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攝政王的心尖寵
攝政王的心尖寵 連載中

攝政王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顧長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顧傾淺 顧長風

永順二十一年樓蘭國,帝都城一座古老而又莊嚴的府邸前,屹立着兩頭雄獅,那朱漆大門雙雙敞開,門外有家丁把守,牌匾上赫然刻着兩個鎏金大字,——「顧府」「皇上....展開

《攝政王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君九澈擺了擺手:「繼續趕路!」

「是……」段飛弱弱的應道,便放下車簾,轉過身去繼續驅趕馬車。

「你……沒事吧?」

聽到這話,顧傾淺回想起剛才一頭撞進他懷裡的情形,有些不自在。

她撩起窗帘,清澈的眸子閃爍着,有意無意的看向馬車外的街道,道:「我沒事。」

君九澈回想起剛才他聞到的蘭花清香,不由暗自疑惑,一個男子,身上怎麼會有女子的體香?

想到這,君九澈忍不住朝顧傾淺看去。

顧傾淺感覺到對方強烈的視線,不由偏頭看向窗外的街景,饒是淡定如斯的她,在他的注視下,也變得有些心虛起來。

他該不會是發現了什麼?

君九澈注視着顧傾淺的面頰,見她臉色微微泛紅,目光躲閃,露出了女子的嬌態,他不由更加疑惑了。

他從未聽說過顧長風有兒女,突然之間就多出個長子來,擁有一身精湛的醫術。

還有她身上似有似無的香氣,跟昨日救了他的女子的氣息有些相似。

當時,他受傷昏迷,突然覺得傷口一陣疼痛,便驟然驚醒,模模糊糊中看到一白衣女子,他緊緊抓着她的手腕,想要看清楚她的模樣,卻又痛暈了過去。

想到這兒,君九澈忍不住問道:「敢問顧公子是何時回的帝都?」

顧傾淺面露疑惑,他怎麼突然問起這個?雖心有不解,但還是告訴了他,「昨日回的帝都,有什麼不妥嗎?」

昨日?

「敢問昨日你可有救過什麼人?」

聽他這麼一說,顧傾淺突然想起來,她在回帝都的路上遇到一個受傷的黑衣男子,那男子的容貌跟眼前的君九澈如出一轍。

想到這,顧傾淺一臉驚訝,她救的黑衣男子竟然是他。

難怪她進宮那會兒見到他,覺得有些眼熟。只是他身着華服,面色不似之前那般蒼白,她一時之間沒有認出來罷了。

君九澈把她的神色盡收眼底。

顧傾淺雙手緊緊攥在一起,暗自思索着,他既然有此一問,說明他已經對她產生了懷疑。

但當時他處於昏迷,應該沒有看清楚她的模樣,不然她入宮時,他就應該認出來了,他是在試探。

顧傾淺斂了斂心神,淡淡一笑,裝作毫不知情的模樣,道:「接到家父書信,在下便馬不停蹄的趕路回來了。」

聽到她的話,君九澈半信半疑的看着她,「這麼說,顧公子一路暢通無阻的回到了家中?」

顧傾淺點頭,「不錯,在下心系爹娘安危,路上半刻也不敢耽誤。」

聞此,君九澈仍心中疑惑,既然不是她,那為何她剛才又會一閃而過驚訝的神情?難道是他看錯了?

君九澈不再多問,顧傾淺也不說話,只顧着看窗外的風景。

頓時,馬車內的氣氛有些壓抑,誰都不說話,變得有些死氣沉沉。

過了良久,馬車外面才傳來段飛的聲音,「王爺,藍府到了。」

馬車平穩的停了下來,顧傾淺坐在窗前,映入眼帘的是一座莊嚴的府邸,牌匾上刻印着「藍府」二字。

君九澈沒有理會顧傾淺,徑直起身,撩起車簾,便下了馬車。

顧傾淺放下帘子,見君九澈已經下了馬車,也跟着鑽出馬車,踩着凳子緩緩落地。

君九澈雙手附在身後,二話不說,便抬步朝前走去。

顧傾淺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帶自己來這,但她猜測一定是太后中毒的案子有關,便默不作聲的跟在他的身後。

守門的護衛看到君九澈也沒有阻攔,個個畢恭畢敬的喊道:「王爺……」

「嗯……」君九澈抬步跨進門檻,走進了府邸。

「王爺……」

進入府邸,便有一名老者一臉恭敬的來到君九澈跟前。

「無雙呢?」君九澈開頭問道。

顧傾淺聽到這個名字,下意識抬頭看了君九澈一眼,原來他跑這藍府之中是來見紅顏知己的。

「少爺在依語閣陪着小姐練琴。」

聽到管家的回答,顧傾淺才知道這無雙是名男子,竟是她意會錯了。

君九澈沒有說話,轉身便朝那條長廊走去。

顧傾淺見了,趕緊跟了上去。

這條長廊蜿蜒曲折,兩邊設有假山和花園,將這府邸的美景一覽全無。

這條長廊通往一座亭台樓閣,遠遠的便聽到那樓閣之中傳出幽幽琴聲,如潺潺流水一般動聽。

他們一路聽着琴聲,來到這依語閣,君九澈徑直朝樓道走去,提着衣袍,踩着不急不緩的步子上了樓。

顧傾淺猶豫了片刻,便也跟了上去。

只見樓閣中,有一妙齡女子伏地而坐,一把古琴放在她的雙膝上,她那芊芊玉手正撥動着琴弦。

她一襲鵝黃色煙雲蝴蝶裙,外罩粉紅折枝花卉長褙子,頭戴珠拆,梳着垂雲髻,額前留下一縷青絲,加上她那精緻的臉蛋微微蒼白,盡顯病態。

正是應了那句,「嫻靜時如嬌花照水,行動處如弱柳扶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