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王府寵妾紀事
王府寵妾紀事 連載中

王府寵妾紀事

來源:google 作者:晏曉雨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司徒鉉 晏曉雨 穿越重生

一朝穿越,晏曉雨準備開店賺錢過逍遙日子不料,那場沒有硝煙的陰謀和算計早就不容她輕易脫身陳國手握重兵、權傾朝野的敬安王,把她囚禁在身邊殊不知薄寵背後,她是他思念舊愛的慰藉品精心謀劃的逃亡,在他眼中也不過是個笑話她親眼看見他的人要射殺她,而喜歡她的人卻捨命救了她欠人性命,逼瘋王妃,她被另一個陰狠的男人無情報復,痛失了腹中骨肉無端入噩夢,淚痕猶未乾只能背負起小國公主的使命,跟他們誓死糾纏此後餘生,她和他們永遠有一道無法癒合的傷展開

《王府寵妾紀事》章節試讀:

玉夫人被柳夫人叫丫頭拖走時,正氣憤的罵著,一雙狠毒的眼睛狠狠盯着晏曉雨看。
晏曉雨只當是在看戲,一切都沒聽進心裏,畢竟她們說的那個晏夫人,她沒一點兒切身感受。
說是派給自己的兩個丫環,完全不護着主子,也在看戲,更加讓她想馬上找個機會離開這裡了。
在園子里鬧了這陣子,晏曉雨領着兩個丫環回到垂青閣,讓她們把飯菜端來。前腳剛吃飽,後腳就有人來垂青閣了。
院子里有很多剛露出牆頭的竹子,風一吹進來,竹葉簌簌作響。
晏曉雨坐在桌前,看着兩個面色不善的丫環和兩個沉着臉的老婆子跨進垂青閣的門。
「晏夫人,我們側妃娘娘請你過去說說話。」前頭的丫環端着架子,人還沒進來,話已經說完了。
兩個婆子進門就一把抓住晏曉雨,不給她說話的機會,拎着人就往外走。
這人都誰啊?
晏曉雨一頭霧水,心想着,要死了!看她們來勢洶洶,打又打不過,跑又跑不掉,估計比玉夫人還要難搞。
「側妃又是誰?」她在心底嘀咕,果然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啊。
等到了側妃那邊,晏曉雨也才有種如臨大敵的感受。
有的人囂張是表面的,有的人張狂是有底氣的,就比如馮側妃。
晏曉雨幾乎是被架着扔到馮側妃家的廳里,一邊坐在地上一邊打探敵情。
那廂,馮側妃挑着細眉,半眯着丹鳳眼,目光定在自己的手指甲上,纖細修長的白蔥玉指任着身側匍匐在地的白凈男子侍弄。
身旁還有個眉眼凌厲的夫人和一群伺候在側的丫環,有的端着水果,有的端着茶水。
馮側妃也不見來人,只顧着看剛侍弄好的指甲,那男人做得很小心,塗抹了凝膠,便把各色艷麗的花瓣貼在上面,又刷上一層膠,和幾千年後的手藝相差不大。
晏曉雨也是一口氣懸在胸口不敢出,仔細觀察着那個側妃娘娘的神情,她乾淨精緻的臉蛋兒微微紅潤,唇上染着櫻桃色的胭脂,時而微動,不知因什麼而發笑。
突然,那男人一聲輕喝,立馬抖着聲音求罪道:「娘娘饒命!」
主子還沒說什麼,身邊的夫人當即就賞了男子一個巴掌。
「繼續伺候娘娘,當心點。」婦人又道,男子灰白的臉色稍有好轉,快速撐起身子繼續伺候。
許久以後,晏曉雨才挪動身體,下半身已經酸麻到極致,實在忍不了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她不想死得太慘。
「你就是晏夫人?」
一室寂然,只有馮鳶清脆的聲音在屋內回蕩。
「是啊。」晏曉雨聲音虛弱,每當談起這個問題,她就特別耿直的想表示她不是原來那個晏夫人。
「聽說你曾經離開過王府?」她好似不相信,瞳孔緊鎖,唇瓣稍微合在一起,一臉的不可置信。
晏曉雨遲疑的點點頭。
「本就不是乾淨的人,這下子更不幹凈了!」她嘆了口氣。
晏曉雨半眯着眼睛,歪着頭,被她們前前後後的話說的有些恍惚。總是對她說些陰陽怪氣的話來,看來不了解前情對她還是很有影響啊。
玉夫人說她之前是個歌妓,青樓出身,果然不招待見。至於其他什麼事情,她更不知道了。
晏曉雨當下也不知道怎麼辦,頂着頭上的大大的「冤」字,獃獃的坐在那裡。
「乳娘,帶人去給她檢查檢查!免得這回髒了我們敬安王府!」她的聲音不大,目的卻很惡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