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生尤物
天生尤物 連載中

天生尤物

來源:google 作者:桃花仙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北城 現代言情 顧遙

慕北城一直以為他是貓,直到最後才發現,他才是那隻耗子,玩夠了被吃掉的耗子【豪門復仇】+【虐戀情深】展開

《天生尤物》章節試讀:

顧遙在慕氏集團里的職務是總裁特助,基本只負責慕北城的一些工作事宜以及公司棘手的一些緊急公關。

雖然只是個總裁特助,但因為她慕家養女的身份,公司里都當她半個皇親國戚,平日里她在公司里的地位僅次於總裁慕北城和副總裁褚江寧。

林橙的事情結束以後,公司一段時間都較安穩,這兩天慕北城又去了國外談收購,她竟然有了兩天清閑時間。

一閑下來,她才想起來聯繫一下小安。

電話打過去,是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說是元宋正在進行宣傳片的拍攝,不方便接電話。

顧遙跟他要了一個地址,電話那邊頓了下就痛快的告訴她了。

她看了一下,是一個離他們公司並不遠的攝影棚,她跟岳茗交代了幾句就開車過去了。

老天爺總是熱愛狗血劇情,她剛剛停下車,就碰到了一個熟人。

陳立農。

人稱小陳總,悅康集團陳明恩第二任妻子生的兒子。

長得一副風流相,品性也絕對對得起他的這副皮相,顧遙每次見他,他身邊都是美女環繞。

今日也不例外。

他一身淺藍色的西裝,毫不掩飾那騷包氣質,摟着一個穿着清涼的美女,大咧咧的堵在顧遙車前。

那晚,那場party,邀她喝酒的人就是陳立農。

她當天有別的目的,想着豁出去了,可到最後卻後悔了,才有了後來的倉惶逃出。

如今再遇到,陳立農自然要對她當日的「不辭而別」來個秋後算賬。

顧遙心裏暗叫倒霉,卻也沒辦法,只好換上一張傾城笑臉,開門下車。

「小陳總,我們可真有緣分,怎麼在哪都能碰到啊?」

「顧美人,你上次什麼意思,玩我呢?」

「瞧你說的,我上次有點不舒服,還不是怕掃了你的興嗎?」

「你少跟我來這套,別以為我不知道那晚你去了誰的房間,他能給你的本少爺都能給,偏偏你不識抬舉,跟着我,好歹能讓你現在明面上。」

他眯着眼睛靠近顧遙,臉上神情晦暗,讓她有些看不清楚。

顧遙只覺得他今天跟以往大不同,沒有了平日里的散漫輕佻,字裡行間帶着壓抑不住的憤怒。

顧遙稍稍側頭,躲開他呼在她臉上的氣息,挑眉看他道:「小陳總如果真的喜歡我,那天就不會用那麼下三濫的手段,試問,誰家的姑娘願意以這樣的方式獻身呢?你還不是只是想玩玩?」

聽完她的話,陳立農臉上的神情透着古怪,似是不可置信,又似乎是明白了什麼。

顧遙甚至看到了他額上的青筋不可控制的跳了一下。

「我並不知情!」

他身邊的那幾個人有時候是會玩的過分了點,但他真沒想到會有人敢對他帶過去的人動手腳。

他說的很艱難,看着顧遙眼神帶着遺憾。

「無所謂了!」

顧遙但是釋懷的很,留下一句話,側身從他身旁走開。

卻被他一把捉住手腕!

顧遙帶着疑問回身看着他。

「那你那夜和慕北城………。」

他沒說完,可顧遙明白他要說的是什麼!

「拜你所賜!」

看着她離開的身影,陳立農的垂在身側的拳頭緊了又緊。

殺人誅心,不過於此。

「小陳總,這女人是誰啊!」

陳立農身邊的女伴看他如此忽視自己,不免有些嫉妒,嬌滴滴的上前來攀住她的胳膊問道。

「滾!」

陳立農大力的把她甩開,她雖氣惱但也不敢再說什麼,只好一步三扭的離開了。

陳立農上車後,煩躁的扯開身上的衣服扣子,拿出手機撥了出去。

「那晚,你誰在顧遙的酒了動了什麼手腳?」

電話那頭不知說了什麼,他一拳打在了方向盤上。

「等着我,我他們一定廢了他!」

車子如離弦的箭一樣飛馳而去!

顧遙進了攝影棚,一眼就看到了眾人簇擁下的元宋。

他一邊補妝,一邊面無表情的聽着攝影師在講着什麼!

顧遙找了個地方坐下,待他看過來的時候笑着朝他招手示意。

元宋見她來了,肉眼可見的開心。

他打斷化妝師在他臉上搗拾的手。低頭在導演耳邊低聲說著什麼,導演抬頭往顧遙這邊看了過來,笑着對她點了點頭。

然後元宋起身離開,顧遙也跟導演笑了笑,起身跟了上去。

元宋的休息室里顧遙轉了一圈,笑道:「可以啊你,一線演員的配置啊?還有獨立的休息室啊?」

「公司安排的,你上次說我們不要過從甚密,我沒想到你會來看我。」

他聲音裡帶着掩飾不住的欣喜,那種小心翼翼的樣子讓顧遙的心疼了一下。

他難道還像小時候那樣,怕自己會不要他了嗎?

她面上不露情緒,盡量笑得溫和。

「我們公司在挑選新品代言人,所以我接觸幾個演藝圈裡的人也說得過去的,你回來好久了,我那一陣子也忙,好不容易得空幾天,當然要來看看你。」

「姐,你見到你我真的太開心了!」

元宋站在離她幾步以外的地方,顧遙很想像小時候那樣去摸摸她的頭,可伸出手卻發現夠不到他的頭了。

沒想到元宋像小狗一樣低下頭去蹭她的手心,彎着腰的樣子特別逗,顧遙笑着拍他的肩膀。

「你都長大了,怎麼還像小時候那樣啊?」

「姐,如果可以,我都不想長大,我想像小時候那樣跟着你!」

元宋是笑着說的這些話,可他眼睛裏滿是憂傷。

顧遙終究沒忍住,臉上的笑消失的一乾二淨。

「小安,你怪我當時送你走嘛?

「怎麼會,你為我好,我怎麼會不知道,我只是那些年太想你了。」

顧遙的眼淚毫無徵兆的流下來,一滴一滴像斷線的珠子。

元宋慌亂的用手去接那些滴下來的眼淚。

「你別哭啊?你哭我心裏太難受了,我發過誓,以後會讓你過好日子的,你不要哭了。」

他越說,顧遙哭的越厲害,他手足無措,只好把她拉進懷裡,任由她哭出聲來。

門口傳來敲門聲。

「元老師,馬上要開拍了,您這邊要出來準備一下了。」

「好的,稍等!」

顧遙從他身上起來,情緒已經好了很多。

「你去工作吧,我補個妝就回去了,下次有時間我再來看你。」

「姐,你把你的地址告訴我吧,等我忙完也可以去看你。」

「好,我回去發給你。」

元宋走了之後,顧遙坐在化妝鏡前準備補一下臉上的粉。

剛才哭的厲害,妝都有些花了!

有人推門進來,她回頭看去,是個妝容精緻,穿着幹練的女人,雖然保養的不錯,不過看起來也得40歲左右了。

她就在顧遙疑惑的目光中坐在了她對面,含笑看着她。

「顧小姐,你不認識我,但我認識你,小宋在我面前總是提起你,說你是他唯一的親人。」

「你是?」

「我是他的經紀人,李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