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王安蘇幕遮
王安蘇幕遮 連載中

王安蘇幕遮

來源:外網 作者:太子爺紈絝記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太子爺紈絝記 都市言情

王安抬頭望去,就看到一個身穿五爪金龍袍,頭戴二龍搶珠冠,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進來。正是他的便宜老子,大炎皇帝----王禎。這也是一位有着鐵血手腕的皇帝,經歷與大唐太宗皇帝相似,都是殺兄滅弟奪皇位的狠角色。眼看到王安已經醒來,炎帝雙眼發直,當場愣住。王安被看得心裏一陣發虛。他生怕被看出什麼破綻來,趕緊學前任太子,老鼠怕貓一樣行禮:「兒臣,見過父皇!」既然佔據了人家的身體,這也算自己半個爹,叫聲父皇不過份。「太子竟然醒了?哈哈.展開

《王安蘇幕遮》章節試讀:

第7章

眾人呆若木雞,震撼無比。

之前的懷疑和不屑,因為一首慷慨激昂的《滿江紅》,彷彿一巴掌重重地甩在他們的臉上。

打得他們臉色發紅,羞愧難當。

這還是太子嗎?

這還是那個紈絝粗鄙的太子嗎?!

望着大殿之上,手持摺扇、揮斥方遒的少年,眾人的心中震撼莫名。

張征和徐懷之也傻了,老眼瞪得像兩個核桃。

他們都是文壇泰斗,一聽就知道,這是一首能震鑠古今、流傳千年的詞。

更重要的是,這首詞,幾乎寫盡了大炎幾十年的征戰興衰,滿懷激烈,悲壯激昂,沒有大才,作不出來。

而這樣一首詞,竟然是太子出口成章、一氣呵成之下念出……一秒記住http://

這才是讓張征和徐懷之感到恐懼的地方。

這代表着,太子奪魁的幾率非常高。

想到這個結果,兩人的心就涼了半截。

沒關係,還有……還有策論呢。

兩人暗暗給自己打氣,死死攥住拳頭,手心裏全是汗。

只要恵王能在策論上碾壓太子,那太子詩詞再驚艷,也無緣魁首。

張瀾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甚至踉蹌地退了兩步。

王安的表現,已經顛覆了他的認知。

王睿也是臉色鐵青,鬢角青筋直跳。

這一刻,他才發現,這個他最瞧不起的人,已經脫離了自己的掌控。

甚至……會威脅到今日的籌謀。

想到這裡,王安的眼神就變得冷厲起來!

為了今日,本王付出了無數心血,豈能容你輕而易舉地破壞?

相比於滿腹心事的眾人,此時最為震撼的,莫過於炎帝,為此,他甚至懷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確定自己眼見為實,炎帝險些放聲大笑,真不愧是朕的兒子啊!

這一首詞,寫盡了朕的雄心壯志。

「好!好!好!」

炎帝一連說了三個「好」字,拍着雙手激動地站了起來。

頃刻間,大殿之上掌聲雷動。

王睿等人雖然臉色難看,但也不得不為王安鼓掌。

王安雙手執扇,作揖還禮:「多謝父皇讚賞……」

隨即扭頭看向眾人:「都說了,在本宮面前,你們都是渣渣,服不服?」

掌聲驟然停止。

眾人瞪着王安,皆咬牙切齒。

太嘚瑟了,好想打人啊!

本來聖心甚慰的炎帝,聽到這話,嘴角頓時抽了抽。

這小混蛋,真是給你幾分顏色就開染坊。

低調懂不懂?

「哼!胡鬧。」

炎帝臉色一沉,王安頓時縮了縮脖子,不敢再說話。

見王安老實了,炎帝臉色緩和,又忍不住得意起來:「還有人懷疑,太子的詩詞是剽竊的嗎?」

大殿一片安靜。

王安轉身看着張瀾,笑嘻嘻地道:「張世兄,又到了你表演的時間,請。」

張瀾臉色瞬間漲成了豬肝色。

我請你個頭,當老子是白痴?

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咬牙道:「在下不明白殿下在說什麼……」

「慫包。」

王安白了他一眼,又氣得他差點三屍神暴跳。

見沒人出聲,炎帝笑了笑:「既然如此,朕宣布,第一場詩詞勝者,太子王安!」

哪怕早有心理準備,眾人聽到這個結果,還是不免噓。

本以為碾壓全場的會是恵王,沒想到……獲勝的竟是太子。

這簡直就是大字不識一籮筐的書生,突然考中了進士一樣稀奇。

真是人活久了,什麼怪事都能見到啊。

「既然詩詞已經考完,各自回位吧,準備考策論!」

炎帝重新坐回龍椅上,再度變成那個高高在上的皇帝。

眾人紛紛回位。

王安也回到座位坐了下來,張瀾看着他搖着扇子怡然自得的樣子,當下眼神彷彿淬了毒,冷笑道:

「呵,殿下別高興得太早,這策論,可是和詩詞一道大相徑庭,不是運氣好就能作出來的。」

以前,王安在他面前,拙舌笨口,想怎麼奚落就怎麼奚落。

現在,忽然嘲諷不動了,這讓他如何不恨?

王安回過頭,玩味一笑:「剛才怎麼不說話……本宮還以為你變啞巴了。」

「你!」

張瀾氣得發抖,握緊拳頭,真想一拳將王安的臉砸扁。

這混蛋,太氣人了啊!

「咦?你還想打本宮啊?來,往這裡打,不打你是我孫子!」王安指着自己的臉,還往前湊了湊。

「你真以為我不敢嗎?」

張瀾暴怒,拎起拳頭就要砸。

只是,拳頭還沒提起來,就被恵王抓住,按進桌下。

王安暗道一聲可惜,本來他想激怒張瀾對自己動手,在這樣的場合,哪怕他是皇親國戚,不死也得脫層皮。

沒想到被恵王看穿了。

「張瀾說的沒錯,策論,本王是不會再給皇弟機會了!」

王睿笑吟吟盯着王安,眼神卻極其冰冷:「不得不承認,皇弟藏得很深,詩詞的確驚艷卓絕,但策論,你還沒資格和本王相提並論!」

王安眼眸微眯。

張瀾冷哼一聲,壓低聲音惡狠狠道:「恵王殿下在六部學習處理政務的時候,殿下還在街上遛鳥呢,和恵王比策論,呵呵……」

王睿笑得越發燦爛,壓低聲音:「實不相瞞,本王府上幕僚上百人,他們一起為本王做的策論,太子認為,你還有機會嗎?」

他心裏暗暗發誓,這一場,一定要奪回屬於自己的榮耀,將太子踩進塵埃。

讓所有人知道,誰才是這個國家最優秀的皇子。

王安一臉戲謔,也不生氣:「我說,誰給你們的勇氣?梁靜茹嗎?」

王睿和張瀾倏地愣住。

梁靜茹?

誰啊?

王安也懶得和兩人廢話:「有一百人的幕僚很牛是吧?今天本宮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以一敵百!」

王睿兩人嗤之以鼻。

以一敵百?

呵!會念兩首詩,還不知道是不是本人寫的,還真當自己天下無敵了?

這時,炎帝的聲音在大殿上響起。

「剛才太子現場吟詩,倒是給了朕一個啟示,所以,策論考試,朕也不用考卷了,諸位小卿家,直接以奏對的方式進行吧。」

眾人一聽,頓時就興奮了起來,和皇帝奏對,那可是朝中重臣,才有的權利啊!

見到眾人興緻勃勃,炎帝滿意地點點頭,繼續道:

「因朝廷連年內憂外患,最近,有兩萬多百姓流離京城,導致京城混亂不堪,偷竊、殺人、搶劫等案件頻發。

「因此,朕的考題,便是如何治理這兩萬多流民。」

聽到考題,原本躊躇滿志的眾人,頓時就焉了。

可有兩人,神情卻是截然不同……

《王安蘇幕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