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誰還不是個天才術士
誰還不是個天才術士 連載中

誰還不是個天才術士

來源:google 作者:應如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侯鳳 奇幻玄幻 李玄清

夏侯鳳穿越到陌生的世界,這個世界有移山填海的武夫,有御劍萬千的術士,在夏侯鳳十八歲那年意外覺醒了英雄召喚系統,但這個系統好像有點不靠譜,讓他一次次捲入各種曲折離奇的鬥爭漩渦之中......展開

《誰還不是個天才術士》章節試讀: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耀在黝黑的城牆上時,這座被世人稱為天下第一雄城的長安城開啟了一天的生活。

無數來自西方的旅者和商人第一次來到長安,都會被長安城的偉大所震撼,站在城門前,向左右看去,一眼看不到城牆盡頭,目之所及,皆是黑色的牆磚。

除去北面的三個城門外,其餘的城門每個有三個門道,每個門道可容五輛馬車並排同行尚有富餘。而這樣的三門道城門,長安城共有九個。饒是如此,每日進城出城的人依舊需要排隊!

難怪有見多識廣且好事之人將大陸**的教廷神山,北境的風雪長城,東方的長安雄城並稱為大陸的三大奇蹟!

在長安城西北部的梧桐苑,熱鬧起來的時間向來要比別處來的晚,只因小院的主人習慣於晚起。雖說在術士中一直流傳着『日出之時,於高處眺望東方,盤膝冥想有助於念力增長』的說法,但作為術士一員的夏侯鳳似乎並沒有這種自覺,依舊每天睡到日上三桿才起。

當夏侯鳳在丫鬟們的伺候下完成洗漱並享用早點時,守在院子里的老薑早已等候多時,遞過來一個錦函:「少爺,這是平望侯家的請柬,請您晚上去花語樓赴宴。」

夏侯鳳邊吃早點邊接過請柬,看了看說道:「這老小子消息倒是靈通,我昨晚才回府,一大清早這請柬就送來了。」看完將請柬遞給老薑:「去給送信的回個話,說我晚上一定到。」

磨磨蹭蹭的吃完早點,夏侯鳳終於來到靜室開始了冥想修鍊。

夏侯鳳盤膝坐於靜室的蒲團之上,雙腿盤坐,頭正頸直,下頜微收,舌抵上齶,定心凝神,胸口隨着呼吸自然起伏。而後,呼吸愈發綿長,一呼一吸之間如清煙繞樑,連綿不斷,幾近於無。

世間修鍊可大概分為兩類,武夫及術士。

武者煉體,強化氣血,打磨筋骨,三品可外放內氣,化為刀罡劍氣,七品可感天地氣息,凌空飛行,如流星墜地,一日千里,九品可拳斷大江,移山填海。

術士則為先天恩賜,天生識海蘊道種,道種落識海便算是入門一品,道種生根發芽,長出第一片葉子便是三品,五品識海開出第一朵本命蓮花,花瓣刻感悟天地之道,七品蓮台現,結的蓮子便是道果,九品之時,道果化金身,高坐蓮花台,身隕神還在。

武夫修身煉就金剛,術士融念天地自成方圓。

這也是為何世人推崇術士,一人之力可抗天地乎?

但世事並非絕對,武夫和術士同等境界下,術士造成的破壞力更強大,但如果武夫近身,憑藉著強大的體魄,也可格鬥擊殺術士。

夏侯鳳氣定心神,神念慢慢內沉識海,只見一碧綠的汪洋大海隨風而動,清風搖翠,渺渺間竟看不到邊界!

要知道常人識海只有池塘大小,而術士天生精神充盈,識海也不過湖泊江河般大,這天下竟有人識海如東海汪洋,無邊無涯!?

浩渺的大海上一片碧綠,道種長出的蓮葉一片接一片,如萬畝良田,碧綠青翠,煞是可愛,倒真應了那句「接天蓮葉無窮碧」!

可惜這片景色卻接不了下一句,這片碧綠只有荷葉,沒有荷花。

碧海落金蓮便是入了五品,夏侯鳳識海一朵金蓮未放,荷葉碧波萬頃,便是四品巔峰!

夏侯鳳修行功法是大周天呼吸法,傳自**教廷派駐長安的萊茵大主教,也是夏侯鳳的啟蒙老師。這功法最大的特點就是中正平和,後期如果想改換其他功法,可以完美承接,無需考慮功法衝突的問題,這也是夏侯鳳的老師為他量身打造的功法,至於原因我們暫且按下不表。

修行不知歲月短,很快,日移中天,驕陽似火,靜室卻仍是涼爽舒適。夏侯鳳結束了呼吸法的內息運轉,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氣出三尺而不散,如高山飛瀑,傾瀉而下。

術士除了修行功法之外還需觀想圖打磨自身神念。修行功法壯大神念,觀想圖壓縮打磨神念,使之更加精鍊堅韌。

夏侯鳳的觀想圖是家傳的火雲麒麟真意圖,相傳是夏侯老祖斬殺麒麟後所作畫像,蘊含麒麟真意,加之當時夏侯老祖已是九品武夫,將麒麟真魄融入畫中,觀之如見真身,是夏侯家世代相傳秘寶。

夏侯鳳神念一出,靜室正對着蒲團的牆面緩慢打開,一幅火雲麒麟圖出現在正前方。

圖中麒麟龍首鹿身,牛尾馬蹄,四蹄踏火,遍體鱗紋,其色赤紅,頭生雙角,頷下有髯。恍惚中,圖中麒麟躍然而下,周身烈火,兩隻前蹄高高揚起,然後猛的踏下,似要將天地踏破。

夏侯鳳竭力睜大雙目,正視麒麟,但在威壓之下,身上如同背負萬斤重物,呼吸不得,又如身處烈焰包裹之中,周身被焚燒殆盡,血肉消融,露出森森白骨,還不算完,最後被麒麟踩踏,骨裂成粉。

夏侯鳳饒是心神早已堅韌如鐵,此刻也已鬢角淌汗,牙關緊咬,太陽穴高高鼓起。

片刻後,終是堅持不住了,癱倒在蒲團之上,如落水之人上岸,大口而短促的呼吸着,周身汗流浹背,早已濕透衣衫。

牆面緩緩合上,麒麟隱沒!

尋常術士觀想時可沒這麼痛苦,觀想之物或為自然山水,或為神兵利器,有少數激進之人觀想古戰場,已經是非常冒險的,稍有不慎,沾染戾氣,便會心生鬱結,大道有礙。

只有夏侯家的莽夫,才會直接觀想麒麟真像,每次觀想如同正面硬剛麒麟真身,而且只能挨打不能還手,如果換了其他修士,恐怕只需一次便道心破碎,終生難進一步。

而這樣的觀想,從夏侯鳳入三品的第一天便開始了!

。。。。。。

華燈初上,花語樓已是熱鬧非凡。

花語樓是長安城出了名的銷金窟,地處長安城東北,陽泉河畔,也屬於上三區的好位置。自從幾年前長安府整治環境,在陽泉河兩岸移植桃柳,現在已是枝繁葉茂,柳綠桃花,河兩岸的商鋪更是賣出天價。而在這寸土寸金的地段,花語樓裝修之時更是買了周邊好幾棟樓,統一修整,才有現在的樣貌。

花語樓樓前寶馬香車,往來如織,衣皆綾羅,非富即貴。樓後臨河還有一小渡口,可供客人乘船而來,從後門入內,保證客人**。

樓內極盡奢華,琉璃做盞,燈樹千光,照得室內輝煌如晝,南方的各色織錦自樓頂垂下,好似彩霞漫天,色彩斑斕。光是這每晚照明所用,便足以抵得平常百姓全家人一年的花銷。

樓內紅妝倩影,纖腰似柳隨風擺,紅袖側身而過,暗香浮動,一抬眼雙眸如水。即便是侍者,每個人的臉上也總是掛着和煦的微笑,如臨春風。

「夏侯公子,您可回來了!我們各大花主都可惦記着您了!」門口迎客的清秀小廝明顯是對夏侯鳳很熟悉,老遠就迎了上去。

「平望侯來了有一陣了,還是在老地方,三樓牡丹閣等着您」小廝熟稔的在前邊領路,殷勤的伺候着。

進入樓內,穿過大堂,不斷從周圍傳來問候打招呼的聲音,這些能在花語樓消費的人顯然都是認識夏侯鳳的。夏侯鳳不斷點頭回應,腳步卻不停下,向著三樓走去。

剛走上三樓,便聽見從牡丹閣傳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然後緊接一男子的聲音;「來,把頭伸過來,給你看看我的的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