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人家明明是凶獸
人家明明是凶獸 連載中

人家明明是凶獸

來源:google 作者:丹青清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濴羽 百里蒼沉

幼生期懵懂小凶獸,為了一口吃的,和「人」打了一架,不料一不小心和對方同歸於盡,沉睡千年才蘇醒悲劇的是千年過去,小凶獸也沒長大多少,肉身還石化了,為了取回肉身,小凶獸化為人形入世人間,尋找機緣一路磕磕絆絆,又威風八面,自詡凶獸,卻萌翻眾人有懸疑破案,有靈異奇談,還有對男主的救贖以及,不知不覺間對人間的溫柔千年後醒來的小凶獸明明是凶獸之身,卻一身功德之力加身,簡直就是行走的祥瑞!男主天生的柯南體加烏鴉體質,走哪哪就發現命案,或自身倒霉或別人倒霉,獨特的命格唯一的救贖就是女主這一人形功德法器!他們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呢,敬請期待!展開

《人家明明是凶獸》章節試讀:

深一腳淺一腳,有人倒下,有人相扶。

有哭泣,更有鼓勵。

漸漸的,男人背起女人,體壯者背起體弱者。

天光漸暗,雨不見停,人們仿似被雨水澆得更顯沉默,但卻無一人放棄,更無人被拋棄。

雨幕蒼茫,濕寒罩地,這一行人,在滾滾塵泥中掙扎,與時間賽跑,與上蒼掙命,雖如螻蟻,但迸發出的不屈之光,也深深印在了濴羽的心頭。

慢慢的,她的心中,似也不再那麼輕視人類這一種族了。

銀嬤嬤和白瓷一起跟在小姑娘身邊,漸漸得,她們也走不動了。但看小姑娘卻還是那麼穩當,而且速度穩定,心中卻是終於明了管事為何如此信任於她,這小姑娘怕是天生一身怪力!

或許真的,她可以把她們縣主,從這雨間地獄中背回人間。

管事背起銀嬤嬤,白瓷年輕,咬着牙,堅持跟着小姑娘,守在縣主身邊。

天上的雨水太大,又豈是區區斗笠能完全擋住的,雨水慢慢透過斗笠的縫隙侵入到縣主的頭上臉上,隨着冷風刮入縣主的鼻內,縣主的呼吸越來越微弱。

濴羽眉頭又皺,之前都吹出去再不讓縣主淋雨的大話了,現在這些頑皮的雨水卻來扯自己的後腿,這豈不是太沒面子了。

於是濴羽對着天空又呵斥了一句:

「你們,都給我讓開!」

話音掩藏在暴雨聲中,無人聽清。

話音剛落,頭頂淋漓的大雨一滯,接着在即將落到縣主頭頂上的時候,忽然轉了個方向,繞開了她。

濴羽心下滿意。

而其餘眾人,在潑天雨幕中,都狼狽的低頭趕路,竟無一人發現這奇異的一幕。

在天色完全黑下來之前,一眾人等終於趕到了縣城,望着城門,大家都有了一種逃出生天的感覺,他們終於熬過來了!

就在這時,背後遠方傳來「轟」的一聲巨響,然後,是接二連三的轟響聲,如巨龍在奔騰。

人們回頭一看,只見遠處的高山,突然坍塌了一角,轟鳴而下!這……這怕是泥石流爆發了!他們……他們如果沒有放棄輜重輕裝趕路,怕是要被堵在路上,或是埋入泥中了!

眾人一陣後怕,目光都望向了管事和小姑娘的方向,心中充滿感激之情。尤其是銀嬤嬤幾乎暈了過去,口中不停喃喃自語着:「幸好幸好……聽了管事的,幸好幸好……有這位姑娘在……」。

在這一刻,濴羽似乎看到有絲絲縷縷的紫氣,若隱若現的自眾人身上升起,慢慢落到了她的身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怎麼覺得身上的功德之力又多了那麼…几絲?

這……難道這功德之力跟背人有關係?

哈,不就是背背人么?不費吹灰之力的事,難道還給獎勵?若是如此,當年那些修行功德的大能們,難道都是背人背出來的?!

嚇!看不出來吖,一個個仙風道骨的,倒是一身好腳力……

濴羽的腦中上演了一幕幕奇奇怪怪的畫面。

管事回過神來,大喊一聲:

「看這情景,浮沱河怕是已經決堤了,大家快進城!快!!」

眾人忙奮力奔入城內,管事派了一路人去縣衙通報浮沱河決堤之事,令縣衙趕緊召集人手組織沙袋及抗洪物資,堵住城門,以防洪水萬一過來,泄入城內。

並告知知縣大人,平陽郡主之女、崇山郡守之妻,晉寧縣主駕臨,欲借住知縣大人後宅養傷一事。

管事自己則陪着小姑娘一路奔往縣中最好的醫館而去!

晉寧還清楚的記得自己落入水中時的每一個細節,就像是印刻在腦海中一樣,在她的大腦里不斷的回放。

她很清楚,在那種情況下,她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

所以,這就是死去後的世界么?沒有牛頭馬面,沒有陰森黑暗,卻竟然還有這麼好看的小姑娘,清清秀秀綿綿軟軟的,還帶着嬰兒肥,看起來一點也不恐怖。

口中不禁喃喃了一句:

「這地府女使真是好看……」

濴羽嘴角抽了抽,提醒道:

「你沒死。」

「我把你從水中撈上來了。」

晉寧聽得撈字,嘴角也抽了抽,她是餃子還是混沌?出水都是用撈的么?

心下雖覺這小姑娘般的地府女使可愛,但也是不相信在當時那樣的境況下,她還能生還的,輕笑着搖搖頭:

「怎麼可能生還。」

湍急的洪水瞬間把她吞沒的感覺,還歷歷在目。

濴羽見她不信,喵了喵四下無人注意,飛快的掐了她一把。

感覺到手臂那裡傳來的肉痛感,晉寧條件反射般一把按住了小姑娘的手,嗯,軟軟的,滑滑的,暖暖的,摸着好舒服……

嗯?!暖暖的?!有溫度!晉寧瞬間睜大了眼睛!

她好像真的……真的沒死?!

得出這個結論,晉寧心中萬分激動,驚喜幾乎快要溢出整個胸口,她沒死,她沒死!她還能見到母親,見到丈夫!

這一激動,她不由自主的劇烈咳嗽了起來,「咳咳……咳咳……」

「你別激動,你肚子里進過水,萬一……」

萬一再咳的閉過了氣去,我還怎麼問你話。

濴羽剛想把後半句說出來,那邊就傳來銀嬤嬤的驚呼,「縣主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