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之開局上交鍊鋼術
四合院之開局上交鍊鋼術 連載中

四合院之開局上交鍊鋼術

來源:google 作者:冰天雪地裹絨衣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冰天雪地裹絨衣 王建軍 都市小說

穿越到情滿四合院的世界,卻提前劇情8年,此時正是1957年,三大改造完成,第一個五年計劃超額完成而自己的身份卻是情滿四合院眾禽之一,一個帶着妹妹艱難生存的小透明開局陸續簽到制氧機技術與頂底復吹冶煉轉爐法全套技術,正趕上大鍊鋼時期展開

《四合院之開局上交鍊鋼術》章節試讀:

平行時空……

1957年,兔醬一五計劃超額提前完成,全國處於興奮之中,認為我們可以只用很短時間一定可以追上西方國家。

但我國當時剛剛進入社會主義磨合期,是過渡時期,經驗少,科技不發達,大部分技術都由毛熊提供支援。

…………………………

1957年,四九城,紅星四合院。

深冬,夜裡。

破舊的小房間里,殘垣斷瓦,房屋一半塌陷,深冬的冷風不斷往屋內灌入。

一個瘦弱小女孩趴在瀕臨塌陷的土炕邊上,

閉着眼睛,皺着眉頭,身軀不斷抽搐着,似是被冷風吹的,又像是夢到了什麼,臉上還流有髒兮兮的淚痕。

床上有位同樣瘦弱的少年,身上蓋着厚厚的乾草,鼻青眼腫,呼吸微弱,像是只有氣進沒有氣出。

「嘶!好痛!!」

少年扶着腦袋沒有起身,突然一陣更加劇烈的疼痛襲來,腦子深處,大量的信息不要錢般的迅速佔領了腦海。

他的名字是王建軍,剛滿18歲,剛上大學。

而且這裡還有這麼一些人,

沒有孩子對於養老有執念,善於道德綁架的一大爺易中海,沒有本事,也是捏壞的,處處想着當領導的二大爺劉海中,吃不窮,穿不窮,算計不到才受窮的三大爺閻埠貴,

父親何大清已經離開,獨立帶着妹妹生活的何雨柱,還未開始黑化的何雨水,依舊和父母許富貴同居的陰險狡詐的許大茂,

還沒出事的賈東旭,善於亡靈召喚賈張氏,和嫁入賈家幾年又懷了未來小當秦淮茹,才四歲的未來盜聖棒梗……

瞬間明白這是情滿四合院。

他的父親王國威是附近軋鋼廠的一位十級技術員,工資86.5,再上一等級就是工程師,母親則在家照顧他和妹妹王茴。

兒女雙全,工資富足,能夠經常吃肉,吃食能夠自由,這條件可以也算是這片很富裕的一家了。

然而幾天前因為搶修機器,王國威被正在維修的機器壓在身上,

身旁的工友也及時發現,呼叫一群人過來救出。

全力搶救之下,但依舊沒有活過當天,

他的母親吳慧珍悲傷過度,也在事情發生後沒多久撒手人寰。

短短几天內痛失雙親,只能感慨世事無常。

他身上鼻青臉腫,全身傷則是同在中院的賈東旭一家打的,

原身所住的房子所處賈家旁邊,兩間大房,加起來也有80平,

這可不是現在有公攤面積的時候,而且朝南。

賈家賈張氏看原身已經無父無母,沒有幫襯了,

而她小小的房間擠下了四個人,現在秦淮茹還懷着孕,馬上又多一個,

她住的實在不方便,

況且棒梗雖然才四歲,但也是男的,未來肯定也需要自己的房間,

於是起了心思,

賈家像是變了人一樣,先是好言好語的和原身說,總需要個長輩來操持葬禮,

如今孤兄寡妹的,彷徨失措,也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操辦,也就同意了。

賈張氏看上鉤了,更是得意,

然後騙原身拿出200元,由他們來操辦,

對外卻悄悄的傳出流言,都是賈家自己負責的……

也算是操辦得有模有樣,至於那些錢私吞了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四合院眾人有了免費吃食,還有肉,自然對組織這場葬禮的賈家沒有異意,

等葬禮剛結束,四合院眾人還未離席,

賈張氏就開始整活了,忙不迭的從衣服內抽出一張字條,

在四合院內眾人面前宣讀,意思賈家負責原身父母葬禮,原身無償立刻將房屋送給賈家,上面還有原身簽字畫押,

由於賈家的確為原身父母操辦葬禮,且小道消息說的都是賈家出錢的,

四合院眾人雖然有疑惑,原身也是個大學生不會這麼蠢,而且將房子給了賈家,他們住哪?

但因為賈家賈東旭是一大爺易中海的徒弟,且有那張莫名的字條,

尤其賈張氏歷來在四合院的潑辣,撒潑打滾罵街精通,無理也能罵三分,

最主要的就是王家已經沒了可以幫襯的,就剩下年幼的王家兄妹,

四合院眾人便自然默不作聲,羨慕賈家白得了那兩間令人羨慕的房子。

原身自然據理力爭,說沒有這事,要將字條拿過來看看,辨明真假。

賈張氏自然不給,指使賈東旭將王建軍一頓毒打,直至打到王建軍吐血,奄奄一息,

威脅趕緊將房契拿出來,不然更有好看的。

事情發展成這樣了,

一大爺易中海才慢悠悠站出來,也沒看簽字畫押的字條,

表示拋開事實不講,賈家的確為原身父母操辦了葬禮,讓原身遵從父母的決定。

判定王建軍立刻將房屋給賈家,房契明天給賈家,

又看原身如今兄妹兩個暫時沒住的地方,便又仁義的將後院一間破舊的小屋暫時給原身住。

這樣處理,四合院縱然有人面露不滿,想說些什麼,

也都被賈張氏面露凶光,勢在必得的眼神嚇退了,

就是辨明字條真假,辯論又如何呢,以前的情分自然隨着原身父母的逝去而消失,人走茶涼,

而且他們也得不到任何利益,未來這孤兄寡妹的也幫助不了他們。

隨後一大爺安排何雨柱和許大茂兩人,將奄奄一息,雙目無神的王建軍,扔到破舊,塌了一半的房屋土坑上,

原身身上的乾草,還是年僅4歲的妹妹王茴看着昏迷中的哥哥冷的瑟瑟發抖,

頂着夜晚的寒風不停出入,將周圍能找到的乾草全部找來,細心的蓋在哥哥身上,最後也累倒趴在一邊睡着。

…………

這天糊開局,父母雙亡,有妹被搶房,一身是傷……

這局面該如何破局,既然承其身,自然也要接其果。

目前的首要情況,還是帶着妹妹小王茴活下去,未來日子得是他過得。

本來電視中的四合院眾人就已經禽獸了,沒想到原身經歷更加嚴重,

他也要復仇,不會讓他們好過。

「叮」

王建軍腦海中,一聲機械聲傳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