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人間神
人間神 連載中

人間神

來源:google 作者:明醬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明醬 韓隨宇

格利澤666H是一顆類地球行星這是個因各國頻繁戰爭,導致熱武器高度文明的時代突然有一天,能呼風喚雨,斬蛟龍的修士出現了…展開

《人間神》章節試讀:

當頭上纏着繃帶,胸口固定着彈力繩的韓隨宇被推出急診室,韓玉山夫婦二人馬上圍了上來。

「小兔崽子,你去找異能者了?」看着嘴腫的已經看不出原來樣子的韓隨宇,韓玉山是又心疼,又生氣。

梁淑娜見情況不重,則微不可察的笑了笑:「以後不能叫你小兔崽子,應該叫你小豬崽子了。」

她與韓隨宇的關係雖然沒到水火不容,但也接近了。

按韓隨宇的話,你比我爸小20歲,你不圖錢,還能圖什麼?圖他不洗澡,圖他大汗腳?

而梁淑娜的解釋,他是一句都不聽。

不聽不聽,王八念經…

抱着這個想法的二人,生活方式就是,互懟,只要懟不死,就往死里懟。

此時韓玉山雙眼中已經布滿血絲,蓬頭垢面,一改往日霸道總裁時風光的模樣。

看着眼前疲憊不堪,彷彿一下子衰老了幾歲的男人,韓隨宇心中不受控制的一陣酸楚。

我明明都不認識他。

「我,我錯了…」

原主的身體,本能的想要狡辯,但最終還是被此時韓隨宇的理智取代。

而且,普通人主動尋找異能者,這跟找死沒什麼區別,要不是自己的意識重生在韓隨宇的身上,他們一行人都得死。

聽見韓隨宇說的話,韓玉山馬上說道:「你還敢狡辯,你…」

但當聽清楚後,他一愣,心想「小兔崽子沒狡辯,還說錯了,是不是我聽錯了啊?」

我錯了,還是我做了?

於是轉身,用詢問的眼神,看了看身邊的梁淑娜。

梁淑娜自然能看懂韓玉山的眼神,但此時的她也是一臉懵逼,只是機械性的點了點頭。

「你們是家屬吧,去辦住院手續,病人還得觀察幾天。」

護士的話,打破了幾人的思考。

梁淑娜跟這個名義上的大兒子,實際上抬杠國家三級運動員的韓隨宇不合,主動說道:「好,我去辦。」

於是韓玉山與護士,推着韓隨宇入了獨立病房。

「爸,我想睡會。」

病房裡,體力透支的韓隨宇,身體有說不出的感覺,但總結就是需要休息。

「好,你睡吧,我就在外邊,有事叫我們。」

來到病房外。

韓玉山腦海里回憶着算命先生的話:「這孩子18歲的時候,有一道生死大劫,成功渡過,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

小兔崽子,我不求你日後怎麼大富大貴,只希望你這一生,都能平平安安的。

「韓叔」

身後一道好聽的聲音,輕輕地傳來,打斷了他的思緒。

韓玉山尋聲看去,唐婉兒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

唐婉兒,韓隨宇從小就認識,算是青梅竹馬。二人年紀也相仿,兩家又門當戶對。家長曾經在飯桌上,藉著酒勁定下了娃娃親。

但隨着二人慢慢長大,韓隨宇的所作所為越來越離譜,如今二人都已經成年,卻沒有人再提起這件事了。

唐婉兒有着白皙的瓜子臉,小嘴薄而紅潤,眼睛大而有神,再加上一個小巧的鼻子,簡直像是二次元走出來的。

「婉兒,你怎麼來了。」

韓玉山看見唐婉兒,有些驚訝。

韓隨宇的事沒有保密,但也沒特意告知唐家,也就沒想到唐婉兒會在這個時候過來。

「過來看看他。」

唐婉兒透過玻璃,看着已經進入夢鄉的韓隨宇。

「沒事了。」

韓玉山摸了摸唐婉兒的頭,兩人並肩而立。

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在韓隨宇的臉上。

感覺到刺眼,韓隨宇從睡夢中醒來。

一點點睜開眼睛,視線一點點擴大。

視線偏移,看見病床旁睡着的唐婉兒。

瞬間,關於唐婉兒的記憶湧來。

卧槽,我竟然有這麼個清麗脫俗的青梅竹馬?韓隨宇震驚了。

原主的記憶中,關於這個青梅竹馬很模糊,本身對娃娃親這件事非常反感,恨屋及屋,時間長了對她就不怎麼關注了。

此時唐婉兒小嘴露出一條縫,口水淌到了枕着的胳膊上,那模樣說不出的可愛。

於是韓隨宇鬼使神差的,用手指幫他輕輕地擦拭着。

正在這時,拿着早餐的韓玉山輕輕地推開了房門,正好看見這一幕。

在他的視線里,韓隨宇在摸唐婉兒的臉。

而聽見開門聲,韓隨宇同樣看向韓玉山,手指還停留在唐婉兒的嘴角。

此時時間彷彿靜止了。

「你什麼眼神?怎麼感覺在看流氓?」韓隨宇心裏暗叫不好。

「啊,你醒了?小宇。」

唐婉兒的聲音打破了平靜。

她本來睡的就淺,聽見有聲音就醒了。

第一時間她想查看韓隨宇的情況,就看見他已經醒了。

「小兔崽子,你醒了。」韓玉山大步走到床前,不着痕迹地拉住韓隨宇為唐婉兒擦口水的手。

韓玉山趕緊詢問道:「感覺怎麼樣。」

「除了有點疼,其他的沒什麼了。」韓隨宇的臉還腫着,說話的時候發音也出現了變化。

他本想想解釋下手的事,想想還是算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此時外面傳來腳步聲,由遠及近。

隨即房門被推開,醫生走進來。

醫生拿着手電筒照了照韓隨宇的眼睛,又聽了聽心跳,隨即宣布沒有大礙,再觀察幾天就可以出院了。

聽見醫生的話,幾人才算放下心。

「小兔崽子,你可嚇死爹了…」

韓玉山的神經,隨着韓隨宇的情況忽上忽下,聽見醫生的話,長舒了一口氣。

「爹…」韓隨宇呢喃了一句。他在昨晚推進搶救室的時候,看到了摔倒的父親。

與原主往日的記憶相呼應。

曾幾何時,還是慕容宇的時候,他無數次的問過自己,父母是誰,他們在哪,我要怎麼才能找到他們。

但這對於被從小就被拋棄的他來說,太不現實。

哪怕他已經是一宗之主,已經是大乘境界。

也許老天爺看我上輩子太冤枉,為了補償我,才讓我重生成韓隨宇的。

韓隨宇心裏暗暗對天上的某人說到。

不管怎樣,以後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