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連載中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喬以笙陸闖 都市言情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試讀:


獲取第1次
「那你之前那個男朋友——」戴非與嘴巴快,問出了半句,後半句因為腦子轉動的速度跟上來了而戛然。
他沒有再追問任何她和鄭洋的詳情,只說:「周瑜人不錯,我高中認識他到現在,對他還算知根知底。」
喬以笙狐疑:「你在鼓勵我接受周固嘛?」
「不不,」戴非與否認,「雖然他是我朋友,但你不要看我的面子給他開後門,別太快被他追到手,哥支持你多考驗考驗他。」
喬以笙忍俊不禁:「周固知道你背地裡這麼給他使絆子嘛?」
戴非與硬氣得很:「知道了他又能拿我如何?他現在應該對我客客氣氣有求必應。」
喬以笙翻他白眼:「你當我是什麼啊?」
戴非與吃驚於她的這個動作:「怎麼回事怎麼回事?誰教你這樣的?」
歐鷗教的——喬以笙在心裏默默說,嘴上轟他:「快去招呼你的朋友,把你朋友一個人留在花房裡算怎麼回事?」
「沒大沒小啊你,還當不當我是你哥?」戴非與其實是高興的,高興他們表兄妹倆如今比從前更融洽。
這幾年他作為她和杜晚卿之間的橋樑,因為擔心她心存芥蒂,對她講話也小心翼翼的。m.
他沒事很少打擾她,主要通過她發的微信朋友圈獲知她的近況,但她發得少,他能得知的也有限。
倒也無所謂了,反正現在一切重回正軌。
-
喬以笙吃完飯後,沒有故意躲着周固,大大方方地去到玻璃花房裡,和周固打招呼。
戴非與搖頭晃腦說:「你再不過來,周瑜都要成長脖怪了。」
周固竟也絲毫沒給戴非與留面子:「否則我是得有多無聊,才坐在這兒和你一個大男人喝兩個小時的茶?」
喬以笙:「……」她很想笑。
戴非與看起來一副被氣到要吐血的模樣:「行,我走。有種你明天別再來找我打球、喝茶。」
周固還是笑着挽留住了戴非與:「我走吧,時間差不多,我該回家吃午飯了。」
戴非與老神在在地給自己沏了杯新茶:「快走,別以為你這樣暗示,我就會留你下來吃午飯。」
周固問喬以笙:「小喬你能不能送送我?」
「什麼?」戴非與立馬抬頭,眼睛瞪得像銅鈴,「你喊我妹什麼?」
喬以笙也是這時才忽然意識到,「小喬」這個稱呼和他那個「周瑜」的外號,太般配了……
周固起身,穿上外套,重新問一遍:「小喬,能不能送送我?」
喬以笙抿着唇邊的弧度,點點頭。
走出舅媽家的大鐵門,兩人步入巷子,沐浴着朗烈的陽光散步。
「你家離這邊很近嗎?」喬以笙好奇。
「還行。」周固說,「開車半小時。」
「……」這哪兒叫還行?算遠的了。
周固側眸看她:「因為是來見自己想見的人,所以即便跋山涉水也很值得。」
講得可真讓喬以笙如沐春風。她越來越覺得他是她喜歡的類型。不像有些人,狗嘴裏總是吐不出象牙。
「而且在路上消磨再多的時間,也比呆在家裡被三姑六婆催婚強。」這一句,更像是周固出於減輕她的心理壓力才補充的。
「那你怎麼就給他們機會催了?」
「這不是最近才遇到像你這樣讓我有衝動追求的女生。」周固手裡掂着車鑰匙,「我空窗很久了,差不多三年吧。之前正式交往過兩任女朋友。」
「第一任是大學期間交往的。畢業後因為工作規劃不同,分隔兩地,感情慢慢淡了。」
「第二任是我上一家公司的同事。從一開始就磕磕絆絆的,最後還是因為價值觀的分歧,掰了。」
「……」喬以笙兩隻手揣在衣兜里,「我剛剛那句話,沒有要你交待感情經歷的意思。」
「我知道。」周固的聲音裡帶着一抹笑意,「是我認為自己應該跟你交個底,你心裏有個數。但你不用告訴我你以前的情況。」
喬以笙小聲嘀咕:「怎麼感覺好像相親。」
周固的笑意加深:「我們可和相親不一樣。我們是自己認識的。」
喬以笙澄清:「我對相親可沒有偏見。」
他的那輛寶馬停在和昨天晚上送她回來時一樣的位置,很快就到了。
周固輕輕嘆氣:「早知道我應該停遠一些。」
喬以笙彎唇:「其實你可以留下來吃午飯的。」
「年後再來蹭飯吧。今天除夕,我還是早點回去,看看家裡有沒有什麼我能幫忙的活兒。」周固打開車門,「你快進去吧,這裡風口,別站太久。」
見他分明是要等她回頭後再啟動車子,喬以笙便折返。
周固則又喊住她:「忘記先提前跟你說,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喬以笙禮貌地回應。
-
晚上,喬以笙與杜晚卿、戴非與,六點鐘準時開飯。
雖然只有三個人,但他們也過得很熱鬧。
以往戴非與話最多,今次喬以笙也不遜色,主要吐槽了她從去年七月工作以來遇到的一些奇葩客戶。其中少不得得包括近期手中主要在忙的萬隆地產的項目。
年夜飯慢吞吞地吃到八點鐘,戴非與和喬以笙都不讓杜晚卿去着急收拾碗筷,拉她一起邊看春節聯歡晚會邊打牌。
到約莫十點鐘,喬以笙和杜晚卿由戴非與帶着到巷子外面的空地放煙花。
戴非與還記得喬以笙喜歡看煙花,也知道霖舟市區里基本是看不見煙花的,所以準備了很多,不停歇地整整放了一個小時才結束,把附近鄰居的小孩都給吸引過來。
最後他還攬着她的肩膀,特別中二地說:「滿意嗎?這是哥為你打下的盛世江山。」
「……」喬以笙額角簡直要冒三條黑線,「舅媽,表哥是不是該吃藥了?」
說完她立刻跑進巷子。
戴非與追在後邊:「怎麼說話的?怎麼說話的你!」
看着他們兄妹倆的打鬧,杜晚卿眼角笑出了皺紋。
-
趕在零點前洗漱完,喬以笙窩床上處理各種積壓的新年祝福。
誤點開和陸闖的對話框時,她盯着停留在昨天的消息,思緒莫名地有好幾秒的放空。
斂回神,喬以笙要進事務所的群里領取所長發的紅包。
桌子前的窗戶倏爾傳出動響。
像是誰家的小孩惡作劇,往玻璃丟來小石子。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