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勝者為王
勝者為王 連載中

勝者為王

來源:外網 作者:唐九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唐九 恐怖靈異

辱我者,欺我者,害我者,十倍奉還!我不懂年少輕狂,只知道勝者為王!展開

《勝者為王》章節試讀:

全場死靜。

道道怪異的目光落到庄楚和秦思恩身上。

這一幕,荒誕到讓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

此時看庄楚和秦思恩,更感覺像是兩個跳樑小丑。

哪怕不乏秦家人真的對陳東怨恨在心,想要重新復辟秦家,此時也絲毫不影響對庄楚和秦思恩的觀感。

偏偏庄楚和秦思恩還從未察覺到。

秦思恩甚至趁着庄楚撥打電話之際,還指着陳東鼻子叫囂道:「你完了!打我家莊楚,你知不知道他是莊家嫡長子?你徹底完了!」

真特么傻逼!

陳東滿腔無奈。

他是真沒料到,不論是庄楚還是秦思恩居然完全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搞得秦家雞犬不寧,也是因為秦思恩仗着庄楚身份,想以莊家實力而進行想當然的復辟秦家。一秒記住http://

更關鍵的是,秦小芊一直隱忍退讓,忌憚庄楚的事,如今看來,卻總有些白費的嫌疑。

畢竟……秦小芊可一直都以為庄楚真的代表着莊家而來的呢!

深吸了口氣,陳東目光掃掠全場。

冷冷地說:「都散了吧,該撤的撤了,執行家法的時候,會讓你們全都來觀看的,也是難得,你們一大家子聚得這麼齊。」

語氣平靜,最後的話卻又有些感慨。

講道理,陳東是真的沒見過秦家人聚集這麼齊的時候。

這樣的盛景,估計也就當初秦老爺子沒涼的時候,過大壽能聚集這麼齊吧?

偏偏,愣是被秦思恩給做到了!

正好這件事,也能徹徹底底的幫秦小芊立一次威!

否則,同樣的事情,他難保不會出現第二次。

大吃人血饅頭的家族裡,嗜人飲血的猛獸,人老成精的狐狸,可不再少數。

他們,遠比愣種秦思恩更危險!

隨着話語出口,秦家眾人相互對視,面面相覷。

而秦思恩則依舊沒有察覺,反倒是叉着腰,叫囂道:「大家別走,憑什麼在我們秦家,我們所有人會被一個外姓人召之即來揮之即去?放心,有我家莊楚在,今天陳東絕對會一敗塗地的!」

然而。

話一出口。

秦鶴年卻是揮手道:「都散了吧,等下我會叫大家過來的。」

說話間,秦鶴年的神情怪異,只是臉色卻晦暗落寞。

原本打算作壁上觀,不插手整件事的。

可現在,陳東親臨。

今天或許要見血了!

隨着秦鶴年一聲令下,猶豫不定的人潮,終於朝着四面八方退去。

而隨着退去,眾人也開始交頭接耳,低聲議論起來。

只是所有議論聲匯聚在一起,綿密如潮,反倒是聽不清到底說了些什麼。

秦思恩氣的滿臉通紅,怒視着秦鶴年。

她一心為秦家,怎麼身為秦家第一人的秦鶴年,反倒如此?

沒等她質問,庄楚的聲音忽然響起。

電話接通了!

「爸,這次你一定要給我做主!」

「我和思恩回秦家了,你知道的,我剛回來,帶着思恩見了你和媽,我總得到秦家來見見秦家人吧?」

「但思恩跟我說了,秦家現在被一個叫陳東的混蛋用無恥下作的手段強取豪奪了,既然是思恩家裡的事,所以我就……」

一番倒苦水,卻在這時,戛然而止。

庄楚臉色大變:「爸,你罵我幹嘛?」

停頓幾秒,他又說:「我肯定是幫思恩啊,她不是你們欽定的未來兒媳嗎?不過今天這場家宴,陳東也來了,他還打了我,他還威脅我,如果我今天不給你打電話,就讓我死在這。」

語氣的變換。

讓秦思恩神情獃滯了一下。

下一秒。

庄楚神情陡然變得驚恐起來,瞠目結舌。

啪!

貼在耳邊的手機,悄然從他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這一刻,庄楚整個人呆若木雞,臉色漸漸地煞白起來。

「庄楚,怎麼回事?你爸一定很生氣吧?他一定會幫我家的吧?」

秦思恩雖然察覺到了庄楚異樣,可還是滿懷期待的詢問。

然而。

庄楚卻是一動不動,嘴唇囁喏:「我爸讓我立刻和你分手,然後……他現在馬上過來。」

轟隆!

秦思恩嬌軀一顫,整個人陷入了失魂落魄的狀態中。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庄楚,嬌軀仿若篩糠一般,顫抖的越來越厲害。

「你,你說什麼?」

庄楚虎軀一震,緩緩轉頭看向秦思恩,同樣有些恍若做夢的說:「我爸讓我和你分手,他現在馬上過來。」

「啊!庄楚,你憑什麼這樣?你個混蛋,你個混蛋……」

秦思恩陡然尖聲厲嘯起來,整個人彷彿瘋了一般,撲到了庄楚身上,連撕帶打。

然而。

庄楚卻陡然清醒過來,他一把將秦思恩推開。

轉而駭然地看着陳東:「你,你到底是誰?」

「你不配讓我告訴你!」

陳東滿臉不屑,搖搖頭:「我已經很給你爸面子了,等你爸來,他會告訴你。」

說完,陳東示意諸葛青撒手。

然後自顧自的推動着輪椅,到了秦小芊的面前,抬手,輕輕地落到秦小芊的肚子上。

心疼地說:「這陣子你也是白隱忍了,剛才那一腳,等下我會給你個交代的!」

秦小芊神情也有些尷尬:「其實我一直以為他真的是代表莊家而來的……」

「沒事,不重要。」

陳東搖搖頭,隨即斜睨向秦鶴年:「你爸了後,你算是秦家第一人了,現在我和諸葛青、小芊要休息,這兩個人,我交給你處置,希望你能辦好。」

被陳東盯着,秦鶴年登時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他慌忙低頭,惶恐應道:「好,好的陳先生。」

「我喜歡你這種態度!」

陳東微微一笑,然後便對諸葛青說:「走吧,進家主宅院休息一下,專機也需要一段時間的,這裡秦鶴年會處置好。」

諸葛青上前推着輪椅,秦小芊緊隨在旁邊。

當三人走進家主宅院,關上門的時候。

外邊又再次傳來了秦思恩凄厲無比的尖叫聲。

而與此同時。

蘇南。

莊家。

「該死,該死!那秦思恩真是我莊家的喪門星,她居然狐假虎威,借庄楚和我們莊家威名,在秦家搞事!」

庄成海憤怒咆哮,臉上的肉顫抖得厲害:「庄楚這傻子,剛回來,都不了解情況,為什麼就要遂了秦思恩那喪門星的意?如此愚蠢,當初我就該把他弄到牆上去!」

一旁的美婦臉色難看,卻不敢發怒。

只是沉聲詢問道:「難道真要立刻過去?」

庄成海咬牙道:「陳東已經夠給我面子了,至少讓庄楚給我電話,讓我過去領人,換成旁人,或許就是通知過去收屍了!」

《勝者為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