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王爺,何故造反?
王爺,何故造反? 連載中

王爺,何故造反?

來源:google 作者:夜雨天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趙佶 趙楷

宣和七年,紫宸殿趙楷立於大殿之上滿朝文武望着趙楷,問出了那句不願意說的話「王爺,何故造反?」展開

《王爺,何故造反?》章節試讀:

等到趙佶和趙楷兩人一前一後走進紫宸殿的時候,群臣的目光皆是聚集到了兩人身上,那眼神中充滿了複雜,有的人欣喜,有的人擔憂,更有人的滿眼的嫉妒。

趙佶重回到自己那天下第一尊貴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輕咳了一聲,「諸卿,朕決定了,不禪讓了,朕要抗金。」

話音落下,滿朝文武猶如那煮沸的開水一般,一下子沸騰了起來。

「這鬧得是那一出啊?」

「是啊,這旨意都已經下來了。」

「對,這不是拿國家大事當兒戲么?」

「……」

一時之間滿朝嘩然,而吳敏更是一臉的死寂,眼神中滿是頹廢,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李綱那眼神中更是多了幾分的難以置信,他對趙佶這個皇帝再熟悉不過了,說句不好聽的,貪生怕死,沒有一點骨氣可言。

這不過就是一炷香的功夫,怎麼可能改變一個人的決心呢?

李綱那眼神不由的投向了站在一旁默不作聲的鄆王趙楷身上,眼神中多了幾分的錯愕,難不成這位一直以來都是扮豬吃虎的?

當他將今日發生的事情全部串聯起來之後,更加確信了自己心中的那個猜測。

這鄆王就是扮豬吃虎。

也罷,這皇位不管是誰坐,只要能抗金,我李綱就支持。

不過這個鄆王殿下倒是要多留意幾分了。

李綱敲定主意之後,嘴角忍不住的上揚了起來,臉色也舒緩了下來,開始當起了一個局外人,他倒是想要看看這位扮豬吃虎的鄆王殿下如何將此事解決掉。

就在此時,從太子趙桓身邊的一人忽然走了出來,他怒目相視,厲聲呵斥道,「鄆王身為親王不為朝廷分憂,反而干涉朝政,罪不可赦。」

趙楷的目光順着聲音尋了過去,一眼就看出了這位到底是什麼人物了。

耿南仲,自己那便宜大哥的老師,更是投降派的代表。

後人有「南仲在內,李綱無功;潛善秉成,宗澤殞命」的名句,可為投降派的代表。

趙楷有些惱怒,李綱懟我就算了,人家好歹還搶救了大宋一次,雖然大宋最後還是亡了,但人家也儘力了。

你丫的一個割地賠款投降派還跟老子這麼說話,真以為老子的刀是掛件么?

「此言差矣,我家殿下乃是皇室宗親,匡扶天下撥亂反正乃是親王的職責。」

「還請耿學士莫要亂言。」

韓照站了出來,臉上帶着笑容說道。

「何來撥亂反正?」耿南仲輕哼了一聲,不屑的看了韓照一眼。

韓照也不惱,反而是笑了起來,「敢問耿學士自古以來可有臣子勸君王退位的忠臣?」

「這——」耿南仲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確實自古以來從未有過忠臣勸君王退位的。

而那些勸君王退位的無一例外都是奸臣。

「那敢問耿學士,如今陛下可身體不安?」

「未曾。」

「那何來退位之言?難不成耿學士便是這勸君王退位的奸臣?」韓照眼神犀利的盯着耿南仲,就連趙楷都有些小驚訝,這還是之前在自己府上唯唯諾諾的那個韓照嗎?

話音落下,耿南仲面色蒼白的踉蹌着回到了趙桓的身邊,那眼神中滿是落寞,巨大的心裏差讓他一時未能回過神來。

而趙佶則是那雙眼睛死死盯着吳敏手中的一物,彷彿在示意吳敏自覺的交出來,不然等會從你手裡搶過來,就難看了。

而吳敏則是一臉糾結的低着頭,雙手緊緊抱着那木盒子。

「本王要抗金,誰反對?」趙楷很是滿意的對着韓照點了點頭,然後笑呵呵的望着群臣開口問道。

與此同時,趙楷身後的五位指揮使也一下子將腰上的長刀給拔了出來,如同猛虎一般蓄勢待發。

等了許久也沒有見到一個人跳出來,五人不由得有些失望,這奸臣不好抓啊。

「咳咳,那個父皇要不下面開始正事?」趙楷環視了一圈,發現再也沒有人站出來反對,便轉頭對着趙佶行了一禮詢問道。

趙佶微微頷首,「抗金此乃朕旨意,鄆王趙楷天資聰慧,更有抗金之策,特封天下兵馬大元帥統領天下兵馬。」

「兒臣遵旨,兒臣定然不負陛下期望。」趙楷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說今日這目標也已經實現了一半了。

還有一個目標還沒實現呢。

想到這裡趙楷將目光投向了站在一旁的趙桓身上,隨後將目光投向了趙佶,「父皇,大哥身為太子,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國門此乃義務,不如讓大哥代替父皇一同抗擊金軍?」

趙桓聞言不由的渾身顫抖了起來,這那裡是代替抗金啊,這分明是找個接口把自己宰了啊。

趙佶將目光投向了趙桓,剛準備開口,趙桓就猛地往前走了幾步,直接從吳敏手裡奪過了木盒子,隨後雙手捧着大呼道,「父皇,兒臣自幼身體羸弱不堪,論身體兒臣比不過三郎兒,三郎兒更是高中榜眼,學士兒臣也不及,兒臣恐難擔太子之責,還請父皇另選太子。」

趙楷看着聲淚俱下的趙桓也只能嘆息一聲了,雖然自己想着把着便宜大哥一同帶走,找個機會讓他沖陣死掉,但人家這很有眼力勁啊,自己要是這麼做豈不是有點不顧情面了?

「咳,既然如此,那三郎為太子?」趙佶看了一眼自己這個從未正眼看過的太子,心裏也鬆了一口氣,這小子挺上道的。

「不可,父皇兒臣萬萬不敢,金賊不滅,兒臣有何顏面對得起父皇的信任。」趙楷果斷的拒絕了。

老爹,你就別想跑了,咱們一起抗金不好么?

雖然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小心思,但是你那肚子里肯定沒有裝好水。

趙佶被自己兒子識破了小心思也乾脆破罐子破摔了,語氣也多了幾分的不悅,「那三郎可有什麼見解?」

趙楷微微一笑,將目光投向了群臣,「兒臣以為大哥既然不願意當這個太子,就隨大哥的意思吧,不如封大哥一個定王?」

「可,朕允了。」趙佶也沒有反對,直接點頭答應了下來。

而那些朝堂上親近趙桓的大臣眼神不由的暗淡了下來,雖然趙桓保住了一命,但是他們的榮華富貴也丟了。

而李綱那眼神卻是更加的明亮了起來,鄆王殿下這一手玩的漂亮啊,既站住了大義又掃清了後顧之憂。

一旦抗金成功,鄆王殿下的聲望將會蓋過所有的皇子,到那個時候成為太子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