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神秘老公嬌寵妻
神秘老公嬌寵妻 連載中

神秘老公嬌寵妻

來源:google 作者:白雅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白雅 霸道總裁 顧凌擎

她在逃跑途中,和神秘男人扯上關係沒想到他居然是高高在上,冷酷腹黑,且不近女色的顧凌擎展開

《神秘老公嬌寵妻》章節試讀:

「你沒說什麼!」顧凌擎冷聲說道。
白雅這就放心了。
她覺得這裡不能久呆了,站起來,對着顧凌擎恭敬的頷首,「多謝首長昨日的收留,我先回去了。」
「把化妝品帶走。」顧凌擎命令道。
「不用了。」
「不要就扔了,我這裡不用這些!」顧凌擎口氣冷了幾分。
白雅有些害怕這樣的他,拎起禮品袋,「錢我回去後再打給你,麻煩你給個賬號。」
「有錢了,到軍區來還我就行了。」他在紙上飛快的寫下手機號碼,遞給白雅,「來了後,打我電話。」
「哦。」白雅恭敬的接過。
顧凌擎深邃的看了她一眼,撥打電話出去,吩咐道:「送顧小姐出去。」
*
今天白雅調休,她回家換了衣服,去精神病院看望自己的母親白冰。
白冰自從被離婚後,就患有了精神類疾病,一直在精神病院治療。
白冰安靜的坐在窗口,愣愣的發獃,眼神很空洞。
白雅拿起梳子,走過去,幫她梳頭。
白冰回頭看向白雅,問道:「我女兒什麼時候來看我啊?」
白雅眼眸一沉,幫她紮好了頭髮,坐在了她的對面,輕柔的說道:「媽,我就是你女兒,我來看你了。」
白冰頓了頓,打量着白雅,又看向她的身後,眼中恐慌,「桀然呢,他怎麼沒有來?桀然為什麼沒有來看我?」
白雅揚起苦澀的嘴角,眼中的氤氳加深。
當年媽媽生病,第一個出現救她的人是蘇桀然,也是因此,媽媽對蘇桀然產生了很強的依賴感,甚至逼着她嫁給蘇桀然。
這麼多年,白雅一直苦苦維持着跟蘇桀然名存實亡的婚姻,也是因為白冰。
「我們沒有問題,他對我很好。」白雅微笑着說道。
「那他怎麼不過來看我,你讓他明天就來看我!必須來!」白冰霸道的說,眼神之中都是不相信。
「他明天要上班。」白雅解釋着。
白冰一巴掌甩在了白雅的臉上,吼道:「你下次來的時候帶上他,否則不要來見我了,我就當沒有你這個女兒。」
白雅臉上火辣辣的疼,望着眸色腥紅的白冰。
如果媽媽沒有得暴力型精神病,不會這麼對她的,對吧?
「好。我知道了。」白雅垂下了眼眸,長長的睫毛遮住眼中的水霧。
「滾,你現在就給我滾,否則我殺了你。」白冰猙獰道。
白雅站了起來,輕柔道:「媽,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來看你。」
「滾。」
白雅轉身,從精神病院走出去,回頭,看了一眼白冰的房間。
媽媽對蘇桀然的依賴還是很強。
為了不讓她的病情惡化,白雅只好去找蘇桀然。
她買了很多菜,來到蘇桀然的別墅,房間中冷冷清清,廚房裏面的垃圾桶里安安靜靜,顯然這個男人不經常回來吃飯。
她打開冰箱,裏面放滿了酒,還有……岡本。
白雅的眼眸一沉。
心,瞬間,落入了深不見底的冰湖。
寒氣侵入,涼到大腦。
早就習慣了,不是嗎?
更何況她今天來,是找蘇桀然幫忙的。
白雅把多餘的食材放進冰箱里,走進廚房。
從櫥櫃里找出了曾經放進去的圍裙。
圍好,洗菜,切菜,燒菜,燉菜。
做完這一切,剛好玄關響起「咔」的一聲,電子門打開了。
白雅看向玄關處。
蘇桀然走進來,魅眸緊鎖着她,裏面閃爍着流光溢彩,邪魅的勾起嘴角,「你怎麼在這裡?怎麼,想明白了?來找我離婚?」
白雅臉色發白。
他一直就討厭他們這段婚姻,她早就知道的,但她沒想到,他會把離婚的**表現得這麼明顯。
白雅深吸了一口氣,忽然不想堅持了,「蘇桀然,我同意離婚,但是,我有條件。」
蘇桀然眼中掠過一道鋒銳,「白雅,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敢跟我談條件?」
白雅冷然的看向蘇桀然,「如果我昭告天下,你在外面有私生子,你的仕途一定會被影響的吧。」
「那個孩子不是我的,我不可能在她們的肚子里留下我的種,你想多了。」蘇桀然自負道。
「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腳,我跟你離婚,你以後想怎麼玩都不會有問題,我只需要你一個月陪我去見一次我媽。」白雅理智的談判道。
蘇桀然嗤笑一聲,「你做夢!」
「條件我已經開了,想通了給我打電話。」白雅懶的辯駁,拎起沙發的包,朝着門口走去。
蘇桀然站在那裡,面容陰鷲。
從別墅區出門後,白雅直接回了家。
每次跟蘇桀然相處,都會讓她疲憊不堪。時間久了,她也越來越厭惡這樣的生活。
白雅想着,走進洗手間,剛想動作,忽然看到放在一旁的化妝品包。
這是昨天顧凌擎送她的奢侈品,她之前說過要還他錢,似乎還沒還……
白雅不喜歡欠人東西,想到這裡之後,她立刻去翻自己的包包,裏面有顧凌擎寫的紙條。
上面寫了名字和手機號碼。
白雅打電話過去。
三聲,那頭接聽了。
「您好,我是白雅。」白雅局促的開口道。
「嗯。」他沉沉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出來。
「我大約一小時後過來還你錢,請問您方便嗎?」白雅單刀直入道。
「過來吧。」顧凌擎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白雅打車到軍區門口,就看到一輛路虎開到她的身旁,停了下來。
黑色的車窗降了下來。
顧凌擎凜然的看向她,下頷瞟向車上,「上車。」
他語氣生硬,容不得別人的拒絕。
白雅連忙坐了上去。
兩人誰也沒有說話,氣氛很生硬。
「那個,我轉給你化妝品的錢,請問用什麼方式?」白雅局促的問道。
「如果你不喜歡那些化妝品,丟掉就是了。」顧凌擎冷酷的說道。
白雅心裏有種怪異的感覺,不喜歡他這種霸道,「這不好吧,我跟你什麼關係都沒有,不能白收你的東西。」
顧凌擎深邃的看向她,反問道:「你想和我有關係?」
白雅:「……」
她急忙解釋,「我有丈夫了。」
他輕嗤一聲,神色冷了幾分。
「幫我做件事。」顧凌擎沉聲道。
白雅看向他,「什麼事?」
「做我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