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天生絕配
天生絕配 連載中

天生絕配

來源:google 作者:一個姑娘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池晏珩 溫安然 霸道總裁

她自以為聰明,實際早已掉入他的圈套一二再再而三誘她成婚溫安然這輩子如果有什麼後悔的事,那大概就是遇見了池晏珩從此她的生活再無寧日展開

《天生絕配》章節試讀:

正好看到池晏珩走進男廁所,「咔嚓」一聲將腰間的皮帶解開,順勢拉下褲頭拉鏈,掏出了某個東西……
——————
黝黑黝黑的那一處,讓溫安然的小臉霎時漲得通紅。
要長針眼了!


怎麼這房間窗戶通的是男廁所啊!
忽而聽到窗戶那頭的動靜,池晏珩優雅的瞥過頭,正好看到了窗戶上趴着的八爪魚!
「你幹什麼?」
池晏珩緊蹙着眉!
一開口,嚇的溫安然忙捂住眼睛,然而手一松身子就往下掉,失重的感覺嚇的又立刻抓住窗沿。
傻逼的就這樣睜着眼睛看着他,想哭又哭不出來的感覺。
池晏珩瞧着她的樣子,緩緩的扣上腰帶,「既然這麼想看,我給你機會你為什麼不來酒店……錯過了機會,現在卻用這種手段看……嘖嘖,想不到溫家大小姐的癖好如此特別。」
溫安然氣的一張臉通紅,看着池晏珩曖昧的樣子,更是氣不打一出來,她咬着牙罵道:「你……你這個死變/態,死變、態,你才癖好特別!
你全家都癖好特別!」
「恩?」
池晏珩扣腰帶的手頓了頓,「如你所願,死變、態就不應該為了某人的自尊不上廁所了。」
說完,便要解開腰帶。
「啊……」
溫安然不知道他居然這樣,忙的捂住眼睛,腳下本來就因為剛才捂眼睛踩的更少了,現在只聽撲通一聲,她直接摔回了審訊室。
**局內,溫安然換了一身稍微乾淨點的警服在外面,坐在凳子上不說話,臉龐還紅紅的。
池晏珩簡單的幾句話就說明了事情的經過,便解開了誤會。
走出**局,溫安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就想知道,你這不也放我出來了嗎?
開始為什麼又要把我抓到**局?
有能耐你繼續關我啊?」
池晏珩轉身,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鑒於你的提議,我還是覺得把你關起來好一點?」
「剛才你已經說明了,是誤會,現在想關我,晚了!」
溫安然忽然得意起來,把剛才的窘迫拋到了九霄雲外。
池晏珩卻是低笑了一聲,「你也說了,剛才是我說明了,那要是我現在另外改個說法呢?」
剛得意起來的溫安然被他的話嗆住,居然反駁不了一句,這人危險,她往後退了一步,撒腿就跑。
真是嗶了狗了,還在這浪費時間肯定沒好事,她還是趕緊溜之大吉的好!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跑遠一點,她才拿出手機來,上面顯示已經凌晨一點了,更驚悚的是居然有十一個未接來電,都是溫家的座機打來的。
完了,死定了!
她忙的準備借口回電話,但打出去就看見手機上顯示的倒計時:您的電話將在三十秒內關機。
媽了個雞!
要不要這麼倒霉。
回不了電話,她抬頭就看見駛來的一輛的士,想也不想的攔了下來。
迅速便竄上了車。
到家門口,她掏出鑰匙摸索着打開門,本以為偷偷溜進房間就成了,但是剛轉身把門關上,黑暗裡就響起一個聲音,「站住。」
她心裏咯噔一下,這分明就是溫夫人的聲音,原來她沒睡,在這裡等着她呢。
沒開燈也能想像的到她此時的樣子。
嗒的一聲,燈開了,溫初晴靠在在二樓的房門外看着自己。
「真是翅膀長硬了,才被撿起來幾天?
就敢夜不歸宿了。」
溫安然低着頭,沒有反駁。
按照前幾次的慣例,溫夫人罵夠了就行了。
「我真該現在就打電話給你爸爸,讓她看看你這個外面的私生女,怎麼在外面胡來的,指不定現在就有了小私生子呢。」
溫安然張了張嘴,最終是沒有發出聲音。
暫時還不能得罪溫家人,自己的親媽還躺在醫院裏靠溫家的錢保命呢!
「你瞧瞧你姐姐,再瞧瞧你,真是沒個溫家的樣子,要不是你爸爸,我連溫家的門兒的都不讓你進來,你這個浪蹄子。
跪下!」
溫安然低着頭,沒有跪,只是小聲的說著:「阿姨,我知道錯了。」
「錯?
你哪兒知道錯啊?
你看看我給你打了多少個電話?
到現在覺都沒睡,叫你跪下你居然不動?」
她說著走到溫安然的身邊,一腳踢在她的小腿上,「跪下,小浪蹄子小騷貨。」
縱然她這樣罵,溫安然還是沒還口,低着頭咬着下唇,一動不動。
她不能惹怒這家裡的任何一個人,和媽媽的命比起來,在這裡受點委屈算什麼,只要過幾天替溫初晴嫁人,她就能拿到一筆錢給媽媽治病了。
「媽媽讓你跪下,你就跪下吧。」
姐姐溫初晴噔噔噔的下樓,拉住溫安然的手臂搖了搖,讓她服軟。
但溫安然就算活在別人的屋檐下,她也不會低頭低到下跪的份上。
「姐……」
「你也配叫初晴姐姐?」
溫夫人一把拉開溫初晴,一巴掌就甩到溫安然的臉上,溫安然稍稍往後躲了躲,卻被溫夫人的手指划過臉頰,火辣辣的疼。
「好了媽,都幾點了,妹妹也知道錯了。」
溫初晴等她打完了才裝作急忙的拉住她,「繞過她這次吧,要是把爺爺吵醒了,就麻煩了。」
「小賤貨,和她媽媽一個樣子,我看着就生氣。」
她說完還是不肯放過溫婉然,一把扯過她的手臂,拽到門口的位置狠狠推了一把,「今天必須給我跪下。
跪!」
「阿姨,我知道錯了。」
溫安然仍然低着頭,看來今天溫夫人的架勢,是不跪下不肯罷休了,她轉身,對着門緩緩的跪了下去。
溫夫人的氣兒總算是消了一些,伸手在她頭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你這沒出息的賤貨,一直跪着吧,等我什麼時候心情好了再讓你起來。」
丟下一句話,她拉着溫初晴就要去睡覺。
「大半夜的,吵什麼?」
底樓靠里的房門忽然打開了,露出一張老人滿臉皺紋卻威嚴依舊的臉,「溫和不在家,你們就當我這老爺子也不家嗎?」
「爺爺。」
溫初晴愣了一下,煩惱的看了溫安然的後背一眼,頃刻間掛上笑容,「爺爺,是不是打擾到您睡覺了。」
「怎麼回事?」
溫老爺子背着手走出來,看了一眼跪在門口的溫安然,「安然,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溫安然微微轉了轉頭,把在路上就想好的借口的理了一遍。
「爺爺,我……我今天出門,錢包丟了,從市區里走回來的。」
「你這小丫頭,連編個謊話都說的這麼理直氣壯?
你看看你手機上我打了多少個電話?」
溫夫人的嗓門忽然又提了起來。
卻也隱去了剛剛罵她難聽的話。
「好了,安然你起來吧。
雖然你是外面接進來的,但也要記住你姓什麼,不要丟了溫家的臉。
女孩子家,名聲很重要,好了,去回房睡覺吧。」
老爺子說道。
「是爺爺,安然記下了。」
溫安然上了樓,將手機充上電,重重的倒在了床上,滿臉不悅。
家裡人都討厭她,除了她和溫初晴長的極像的臉,要麼她是這輩子都不可能踏入溫家的。
手機充了一會電就開了機,一條彩信闖了進來,是池晏珩發來的,是一張她趴在廁所上探下頭的囧樣。
附帶着一句話:明天上午十點cash酒店見,爽約後果自負。
「他……他什麼時候……拍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