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
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 連載中

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

來源:google 作者:無心煮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遼 牧公子

穿越三國,收趙雲張遼郭奉孝,貂蟬甄姬大小喬,更有超級建築系統,可以給建築附魔,使其擁有特殊屬性敵軍來襲?不要怕,給城牆附個魔,帶上虛弱屬性,距離城牆五十步以內,敵軍全屬性削弱50%絕世呂布?你讓他到我的地盤來囂張一個試試?附魔後的兵營可以加速士兵的體力恢復,提升士兵的武力上限,加快士兵的訓練速度;附魔後的馬場可以提升戰馬的速度和耐力;附魔後的學院,可以提升學員的智力上限和領悟能力…展開

《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章節試讀:

速度,力量,反應力等全方位提升一倍,戰鬥似乎從一開始便陷入了一面倒的趨勢,三百縣兵化身超級士兵,無可匹敵。

鮮卑步兵都有些畏懼了,遲疑着不敢上前。

「怕什麼,他們就這麼點人,累也給我累死他們。退縮者,斬!」

鮮卑統帥也是個狠人,用鮮卑語怒喝了一聲,頓時鮮卑步兵們再次悍不畏死地沖了上來,瘋狂的攻擊。

戰鬥持續不停,許多鮮卑士兵都已經出現了疲憊之色,可一眾縣兵依舊生龍活虎,戰力不減。

好強!

雁門郡都尉郝凡和鮮卑統帥臉上都露出了濃濃的震驚。

近三百人,在無窮無盡的鮮卑軍攻擊下,斬殺上百人,自身未損失一人,甚至連一絲疲憊的感覺都沒有,這些人莫非是鐵打的不成?

然,人力終有時。

眾人終究不是鐵打的身軀,隨着不斷地高強度戰鬥,縣兵們的體力消耗速度超過了附魔屬性加持的恢復速度。

隨着體力的消耗,各方面的屬性都在逐漸下降。

加上鮮卑軍實在太多,稍微不注意便會被鮮卑士兵偷襲。

縣兵們,開始出現了傷亡。

「死戰不退!」

牧風怒吼,這個時候需要一個精神領袖,來維持眾人的士氣。

「死戰不退!」

所有倖存的縣兵發出震天怒吼,這一刻他們無所畏懼。

受到這股氣勢的鼓舞,越來越多的百姓站了起來,看着城牆外的戰鬥。

「兒子,我為你自豪。」

一名老人親眼看到自己當兵的兒子,被一名鮮卑士兵斬殺,猛地握緊了拳頭,臉上帶着笑容,眼淚卻奪眶而出。

一名婦女抱着一個幾歲孩童,看着被殺的丈夫,悲痛欲絕,卻哽咽着道:「孩子,你的父親是個英雄,你也要記住這一刻,以後要成為你父親那樣的英雄,守衛同胞,殺光那些畜生。」

「嗯!」

孩童或許還不知道父親的倒下意味着什麼,但這一刻的場景卻深深地烙印在他小小的腦海之中。

戰鬥還在繼續,縣兵死傷越來越多,活着的已不足兩百人。

「死戰不退。」

張壹怒喝,已經很多年沒有感受到這種熱血沸騰的感覺了。

但終究年紀大了,加上有舊傷在身,體力終究比不得年輕人。

一個不注意,被一名鮮卑士兵砍傷了持劍的右手。

隨後幾名鮮卑士兵趁機一擁而上,在他身上砍了七八刀。

「父親!」

「伯父!」

牧風和張遼殺了過來,將圍攻張壹的幾名鮮卑士兵斬殺。

牧風長槍揮舞,擋在前面。

張遼抱着張壹的身體,悲痛欲絕。

「孩子,」

張壹嘴裏冒出一大口鮮血,「不要難過,為父一把年紀,還能殺死七八個鮮卑士兵,值了。可惜,不能親自看你及冠,為父提前,給你,取個字,就叫,文遠。多跟着天麒學習,努力成為一個,文武雙全之人。」

「父親,你不要說話了,你會沒事的。」

張遼淚如雨下。

終究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孩子,生命中唯一的親人即將離他而去,他的情緒有些崩潰。

張壹想抬手再摸一下兒子的臉,卻只抬了一半便無力地垂下。

「父親!」

張遼悲痛怒吼。

「伯父!」

牧風回頭看了眼,終究還是沒能改變歷史嗎?

歷史上張遼的父親也死的早,他以為自己的到來可以改變這一切,現在才發現什麼都改變不了。

「明廷!」

百姓們齊聲呼喊。

他們都知道北方各城的百姓被屠殺了很多,他們也知道明廷本可以直接撤離,卻為了掩護他們撤退,自願留下來抵擋鮮卑軍。

如今明廷死在他們的眼前,所有人都倍感悲痛。

「他娘的,老子跟你們這群畜生拼了。」

一名男子怒吼一聲,翻過簡易圍牆,跑了出去,從一名縣兵屍體旁撿起兵器加入了戰場。

那一刻,他成為了一名士兵,享受到了附魔屬性的加成,全屬性提升100%。

一刀,便將一名鮮卑士兵砍翻在地。

「跟他們拼了。」

越來越多的百姓翻過圍牆,自發地加入戰場。

能撿到兵器的,便撿起兵器,撿不到兵器的便赤手空拳。

滿腔悲痛,恐懼,憤怒,在這一刻全都發泄出來。

「哈哈,兒子,我為你報仇了。」

一名老者幸運地撿到了一把兵器,見到一名鮮卑士兵背對着自己,一刀便將那士兵刺穿,隨後仰天大笑起來。

然而,終究是沒有戰鬥經驗。

有經驗的士兵是不會用手中的兵器去刺穿敵人,那樣一時半會兒根本抽不出來,在戰場上這是非常危險的。

幾名鮮卑士兵衝過來,輕易便將老者砍殺。

看着越來越多的百姓加入戰場,牧風第一次流淚了。

這一刻他才真正融入這個世界,這裡的人有血有肉。

這不是一個遊戲。

「諸位鄉親,抵禦外敵,是我們為官為將者之使命,與你們無關,都退回去吧。」牧風將之前張壹勸自己的話原封不動地說了出來。

「沒錯,哪怕戰至最後一人,我們也要守護你們安全。」

這時,張遼站起身來沉聲說道,他的眼睛發紅,身上散發著冰冷的氣息。

「你們為了守護我們戰死,我們又豈能無動於衷,我大漢兒郎豈是貪生怕死之輩?」

一名男子朗聲說道,隨後撿起一把大刀,毅然沖向了幾名鮮卑士兵,出其不意砍死一人,但很快就被鮮卑士兵圍殺。

「讓這些畜生見識一下我大漢兒郎的厲害。」

但這些百姓的血性被徹底激發,明知是死也毫不畏懼。

「父親,你在天之靈看看吧,這就是你拚死守護的百姓,為了他們而死,值得。」

張遼看向了父親的屍體,隨後毅然轉頭,拿起長槍,重新殺向了敵人。

他的槍法變得凌厲,實力比起之前更強了。

在這絕境之中,他竟然突破了。

「所有老幼婦孺,不準翻過圍牆。」

牧風嘆息一聲,轉頭剛好見到有女子,還有十二三歲的孩子想要翻過圍牆,連忙大聲阻止,「成年男子可以出圍牆一戰,其餘人全部待在圍牆後。在我們全部戰死之前,還輪不到你們上戰場。」

《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