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神醫王妃別裝了
神醫王妃別裝了 連載中

神醫王妃別裝了

來源:外網 作者:棠妙心寧孤舟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棠妙心寧孤舟

寧孤舟把劍架在棠妙心的脖子上:「你除了偷懷本王的崽,還有什麼事瞞着本王?」她拿出一大堆令牌:「玄門、鬼醫門、黑虎寨、聽風樓……只有這些了!」話落,鄰國玉璽從她身上掉了下來,他:「……」她眼淚汪汪:「這些都是老東西們逼我繼承的!」眾大佬:「你再裝!」展開

《神醫王妃別裝了》章節試讀:

寧孤舟卻不再理棠妙心,轉身準備離開。

他在經過她身邊的時候冷冷地道:「我沒精力天天看着你,這一次是給你提個醒。

「下次你再試圖逃走,格殺勿論!」棠妙心抓狂,非常後悔那晚睡了他,這世上怎麼會有這種男人!

這一次的事情她已經見識到了他的手段,對他的話她一點都不懷疑。

早知道他這麼麻煩的話,她寧願睡張嬤嬤給她安排的那個醜八怪!

萬戶候府肯定已經知道她逃跑的消息,之後一定會變着法子折騰她,有這位大爺看着,她還離不了京。

她對着他的背影大喊:「你到底是誰?」

寧孤舟冷哼一聲,沒有回答,拎着魚簍揚長而去。

棠妙心伸手按了按太陽穴,既然不能走,那她就要想個法子,改變一下現在的局面。

萬戶候府是一定會讓她代棠江仙嫁給秦王,如果秦王知道代嫁這事……

她的眼前一亮,心裏已經有了主意,她決定去找秦王。

她有着專屬於自己的消息渠道,只是半天的功夫,她就已經打聽清楚了秦王的行蹤:

他長年住在京郊的別院,基本上不住在王府,今天他就在別院里。

棠妙心知道這個消息後唇角微勾,先找地方休息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她便將自己打扮了一番:

衣裳凌亂,頭髮也凌亂,脖子上是用手掐成的斑斑吻痕。

她對着鏡子一照,果然很殘花敗柳。

她對自己現在的造型很滿意,伸手扣響了秦王別院的門。

開門的小廝看到她的樣子嚇了一大跳,她表明身份後小廝回去稟報,很快就請她進去。

她見領路的小廝用一種一言難盡的表情看着她,她略低着頭,作出一副嬌羞的模樣。

小廝忙收回眼神,領着她走到別院後方的湖畔,指着亭子道:「王爺在那裡,姑娘自己過去就好。

棠妙心道了謝,便朝亭子走去。

亭子四周掛着帳幔,她過去的時候帳幔是放下的,只能隱約看得見裏面有個人影,看不清面容。

棠妙心也聽過不少關於秦王的傳聞,知道這位是個極不好惹的主。

她便不管他是否看得見,對着他輕輕一福,聲音嬌柔秀弱:「見過王爺。

裏面沒有動靜。

棠妙心的眸光沉了沉,決定按她之前想好的來做。

她便道:「我是萬戶候的二小姐了,今天來找王爺,是有件事情想和王爺商量。

裏面依舊沒有人說話,只是身形略動了些,似乎在聽她說話。

棠妙心知道秦王性子古怪,也不計較他冷淡的態度。

她接着道:「我來是想告訴王爺,王爺和我姐姐的婚事,候府想讓我代嫁。

裏面傳來一記冷哼聲,聲音里透着不屑。

棠妙心決定再接再勵:「我知道這件事情後覺得候爺和夫人這事做得太不厚道。

「我從小在莊子里長大,性情粗野,完全配不上王爺。

「更不要說……更不要說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我和他兩情相悅,已經有了夫妻之實,還互定了終身。

「我原本已經和他準備成親,不想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還請王爺成全。

亭子里終於傳出一記冰冷的聲音:「和你兩情相悅,有夫妻之實的心上人,是不是和本王長得一模一樣?」

一隻修長的手將亭子的帳幔緩緩拉開,一個清冷貴氣的男人從裏面走了出來。

棠妙心看到他的時候,眼睛瞪得滾圓,滿臉難以置信!

那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她前幾天睡過的男人,她忍不住問:「你是秦王寧孤舟?」

寧孤舟冷冷地掃了她一眼:「你真夠蠢的,現在才發現。

棠妙心:「……」

她挨了罵卻無力反駁,京城有能力查到她行蹤,身手卓絕,貴氣冷傲的男人並不多。

只是她之前從來就沒有想過隨便抓個男人睡就能抓到他!

這樣的運氣簡直是好到爆表!

她準備的一肚子的話,在對象變成了他之後,一句都說不出來。

寧孤舟十分嫌棄地看了她一眼:「打扮成這副鬼樣子想嚇唬本王嗎?」

棠妙心用手指抓了抓凌亂的頭髮,將松垮垮的衣服系了系,她的樣子看起來總算正經了一點。

寧孤舟看到她身上的紅痕,冷聲問:「又跟野男人鬼混了?」

棠妙心心裏煩,懶得解釋,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思考事到如今,怎麼做對自己最有利。

她抬眼看到他眼裡的殺氣和握在劍柄上的手,立即明白以他龜毛的性格,他們睡過,就算他不喜歡她,她也不能跟別人睡!

她只得說:「我自己掐的!」

寧孤舟冷哼一聲,手從劍柄上放了下來。

他冷聲問:「你找本王做什麼?」

棠妙心嘆了口氣:「我要知道你就是秦王,今天就不來了!」

她說完看向他:「你之前應該就知道我是誰了吧?」

寧孤舟斜斜地看了她一眼,輕撣了一下衣衫上不存在的灰,轉身就進了亭子。

棠妙心追進去開門見山地問:「候府想讓我代替棠江仙嫁給你,這事你怎麼看?」

算起來倆人也是第三次見面了,但是她對他卻一點都不了解。

京城的傳聞他就是暴戾狠辣的蠢貨,但是她和他打的這幾次交道,卻覺得他深不可測。

寧孤舟撩起袍子優雅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似乎完全沒有聽到她的話。

她有些惱火,把他手裡的茶杯搶了過來:「問你話了!」

寧孤舟的眼裡滿是不悅,冷冷地朝她看了過來,她心一驚。

他薄唇微抿,鳳眸含冰:「你找死嗎?」

棠妙心:「……」

她覺得他太難溝通了,拿起茶杯一口氣喝光了杯中的茶。

有輕微潔僻最討厭別人碰他杯子的寧孤舟:「……」

棠妙心冷哼一聲把杯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不說就不說,反正這事我跟你說了。

「你要不想娶我,就自己想辦法拒了這門親事。

她起身欲走,寧孤舟的聲線冰冷:「求本王。

棠妙心以為自己聽錯了,扭頭看他:「你說什麼?」

《神醫王妃別裝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