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全球頂級覺醒者
全球頂級覺醒者 連載中

全球頂級覺醒者

來源:google 作者:蘇柏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上官虹 奇幻玄幻 蘇柏士

蘇柏士發現老媽子重生到自己的腦子裡,更難以理解的,老媽子還成了一個什麼覺醒系統兒子,老媽子助你成為全球頂級覺醒者別鬧了滾犢子!搞不好,能成為全球主宰者哦試試,反正不會缺胳膊少腿合適,咱們母子倆開始升級打怪去咯滾犢子!展開

《全球頂級覺醒者》章節試讀:

此時蘇柏士心裏的悲傷打散了許多。而且,蘇柏士還心中萌生一種自己主宰自己命運的感覺,一種找到了成為人上人通道的感覺。
但想到那10斤黃金,蘇柏士心中再次一片死灰。
「這太渺茫了吧。」
「總比沒希望要好吧。」
蘇柏士自言自語起來。
蘇柏士雖一直都在學校讀書,但是卻知道這個世界從某個時點開始就不對勁了。
2000年,全球窮人毀滅計劃開啟之後,台海牌的康師傅和江鋒牌的辣條永遠供求平衡,而且供應量和需求量在幾何式增長。
新聞報道說,2018年,康師傅即食麵的銷售量就超過了1000萬億桶,辣條超過了10萬萬億包。
這個世界的人們都越來越喜歡垃圾和酸辣帶勁的食品,這也說明窮人越來越多了。
街上,一手抓上去,都是一串一串的肥胖人士、三高人士,痛風人士等等,人們的健康水平越來越差。
每個城市的貧富差距都在幾何式拉大,犯罪率幾何式增長,城市裡不斷地出現一堵堵貧富高牆,而且這貧富高牆還在不斷地升高。
貧富高牆兩側已經成為了兩個世界。窮人世界一邊是髒亂差、苦窮逼;富人世界一邊是奢侈、天堂的代名詞。
雖然,這個世界裏,黨政軍民學部門的管理者都是向任何人敞開大門,酷似公平,但往往沒了靈魂和智商的窮人,都是沒戲的。所以,凡是帶一個長字的領導或管理者,如所長、工廠的線長或是拉長都給富人階層牢牢地把持着。
而且富人流向窮人的幾率也大。現在的富人,要是不努力工作,賺錢,掉到年存款10萬以下的下場,也會給銀河系裡的**處理器中的天眼系統抓捕,抽取靈魂和智商後,成為窮人。所以,這個世界是競爭激烈異常的社會,也是一切以金錢為上的社會。
不過,為了社會貧富階層的一點流動,全球窮人毀滅計劃的啟動者還給未成年的窮二代開了一個口子。
這個口子,就是考取財商大學,讓窮二代中潛質非常好的那一小部分,有逆襲的機會。
當然,也必定是艱難無比的路子。
但是不選擇,一定是沒有出路。
蘇柏士雙親去世後,蘇柏士和他的孿生妹妹蘇秋瑾便跟外公黃石庭生活。
黃石庭早都是一個窮人階層了。平時以撿垃圾為生。
黃石庭雖給銀河系的天眼系統抽取了智商和靈魂,但是,黃石庭卻能靠着撿垃圾的慣性思維生活。
這或許也是全球窮人毀滅計劃啟動者一方面的考慮:凡是有未滿十八歲讀書郎的窮人家庭,都會留一人照顧讀書郎。
所以,黃石庭才沒把農藥當礦泉水喝了。
此時,蘇柏士手中抓着外公送的藍色塑料杯,想起外公松樹皮的皺紋和老繭,不由地流淚了。
「終於有一天,我要成為覺醒元尊,逆天改命。」
這話巧合給借肚子痛偷溜回宿舍的楊泰山聽到了。
蘇柏士見着楊泰山朝自己微微一笑,還打了一個招呼後,便徹底地把在課室里的小過節忘記了。
這兩個人可是有些興趣相投,都是喜歡喝這水龍頭的水。不過楊泰山家底雖不算厚,但是家裡年存款10萬以上,是沒啥子問題,算是最低級的富人家孩子。
兩人平時關係不錯。剛剛的鬥狠,是一個小插曲。
「對不起,蘇柏士,我不應該在你面前說起,你不開心的事情。」
「什麼事情,我都忘記了。」
「我不應該在你眼前議論你父母的事情。」
「你怎麼知道的?」
「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呀。節哀順便吧。」
蘇柏士的士氣給這話打得七零八落的,即刻眼珠子通紅起來。
楊泰山瞅了瞅蘇柏士,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哎,這個世界對我們不錯了。剛剛你說什麼覺醒元尊,還要逆天改命。這是啥子意思?」
「你聽錯了。」
「這樣子?我覺得這逆天改命,對於你而言,就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考取財商大學。」
「我有這一點點的想法,想試試。」
「哈哈哈,雖你叫蘇柏士,但你可不是真博士。算了吧。就老老實實當一個沒什麼想法的窮人多好,多喪。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了。」
「負能量滿滿,給老子滾開。」
「財商大學的入學考試,雖費用為零,但是單單考試資格之一的馬拉松長跑,就讓你這個胖子徹底沒戲了。那可是42公里呀。跑死你。」
蘇柏士很順然地打量了自己的大肚腩,徹底認輸了。
「滾犢子!咱們再見不是朋友。」
「博士哥,我的話是有些毒辣,但是窮二代嘛,做人要認清實際。不要好高騖遠,踏踏實實做人。這個世界很精彩,也很無奈。精彩是不屬於你們這些苦窮逼,無奈才是你們的人生一大部分。」
「滾犢子!」
「現在你還有一年的時間就18歲了,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不管你愛不愛聽,這是我的忠告。」
蘇柏士沒一絲的反駁動力,句句戳中心窩。之後,蘇柏士就跟泄氣的皮球一樣,看着楊泰山離去的背影,心裏有說不出的難受與悲涼。
而這個時候,蘇柏士腦子再次哐啷響了一聲。
「兒子,別聽那個人猿泰山瞎說,你可是有覺醒系統的人。你能逆天改命。」
「滾犢子!」
「這個覺醒系統是真的好,有搞頭。人要是沒有追求,跟鹹魚有什麼區別。你要相信你媽。」
「黃金呀,10斤的,這不等於沒說。」
「你可以去做好事呀,換取善心積分呀。」
「做一個好事,善心積分多少?」
「零點幾個單位吧。」
「我想靜靜。」
「不去!不去你就會跟我一樣,一年後稀糊糊地死了。就是零點幾個單位的善心積分,你也要去做。」
「我不去,我不去。」
「不去,我就讓你好看。」
這話還沒說完,即刻蘇柏士便頭痛欲裂,之後在宿舍的地板上痛得打滾。
原來,黃玉不僅僅是作為一個陪練的覺醒系統存在,還相當於喪性十足的蘇柏士頭上的緊箍咒。
片刻後,蘇柏士痛得受不住了。
「我去,我去。一點一點的積累。」
「去,現在就去操場尋找機會。」
「哦。」
蘇柏士屁顛屁顛地跑出了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