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替死鬼
替死鬼 連載中

替死鬼

來源:google 作者:一人從眾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衛國 程天擇 都市小說

身患肝癌晚期的王衛國,卻被不明真相的人抓去當了供體,無端丟掉了性命,當了替死鬼天道輪迴,他又獲得了重生,還重新得到一副年輕健康的身體他死了,又活了,且看他如何面對和應對這錯換的人生……展開

《替死鬼》章節試讀:

「小天先轉移到別的手術室,把老程和這位供體一起送到太平間,對外宣布父子雙亡,明白嗎?」

陳雪嬌很威嚴地說道。

「明白。」眾人齊聲答道。這些人,可都是她的心腹。

很快,手術室里打開了一扇暗門,程天擇從暗門轉移到了別的手術室里。

當陳雪嬌看到供體的臉時,內心還是很觸動,這張臉,本來就是他兒子的臉,儘管身體是別人的身體。

特護們分別為他們進行清潔、傷口美容、再後來化妝。

也不虧是馮副院長,做的換臉手術,在化妝後,只要不用手去拉扯,根本看不出來。

「院長,好了,您再看一下。」一位特護來請示陳雪嬌。

陳雪嬌望着並排平躺的父子二人,兩人此時就像平時睡著了一樣,面容自然安祥。

王得福已經提前給程老大程老二通知過了,二人也在趕過來。

而得到內幕消息的記者,也早已在醫院門口盯着了。

當程老大程老二來到太平間時,王得福已經為程老三父子倆穿上了衣服,給他們穿着統一黑西裝白襯衫。並沒有穿傳統的壽衣。

「三弟呀,你怎麼就先我而走了啊!……」程老大不敢上手接觸程登弟的遺體,就站在旁邊哭了幾聲。

「我的好侄兒啊……,你怎麼也年紀輕輕的就走了啊……」,程老二也來到「程天擇」的遺體旁邊哭起喪來。

陳雪嬌在太平間門外,也抹着眼淚。

「老二,安排車輛,把咱弟咱侄兒送去西樂殯儀館。館長是我朋友。我再去聯繫風水師傅選日子,明天早上發訃告,咱們一定要把老三侄兒的事,辦得風風光光的!」

「雪嬌,你還有什麼想法,說出來,我們聽聽。」老大又用商量的口氣問陳雪嬌。

「我沒啥意見,全憑大哥二哥操心啦。送殯儀館的車,就不用二哥操心了,我們醫院有救護車,我趕在天亮送過去就是了,我再在這裡多陪他們一會兒吧!」

「那好吧,我們就先回去了。」

程老大帶着老二就回去了。

到醫院門口,有記者攔他們的車採訪。程老大沒多說,只說了一句「父子雙亡」就離開了。

記者已經知道啦,就趕回去寫稿子了。

醫院太平間里,這間是單獨的,就擺放着程老三父子兩人。

陳雪嬌就坐在程登弟身上守着。

這時,王得福手裡拿着一個塑料袋走了進來。

「夫人,這是這位先生的遺物。」

陳雪嬌接過塑料袋,從裡邊拿出一個錢包,裏面有身份證,一張銀行卡,一張火車票,幾百塊現金。還有一張診斷證明。

王得福給了陳雪嬌塑料袋後,就徑直來到王衛國的遺體旁邊,直接跪了下來,連磕三個響頭,「王兄弟,是我王得福對不起你,我手下人下手時,失手了。你要報仇就早我吧。」

原本,並不是想要王衛國的命,只是要他一半肝臟就可以了。因為肝臟是只可以再生的。

「調查清楚了嗎?這位兄弟家裡還有什麼人?」陳雪嬌知道,事已至此,只能看能不能給王衛國家人一些補償了。

「已經調查過了,他家裡沒人了,他從小就沒了母親,他父親三年前也去世了。」

事情到這裡,就要解釋一下,為什麼偏偏找到王衛國了。

原來,王衛國自己在幾天前,在別家醫院確診為肝癌晚期,今天又跑到陳雪嬌這家醫院辦理遺體捐贈。準備坐明天的車回老家去的。

在登記信息的時候,就留下了血型信息。

而他的血型,正好跟程老三一樣。

中午當程老三出車禍時,因為事發緊急,而情況又比較嚴重,王得福就動用了醫院的資源,查到王衛國。

「原來也是苦命之人啊,那我也給他磕幾個頭吧。」陳雪嬌說著,也走到王衛國遺體旁邊,跪下來磕了三個頭。

陳雪嬌又把塑料袋還給了王得福,吩咐道:

「先收起來吧,以後也許有用。」

「再過一會兒天就快亮了,去安排車吧,把他們送殯儀館吧,順便給下面的人吩咐一下,老大老二的人要接手咱們的生意,不要發生衝突,給他們就好了。」

「讓兄弟們不要衝動,在事情沒調查情況前,不要與老大老二發生衝突。我們以後就只留這家醫院跟五家茶樓,還有遊樂場。想留下來的兄弟,就安排一下,當保安保潔之類的。」

「形象好的,有文化的,也可以安排點別的工作。不想留的,安家費每人給一百萬。」

陳雪嬌把後面的事,一併安排了。

「至於小天的事,從現在開始,他死了,明白了,父子雙亡,以後再有什麼情況,我再通知你。」

「是,夫人。」王得福跟隨程老三陳雪嬌又不一天兩天,做事早就有默契了。

清晨時分,當早起的人們打開電視,

「歡迎收看新聞早知道,本台獨家消息,昨日,我市著名企業程氏集團的三弟既程登弟與其子程天擇在中心大道發生嚴重車禍,後被及時送到程氏集團旗下的仁惠醫院。」

「本台記者從相關人員獲悉,程登弟及其子程天擇,已於昨晚因搶救無效,父子雙亡。公開資料顯示:程登弟享年48歲,其子程天擇享年17歲。詳細內容和後續消息,本台將持續報道和關注……」

隨着新聞的播出,程家也成為了整個城市的焦點。

仁惠醫院三樓的一個隱秘手術室里,兩名特護輪流照看着程天擇,從喂流食、打針,到輔助大小便,照顧的無微不至。

另一邊,陳雪嬌和王得福,還有幾十名形象條件較好的手下,已經到了西樂殯儀館,這裡是全市最大最好的殯儀館。

陳雪嬌與負責人對接,商討着追悼會會場的布置、儀式流程等問題,手下的人則負責維持現場的安保,沒有陳雪嬌的同意,任何人不得進入殯儀館。

一隊車輛來到了殯儀館門口,來的正是程家老大程家老二和一眾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