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如果可以,希望你永遠是那個少年
如果可以,希望你永遠是那個少年 連載中

如果可以,希望你永遠是那個少年

來源:google 作者:一朵瘋黑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潘流 都市小說 鵬鳴

他睜開眼睛,環顧四周,這個房間他已經睡了27年,可……,算了……有些事還是永遠都不想起來才好「起來了」鵬鳴敲了幾下門,他是他的哥哥,其實也不算哥哥,他來到家裡時已經14歲了,他來自哪裡,潘流根本就沒有問過,或者說他不在乎,比起孤零零的一個人,哥哥的存在還是不錯的"嗯,知道了,小鵬鵬,馬上來","阿流,你又來,炸了油條",他早就發現了阿流其實起的很早,只是如果不叫他,他似乎並不願意從房間里出來,這和阿流的形象並不符,"也許是我想多了吧"展開

《如果可以,希望你永遠是那個少年》章節試讀:

(一)

琪琪第二天就走了,她可能要去準備婚禮吧,阿流已經習慣了,琪琪是個溫柔的女孩子,哪怕她生過孩子,身上仍然沒有一點世俗的氣息,她對阿流的意義遠不止喜歡的人這麼簡單,在他最難得那些日子裏都有她的身影,她對於他是愛人,是朋友,也是家人,所以無論在愛情里她傷他多深,都不會改變他們之間的友情,親情。

小新送走媽媽哭了好一會兒,又想起來了鵬叔叔,鬧着要去找他。「小新,叔叔上班去了,等他下班再陪你玩好不好?」「不要不要,我要去找他,去嘛去嘛,爸爸你答應我的,要帶我去玩兒」小新這波撒嬌實屬高質量作品,剛哭過眼睛和還留着一點鼻涕的鼻子紅紅的,阿流真是一點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了。「好吧,但是你要答應我,不許欺負你叔叔,他老了經不起你折騰」說多了,阿流自己都信了,這個男人真的比自己大很多。哈哈,如果人生里的快樂只能留一樣,他一定會選擇把 "逗鵬鳴 "留下來。

A市的小學不多,潘家雖然家裡條件不錯,但也不算奢靡,平時他們在B市做生意,哥倆留在A市,也沒有要求他們過去。鵬鳴對所有事情好像都沒什麼興趣,也沒見他喜歡撒,就在考大學的說要考師範。阿流一直拿這個事逗他「就你一年都不笑一次,還教小孩,不要嚇他們就很好了」鵬鳴也很無奈,自己只是覺得所有工作都要和人打交道,還得處理人情世故,還不如和小孩子在一塊,至少沒那麼複雜。

其實,鵬鳴雖然不愛說話,但是長的是真好看,眼睛彎彎的,睫毛又密又濃,加上不愛笑給人的感覺就是很溫柔又有點敬而遠之的大哥哥形象,185的個子配上冷白色的皮膚,平時穿着很不符合他的形象,各種各樣花花綠綠的襯衣被他穿的像個上台唱歌的歌手一樣。阿流一直堅定的認為,鵬鳴是個外表冷酷內心悶騷的心機boy。

校門口保安叔叔看到是阿流來了,和他寒暄了好一會兒「你小時候太可愛了,每天都會跟我問好,老師都誇你,現在長大了,也是一表人才……」「叔叔你也是還是很年輕呀,看來歲月熬老了所有人,唯獨饒過你了呀」。「爸爸,爸爸,我們什麼時候可以見叔叔」小新狠狠地扯着阿流的褲子,「不要扯了,爸爸褲子都要掉了」阿流聲音都大了一倍,「這是…」保安欲言又止,「我先進去了,找鵬哥」保安叔叔過去打開門,指了指教室「他在班裡」。

順着保安指得方向可以看到窗戶開着的教室,阿流帶着小新湊到窗戶跟前,「你看,叔叔多可愛」阿流把小新扛到肩上,他自己也得墊個腳尖才能看到。鵬鳴帶的竟然是一年級,聽他的語氣像聖誕節出來送禮物的小丑,手在眼前揮來揮去,像是要用全部的生命去表演「看,3個蘋果+2個蘋果,一共是幾個蘋果呀?」「看老師」「為什麼看老師,看書上的題呀」第一次聽他的哥哥說這麼多話,阿流多少有點不適應。「好了,這個算式要怎麼列呢?」說完這一句,鵬鳴就發現了在窗口越笑越大聲兩個小朋友。

鈴聲正好響了,鵬鳴心裏鬆了口氣,差點又要被阿流笑話很久了,還好他應該沒有聽到太多。他帶着兩個人去操場邊上的鞦韆上,小新拉着鵬鳴的手「我可以玩這個嗎?」「當然可以,來叔叔抱你」他幫小新推着鞦韆,看着阿流蹲在地上研究塑料跑道,他又想起那個跟他同年級不同班的阿流一下課就衝進班裡把他拉出去玩,也不知道他哪裡學會的那麼多玩法,幾乎每天都有新花樣。

他雖然不說,但一直很滿足那樣的狀態,陌生的環境,陌生的家庭,他又不擅長和別人溝通,阿流每一次的出現就像是專門來拯救他的,他甚至都懷疑,那個看似單純的孩子,真的理解他的為難,是在努力維護他,保護他。「又胡思亂想,阿流什麼樣你不知道嗎,他就是一個對每個人很溫柔的人,沒什麼特別的,他是你弟弟而已」鵬鳴輕輕咬了一下唇,提醒自己現實。

「小鵬鵬老師,小鵬鵬老師,又盯着我發獃,怎麼我是你的開關嗎?」「……」「老師,剛你講的蘋果我沒太聽明白,你再給我講講唄,恩…再講講唄,小鵬鵬老師」。在校園裡,阿流這一頭的黃毛格外扎眼,深藍色運動衣配上深色運動褲,還真有點小混混既視感,只是他的笑出賣了他,阿流的嘴唇總是紅紅的,長期鍛煉的好習慣也讓他面色紅潤,他笑得很開,白白的牙齒總是整齊出來喊報告,眼睛會眯起來一些,不過還是可以看到他微微閃着光的眼神盯着自己。

(二)

「琪琪呢?」「走了」他的睫毛垂下來了一秒鐘,聲音也嚴肅了一秒鐘,「你不要轉移話題」阿流用手指着鵬鳴,鵬鳴馬上反應過來他要幹嘛,趕緊一把把小新拎起來,放到地上「你自己玩一會兒,叔叔保命要緊」。

阿流沒直接出手而是等着他安頓好小新,交代完了,都撒腿跑出去了一段距離,才大聲喊着追上去「敢糊弄我,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說真的阿流還沒哥哥肩膀高,可是練得一把好身手,相比較下鵬鳴空有一副好皮囊,卻對鍛煉毫無興趣,養着肚子上的小肉肉覺得挺好。阿流才喊了兩遍口號就跳起來把鵬鳴的脖子摟住,直接按到地上,用手抵着他的脖子「說,你教不教,敢說不教你試試」他一邊說一邊又把手伸到鵬鳴腰上,只是輕輕一碰,鵬鳴就炸了「好,好,好,我教,我教」阿流又一次勝出,從小他就沒贏過自己。

鵬鳴白白的臉蛋瞬間紅的像他剛上課用的那幾個蘋果,「媽呀,這個男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在阿流看來,鵬鳴超級怕癢,可是……鵬鳴這哪裡是怕癢,明明就是忍不住呀...。鵬鳴紅着臉推開阿流「走吧,給你上課,ter」這樣叫他,都是哄着的時候了。「走了,小新,到爸爸這裡來,去聽叔叔講課給我們聽」小新一聽要進教室興奮的不行,他馬上也要上小學了「叔叔,你會給我當老師嗎?」「你會有更好的老師」「我不要,我喜歡叔叔,叔叔長的好看」「……」

阿流也沒想到,鵬鳴會講的那麼認真,,他都忘了要逗他玩的事了,小新就更認真了,拿着自己的小手「2個加3個,12345,5個,叔叔,叔叔,我知道了,是5個,5個蘋果」,鵬鳴露出了一個阿流幾乎從來沒見過的笑容,阿流有些看呆了,「小新真棒,一會兒回去叔叔可以獎勵你一個願望」「爸爸,爸爸,你學會了沒有,你怎麼那麼笨,光看着叔叔能學會嗎?你要跟我一樣算」說著話,小新牽起阿流的手開始教他怎麼樣用手指頭算數。

這是鵬鳴嗎?那個一整天都憋不出來一句的男人?那個逗他幾下都臉紅到脖子根的男人?「爸爸,你怎麼了?」鵬鳴也停下在黑板上寫算式的手回頭,兩個人眼睛就這麼超級尷尬的對上了。阿流腦子裡是一千個問號,早知道這個男人長的好看,這也太帥了吧,不行必須把這個哥哥認到底,他還很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你怎麼了」在鵬鳴看來,阿流的眼珠子從上到下,從左到右的轉了一大圈,然後鎖定他,還狠狠地點頭。

回到家,鵬鳴給他們做了一大堆好吃的,吃飯前兩個吃貨在廚房圍着他轉了一圈又一圈,「這是什麼呀,叔叔」「呦,我們家的小鵬鵬出息了,不僅是個優秀的老師,還是個好廚師」。開始吃飯,大家就安靜下來了,吃完飯,小新看電視,哥倆把廚房收拾乾淨,就帶小新去洗澡。

「我要和爸爸一起洗」「好,爸爸和你一起」對於小新的要求,阿流就一直很難拒絕過,「我還要叔叔一起」童言無忌呀,「我?」「嗯,叔叔也跟我們一起洗」阿流抱着小新往浴室走,用很溫柔的語氣提醒他「小新,叔叔個子太高了擠不下」「我可以」「啊?……你說什麼」鵬鳴稍微低下一點頭,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我說,我可以一起洗」阿流看着這個今天一天驚訝了自己兩次的大帥哥,這人今天怎麼了?

鵬鳴自己都有點驚訝,膽子肥了敢說這樣的話,算了反正他也不會答應。「那就來吧」「啊……我?」這下換鵬鳴驚訝了,阿流真是一個大無語寫在臉上,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懶得理他了,可能今天腦子被門夾了吧,他抱着小新直接進了浴室。鵬鳴在原地呆了一會兒,「如果他知道我喜歡他,他一定會討厭我的,不可以,我只有他了。」這是鵬鳴每一次衝動前對自己說的話,他便轉身去自己的房間洗澡去了。

「叔叔,叔叔」小新進來的時候,鵬鳴已經躺下了,只是今天在校園發生的事一直在他的腦海里不斷出現,好像一場夢,曾經他們還是孩子,現在他成了老師,只是被他追着打這一點倒是一點都沒變,還有他的手伸進衣服里的感覺………「叔叔,叔叔,我要跟你一起睡」「那爸爸怎麼辦?」「我們一起睡,你要是實現我的願望,你答應我的,我要你跟我一起睡,還要給我講故事」

小新的願望不能不實現,於是三個人都躺到了一張床上,這還是鵬鳴第一次在阿流床上睡覺,有他的味道,他趕緊搖了搖頭,不要胡思亂想,「叔叔給你講機械人找朋友的故事吧」「好奇怪這是什麼新型故事嗎,我怎麼沒聽過?」阿流還真是有點好奇。

「在未來地球上發生了很多事………」鵬鳴的聲音很好聽,雖然沒聽過,但是阿流就覺得鵬鳴唱歌一定好好聽,計劃一下怎麼樣才能騙他給自己唱歌「……地球上就只剩下兩個機械人,只可惜一個在最北邊,一個在最南邊」「他們沒有導航嗎?」阿流插嘴問道,鵬鳴沒理他,低頭看了一眼小新「小新睡著了,我回去了」「不要啊,你的故事還沒講完」雖然不知道不應該,但是阿流不想讓他走,剛聽着故事他竟然困了,他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睡一覺了,也許…,「你不能勾起別人的好奇心又不負責啊」「你不是別人」鵬鳴的話出乎預料,「嗯,你是我哥」「其中一個機械人的導

航壞了,距離太遠他們又聯繫不到對方,他只能等着,他不知道他是不是會來找自己,會不會已經離開地球了……」鵬鳴的故事變得有些悲傷,聲音也放緩了很多跟剛剛有聲有色講地球發生的意外完全不一樣「小鵬鵬,你真是一個好老師」這句話他都沒有完整的說完就睡著了。

鵬鳴沒有講完,那個機械人並沒有找到另一個,地球太大了,上哪裡去找另一人呀。他幫小新把被子蓋好,繞到床角,靜靜看着這兩個人。

「爸... m.m...媽..不要啊 ...em... 回來...wu」阿流的聲音像在大雨里縮在別人家門口的小貓,「阿流,ter...ter」鵬鳴摸了摸他的頭沒有發燒只是流了很多汗,滿臉的眼淚,發抖的身體「你怎麼了,阿流醒醒」鵬鳴嚇壞了,他是做噩夢了嗎,他怎麼了?

「你們都走了,我怎麼辦」阿流的哭聲大了起來斷斷續續的說著,我怎麼辦,回來,「你還有我,你還有我」鵬鳴再也沒法克制自己的行為,他把阿流抱在懷裡一直重複「你還有我,還有我,我一直都在,哥哥一直都在,阿流,沒事了,不怕」他的哭聲就像那個被世界拋下的機械人,迷茫無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