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神醫娘親要守寡
神醫娘親要守寡 連載中

神醫娘親要守寡

來源:外網 作者:蘇傾離戰允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蘇傾離戰允 都市言情

天才藥劑師蘇傾離帶着空間穿越,睜眼竟然在生孩子,產婆還想謀害她?夫君不聽話?休了算了!什麼?不肯寫休書,那乾脆弄死,她守寡算了。被湛王休棄,眾人本以為蘇傾離的日子會過得很慘。卻沒想到她活得越來越滋潤了,膚白貌美,身材火辣,身邊追求者無數。湛王追悔莫及,追妻火葬場,「夫人,你開開門,我錯了。」展開

《神醫娘親要守寡》章節試讀:


蘇傾離和公伯淳君同時嚇了一跳,他們轉過頭。
震驚的看見不遠處,在那傲人的紅葉下,一俊美無雙的墨衣男子威風凜凜,玉樹臨風。
他的容貌堪稱世間之絕色,堪比神明。
此刻對他懷裡還抱着一個白嫩嫩格外招人疼愛的半大奶娃娃。
「戰允?!」蘇傾離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以及他懷裡的嚶嚶。
公伯淳君的雙眸陰沉下來,不聲不響的看着戰允,甚至和他對視上了。
兩個人誰都沒有先開口,暗箭相向的冷視對方。
蘇傾離倒是沒有發現他們二人之間的修羅場氣氛。
也沒有繼續聽公伯淳君的話,而是徑直走向戰允,皺眉說道,「你抱着我的兒子做什麼?」
「難道不是本王的兒子嗎?」戰允說罷勾唇一笑,看向嚶嚶,「你說是不是?」
嚶嚶手裡也不知道拿着一個什麼玩意,圓滾滾的,甜甜的應了戰允一聲,「是。」
「起開!」蘇傾離一把搶過自己的孩子,把嚶嚶抱在了懷裡。
為他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頭髮,和嘴角不知道吃了什麼的食物殘渣。
「阿娘,這個給你。」嚶嚶把手裡的圓盒子遞給阿娘。
蘇傾離低頭一看,是個雕花的精美橢圓盒子,「胭脂?」
「這胭脂可是明月堂的胭脂,你可知灃京明月堂的胭脂有多難求的?
本王的兒子廢了好大的功夫才讓老闆娘破例賣給他一盒呢。」
戰允說話間居然還帶上一分驕傲的意思。
還未等蘇傾離回話,身後的公伯淳君也走了過來。
他衣擺飄然,臨危不亂,依舊是那副謙謙公子的溫潤姿態。
「湛王爺好心思。」他漠然的彎了彎眉眼,卻看不到半分笑意。
「這明月堂一直以來都是給皇宮嬪妃做螺子黛的行家,一年只出一批,一批只有十枚。
而明月堂的胭脂則更難能可貴,若不是皇后和得寵貴妃,恐怕明月堂一年都不出一副。」
「哇?」蘇傾離震驚,一個古代化妝品居然玩飢餓營銷當奢侈品?
不過說到皇后,皇后那身子,還能起來梳洗打扮嗎?
「所以,本王的兒子,的確有本事,不是嗎?」
戰允這句話是對公伯淳君說的,言詞十分冷漠,語氣更是不可一世。
「我兒子!」蘇傾離不忍退讓,抱緊了嚶嚶,「我生我養,自然是我的,和你沒關係。」
「什麼叫和本王無關?」戰允緊縮眉頭,面色不悅。
「本王和他是血緣親生,你敢說他沒有本王的血統沒有本王的天賦沒有本王的一切?」
蘇傾離默不作聲,準確來說,應該是他和原主的一夜情罷了。
「湛王爺,生子不養之,不足以稱之為父母,自古以來,一直如此。」
公伯淳君冷漠的抓住他們之間的破綻,一針見血的說道。
「長公子,你似乎格外介意本王認嚶嚶?」戰允也不甘示弱的看向他。
「非也。」公伯淳君雅然一笑,看了看蘇傾離。
「一個男子,未曾盡職父親的責任,讓一個女子含辛茹苦四年。
獨自生養獨自存活,你說,這樣的男子可以稱之為父親嗎?」
,co
te
t_
um

《神醫娘親要守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