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團寵真千金被反派攝政王嬌寵了
團寵真千金被反派攝政王嬌寵了 連載中

團寵真千金被反派攝政王嬌寵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楊有點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宛兒 蘇淺淺

【團寵+追妹火葬場+甜寵虐渣】蘇淺淺在蘇府滿門抄斬,哥哥被凌遲處決之後,死在了自己的未婚夫和養妹的成婚日一朝重生,蘇淺淺回到了被接回蘇府的前夕假千金錦衣玉食,真千金卻面黃肌瘦,地位更是千差萬別小白花養妹卻裝柔弱?裝大度?誰不會?上輩子的仇,這輩子加倍奉還!誰知三個哥哥竟輪流送上寵愛:大理寺少卿大哥:妹妹沒有新衣服,來人啊,將京城上好的布匹都送過來給我妹妹挑!禁衛軍統領二哥:妹妹想出去玩?來人,快備馬車,我要帶妹妹遊戲人間!司農鄉君三哥:(前期)什麼妹妹,我可不認!我只有宛兒一個妹妹!(後期):對不起,三哥錯了,跪...展開

《團寵真千金被反派攝政王嬌寵了》章節試讀:

    「是啊,姐姐確實好看。」蘇宛兒笑道。

    蘇宛兒努力掩蓋住心裏的嫉妒,其實在蘇淺淺出現的那一刻,她就控制不住的嫉妒。

    憑什麼蘇淺淺可以長得這麼好看。

    而且這幾日,蘇致遠和蘇逸陽幾乎一得空就守在蘇淺淺的身邊,她從來沒有得到過這種待遇。

    憑什麼蘇淺淺一回來就可以得到大哥哥和二哥哥的寵愛。

    所以蘇宛兒對蘇淺淺愈發的嫉妒。

    「長得好看有什麼用,養在寺廟裡,必定胸無點墨,不過一副皮囊罷了。」有位女子也聽到了她們的對話,不屑地說道。

    聽到這個,蘇宛兒忽然心生一計,眼神露出了陰狠的目光。

    「思如姐姐,你別這麼說,姐姐只是比較單純,你一會可不許針對我姐姐。」蘇宛兒皺眉道。

    王思如切了一聲,對於蘇宛兒的話不甚在意。

    看到王思如的神情,蘇宛兒眼裡划過一絲得逞,而後她跑向蘇淺淺。

    臉上帶着天真的笑意:「姐姐,你來了,我帶你過去那邊吧,哪裡人多比較熱鬧。」

    蘇淺淺望了一眼蘇宛兒所說的地方,確實人多,她一眼就看見了王思如,這個王思如在前世可是讓自己出了不少的丑。

    蘇淺淺揚了揚嘴角,那一笑,令在場的男子頓時都沉溺了。

    「好啊。」

    蘇宛兒看着淺笑嫣然的蘇淺淺,心底閃過一抹嫉妒,恨不得把蘇淺淺的臉劃爛,但是臉上還是保持着笑容。

    蘇宛兒把蘇淺淺帶到了亭台處,十分自豪的與眾位千金介紹道:「這就是我姐姐。」神色無比的真摯。

    王思如看着蘇淺淺的眼神里充滿了不屑,她高傲的看着蘇淺淺。

    「你就是宛兒的姐姐,宛兒這般聰慧,想必蘇大小姐也差不到那裡去吧。」王思如說道。

    果然,蘇淺淺心底冷笑,還真是和前世一模一樣呢。

    蘇宛兒確實才華出眾,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前世的自己也經常會被拿來和蘇宛兒必較。

    她本來就懦弱膽小,在這些人的比較之下,整個人更加的自卑,一點大小姐的樣子都沒有。

    可是在遇到顧明辰之後,一切都變了,在自己無法自拔的喜歡上他之後,她就一直苦學才藝。

    而如今她已經不是前世那個膽小懦弱又無所是處的蘇淺淺了。

    「思如姐姐,你不要這樣說。」蘇宛兒維護道。

    王思如絲毫不在意蘇宛兒的維護,看着不出聲的蘇淺淺更加得意。

    「怎麼,難道蘇大小姐連回應都不敢?」王思如愈發緊逼。

    蘇淺淺微微一笑,「王小姐想要本小姐回應些什麼?」目光如炬,臉色更是淡定從容,絲毫不見怯場。

    王思如有些意外,但是自信的蘇淺淺變得愈發耀眼,而王思如也愈發嫉妒。

    「看樣子,蘇大小姐定是才學滿腹,不如我與蘇大小姐比試一番?」

    「不可以!」蘇淺淺還沒有說話,蘇宛兒就拒絕道。

    語氣十分焦急,而這一幕更是讓周圍的人覺得蘇淺淺就是不會。

    而王思如就更加想要和蘇淺淺比試了。

    蘇淺淺心底冷笑,蘇宛兒此番行為不過是換一種做法刺激王思如罷了。

    前世的王思如不就是在蘇宛兒的維護下,更加想要她蘇淺淺丟臉嗎。

    「蘇大小姐的意思呢?」王思如掠過蘇宛兒看着蘇淺淺,挑釁道。

    蘇淺淺還沒有說話,蘇宛兒又說道:「我姐姐不方便,不如宛兒和思如姐姐比吧。」

    蘇宛兒的挺身而出,一方面證實了蘇淺淺確實胸無點墨,另一方面也贏得一番好感。

    這般維護自己姐姐的妹妹,當然會讓周圍的千金覺得蘇宛兒的善良。

    「難不成,蘇大小姐看不起本小姐?」王思如盯着蘇淺淺,眼裡地不屑十分明顯。

    蘇淺淺淺笑了一聲,說道:「王小姐說笑了,我還什麼都沒說呢。」

    看着王思如的眼神就像是看戲一樣。

    眾人一愣,好像確實從頭到尾蘇淺淺什麼都沒說,她們只是下意識地忽略了。

    畢竟她們都知道蘇淺淺才回京城,害怕怯懦都是應該的,所以她們就覺得蘇淺淺不敢說話也正常。

    「這麼說,蘇大小姐願意咯?」王思如看到蘇淺淺的眼神有些氣憤,更加堅定了自己要讓蘇淺淺出醜的想法。

    長得再好看,若是一點學識都沒有那也沒有用。

    蘇淺淺慢條斯理地說道:「既然王小姐盛情邀請,那我又怎麼會拒絕呢。」

    蘇淺淺始終都是身姿挺直,臉上淡定又從容,舉止更是優雅得體,絲毫不像是剛回京城的,更像是從小就學習禮儀的人。

    蘇宛兒看到這一幕也有些意外,沒想到蘇淺淺竟然這樣從容。

    可是明明她才回來幾日,而且這幾日自己時不時就會去找她,為的就是不讓她這麼早的學習禮儀,今日在眾人面前出醜。

    可是今日的蘇淺淺卻讓她有些意外。

    壓下心底的疑惑,蘇宛兒拉了拉蘇淺淺的袖子,秀眉微擰,臉上透露出些許的擔憂。

    「姐姐,你不該答應思如姐姐的。」

    蘇淺淺深深的看了蘇宛兒一眼,她沒錯過蘇宛兒眼裡地得逞。

    頓時蘇淺淺眼神里的從容換成了一抹驚慌,「可是她一直在說,我怕啊。」

    我怕啊,我怕這一次不打她的臉,我又怎麼償還上一世的仇呢。

    看到蘇淺淺的驚慌,蘇宛兒瞭然,原來都是裝的,這樣她就放心了。

    蘇宛兒立刻說道,「沒關係,姐姐,一會宛兒會幫你的。」

    「好,還好有你,你真好,宛兒。」蘇淺淺十分感動看着蘇宛兒。

    蘇宛兒微微一笑:「誰讓你是我姐姐呢。」實則心底早就對蘇淺淺充滿了鄙夷。

    她今日就要讓所有人知道,蘇淺淺不過時空有一副皮囊,除此之外她什麼都不是。

    「不知道思如姐姐想要和我姐姐比試些什麼呢?」蘇宛兒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看蘇淺淺出醜了。

    「如今陽光明媚,正是百花盛開的季節,我聽聞蘇府的三少爺酷愛養花,不如今日我們就比一比識花如何?」王思如說道。

    眾人一副看好戲地模樣,要知道識花聽起來簡單,實則卻很難。

    要知道能養在京城裡的花,定然是有名且珍貴的,若非真的看過聽過,是說出來的。

    王思如此番看來真的是想讓蘇淺淺出醜了,不過眾人也樂意一看,畢竟她們許多人也像王思如一般想要讓蘇淺淺出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