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鵲踏枝
鵲踏枝 連載中

鵲踏枝

來源:外網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白鷺成雙 都市言情

長公主之子沈岐遠年紀輕輕便簡在帝心,手握重權。在大乾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柳如意不是風,也不是雨,她是烈日下不馴的戰馬,是暴雨里燒不滅的火種。是他痛恨着又每夜渴望觸碰的美夢。————————————————沈岐遠X柳如意有妖神設,探案為輔情感為主架空,不要太糾結細節展開

《鵲踏枝》章節試讀:

甭管誰哭吧,如意是不會哭的。

鋪子收,金山銀山都在手,她滿眼都是笑意:「剪燈你瞧,光是家會仙酒樓,個月的進賬就夠我們買座新宅子了。」

剪燈休養了兩日,勉強能開口說話:「可是以姑娘現在的處境,獨辟宅院也並不安全。」

文貞雪極盡口舌之能事,已將她說成個被賊人糟蹋的殘花敗柳,她又被太師府逐出了門,若是獨居宅,宅子里定被人扔滿菜葉和臭雞蛋,說不定還會有登徒子半夜越牆。

想到這些,剪燈眼眶就通紅。

姑娘是個好姑娘,怎就落到了這步田地。

她憂愁地抬眼看過去。

如意抱着兩大盒銀票,正邊數邊勾唇:「不買宅子也行,就在會仙酒樓里開個房間住下,還熱鬧些。」

剪燈:「……」

即將盈眶的眼淚收了回去,她哭笑不得:「姑娘。」

「酒樓那邊已經交接好了,我要過去聘幾個新掌柜。」如意起身,「你的傷要再養幾日,待好了我來接你。」

剪燈點頭,吃力地將桌上的紗帽遞給她。

雖無秋雨,風也漸涼,街上行人都已經攏上了斗篷。

如意按照約好的時間上了會仙酒樓的第三層,卻見包廂門開着,裡頭個人也沒有。

「倒讓我這個做東家的等。」她嘀咕聲,進去看了看。

外面的露台連通了兩間廂房,另間門窗緊閉,似乎沒人。

如意聳肩,兀自坐下給自己倒了杯茶。

啪、啪、啪。

有什麼東西在拍地板,帶着股子腥氣。

她略略側頭,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店小二就在這時敲響了隔壁的房門:「客官,您點的酒到了。」

沒有人回應。

小二納悶了:「你們瞧瞧這屋子裡還有人嗎,怎的不開門。」..

幾個人齊齊敲打起門來,聲音嘈雜,緊接着「嘭」地聲巨響,有人把門撞開了。

「來人啊,死人了!」

短暫的沉默之後,聲尖叫劃破了臨安城平靜的天穹。

處於鬧市的會仙酒樓出了命案,官兵自然來得極快,清色的紫帽將這四層高的建築里里外外圍了兩層,門口讓開條道,襲絳紫流雲錦拂過門檻,徑直往三樓上走。

「沈大人?」許掌柜本就慌張,再看來人,嚇得差點兩眼翻白,「怎,怎的是您親自過來了,這涉案的人……」

「不必緊張。」沈岐遠撩起前袍踩上台階,「正好路過罷了。」

三樓廂房已經被紫帽守住,他上去就聽見周亭川在嘀咕:「門上着栓呢,窗戶也都鎖着,兇手怎麼跑的?」

抬眼看見他來,周亭川連忙迎上來:「大人,您看吶,這樣密閉的屋子,人居然是被謀殺的。」

沈岐遠查看了屍體,再打量房內,手指點過被破壞的門栓,又走到緊閉的露台門前。

扇摺疊開合的門,也在裡頭上了栓。

他伸手抽開緊插着的木梢。

門往邊摺疊打開,嘩啦啦陣響,孟秋暖陽從寬大的露台照進來,清風迎面,送來陣醇厚酒香。

露台上有人笑了聲。

未料到這外頭竟還有人,沈岐遠將手按在了腰間劍鞘上。

但抬眼看過去,那欄杆上倚着的竟是個姑娘,玫瑰色的纏枝玉蘭裙被風吹得輕動,她捻着酒杯仰着頭側過來,眼尾細長,唇角勾起:「我就知道還會再見着大人。」

沈岐遠怔了怔。

清風拂得綵帶翻飛,露台檐上銅鈴跟着作響,風華正好的姑娘斜倚欄杆,指尖點白玉,媚眼含嗔,鬢卷髻搖。

片刻之後,他垂眼,不悅地道:「又是你。」

如意吹了個口哨:「兩日不見,大人風華更甚吶。」

後頭還跟着些護衛,沈岐遠無心與她費口舌,只照規矩問:「姓甚名誰,為何在此?」

她走過來,尚算配合地答:「小女柳氏如意,在此約了人,沒想到人沒來,倒是撞着個兇案。」

說罷,雙手捂心,怯怯道:「怪嚇人的。」

沈岐遠:「……」

十二具屍體都不怕的人,怕這具?

他指了指房內:「你可認得這死者?」

如意輕哼:「若是不認得,我就不在這兒等了。大人明鑒,此人兩日前才與我起過衝突,今日就死在我的酒樓里,若是不查清楚,我可要背黑鍋了。」

「你詳細說來。」

「死者便是供神街熟藥鋪的掌柜,兩日前我從他那裡交接鋪面,他對我口出惡言,態度兇狠,還是幾個管事拿着房契地契強行將他扔出門才作罷。」

「再見到他就是此處了,我剛到隔壁,小二就敲開了他的門,發現他已經死了。」

沈岐遠目光幽深地看着她:「你今日沒見過他?」

「沒有。」如意好笑地道,「大人難不成還懷疑我?我個姑娘家誒,怎麼殺人。」

記口供的周亭川和掩蓋屍體的護衛們都默了默。

別的姑娘家是很難殺人的,這位還真不定。

「刑部司斷案講證據,不會冤了誰,也不會縱了誰。」他淡掃她眼,拂袖進了廂房。

如意撇了個白眼,索性跟着他進去。

別的大人查案都是吩咐仵作和捕快動手,沈岐遠身份比誰都尊貴,卻是撩了衣袍,半膝點地,親自查驗死者狀況。

旁邊的仵作小聲嘟囔:「大人,小的已經查過了,死者死亡時間應該是兩個時辰內。」

「你確定?」他抿唇。

「小的驗屍十幾年,還能有錯?若不是死於兩個時辰內,他身上就該有蛆蟲了。」

如意跟着看了眼:「可是今日天氣甚涼,屍身腐化本就緩慢。」

「再緩慢死者也是個時辰前才來這酒樓,難道還能在來之前就死了?」仵作不以為然。

如意沉思片刻,突然道:「還真有可能。」

「你胡說什麼,方才小二就說了這人個時辰前才……」

不理會他的話,如意開始搜尋地面。

她記得那個聲音,下下地拍在地板上,類似於――

掀開圓桌下的垂簾,如意愉悅地打了個響指:「就是這個。」

尾小魚躺在桌下,已經乾涸得動不動。

沈岐遠的墨瞳泛起了光,用帕子將那尾魚包起來:「果然。」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系的生滅,也不過是剎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盡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別,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着,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衝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只覺得股驚天意志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着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着位面。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着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衝天而起,瞬間沖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沖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着整個位面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別,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着,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4章 又見面啦免費閱讀.https://.8.o

《鵲踏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