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少奶奶制霸九零年代
少奶奶制霸九零年代 連載中

少奶奶制霸九零年代

來源:外網 作者:溫念席景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溫念席景

上輩子溫念被親生父母花式吸血。 家裡蓋新房子需要她出錢,哥哥結婚需要她出錢,弟弟找工作需要她在婆家賣臉討好幫忙。 就連每月丈夫給的家用,父母那邊都要想法設法的借走。 娘家不爭氣,婆家自然也瞧不起她,丈夫…… 受夠了窩囊氣! 這輩子,溫念重生回到了九六年。 這一年,她二十六歲,有個一歲半的兒子。 及時止損,為時不晚。 她拒絕被娘家人壓榨,拒絕當只會伸手要錢的家庭主婦。 她開始干餐飲,開連鎖,用超強第六感做投資,步步高升,名利雙收! 某紡織界的大佬含淚,捧着小本本記錄:今天是老婆不稀罕用我錢的第一千零一天……嚶嚶。展開

《少奶奶制霸九零年代》章節試讀:

溫念長出了口氣:「媽……這麼黑,你怎麼也不開個燈?」
趙倩之站起身,質問道:「你今天帶着澄澄去哪了?」
「商場。」
溫念看了看牆上的鐘錶,已經六點了,問道:「您應該吃過飯了吧?」
一提起飯趙倩之人就炸了:「你說呢?到飯點不回來做飯,我吃西北風啊!想讓我餓死直說!」說著,肚子就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趙倩之捂着肚子,羞惱道:「你看什麼看,快去給我做飯!」
一把從溫念手中搶過席一澄,沒好氣的說:「煮碗面得了,給我放倆雞蛋!」
「真是不知道你撞了什麼邪,往常沒肉起碼還有小白菜幫啃。如今你是連白菜都不稀罕做了,我看你是想上天!!」
奚落聲音很大,吵醒了席一澄。
席一澄一哭,她立刻變成慈祥老奶奶,笑眯眯的哄着孩子回了房間。
溫念蹙眉。
她不在,挺大個人餓了不知道自己搞口吃的?非要等她回來弄?
真是給慣的……
晚飯她自己也還沒吃。
沒辦法,溫念捏着酸疼的脖子,擼起袖子進了廚房。
她下了兩大碗麵條,放了四個荷包蛋,還加了菠菜和雞肉絲。
剛弄好把火關了,趙倩之便尋着味道進了廚房。
她拿了一雙筷子,端起鐵盆,迫不及待的嘬了一口麵湯,想也不用想的她被熱湯燙了舌頭,然後嘶嘶哈哈吐着舌頭,悻悻然的去了客廳。
溫念:「……」
老小孩。
讓人可氣又可笑!!
席景一家子都吃不了辣,溫念卻特別喜歡吃辣,但是嫁進來為了迎合他們一大家子,她平日做飯一點辣都不敢放。
現在溫念可不管那麼多。
她記得過年做年夜飯買了一瓶麻辣油進行調味的,此時她翻箱倒櫃的找出來,然後拿着去了飯桌。
趙倩之是狗鼻子,正在大口乾飯的她突然抬起頭,看向對面正在往自己免禮加麻辣油的溫念,不悅道:「一股子嗆鼻味道弄得我想打噴嚏,你放它作甚!」
溫念拌着麵條,頭也不抬的說:「我喜歡。」
「……」
一句我喜歡,堵得趙倩之半晌沒說出話,最後她捂着嘴打了個響亮的噴嚏。
溫念抬起頭。
趙倩之邊擤鼻子邊瞪人,模樣神似哈士奇。
溫念把麻辣油的蓋子擰上,放到桌角,正色道:「媽,我想跟你說個事。」
趙倩之把鼻涕紙扔進垃圾桶,不耐道「說!」
溫念握了握筷子,道:「我想請一個保姆,負責打掃你和我這邊的家務,然後再請個月嫂照顧澄澄。」
九六這年,席家的生意沒有做的很大,再說這幾年紡織行業飽和,企業間競爭壓力很大,錢並沒有很好賺。
但是,請月嫂和保姆,還是很能請得起的。
趙倩之微詫。
這個兒媳婦嫁到他們家五年,除了性格懦弱好欺負,不善言辭外,她還是很顧家的,且勤勤懇懇從不有怨言。
沒想到,有朝一日會跟她提請保姆請月嫂這種……對別人來說合理,放在溫念身上就顯得特別不合理的請求!
「啊,家務有人做,孩子有人照顧,你呢?」趙倩之譏諷,「在家吃香喝辣,當少奶奶呀!勸你少做美夢,多多務實才是正道理。」
溫念平靜道:「我要出去創業。」
「幹啥去?」趙倩之懷疑產生了幻聽,「創業?就你?」
溫念字字鏗鏘:「是,就我。就憑我。」
看她態度堅決,全然不似在開玩笑,趙倩之面容變得嚴肅:「不行!我不同意。」
「我們席家是養不起你咋了?要你出去拋頭露面?阿景一個人賺錢就夠了,你在家就照顧照顧孩子,打掃家務,這麼輕鬆的活法你還不滿足,非要出去找罪受,我看你是有點什麼大病!」
溫念深呼吸:「媽,我有權利決定我的生活方式,我是嫁進來,不是被賣進來的奴隸。」
趙倩之陰陽怪氣的道:「可得了吧。你是,不是被賣進來的,你當然不是!你是被你那個貪慕虛榮的媽強塞給我家阿景的!」
溫念臉色白了白。
這點終歸是她理虧。
上輩子就是認命,才會有那樣悲涼的晚景。
這輩子,脊背必須要直溜起來!
溫念倏地起身,一字一句道:「媽,創業我創定了,我現在不是請求你,是通知你,這個家庭主婦,我、不、當、了!!」
趙倩之輸了氣勢,慌了幾秒,而後雙手扣住桌子卯足力氣想要掀桌而起。
但是。
由於桌子是實木的太沉了,她人是起來,桌子沒掀起來。
這就很尷尬。
趙倩之漲紅着臉,改為拍桌子,『哐哐』拍了兩下,喝道:「放你他娘的狗屁!你初中都沒讀完,加減乘除法你都沒學利索吧!創個鎚子業,你就是他娘的想要敗霍我老席家的錢!」
溫念站的如松般挺拔,眼神決絕:「我不用席家的錢,一分也不用。」
趙倩之更來氣了:「誰在你耳邊說了什麼?是不是你那要債的親媽?」
溫念坐下,重新拿起筷子:「沒什麼好說的了,吃飯。」
趙倩之更加篤定就是錢姝那個小……不,老賤人攛掇的溫念!
她氣都氣飽了。
「吃個屁吃!咱話說明白了,你必須要創業的念頭給我掐了,狠狠地從你腦中掐掉,提都不許提,尤其是不許在阿景面前提!」
「聽沒聽見?」
溫念冷着臉,吸溜一大口麵條。
想要跟趙倩之心平氣和談正事,簡直是非常錯誤的決定!
以後,她還是都先斬後奏吧!
跟這個年代的人沒什麼好聊的,有代溝!
見溫念不理她,趙倩之怒火中燒,伸手過去抓起溫念的面碗,摔在了地上。
「啪!」
碗四分五裂開時,仿若全世界都安靜了。
溫念和趙倩之四目相對,一個冷漠,一個閃躲。
這個時候,門口傳來動靜。
席景回家感受到劍拔弩張的氣氛,再垂眸看了看地上的狼藉……
他呆了幾秒,腦中只有一個想法:已婚五年,他終於迎來調節婆媳關係的機會了嗎??
見到兒子,趙倩之秒變嚶嚶怪。
「嗚嗚嗚嗚,兒啊,你快管管你媳婦,好好地非要出去工作,拋家棄子,我今兒一日三餐沒一頓吃飽的嗚嗚嗚……」
「媽,要不您去裡屋滴幾滴眼藥水,還顯得真一點。」
「……」趙倩之收了聲,咬牙切齒:「你是不是虎?」
席景面不改色的道:「創業的事情溫念早上已經和我說過了,您有空幫着物色下保姆。」
趙倩之捂着心臟:「你——」
席景先發制人,將一盆面塞在了趙倩之手中,推着她肩膀,把她推去了對門:「您回去趁熱吃。」
趙倩之:「……」
養的什麼玩意?養條狗她被人欺負,是不是也能幫她對外吠幾聲!
她扭頭,在席景要關門的前一秒,扯着嗓子大喊:「家務她可以不幹,孩子必須她帶!!!」
「這事沒的商量!!!」
聲音大的,樓道里每層樓的聲控燈全亮了。
門內,席景和溫念相視了幾秒,溫念轉身坐在了沙發上,席景看了看地上碎了的碗和清晰可見的倆荷包蛋等食物,張嘴想要讓溫念收拾下。
可瞧着溫念那『姐很高貴,勿cue姐』的側臉,唇翕動幾下,硬是沒發出聲音。
想了想,他脫了西服外套,拿着垃圾桶合衛生紙,蹲在地上卑微的自主收拾起來……

《少奶奶制霸九零年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