的很有見解,比我們農業廳有些專家頭不遑多讓,只是你裏面提到的有些內容我還要詳細的向你請教啊。」

姚澤聽了趕緊說請教可不敢當,李廳長有什麼問題只管問就是了。

李國順笑着從他秘書手中拿出那報告,看着裏面的內容沉思片刻後,說道:「小姚啊,你裏面講到的農業建設基地要創新和『土地流轉』起來後怎麼做,能詳細的講給我聽聽嗎?」

這時,何祥走進來遞給姚澤一杯熱水,然後又鼓勵的向著姚澤點點頭,姚澤報以感激之後,雙手握着茶杯,開始說道:「我們對農業建設基地方面要有所創新是因為土地流轉出來了,我們就要把這個土地利用起來,怎麼樣來發展這個農業基地建設。這一塊,我們可以通過農業龍頭的帶動。你比如說我們小柳鎮上有個食品加工廠,他就需要要建設一些辣椒基地,還有生薑基地。然後他就需要大面積的土地來種植,國家也不可能劃給這麼多土地給他種植,這時候就可以將這些需要種植的作物將它往小的分配,將這些需要種植的作物按報酬分配給村民去種植,這些村民既得了收益,食品廠也得到了方便」說道這裡他看了李副廳長一眼後,見李副廳長正在專註的聽着,他又繼續道:「比方還有我們江平市的太平水果罐頭廠,他需要大量新鮮的水果供應,我們就可以將這些種植水果的活下方到鄉鎮去。」

「這個都要我們的土地流轉起來,才能建設好這個農業基地,歸根到底就是要做好統一規劃,由大的分配給小的,再由小的分配到更小的。」

李國順聽了直點頭,贊同道:「不錯,這個想法可以作為參考對象,還有就是關於農村現代化……」

這次的提問李副廳長非常滿意,臨走之際他讚賞的握着姚澤的手說,要把這份報告帶回省里,如果研究通過,將在江平市的鄉鎮做試點,讓姚澤好好努力他會一直關注姚澤。

姚澤這一天下來,雖然沒做什麼體力活卻感到異常的勞累,與領導談話真不是人乾的事情,他覺得神經綳的太緊,想起宋楚楚在市內開了家美容店,心裏就有些激動起來,於是他駕着車子朝宋楚楚名片上所寫地址的方向開去。

等姚澤離開以後,沈江銘也聽他秘書說了今天省農業廳副廳長找姚澤談話的事情,於是他放下手中的事情,朝着陳副書記的辦公室走去。

此時陳德懷正在和他秘書何祥談論姚澤今天的表現,只見沈江銘敲門後風風火火走了進來,何祥趕緊笑着向沈江銘問好後走了出去將門給關上,陳德懷也是從自己座位上站了起來,笑着對沈江銘說道這是吹哪的風,沈大市長這種大忙人也有時間來串門。

沈江銘自顧自的坐在辦公室的真皮沙發上,笑着道:「好你個老陳啊,現在也學會玩虛的一套了,我再怎麼忙也忙不過你這大書記啊,聽說最近你農業這塊搞的不錯嘛?」

「噢?」陳德懷遞給沈江銘一支煙,然後似笑非笑的對着沈江銘說道:「真是奇了怪了,你什麼時候對我的農業這塊也這麼上心呢?」

沈江銘笑着搖搖頭,眯着眼說道:「話可不能這麼說,分管這一塊,再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大家都可以互相幫助一下嘛。」

陳德懷暗自罵了聲老狐狸,看到蛋糕就想分一塊,不過他想搶也是搶不了的,畢竟自己是分管農業的,就算到時候省里將農業試點放在咱們市那也是自己的功勞,所以對於沈江銘的話陳德懷也沒放在心上。

陳德懷順着沈江銘的杆子往上爬,說道:「是啊,沈市長說的對,能力大的多分擔點事情也是正常的,我國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本來就提倡能者多勞嘛。」

沈江銘聽出了陳德懷的畫外音,但他卻沒有去解釋,因為他本來就沒想插手農業這塊,他只是想過來問一下姚澤的事情順便看看有沒有恰當的機會將姚澤給提上去,沈江銘將手中的煙點燃,深深吸了一口後也不再和陳德懷啰嗦,直接切入正題,問道:「老陳啊,今天省廳的李國順找一科的姚澤談話了吧?」

「怎麼,沈市長你也認識姚澤嗎?」陳德懷疑惑的問了起來。

沈江銘笑着點頭道:「是啊。」

他沒有解釋跟姚澤之間的關係,因為在政壇這個複雜產物里,有時候有些話不用多說都能從中看透很多東西,有時候不解釋還更容易讓人理解些,如果解釋的太多別人還會有其他的猜測。

陳德懷沉默片刻,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說道:「這個小夥子厲害啊,他寫的那份報告連省廳的副廳長都讚不絕口,這次有可能省里會將農業改革的試點放在咱們省,這都是姚澤的功勞啊。」

沈江銘聽了頓時高興起來,對着陳德懷說道:「哦,是嗎?這小子還有這一手,如果農業改革的試點放在咱們市那他也應該可以參與吧?」

陳德懷還沒接口,沈江銘又趕緊說道:「老陳啊,這樣吧,姚澤怎麼說也是你們農業這方面的人才,你得重視起來啊,到時候試點真放在咱們市的話,姚澤肯定是要被派去下幫忙的,到時你我共同提議讓姚澤到下面去當個鎮長吧。」

陳德懷剛準備開口,沈江銘已經站了起來,再次在他前面開口道:「那老陳,咱們就這麼說定了,你忙吧,我就不打擾了。」

看着沈江銘的身影,陳德懷一臉的苦笑,嘴裏罵道:「老東西,耍無賴啊。」

不過這件事情對陳德懷也沒壞處,反而還有些好處,如果姚澤到下面的試點做的好,那麼將來也是有自己的功勞,而且姚澤還會感激自己,正因為沈江銘看出了這一點,才會如此這般無賴的做法,若是放在平時隨便糊弄自己幾句就讓自己幫他提一個人幹部起來,那不是隨便糊弄就能糊過去的,政治可不是兒戲。

姚澤按照宋楚楚名片上的地址,將車子開到了星火路的麥當勞,在麥當勞對面看到了一家名叫『楚楚動人』的美容館,微微一笑,將車子開了過去。

姚澤將車子停好後,邁步走了進去,一眼就看到會客廳裏面的宋楚楚滿臉微笑的和旁邊一個皮膚白質的女人說著什麼。

宋楚楚微微扭頭,漫不經意見看到姚澤進來,臉上驚訝了一下,馬上起身笑着說道:「喲,小澤,今天怎麼有時間到我這裡來玩啊。」

那婦人見宋楚楚起身,也朝姚澤看去,這一看,那美婦眼中閃出一些異彩的光芒來,姚澤本來就長的英俊,再加上經常鍛煉身體,身材也相當標準,自然能吸引一些寂寞的婦人。

姚澤笑着和宋楚楚打着招呼說道:「宋姨,我剛下班路過這裡,順便來看看你。」

「哎喲,楚楚啊,口味夠重的,他喊你姨呀!收藏了這麼帥氣的小男孩啊,怎麼也不介紹給我認識,怕我把你的小侄子搶走了不成。」

宋楚楚被這個美婦說的俏臉發燙,狠狠白了她一眼,促狹的說道:「劉曉嵐,你這個瘋女人亂說什麼,小心我撕爛你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