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神霄煞仙
神霄煞仙 連載中

神霄煞仙

來源:google 作者:半塊銅板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左卿菡 武俠修真 陸塵

煞者,凶神也,為天下不容;仙者,長生也,享天地同壽陸塵本是一資質平庸的凡人,只因有個天縱之資的妹妹,踏上了修仙的道路奈何仙道一途弱肉強食、血雨腥風,既然平凡的修鍊保護不了自己心愛的人,為煞又如何!殺盡天下人又如何!誰說正道才能長生?長生之路,紅顏踏歌,縱橫神霄,唯我煞仙!展開

《神霄煞仙》章節試讀:

朦朦朧朧中,陸塵彷彿感覺到自己置身在溫暖舒適的山澗泉水之中,身體有着一股股清流將自己包裹了起來,好不舒服。

終於有了意識,陸塵猛的一驚,想起自己應該還處在打通石脈的過程中,暴喝了一聲翻身而起。

「繼續,我還堅持的住。」

「吵什麼~」

翻身坐起,陸塵迎來的不是了塵的讚賞之辭,反而是一個暴粟。

「哎喲~」

吃痛之下,陸塵捂着腦袋,這才看到自己不知何時已經坐在了塵的青竹床榻之上。

揉了揉腦袋,陸塵下了床榻,來到了塵身邊,見師父了塵正拿着一枚圓形玉佩,翻來複去研究着,陸塵為之一愣。

「師父,你拿這個幹什麼?」

圓形玉佩通體渾黃,上有裂紋三處,瑕疵少許,只是在背面刻着一個小小的氣旋模樣的東西,一看就不是什麼值錢的貨色。若不是此物乃是自己的父親所留,恐怕早就被陸塵不知道扔到哪個犄角旮旯了。

「你是從哪得到這個的?」了塵比了比手中的玉佩,問道。

陸塵回道:「這是父親臨終前留給徒兒的,說是母親娘家的寶貝,也是唯一的遺物,怎麼了?師父,有什麼不對嗎?」

了塵神情微緊,頗顯疑惑,再次打量了半晌,終於說道:「這就是造成你天生石脈的原因。」

把玉佩往陸塵懷裡一扔,也不顧陸塵驚訝,接著說道:「此物原本蘊含大量的靈氣,絕對是一枚寶貝,只不過不知什麼原因,現在已經廢掉了,依為師看,你的石脈之象就是因為長年把它放在身上,汲取了其中的靈氣,最終導致體脈閉塞。」

「是它?」陸塵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手裡的玉佩,沒想到造成自己被冠以廢材之名的始作俑者,會是這枚佩戴了多年的玉佩。

見到陸塵震驚不已,了塵擺了擺手道:「行了,這東西已經廢了,沒什麼作用,還是說說你的身體狀況吧。」

聞言,陸塵忽然想起自己在昏倒之前得到的那條訊息,陡自驚喜起來。

玉佩畢竟是自己母親的遺物,就算壞了也不能亂丟不是,把玉佩重新掛在脖子上,重新盤坐,運轉清心訣,感受着體內流淌的暖流,陸塵赫然發覺自己精神了許多,目力見漲、氣息變得悠長,甚至雙手雙腳都充滿了無窮的力量。

「練氣一層頂峰?」陸塵驚喜的叫了出來。

能夠把一個天生石脈**成這樣,了塵也是對自己的能力極為的滿意,笑道:「不錯,託了這枚玉佩之福,你現在已經成為修真者了。」

「修真者啊那可是。」陸塵曾經一度嚮往自己可以學着山上某某長老、某某弟子那樣御劍飛行,現在自己終於被劃歸這個行列,自然是高興無比。

歡喜之餘,陸塵也沒忘了感謝恩師,陡自拜倒,恭敬的嗑了三個響頭:「多謝恩師栽培。」

在了塵眼中,陸塵這小子的確有些痞性,不過心地不壞,也懂得尊師之道,欣慰的點了點頭,了塵伸手虛托:「起來吧。」

歡天喜地的站起,陸塵暫時忘卻了神秘玉佩給自己帶來的煩惱,嘿笑着問道:「師父,徒兒已經是練氣一層的頂峰了,只過了三天,這是不是說明再過六天,徒兒就能達到練氣三層的境界了?」

對修真知識匱乏的陸塵,頭腦簡單到用在外面學到的算術定理分析着。

了塵聞言,差點沒坐住,氣罵道:「你小子以為修真這麼容易的?想的美。」

「啊?那要多久啊,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要測試了。」對於陸塵來說,目前最迫切的事就是修鍊到練氣三層,這樣才能繼續的留在乾玉門。

翻了翻白眼,了塵道:「為師剛剛已經看過你的體脈,至今你的體脈中還有那玉佩遺留下來的大量靈氣尚未吸收,如果你肯努力的話,七天之後應該能夠達到練氣二層。」

「七天?」陸塵掰了掰手指,算了算道:「那豈不是只有半個月的時間讓我從二層修鍊到三層?」

「是這個意思。」了塵點了點頭。

陸塵咧着嘴,有些擔心道:「師父,能行嗎?」

「有什麼不行的?」了塵聞言暴怒,指着陸塵的鼻子恨鐵不成鋼道:「修真雖然難比登天,可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信心、要有恆心,沒有做就說不可能,還成什麼大氣,要是你還這麼想的話,為師就算把仙丹擺在你面前,你永遠也無法得乘大道。真是個笨蛋,我怎麼會教出你這麼沒有志氣的徒兒,氣死我了。」

被了塵指着鼻子怒罵了一陣,陸塵滿頭大汗的站在那裡不說話了。

罵完,氣消,了塵變戲法似的取出了幾本書冊,往桌子上一扔,道:「這幾樣東西拿去修鍊,接下來的七天里務必給我達到練氣二層,滾。」

陸塵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將書冊拾起,定晴一看,倒吸了一口涼氣,心道:「闊綽,真他娘的闊綽。」

為何陸塵有此表情,原因正是在於這幾本書冊上。

了塵交給陸塵書冊的共有四卷:《五行道術要訣》、《流沙指法》、《制符百篇》、《五羅流雲步》

三卷典籍,各含道術玄功至理,除了《五行道術要訣》和《制符百篇》《五羅流雲步》之外,那捲《流沙指法》上的字跡還未乾透,顯然是了塵不久之前書寫過的。陸塵雖然不知道了塵為什麼這麼做,可這時候他還哪管那些,撿了典籍,心道:「看看,看看,這就是咱師父,太大方了、太闊綽了,一出手就是四本,嘖嘖,果然沒拜錯人哇。」

想到這裡,陸塵趕忙衝著了塵嘿嘿一笑,道:「你老人家真是天底下最好的師父,徒兒對你的敬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以下省略數十萬字)

了塵聽着,青筋迸現,惡寒不止,不耐煩之下,大手一揮,直接將陸塵送出了門外。

說是「送」,簡直是恭維了了塵的手段,陸塵根本是被了塵一掌拍了出去。撲通一聲摔倒在地,接着打了幾個滾方才爬起。接着便聽到小屋之外傳來的若隱若現的聲音:「四卷典籍,重修指法、步法,道術要訣背記,制符之術每日臨摹一個時辰方可。去吧。」

「得咧。」雖然是被了塵以大法力推了出來,可陸塵心中哪會有半點怨言,小臉洋溢的得寶的喜悅,衝著裏面大喊道:「師父,不懂的,是不是還可以來問啊。」

沒有回應。

「師父,睡了嗎?」

「師父,給個話呀。」

……

喊了半天,迴音久得不至,陸塵興緻缺缺,殊不知小屋之內,某仙雙拳緊握,牙根緊咬,恨不得衝出去將其暴打一頓。

強行壓制着胸中的怒意,了塵暗道:「這個臭小子生性玩劣,看來日後要多加管教了。」

半晌過後,了塵又是一笑,不知為何,自從這幾日與陸塵接觸,自己忽然感覺到年輕了不少。有此想法,了塵也是心中微驚,想自己於小竹屋中潛心修行多年,怎麼會這麼容易受到一個世俗小子的渲染,年輕時候的火爆脾氣都給引了出來,難道是心性不穩的緣故?

無奈的搖了搖頭,盡量讓自己的本心恢復到古井無波的地步,朗聲道:「每夜子時,來取藥粉。滾吧。」

在屋外等了許久,終於聽到了塵再次開口,陸塵心中鬱悶的心情頓時大減,高呼了一聲:謝師父,一溜煙的跑向了山下。

……

陡峭的峰巒小路、青翠碧綠竹林、飄渺的晨光雲霧,構織了一副仿若仙境的優美畫卷。

氤氳的仙之幻境中,一道修長的身影凝立在竹林之中,時而凝立、靜若翠竹,時而閃動、快若狡兔、身似靈鶴。

隨着人影速度不斷變快,竹林之深處勁風襲襲,人影手捏指訣,飛快點出,一道道微弱卻不容忽視的指勁透體而出,激蕩那林中翠竹搖晃不已。久而久之,人影身上偶有淡淡的土黃光暈頻頻出現,一看便是真元運轉至極致所產生的異象。

自從在了塵手中得以了四卷典籍之後,陸塵便一頭扎在竹林當中潛心修行起來,為了能夠在一個月後達到入門的標準,他的努力已經不能用刻苦來形容了。

即便是了塵沒有硬性的要求自己還在望斷峰上奔跑,可他依然每天都堅持一百五十個來回的修鍊任務。為什麼多了五十個來回?那是因為達到練氣一層頂峰之後,陸塵的氣息變的綿長,速度也是增長了一倍至多,若非還需要修鍊《流沙指法》和《五羅流雲步》,陸塵恨不得花費一整天的時間進行這常人無法忍受的枯燥修行。

一百五十個來回,如今陸塵只需要五個時辰左右便可以輕鬆完成。接下來的時間一股腦兒的全用在了指法與步法的修鍊當中。

「喝~,指尖沙影~」一指點出,手指周邊偶有沙粒狀的氣流閃過。接着~

「平地黃沙」、「狂沙襲潮」、「黃沙萬道」、「沙塵漫天」、「霧海流沙」。

陸塵指法愈加快速,豆大的汗珠也隨着真元的消耗不斷的滾落,然則這並沒有影響陸塵刻苦修行的決心,相反他的腦海中一直回憶着這一年來乾玉門上下那些鄙夷的臉孔,刺激着自己的大腦神經,使自己更加的賣力。

「笑吧,笑吧,還有五天,我陸塵一定能夠達到練氣三層,到時候看你們還能笑的出來。」

咬了咬牙,又精神了許多,繼續腳踏「五羅流雲步」,修鍊「流沙指法」

「不到不能動的時候,絕不停止。」陸塵心中暗暗的告誡自己。

眨眼間過了20多天,陸塵從沒有想到自己能夠堅持這麼久,也許是因為左卿菡的緣故吧。

14天前,本就是練氣一層頂峰的陸塵終於在了塵的要求下提前一天達到了練氣二層進境,雖然只是提前了一天,可總的算來能夠在10日之內就從一個對真氣一點都不理解的毛頭小子,轉眼間成為了練氣二層的修真者,這般速度,連了塵也為之驚嘆不已。

如今又是14天已過,陸塵從未間斷,致使自己終於摸到了練氣二層頂峰的門檻。

「沒有志氣,還能成什麼大氣?」

了塵的話就是陸塵刻苦修鍊的興奮劑,自從被了塵大罵了一頓後,陸塵連達到練氣二層時喜悅的心情都沒有感覺到,跨入二層,直接衝擊三層。

練氣三層是一個坎,只有達到練氣三層,才能修鍊道術、制出靈符,甚至駕馭飛劍。

五羅流雲步,五重步法:靈轉、妙行、輕身、行水、流雲。一套流雲步走完,身形輕動,如行水流雲。

流沙指勁分六式,又有六六三十六般變化,真元氣勁凝聚指尖一點,攻勢凜冽、霸道非常,走的就是一個攻堅破銳的路子。

一套輕身步法、一套攻敵指法,陸塵雖未練至化境,可也頗具雛形,打的似模似樣。

20多天的修鍊,陸塵已經將體脈中蘊藏了十多年的真元吸收了不足半數,整個就神清氣爽、精神百倍,就連頭腦也靈便了許多,以往一些不能夠理解的東西,也能夠很快的理解、剖析透徹。若是能夠全數吸收進去,可想而知,後來會變成什麼樣子。

深感自身的變化,陸塵更加勤奮。

小屋之外,了塵靜坐石椅之上,欣慰的看着陸塵,似乎從中找到了自己從前的影子,而愈加把自己和陸塵聯繫在一起,了塵便會更加的高興。儘管陸塵的玩劣性格有時會讓了塵大為頭痛,可當從陸塵的一身韌勁兒來看,他不得不承認,陸塵絕對是修鍊的好苗子。

「狂沙襲潮~」

大吼一聲,陸塵忽然一指點向身前碗口粗的翠竹,指尖氣勁陡然射出,直接在翠竹支幹上穿了一個小洞。

「練氣二層頂峰,流沙指法小成。」

陸塵停下手來,眼中精光頻頻閃動,喜不勝收。

「陸塵~」一旁,了塵喚過陸塵。

「師父~」陸塵興高采烈的跑了過去,這次玩劣的痞性倒是沒有顯露,反而眼中湧出敬佩之色。

「能把自己**到這個程度,師父他老人家比什麼狗屁嵐玉、青雲強多了。」陸塵如是想到。

了塵自然不知道陸塵再想什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正色道:「還有五天,這五天是最關鍵的時候,如今你的步法與指法已經略有小成,日後可以慢慢深研,提升威力,接下來的五天就不用再在山間跑了,就在為師的屋中,全力衝擊練氣三層境界。」

陸塵聞言一喜,心潮澎湃:「師父,真的能行?」

「這叫什麼話?」了塵白了陸塵一眼,隨後掏出一枚精緻的丹丸,看都不看拋了過去:「這枚引氣丹給你,有了它可以將你體脈中剩下的元氣一併引出,盡歸丹田,如果為師沒有料錯的話,也許三層並不是止境?」

引氣丹,練氣期可用,能將體脈中的真元加速引導歸入氣海。

一般的修真都都是依靠玄功吐納,導引天地靈氣精華入體,一個完美的大周天過後,便會將提煉出來的靈氣引入氣海,並不會在體脈中存留。基於這點,引氣丹的作用根本就不大,也可以說他的存在似有若無。然而陸塵卻是不一樣,他本身就是天生石脈之象,體脈中早存真元,一直不得引入氣海。說白了,這引氣丹也就是陸塵能用,對於別人根本不會產生半點作用。

「三層不是止境?」陸塵聞言色變,猜測道:「師父的意思是有可能~,有可能達到四層?」

了塵語氣平淡:「我可沒這麼說,不過也差不多,不試試誰知道呢?」

聽完這句,陸塵痞子性格又冒出頭來了,嘟囔道:「有這麼好的東西,怎麼不早點拿出來。」

陸塵聲音雖小,可卻逃不過了塵的耳朵,老者瞪了陸塵一眼,看的陸塵心裏直發毛。

「早拿出來?早拿出來你還會這麼用功?不知所謂~」先是撇了撇嘴,了塵隨後眼神一厲道:「進屋休息一會兒,時間不多了,接下來你要給我拿出一百倍的精力完成最後的突破。」

不管怎麼樣,了塵對自己的確盡心儘力,陸塵心存感激,笑容一展,稱了聲「是」,隨後便興高采烈的拿着引氣丹進了竹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