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替嫁凰妃:九殿下的小祖宗燃炸天
替嫁凰妃:九殿下的小祖宗燃炸天 連載中

替嫁凰妃:九殿下的小祖宗燃炸天

來源:外網 作者:秦煙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煙 都市言情

【女強男強+多重馬甲+扮豬吃虎+打臉虐渣+獨家寵愛】幽州城,那面容醜陋的秦家嫡女秦煙替嫁不良於行的瘋逼九王爺,全城百姓直言,這太驚悚了!紛紛看好戲,議論秦煙活不過新婚之夜,更是坐等秦煙當寡婦。可誰知道,秦煙不僅熬過了新婚之夜,而且還和瘋逼九王爺恩愛異常。等等,秦煙後知後覺:王爺,你要點臉!你到底有幾個馬甲?九王爺眯了眯眼,將秦煙撲倒:王妃,彼此彼此!展開

《替嫁凰妃:九殿下的小祖宗燃炸天》章節試讀:

秦煙正準備轉身離去,劉氏卻突然喚住她,「阿煙,你等等,我有事情尋你。」
一聽,秦煙原本已經變得冷漠的臉,在轉身的那一刻,恢復成無辜的模樣。
「可是阿煙犯了錯?可阿煙當真沒有做過這件事的。」秦煙啟唇。
秦湘湘嫌惡地盯着秦煙,她就不相信秦煙每一次都能夠僥倖!
「我自然是信你的,你妹妹也相信你。我尋你,是想和你說,明日便是我們幽州城的簪花大會,你如今既然已經回了幽州城,當然要去參加,更何況你還是未來的九王妃。」劉氏嘴角銜着一絲笑,溫柔道。
簪花會?秦煙暗道,她可不知這劉氏有這般好心,畢竟能夠去參加簪花會的姑娘們,都是幽州城中有名的貴女還有宮中的郡主等人。眼下劉氏刻意討好於她,無非是擔心她會拒絕替嫁,所以想着讓她這未來的九王妃之名能夠讓更多人知曉,試圖用輿論的枷鎖將她套牢。
嘖,真不知道該說劉氏聰明,還是該嘆劉氏一句愚蠢。
不過劉氏此舉正中她的下懷。
「我,我去參加不大好吧。妹妹一向比我長得好看,而且才藝雙全,是幽州城有名的才女。」秦煙連忙擺手推卻,「我不行的,還是不去了,您陪妹妹去就好了。」
劉氏聞言,淺笑,「湘湘自然也是參加的,早在一個月前,老爺便已經將湘湘的名字上報了,阿煙你的名字也是老爺後來遞交的。所以這一次,我們秦家有兩位小姐參加簪花會。」
秦湘湘被紗幔擋住的臉,已經一陣青一陣白,她緩步靠近自己的阿娘,伸手扯着劉氏的衣角,示意劉氏不要再說了。
可劉氏根本不知秦湘湘臉上的情況,還有些疑惑地看向秦湘湘,柔聲道,「怎麼了?好了,你和你姐姐一塊參加。」
一聽,秦湘湘氣得只能磨牙。
秦煙暗自垂眸,勾唇道,「是,阿煙會和妹妹參加的。如若沒有其他事情,阿煙便先行告退了。」
劉氏裝作善解人意般地朝着秦煙揮了揮手,示意秦煙可以先走。
待秦煙離開,院子里只剩下劉氏和秦湘湘時,秦湘湘立馬拔高了音量質問道,「阿娘,你完全沒有瞧見我對你使眼色是不是?我現在這樣,怎麼參加簪花會?」
情緒有些激動,秦湘湘猛地將臉上的紗幔扯掉。
白皙的臉蛋上赫然起了紅色的疹子,而且那紅色疹子構成的形狀就像是一隻活生生的王八一樣。
劉氏詫異開口,「這,這是怎麼回事?」
秦湘湘怒極,「一定是秦煙乾的!阿娘,這些吸血蟲是我買來放秦煙那個賤人的房中的,可沒想到一覺醒來,我的房中不僅多了這些死去的吸血蟲,更重要的是我臉上還被人畫了王八。這些顏料都是阿娘你給我的,是不易清洗掉的,最快也要半個月才能褪盡。你要我如何去參加簪花會?我這樣出去,只會被人嘲笑,我從前可是與那位錦陽殿下可以相媲美的!」
越想越氣,秦湘湘一腳朝旁邊的花瓶踢去。
砰地一聲,花瓶應聲而碎。
劉氏嚇了一跳,但仍然耐着性子安慰自己的女兒,「湘湘,快先將臉擋住。我們現在還不能與秦煙撕破臉,不然嫁進九王爺府的就是你了。而且秦煙看着像是唯唯諾諾的樣子,委實不是個厲害角色。」
「知人知面不知心!阿娘,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嗎?算了,說什麼都沒有用。」秦湘湘哽咽出聲,「我現在怎麼辦啊,我的臉要怎麼治?」
偌大的院落,不斷迴響着秦湘湘的抽噎聲。
「阿娘,明日你就以我身體不適告假好了。」秦湘湘委實不想去簪花會丟人現眼。
劉氏有些着急地應道,「那怎麼行呢?名單都是提前上報的,是根本不能取消的。這樣好了,找陸大夫給你看看,他可是我們幽州城醫術了得的大夫,定然能夠恢復你的臉。」
陸大夫?陸懷瑾?那不是傳言中診金格外貴,別的大夫只需要十兩銀子,這位陸大夫可是要至少三十枚金葉子,不僅如此,還有可能給診金都不願意治,那脾氣是格外奇怪的。
「阿娘,陸大夫可是很貴的診金。」秦湘湘停止了哭泣,抽噎出聲。
劉氏暗自算了算,她啟唇道,「沒事,我存了些銀錢,三十枚金葉子還是拿得出來的。這樣,我將診金給你,你去城中的寶安坊找陸大夫,阿娘今日不能與你一同出門,我得陪你阿爹。」
秦湘湘蹙了蹙眉,將紗幔重新遮掩着自己的臉。
……
幽州城的冬季多雨,淅淅瀝瀝,綿綿密密的。
身穿青煙薄紗襖裙的秦煙,手撐着油紙傘,走在長街上。
她面容姣好,明眸皓齒,行人從她身邊路過時,都不由側目看一眼。
秦煙才走到狼煙閣門口的一處台階上,身後便傳來了蕭宴的聲音,「老大,星辰閣的人在查我們狼煙閣。」
「知道了,進去再說。」秦煙微微蹙眉,收了傘,進了狼煙閣。
今日狼煙閣閉門休息,謝絕外客。
秦煙跟着蕭宴進了店內。
「晚晚人呢?」屋子裡空無一人,秦煙懶洋洋的,像是一隻慵懶的貓,平靜問道。
蕭宴知道秦煙會問,熟練地接話,「晚晚她去寶安坊了買藥材了。」
「寶安坊?」秦煙之前沒有關注過寶安坊,倒是有些疑惑,「幽州城的醫館?我怎麼不知道還有一家寶安坊?新開的?那不是與我們的同知堂為對家。晚晚不去同知堂自家葯坊主要,卻是去對家,這是何心態?」
蕭宴搖頭,「不知,大抵是想着深入敵人內部,了解詳情。反正我聽說這寶安坊的大夫,是一個見錢眼開脾氣古怪之人,每次看病只收金葉子,而且如若你沒有銀錢,診金不符合他的要求,就算你病死在他醫坊門口,他也是不會救的。」
嘖嘖。
一聽,秦煙暗自腹誹:她怎麼覺得這位大夫,和她認識的一個人很像呢?只不過她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和那位聯繫過了,只知道那人浪跡天涯去了,難道是入了幽州城?
不行,她得去一探究竟,看看是何人,竟然能夠威脅到同知堂的生意。
「老大,你要去哪?」
「寶安坊。」
還沒等蕭宴開口說什麼,秦煙已經甩袖出門。

《替嫁凰妃:九殿下的小祖宗燃炸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