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王府小奶娘
王府小奶娘 連載中

王府小奶娘

來源:google 作者:白茶流螢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劉總管 武俠修真 沈三娘

他是位高權重、出身矜貴的鎮國尊親王天生冷情冷欲,從不近女色將近而立之年才意外得了一位小公子卻偏偏對府里新來的小奶娘瞧上了眼他覺得這簡直荒謬至極,召來太醫給自己看病!卻越醫越重直到小奶娘要醮夫再嫁,他決定這病不治了展開

《王府小奶娘》章節試讀:

宋側妃看着養的白白胖胖,精神頭十足的兒子,瘦削的臉上滿是身為人母的喜悅和慈愛。

若不是因為她昏睡了四個月,身體虛弱、無力的很,定是要將小公子抱在懷裡,好好的親香一番。

聽完劉總管的回稟,差不多整個東西跨院都被來了個大清洗,凡是曾私下議論過沈三娘侍妾身份的丫鬟,都挨了罰。

嚴重的挨完板子便被發賣出府,能不能活命那是她們的造化。

尤其錢李兩位奶娘,下場自是極慘的。

沈三娘頗有些心驚,也就個別丫鬟、婆子可惡了些,至於其他的也用不着動這麼嚴厲的刑罰。

可是這聽在宋側妃的耳中卻是另外一番意思,王爺懲罰的越重,手段越是雷霆,便越說明重視她、在意她。

「王爺參加完宴會,大概什麼時候回來?」

王爺這麼快將北疆的戰事解決,皇上自然是要在宮中為王爺設慶功宴的。

「王爺已經請求皇上將慶功宴延遲到了下個月,待會兒便會來看小公子,在側妃娘娘您這用膳。」

這可是讓宋側妃喜出望外,滿臉都是幸福的笑意。

說話間,雲歲騖便走了進來,身上的絳紫色蟒袍已經換成了簡單、淡雅的月牙白長裳,青綠色的絲線綉出一片蜿蜒青蔥的墨竹,從胸襟一直延伸到腰際。

襯得燭光下那張臉雋美無雙、眉目若畫,是說不出的風姿綽約、清貴出塵。

直教宋側妃都看痴了,這已經不是宋側妃第一次看得失神了。

她猶記得,她衣衫不整醒來看到躺在身旁的王爺時,她第一個反應不是被侮辱的羞憤,而是心跳的悸動。

她從未見過這般俊美絕倫的男人,能被這樣的男人侵犯,她倒是死的也心甘情願。

誰曾想這個男人不但生的俊美,身份更是格外的高貴。

而她一個十九歲還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因為懷了這個男人的孩子,一躍成為了東楚國地位尊崇的尊親王側妃。

這簡直是她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即便是到現在,她都懷疑這是一場夢。

在沈三娘的行禮聲中,宋側妃才緩緩緩過神來,溫柔、虛弱的喚了一聲:「王爺……」

望向王爺的眸光中滿是一個女子對男子的愛慕與嬌羞。

「嗯。」雲歲騖淡淡的應了一聲,漆黑深幽的眸光先是看向躺在床上瘦弱、沒有多少血色的宋側妃,隨後便落到了沈三娘懷中的小公子身上。

他肉嘟嘟的小手攥着沈三娘的一片衣角,兩條肉呼呼的小短腿,一伸一伸的,腦袋動來動去,也不知道要看誰。

「起來吧。」

碩長挺拔的身姿走至一旁鋪着涼簟的長塌坐下,目光仍舊停留在小公子的身上。

宋側妃見王爺如此的喜愛小公子,便讓沈三娘將小公子抱到王爺跟前去。

「是。」沈三娘低低的應了一聲,便抱着小公子走了過去。

因為知道王爺右手臂受了傷,她特意饒到王爺的左手邊。

微彎下腰,將小公子抱給王爺瞧。

「王爺,阮阮將小公子奶的真是好,又白,又壯實……」宋側妃看着一貫清冷高傲的王爺,如此認真的端詳着他們的孩子,蒼白病弱的臉上泛起一抹溫柔的笑意。

「是王爺與側妃娘娘將小公子生得好。王爺是武將,小公子身體自然壯實,皮膚則是隨了側妃娘娘一般白。」

沈三娘由衷的說著,看着懷中的小公子,眸心輕柔,唇角含笑,兩頰處梨渦清淺。

燭光映在她的臉上,是說不出的純真、甜美。

這時懷中的小公子身子忽然掙了一下,攥着沈三娘胸前衣角的小手用力一扯,便將沈三娘的衣襟給扯歪了,露出精緻、小巧的鎖骨,一粒殷紅的硃砂痣點在雪白的肌膚上,猶如雪中一抹胭脂色,極為的惹眼。

雲歲騖目光微滯。

接着就見小公子蹙着眉頭,哼哼唧唧的用臉蹭着沈三娘的胸口,小嘴巴也是不斷的砸巴着,儼然是要吃奶了。

就這樣當著王爺的面兒,被王爺瞧着。

讓沈三娘一陣羞赧,耳根泛紅,趕忙對着王爺和側妃娘娘道:「王爺,側妃娘娘,小公子餓了,奴婢先將小公子抱下去了……」

「快去吧。」宋側妃輕聲說著。

雲歲騖神色清淡的看着離開的沈三娘,黑色的瞳眸深邃陸離,是讓人看不清的無量海水。

端起春燕奉上來的涼茶,便一飲而盡。

宋側妃看着王爺的動作,只當是王爺熱了,因為她身體太過虛弱、畏寒,屋子裡並沒有放冰。

「王爺,若是您熱的話,便讓劉總管取些冰來吧。」

「不用。」雲歲騖朝宋側妃看了一眼。

「王爺,阮阮將小公子照顧的這般好,且小公子又很是喜歡阮阮,臣妾……便想將阮阮留在臣妾身邊……」

宋側妃輕撫着微喘的胸口,有些猶豫的說著,不等她說完,雲歲騖便乾淨利落的道:「可。」

「臣妾的意思是……想將阮阮以及她的孩子一塊兒從吳老將軍府中接到王府來……」

雲歲騖把轉着手中的四方小茶杯,眉眼深雋,薄唇再次輕啟:「可,明日本王便讓劉總管前去將軍府……」

王爺答應的如此乾脆,讓宋側妃着實有些意外,就是劉總管聽了也是不由的抬頭朝王爺看了一眼。

「臣妾替阮阮謝謝王爺,以後……小公子身邊便也有個伴兒了……」宋側妃很是高興,滿是吃力的說著。

儘管她心知,這多半是因為她為王爺生下第一位王府小公子的原因,才如此得王爺的重視。

可這就已經夠了!

許是因為方才說了那麼些話,耗費了宋側妃本就不多的精力,雙眸漸沉,再次的睡了過去。

這時候丫鬟們也將精緻的菜肴端了上來。

「王爺,晚膳已經準備好了……」劉總管俯下身,對着王爺說道。

雲歲騖朝屏風的方向看了一眼,便起身朝外間走去。

差不多一刻鐘的時間,小公子吃飽喝足,一臉靨足的枕在沈三娘的懷中,滿是享受。

沈三娘輕笑着,用手輕颳了刮小公子秀氣的鼻子,便用帕子擦去他嘴角的奶漬,隨即整理好衣裳就從屏風後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