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太一真衍
太一真衍 連載中

太一真衍

來源:外網 作者:?曦陽霄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曦陽霄 玄幻魔法

這是一片陰暗的空間,所有的東西都被黑暗遮住了它原本的光彩。 在這黑暗的大地上,有一條寬廣的河流無聲地流淌着,不知它的源頭,更不知它的盡頭。 隱隱看去在河邊上似乎有一具身體正趴在那裡,身體冰涼,似乎沒有了生機,任憑河水有節奏的拍打着。 突然,那具身體猛的翻了個身坐了起來,因為頭悶在土中許久後突然醒轉,此時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氣,眼中依然還殘留着驚駭的神色。 良久,雲逸才漸漸冷靜下來,記憶很散亂,零零散散的場展開

《太一真衍》章節試讀:

既然對方認出了自己,雲逸也大方的走向前來。

「聽說你在九天陽界可謂是萬萬人之上,如今跌落神壇,這味道不好受吧!饒是你在九天陽界呼風喚雨,可是來到九幽陰冥是龍也得盤着,是虎也得趴着。九天陽界雖然有太多的束縛,但是你能成為至高的存在,想必修鍊上一定成就非凡,今日我正好討教討教。」

雲延自然是故意來找茬的,誰都看的出雲逸的修為才初級魂吏,還沒真正進行系統的修鍊。

「我來和你較量較量!」

「唰!」

突然,雲逸的二哥出現,擋在雲逸的面前。

「哦?看來你很弱啊!居然要人出手幫忙,真是丟臉到極致。堂堂九天陽界的族長居然什麼都不會。你們沒落了,也只能回憶回憶過去的輝煌嘍!」

雲延着實目中無人,氣焰囂張無比。

「現在本少又不想比了,半年後族長大壽,到時候你們可別丟人現眼。如果自知沒臉見人,那就窩在魂界堡內永遠不要出來吧!哈哈哈!百林我們走!」

雲延此舉完全無視雲逸這一脈的人,難道嫡系已經沒落得不成樣子了嗎?居然輪到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前來下戰書。

「三弟,不要在意,宗族內的人都是些紈絝,半年後定要讓他們知道我們嫡系一脈不是那麼好欺負的,曾經的屈辱必定會十倍奉還。」雲華勸慰雲逸,他體會過被人無視的感受。

「嗯!我沒事,二哥。」

今日之辱對雲逸而言是難以接受的,前世根本就沒人敢如此對他不敬。他自己被欺辱可以忍氣吞聲,但是因為他而連累整個家族都跟着一起受辱是他不能接受的。

「前世已經成為了過去,死了又怎麼樣?這不會成為理由、阻礙。今世我必定還會崛起,誰若是阻攔必定攪個天翻地覆,嫡系一脈必會再次崛起的。」雲逸自己給自己打氣,他已經下定決心要奪回嫡系一脈該有的位置。

現在算來,離幽冥府內的大學開學還有一個月,在這一個月內,他要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

回到族內後,雲逸更是廢寢忘食,將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修鍊和學習上。

他奔走在藏書閣和房間之間,閱讀了大量的書籍,對整個幽冥府甚至是九幽陰冥都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但是在修鍊方面卻是很難快速的提升,而離開學僅僅只有二十天左右了。

「本命魂的修鍊你已經了如指掌,但是卻缺少磨練。磨練是最有效的提升戰力的方法,剩下的時間我建議你外出歷練,一路向著大學的方向前進。」

耳邊傳來祖先的聲音,雲逸果斷的答應。當日他便收拾好一切,在同最親的幾人告別後便上路了。

羅酆學院,位於北方羅酆山。羅酆山是幽冥府三大聖地之一。另外兩處則是蓮花台和岱山。

從魂界堡到羅酆山自然有官道,但是雲逸卻沒有走那官道,而是選擇了穿越崇山峻岭。

按祖先的說法,走官道得不到磨練,而險山惡嶺間卻多魂獸,可藉此磨練自己。

但是羅酆山距此非常遙遠,若是路上有所耽擱的話,必定會延誤報道時間。

所以雲逸一路以最快的速度向著那裡前進。魂族因為沒有了肉身的限制,所有行動機能全部由魂炁驅動,魂炁不枯竭就永遠不會累。若是與九天陽界的人比較的話,魂族擁有耳聰目明、感知敏銳、行動迅疾的優點。

當然這也跟個人的境界,魂炁的強弱有關,不論在哪裡都有強弱之分。

雲逸疾馳,百米距離只需要6.7秒,這還是在山地間,若是在平地那速度會更快。

脫去了肉體的束縛,速度遠遠超越了人類的極限,這就是魂族的先天優勢之一。一路疾馳,直到魂炁快枯竭時,雲逸才停下並以覺醒篇恢復魂炁,而這樣的好處是極大的。

第一天雲逸的魂炁雖然枯竭了三十幾次,但是每次的間隔時間卻也越來越長。

第二天時只枯竭了二十次,而且他的百米時間也有所提升,只用了6.2秒。

就這樣雲逸每日以這種方式修鍊,魂炁越來越凝練,且似乎無窮無盡。

在第五日時,雲逸放慢了速度,前方出現了一座黑色的山脈,猶如遠古魔獸一般橫陳在天地間。

那是魂獸山脈,魂獸山脈縱廣兩千里,山脈連綿起伏,內部魂獸無數,越往裏面魂獸越是強大。

雲逸精神高度集中,進入了魂獸山脈,這裡草木茂盛,偶爾還能聽到山林間的百鳥爭鳴。

雲逸小心的前進着,魂獸山脈不是沒有人進來,相反進入魂獸山脈的人不在少數。原因主要是魂獸山脈內的魂獸蘊含了強大而精純的魂炁。

魂獸的魂炁雖然遍布全身,但是真正精華所在的卻是在它們頭部的魂核內,那裡是魂獸的根本。

雲逸的出現,使得原本寂靜的山林更加的安靜了。

雲逸自然察覺到這點異常,暗道:慘了,這麼早就被盯上了嗎?

他全神戒備,體內魂炁早已蓄勢待發。經過前幾日的修鍊,雲逸的感知力也上了一個台階。

「在左後方,方位有些飄忽不定,魂炁波動也很奇怪,忽強忽弱。」

突然從草叢中激射出一道黑影,直奔雲逸而去。

就在攻擊將至時,雲逸向右邊快速移動,同時轉頭看去。

只見一條生有兩顆頭的黑色小蛇飛出,速度極快,居然在空中扭轉身體,再次朝着雲逸而去。

「雙頭黑線蛇!」

這可是劇毒無比的蛇,若雲逸記得不錯的話,這種蛇極為難纏,速度極快不說,而且認定一個目標就不會善罷甘休。但是這種蛇卻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區域,它算是一種高級魂獸了,應該在更深處才對。

不管怎麼說此時很危險,若想逃離估計也不可能,這種蛇一根腦筋死到底,不會輕易放棄,只有消滅它才行。

雲逸魂炁鼓盪,與其糾纏。幾次都差點被黑線蛇吐出的毒液擊中,好在雲逸的速度也得到大幅的提升,百米只需要5秒。在這生死間,速度有時更快。

兩者爭鬥時,使得周圍的草木嘩嘩作響,殘枝碎葉亂飛,這是快速移動造成的。

雲逸在找對方的破綻,他發現對方的兩顆蛇頭似乎很不協調,其中一顆蛇頭似乎有缺陷,魂炁的波動不及另一個,因為這點,它經常失去了先機。

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雲逸主攻那顆有缺陷的蛇頭,這使得黑線蛇漸漸的處於下風。另一顆蛇頭漸漸的也開始失去了冷靜,攻擊開始焦躁,沒有章法。

雲逸看準機會,魂炁凝聚在左手食指間,去攻擊那顆比較弱的蛇頭。

左手璀璨的魂炁讓黑線蛇感覺到了危險,它也判斷出雲逸會攻擊它薄弱的環節,是以以最強的力量去防禦、抵擋,而後在反制雲逸。

魂獸脫離了肉體的束縛,雖然也開啟了靈智,但和人比起來卻還是顯得不足。

在黑線蛇即將攻擊到雲逸左手的時候,雲逸的攻擊卻陡然一變,左手轉換為防禦,右手卻變成了攻擊。

這一變使得黑線蛇徹底絕望了,這才知道雲逸左手只是佯裝攻擊,真正的殺手卻在另一邊,但是它自己的攻擊卻是實打實的,這下它已經來不起回防了。

雲逸右手的攻擊也到了,只見魂炁如利刃般刺進了黑線蛇的頭顱內,雲逸魂炁一震,那裡魂核的防禦徹底瓦解,黑線蛇的一顆魂核已經到手。

只剩下另一顆頭顱的黑線蛇惶恐至極,拚命掙扎着要逃走,但最終還是被雲逸斬殺。

此役雖然有驚,但好在無險,雲逸一次得到了兩顆魂核。這也給他壯了膽,他更小心的繼續向著山脈裏面前行。

越是往裡雲逸感知到的魂獸也越來越多,實力也越強。時不時的從遠處傳來獸吼聲。

雲逸將自身的魂炁波動壓制到最低,成功的避過了一些強大的魂獸。

一路雲逸看到了不少魂獸間的爭鬥,有一頭狼,對月而嘯,引導了龐大的月之精華於體內,它頭顱那裡的魂核璀璨無比。

在它修鍊的同時,一頭熊出現了。那熊非常龐大,足有一丈高,動作極為靈活,它趁對方處於緊要關頭的時候發動了突襲。

就在它行動時,卻被埋伏在四周的群狼撕成了碎片。熊的魂核最終成為了那頭嘯月天狼的口中食。

這一幕連雲逸都沒料到,那是一頭強大的狼王。它靈智已經不輸於人,居然運用誘敵之計輕鬆的解決了一個強大的對手。

雲逸一動都不敢動,面對這麼一個強大的族群,若是被發現,下場可想而知。

還好,狼群並沒有持久的停留,雲逸足足隱藏了兩個小時才敢繼續前進,不過他卻換了一個方向,更加小心了。

一路驚險無數,其中最讓他震驚的是一隻普通的青蛙居然將一頭大象吞進了腹中。

魂獸山脈兇險無比,那些大的魂獸雖然強大,但卻不一定就是最危險的,反而那些體型細小,看上去毫無威脅的魂獸有可能奪性命於無形之間。

月華被遮擋,黑夜來臨。夜裡魂獸山脈內喧囂一片,不少地方發出巨大的響聲,獸吼更是不斷。

度過着漫長的黑夜,雲逸趁機恢復着修為,高度的精神集中也是一個極大的消耗。

清晨,雲逸繼續上路,如今他已經接近魂獸山脈的深處,這裡越發的安靜了。他必須穿越魂獸山脈,這是最省時間的路程。若是繞道,估計他就趕不上報名了。

魂獸山脈深處沒有外圍那麼多的魂獸,這裡的魂獸雖少,但卻極為強大,它們各自有自己的領地,互不侵犯。

突然雲逸全身發麻,這是危險來臨時本命魂自主的預警。雲逸雖然小心翼翼但還是被強大的魂獸發現了,他迅速向前滾去。

就在他離開原地的同時,轟的一聲,只見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坑,周圍的山石,草木全都不見了。

雲逸抬頭一看,只見天空中盤旋着一隻巨大的猛禽,它雙翅展開足足有十米,那如金鐵般的喙閃耀着懾人的光,尤其是那冰冷的眼神中對於雲逸的闖入顯得很憤怒。

雲逸看到它那尖銳的巨爪上正抓着一塊巨大的山石,輕輕一捏之下皆化為了齏粉。

「你還愣着幹什麼!這是遠古猛禽,凶劣異常,還不趕緊跑。」耳邊傳來的聲音,讓雲逸回過神來。

「老祖,這往哪跑啊?到處都是強大的魂獸。」雲逸急道。

「這我哪知道!先跑再說。」

雲逸氣急,關鍵時刻居然這麼不靠譜。

天空的猛禽一看,更加憤怒,那巨大的雙翅輕輕一搧,狂風大作,巨樹倒塌,沙石飛舞。

雲逸在叢林中急速跳躍,奔跑,藉助地形隱藏,掩護。但是對方實在是太強大了。

周圍一片狼藉,雲逸完全暴露在對方的眼皮之下,這下無處可逃了。

「完了,完了,老祖我要死了。」耳邊老祖的哭嚎聲響起,並且反過來責怪雲逸為什麼不走官道。

雲逸倒是想頂撞他幾句,但是此刻哪還有心情!

眼看那寒光閃閃的利爪就要抓到,雲逸徹底絕望了,他已經做好了等死的準備。

突然一連串尖銳的咆哮傳來,在這片山谷中久久回蕩。這聲音讓那猛禽渾身顫抖,羽毛倒豎,差點跌落下來。

它看向下方被自己摧毀得不成樣子的山谷,眼中的絕望居然比雲逸還盛。

那咆哮聲越來越近,最後一隻龐大的巨猿從古樹間跳了出來。

《太一真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