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他是狐狸啊
他是狐狸啊 連載中

他是狐狸啊

來源:google 作者:江月浮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晴 荀常 都市小說

周晴從五台山帶回一隻修成人形的狐狸,這隻狐狸不但長得清新俊逸,玉樹臨風而且心地善良,法力高強,周晴把他帶回家不久運氣就好到爆棚,業績蹭蹭往上漲,財運,桃花運那是招手即來展開

《他是狐狸啊》章節試讀:

周晴是一家外包公司的產品經理,有時需要駐場開發項目,這兩個月她一直在國企某公司總部駐場開發。甲方需求來回改變,項目有些延期,周晴這幾日一直在現場盯進度,沒有時間陪荀常,就把他一個留在家裡。這天中午她突然想回家看看荀常一個人在家做什麼,她犧牲午休時間開車回家,在小區門口的熟食店買了半隻烤雞,一斤豬頭肉,還在甜品店買了他愛吃的雪糕蛋糕。想到荀常見到她驚喜的樣子,周晴不由得露出微笑。

她手裡的東西很多不方便拿鑰匙開門,於是在外面用腳踢踢門:「荀常,開開門,我回來了」。她貼在門上聽了聽,屋裡沒有動靜。她艱難的摸出鑰匙打開門,屋裡靜悄悄的,沒有想像中熱烈的歡喜。她放下食物去兩個卧室查看,床底,窗檯,衣櫃,衛生間和廚房連根狐狸毛都沒有。她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這狐狸不會覺得城市無聊回五台山去了吧?他沒有手機也聯繫不上他,她在樓下找了找仍是一無所獲,周晴慌了,甚至想立即去五台山尋找。

正當她焦急的沒有主意時,工作群里收到一條通知:今天下午三點半,所有產品經理到大會議室開會,包括駐場經理。周晴低聲罵了一句:「屁事沒有,天天開會!」看看時間,已是下午兩點,周晴不得不往公司趕去。

周晴心裏有事,開車時有些心不在焉,在一個十字路口等紅綠燈,綠燈亮時她啟動慢了幾秒,惹到了後面的黑色大眾。大眾車主是一個滿臉橫肉的中年男人,他超車時搖下車窗惡狠狠的罵她:「你眼瞎啊,綠燈亮了看不到?等着投胎嗎!」周晴被罵心裏窩了一團火,但她自知理虧也不想跟路怒症糾纏,咬牙忍着不理他,只在心裏咒罵:「你才是趕着投胎呢,但願你現在就去投胎!」

她心裏剛說完這句話,電光火石之間黑色大眾突然莫名翻滾一圈然後「砰」一聲撞到路**的綠化帶上。周晴嚇了一跳,她緊急剎車下去查看情況,當她看到車內的慘狀後腿一下軟了,差點跪倒。男人斜坐在駕駛座上,頭軟趴趴耷拉着,血一串一串從他臉上往下流,他的頭上,臉上,胳膊上凡是裸露在外的皮膚上都扎滿了大大小小的玻璃塊,他就像個血人,身上到處都在流血。周晴突然彎腰乾嘔起來,一個男人擋在她面前扶住她說:「你沒事吧?」。周晴擺擺手說:「沒事。」

她聽到有人喊:「快打120 ,快報警!」

周遭圍觀的人多了起來,嘈雜的環境讓周晴心裏好受一點,她不像剛才那麼害怕。幾分鐘後,**到了,連見多識廣的**看到慘狀後都忍不住爆一句國粹。一個**上去查看情況,然後滿臉憂傷的說:「不行了。」**詢問圍觀的人有沒有第一目擊者,知不知道事故詳情。周晴猶猶豫豫的還未開口,就聽一個男人說:「我看到了,當時很奇怪,他前後都沒有車不是跟別人撞了,他就是突然在馬上滾了一圈然後撞到了路滑帶上,很奇怪。」

這人說完,別的目擊者紛紛表示贊同。周晴站在人群里不說話,她突然感到一道寒光襲來,她看那道寒光望去,見一個一身黑衣的男人正冷冷的看着她。她只眨了一下眼,待要仔細看時那人卻消失不見了,周晴以為眼花了,目光在人群中搜尋一番並未看到有哪個人穿得是一身黑。周晴搖搖頭催眠自己:一定是眼花了。

十幾分鐘後,救護車來了,醫生看了一下遺憾的說:「死了,可能當場就不行了,怎麼能傷成這樣,太慘烈了。」

**向群眾了解了大概情況後開始疏散車輛,拉起警戒線。周晴離開時手都是抖得,不知為何她心裏充滿了不安。

公司每隔周都要召開一次中層會議,幾乎每次大領導來給畫個餅就走,偶爾會點一個幸運兒彙報下工作情況。周晴常在駐場工作,屬於天高皇帝遠,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能不來就不來了。不過這次是業務線項目經理徐亞斌說有事找她,她這才來了。

會議上,大領導說著千篇一律的話,畫著越來越大餅,底下人熟練的神遊四方。經歷了漫長的兩個小時後,會議終於結束了,周晴的直屬領導胡成把她叫到辦公室批評道:「周晴,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你要在大領導面前多多表現,讓他看到你懂嗎?你一個女孩子,年紀也不小了,總不能一直流放在外寫代碼吧,你要有規劃,明白我的意思嗎?」

周晴點着頭說:「明白明白,老大教誨的是,我都記着呢。銀行那邊的工作這周末就結束了,我下周就回公司辦公了,到時候我天天在大領導面前轉悠好不好?那個,業務線的徐家斌在外面等着我呢,我先走了啊。」胡成說的對,她不能一直寫代碼,她的精力和學習能力確實不如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了。不過在駐場工作也有好處,天高皇帝遠沒人管沒人問,她作為項目組的老大,十二一點到駐場到沒問題。有空了再想這個問題,今天事太多了,周晴煩躁的想。

胡成恨鐵不成鋼的揮揮手說:「去吧去吧。」

周晴剛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徐亞斌就來了:「周晴,你銀行的項目這周就結束了是吧?」

「是啊,怎麼了?」

「我上次跟你說的那家做醫療設備的公司,我和他們基本談妥了,周五他們來公司勘察一下就能簽,你和我接待下唄?」

「業務部人手不夠嗎?」

「不是,人家是來看看咱的技術團隊,我這不是想讓你接這個項目嘛,怎麼樣?」

「那感情好啊,行,我和你一起接待。」

「那說好了。」

「好,我還有事,先走了啊,周末愉快!」她滿腦子都是荀常在哪,回家沒有。

她驅車回家,開門看見荀常在啃雞腿才露出笑臉。荀常吃得一臉滿足:「這是你買的嗎?你什麼時候回來了?」

周晴長舒一口氣:「中午回來想跟你一起吃飯的,你不在家,去哪裡了?」

「我不知道你回來,在樓下玩呢。」

周晴不在乎他說謊話,笑着說:「樓下有個幼兒園,你有沒有交到朋友啊?」她突然意識到她的語氣好像在哄一個小孩子,確切的說是哄寵物。

荀常頓了頓,奇怪的看看周晴。

周晴說:「小孩子都很吵的,你不要跟他們做朋友,有我陪你就行。」小孩子的愛心更純粹,她的狐狸可不能被別人哄走。

荀常乖巧的點點頭說:「好。」

「肉都涼了吧,你不要吃了,我帶你去外面吃好吃的,順便逛逛商場給你買些東西。我寫了個清單。」她從包里拿出一張便簽給他看:「你看啊,我們要買手機,衣服,睡衣,浴巾,拖鞋,護膚品,牙具。。。」周晴越說離他越近,荀常看她的眼光變得炙熱起來,周晴有所覺察紅着臉坐直身體故作鎮定的說:「怎麼了,幹嘛這樣看着我。」

荀常問她:「周晴,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你是小狐狸嘛,我把你帶到城市來肯定要對你負責。對了,荀常,你識字嗎?我說的這些東西你都知道是什麼嗎?手機,就是我拿的這個,你有了它就可以隨時看見我聽見我的聲音,衣服,就是你身上穿的。。。」周晴巴拉巴拉的說個不停

荀常忍不住笑道:「字我認識幾個,不過劃掉的這三個字是什麼?」

「剃鬚刀,我不確定狐狸長不長鬍子。」周晴湊近他的臉細看,見下巴那有不明顯的青色鬍渣,點點頭自顧自說:「恩,看來需要買一個。。」

荀常幾口消滅掉一個雞腿,擦擦嘴興奮的說:「走吧。」周晴揉揉他的頭說:「真乖。」荀常學着周晴,揉揉她的頭笑着說:「你也乖。」

周晴時刻想着他是狐狸,他不是人,不要動心,不要動心!天知道她為什麼帶他回家。

周晴帶荀常到附近的商場購物,先給他買了一部手機,把自己的手機卡摳出來一張給他用,沒辦法,他沒有身份證不能辦手機卡。周晴因為業務需要多辦了一張手機卡,她把自己生活用卡暫給他用兩天,打算周末再去辦一張給他用。周晴給他買奶茶,買甜點,買清單上的物品,帶他吃火鍋,要不是倆人手裡滿噹噹的東西,周晴還想帶他看場電影。

到家已是晚上十一點,周晴坐在沙發上捶腿:「荀常,你累不累啊?」

荀常在她旁邊坐下:「還行,不累。」

「我忘了,你有四條腿,是比兩條腿能走哈。」

荀常一臉黑線,坐到她身邊說:「哪裡不舒服,我給你揉揉。」他的手放到她腿上的那一刻,周晴如遭電擊,她蹭一下站起來慌亂的說:「不用,不用,我洗個熱水澡就好了,你早點休息。」

「我還沒有洗漱呢,要不我們一起?」

「你瘋了吧,荀常,你時刻記着你現在是個人,而且是個男人,男女有別知道嗎?」

荀常無所謂的挑挑眉,好看的臉上露出明晃晃的笑容,周晴忙逃回房間,心裏罵了一句:狐狸精!

室友楊思悅明天就出差回來了,該怎麼跟她解釋家裡多個男人呢。周晴和荀常吃過晚飯在路上散步,周晴找他商量:「你真的不願意變個小動物嗎?」

「不願意。」

「變成個女孩子?呢」

「我不會!」

「思悅要是把你趕出呢?」

「她會嗎?要不你把她趕出去吧,我們兩個住。」

「不太好,我們合租是為了省些房租。你知道北京房租多貴嗎,就我們住的這個兩室一廳要七千塊錢,水費電費燃氣費雜七雜八的費用都是我一個人交,現在又多了一個你要養着,我的壓力很大的。」

荀常為難的說:「那怎麼辦?」

周晴狡猾一笑:「其實有辦法,需要你出賣點色相,明天好好表現,爭取得到她的喜歡,她就不會趕你走了。」

「是嗎?這個簡單。」

周晴撇撇說:「那就交給你了。」

第二天下午,周晴開會途中思悅打來電話,周晴掛掉電話給她回信息:「在開會,你回來了?」楊思悅馬上回復:「姐妹兒,你只說你表弟來了,沒說他這麼帥啊,你們家基因這麼好,女孩男孩都美得不像話。」

周晴聽後很受用:「好妹妹,會說話就多說點。」

思悅給她發了個白眼:「你弟,有對象沒有?」沒對象她可要給他找CP了。

「沒有吧,我沒問。」周晴腦子裡冒出這樣一幅畫面:荀常穿着性感單薄的衣衫妖嬈的躺在沙發上,他烈焰紅唇,對楊思悅嫵媚一笑,思悅的魂魄被他勾去,兩人**。。。

「哎呦,哎呦。」周晴甩甩腦袋趕走這個可怕的想法。楊思悅每次出差回家都會先洗個熱水澡,然後洗衣服,收拾衛生,少不了在客廳來來回回走動。周晴想了想又給荀常發個微信:「你要不出門逛逛去,回我房間獃著也行,別在客廳礙眼。」

「我在你房間。」

「好。」

周晴一直在想怎麼樣安頓荀常,睡沙發不是長久之計,另給荀常租一套房子也不合適,一是費用太高,二是周晴不放心讓他一個人住。周晴想了又想覺得換個三人間是比較好的辦法,但這需要楊思悅的同意。下班後,周晴回家給楊思悅做了幾道拿手菜,先看看她對荀常的感覺是不是一時新鮮,若是真喜歡就有商量的可能。荀常表現不錯,稍微釋放一點魅力就把楊思悅迷住了。晚上臨睡前,楊思悅溜到周晴的房間,雙眼泛着桃花說:「周晴,你表弟要在我們家住多久啊?」周晴說謊告訴她荀常是表弟。

「不會太久,不好意思啊。」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家裡好不容易來了個男人,讓他多住幾天唄。」

「可是一直睡沙發也不是個辦法,我們不方便他也不方便。」

「那怎麼辦?他房子租好了嗎?」

「沒呢,正在看。你看他還不錯吧,長得帥,懂禮貌,講衛生,你要是不討厭他的話,我們可不可以換個三室的房子,跟他住一起,這樣你天天就能見到他了。」

楊思悅一拍大腿說:「行啊,我沒問題,可是人家願意嗎?」

「回頭我問問他?」

「問問,問問,嘿嘿。」楊思悅春心蕩漾的說

周晴快要笑出聲了,思悅心思單純,簡單又真誠,這樣套路她還真有點愧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