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盛愛失憶甜妻
盛愛失憶甜妻 連載中

盛愛失憶甜妻

來源:google 作者:唐夏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厲北寒 唐夏 霸道總裁

你最好給我乖一點,不要讓我生氣,不然後果很嚴重他鳳眸冷漠,看着可憐兮兮的女人,言語間滿是霸氣厲北寒,你竟然敢命令,你是不是不想混了女人一改柔軟樣子,冷冰冰的盯着男人,一巴掌就呼了過去老婆,饒命了,小的不敢了男人縮了縮腦袋今晚,你睡沙發吧女人強勢吩咐相別數年,兩人再續前緣,為了給女人最好的愛,霸道總裁秒變小奶狗,對女人言聽計從展開

《盛愛失憶甜妻》章節試讀:

厲南晴詫異的看向自家小弟,十七八歲的少年,身高比她還高出一頭,像只無尾熊似的扒在自己肩膀上,讓她有些承受不住他的重量。
「這有什麼難的,我可是不止一次瞧見大哥把黏上來的蘇晚依推出去,就那嫌棄的樣子,跟我躲學校那些小姑娘一模一樣。
」厲北朗撇嘴,對姐姐小瞧他有些不滿。
厲南晴側頭望了眼書房門,裏面已經安靜下來,聊了什麼她不清楚,但爺爺對大哥的舉動確有不滿。
想到此,她突然覺得小弟的話也不是沒道理。
難不成大哥有什麼苦衷,不得不和蘇晚依虛與委蛇?
厲南晴晃了晃腦袋,將小弟扒拉到一邊,若有所思的上樓了。
怎麼可能?在這帝都,有誰敢抓大哥的把柄,是人間活的太滋潤,想去地府度個假嘛。
厲南晴不想管厲北寒和蘇晚依的事兒,但這不妨礙她喜歡唐夏,不為別的,就因為她看不慣蘇晚依。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要知道她看到網上爆出蘇晚依雙腿被撞斷的消息時,差點兒沒從床上蹦下來。
活該!
想她堂堂蘇家二小姐,自小被蘇晚依那朵黑心白蓮花算計,吃虧吃到嘴裏發苦,她還得顧及着厲家的臉面不能報復回去。
來到二樓主卧門口,厲南晴抬手敲門。
「進來。

厲南晴一聽是奶奶的聲音,詫異了片刻,推門走了進去。
「是南晴啊,快過來,你和夏夏年紀相仿,平日里要多來往,我這老太婆就不耽誤你們小年輕了。
」厲老夫人笑着拍拍唐夏的手,吩咐兩人友好相處後,優雅離開。
厲南晴坐下來,好奇的望着氣定神閑的坐在那裡的唐夏,「嫂子,你真是變了好多。

唐夏挑眉,「說說以前的我是怎麼樣的?」
厲南晴搖頭,「我和你只見過幾次,知道的也是從別人那裡聽來的。
懦弱,無能,呃……或者還要加上有心機,撈女。

這些話,對任何一個女人都是毀滅性的打擊。
唐夏淡笑,她發現厲南晴和厲北朗姐弟倆的性格有些相似,都是心直口快容易得罪人的。
「你是從厲南雪那聽來的吧。
」唐夏肯定道。
厲南晴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點點頭,「堂姐和蘇晚依關係好,她一直覺得你佔了蘇晚依的位置,才會說那些壞話。

唐夏忍笑,這小姑娘也太直了,就她這些話,怎麼聽都有種挑撥離間的意思。
「那你知道老太太為何對我態度過於友好嗎?」唐夏心裏有疑,便直截了當的問了出來。
厲南晴微愣,下意識的說了句,「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什麼?」唐夏茫然,這哪跟哪兒,怎麼連敵人都冒出來了。
厲南晴乾咳兩聲,想到自家親媽也是奶奶的兒媳婦,頓覺自己這話說的草率了。
「我開玩笑的,奶奶和大伯娘還有我媽之間關係很好,不存在婆媳矛盾的。
」厲南晴硬着頭皮解釋。
唐夏回味過來,頓時大笑出聲,心想這對姐弟真是活寶,什麼話都敢往外說。
因着丟了人,厲南晴坐了會兒就急不可耐的告辭離開。
唐夏沒有阻止,笑着將人送走,待門關上的一剎那,臉上笑容消失。
站在卧室窗前,望着庭院里的紅楓樹,唐夏的心微微發沉。
醒來後記憶一片空白,所有一切只能依靠他人的嘴來得知。
她開車撞了蘇晚依,導致其兩腿骨折。
隨後晚間睡覺,夜半噩夢驚醒,驚慌失措的跌下樓,磕碰到後腦導致失憶。
種種看來,無端的巧合。
車禍,墜樓,本沒聯繫的兩件事,被有心人一傳,變得合理起來。
倘若她不是失去記憶而是墜樓而亡,結果大概是畏罪自殺吧。
唐夏冷笑,手下摩挲着冰冷的窗帘,心頭猶如關着一隻猛虎,撞傷蘇晚依,太多人瞧見,她抵賴不了,但她墜樓,卻無一人知曉,這就不得不惹她懷疑了。
何況,張媽說過,她墜樓那日,厲南雪來過星河灣。
「在想什麼?」身後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唐夏心中猛地一跳。
轉身望去,只見厲北寒不知何時站在了她的身後。
男人臉色黑沉,目光陰翳,彷彿吃人的猛獸。
唐夏心裏發顫,不着痕迹的往邊上挪了挪,賠着笑臉,「沒什麼,窗外景色太美,一時看到入神了。

「呵。
」一聲冷哼如水入油鍋,在唐夏耳邊炸開。
眼前的男人太過危險,唐夏警惕的又退開兩步,「你想做什麼?」
厲北寒冷笑,目光落在唐夏的瘸腿上,那肆意打量的目光,彷彿在告訴她別妄想掙扎,就她這殘廢樣兒,能逃到哪裡去。
「現在知道害怕了,吃飯的時候,嘴皮子不是挺厲害嗎?」厲北寒上前兩步,阻擋了唐夏的後路。
害怕?老娘為何要害怕!
「厲害不厲害的,我不知道,但我說的那些話,全都是心裏話。
」知道躲不開,唐夏也不打算躲了,她不信在老宅里,厲北寒還能鬧出家暴的新聞來。
「心裏話?」厲北寒冷笑,「唐夏,你知道現在網上鬧出什麼樣了嗎?晚依在娛樂圈的身份很高,若不是我維護你,根本不用警方出手,就那些腦殘粉絲,就能把你大卸八塊。

唐夏緊張的捏了捏手心,暗暗吐槽,這狗男人是在恐嚇她吧,什麼大卸八塊,也太血腥暴力了。
雖然心裏吐槽,但厲北寒的話,卻是讓唐夏信了幾分。
蘇晚依,帝都第一名媛,娛樂圈當紅影后,其身後的粉絲以千萬計數,別說腦殘粉了,就那些粉絲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自己淹死。
只不過,厲北寒跟她說這些,打的什麼主意啊?
唐夏狐疑的望向厲北寒,見他目光灼灼,瞳孔里似有火花冒出來,乍一看過去,有種要將她吞吃入腹的錯覺。
唐夏大吃一驚,「厲北寒,你真是個毫無下限的混蛋,幫自己老婆不是應該的嗎?我都殘廢了,你還想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