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王者戰神
王者戰神 連載中

王者戰神

來源:外網 作者:小馬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小馬 恐怖靈異

一架隱形私人飛機上,一個身穿將星軍裝的青年端坐着,盯着窗外的雲層怔怔出神。 他那深邃的眼眸,如同容得下日月星辰,彷彿在俾睨天下。 年輕的臉上,複雜的神情,透着滄桑,和他的年齡非常不符。 六年前,他還在牢獄之中,因為出格的表現,被選中秘密訓練。 僅僅六年時間,他創造了太多的不可能。 如今,他一統為帥,掌控華原四區之二的南北兩區的兵員指揮,稱南北域主。 他是史上最年輕也是戰功最卓越的域主帥將。 他就是傳說,他就是江南! 作為一方主帥,可謂是一呼展開

《王者戰神》章節試讀:

江南立刻把林若蘭輕輕的摟住了。

提起周家當年對他們的所作所為,江南可謂是刻骨銘心。

那時候,江南和林若蘭去找周家合作,不但送禮了還說一些客氣話,表達了很大的誠意。

可是換來的卻是他們的冷嘲熱諷。

江家沒有這個資格,永遠沒有。

除非林若蘭脫了衣服,江南在地上磕頭。

他們的禮物被周家的人踩踏,扔進了垃圾桶。

江南是在嘲諷中,牽着含淚的林若蘭離開的。

那一天他發誓,遲早要揚眉吐氣加倍奉還。

在那之後,江南在生意場上所做出的成績,一夜之間轟動了整個南城。

「我剛剛說過了,我很快會找周家人算賬,我要是記得沒錯,過兩天就是周家小孫子做滿月酒,到時候會很熱鬧。」

江南眸子里燃燒着火焰,這一刻他也等了很久了。

「周吳鄭王幾家人,都會去的吧,正好可以一塊算賬。」

林若蘭忽然覺得江南此刻的眼神有些害怕,她立刻想要推開江南。

但是江南的胳膊太有力量了,她在他懷裡掙脫不得。

「哇,媽媽羞羞呀。」

就在此時,女兒林可兒小跑着過來了,呵呵的笑。

林若蘭有一些羞怒,紅着臉小聲的說道:「快點放開我。」

「可兒放學了,今天乖不乖?」

江南蹲下來,面帶笑容伸開了懷抱。

「是超人叔叔呀,我很乖呀,你怎麼在這裡呢?」

林可兒似乎對江南有天生的好感,居然依偎在他的懷裡。

林若蘭睜大眼睛,要知道她一直教育林可兒不要輕易相信別人,林可兒也因為從小沒有父親陪伴,對一些男子非常的抵觸甚至是怕生。

可是,才和江南見了幾面,居然那麼親近了?

這難道就是俗話說的血濃於水嗎?

「以後,我每天都來接你放學好不好?」

江南終於能夠抱着女兒了,這種感覺讓他終生難忘,就算在戰場上有再多的豐功偉績,也抵不過這幸福一刻吧。

「好呀,謝謝叔叔呀。」林可兒高興的點了點頭。

「可兒,你幹什麼呢,趕快走吧。」

林若蘭感到心慌意亂,趕緊從江南懷裡把林可兒抱走了。

「媽媽,我要和叔叔一塊玩呢。」林可兒忽然不幹了,扭動小身子。

「可兒你要聽話,叔叔還有事要忙呢,不要耽誤他的時間,你先走吧。」

林若蘭瞪了江南一眼,似乎在警告他離遠點。

江南沒有動,只是看着她們倆遠去。

可是當林若蘭打開車門,把林可兒放在后座的時候,發現江南就坐在車裏面。

「你,你怎麼回事?」林若蘭目瞪口呆。

「哇叔叔,你果然是超人呀。」林可兒開心的拍手。

「我陪你回家好不好。」江南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額頭。

「好呀好呀。」林可兒笑盈盈的。

林若蘭百般不情願,可也不好當著林可兒的面多說什麼,不想給女兒留下壞的影響。

到了小區後,林若蘭抱着林可兒下車。

江南剛要跟過去,林若蘭回頭小聲的說道:「夠了,你別再跟着我了,我不想讓鄰居說閑話,你可以走了不要得寸進尺。」

江南只好站在門口,目送她們倆遠去,卻始終沒有走。

母女倆走進小區後,林若蘭牽着林可兒,遇見了不少剛剛接送孩子的家長。

林可兒忽然站着不走了,看那些孩子的眼神怪怪的。

「怎麼了可兒,你哪裡不舒服嗎?」

林若蘭立刻在她面前蹲下,特別緊張。

「媽媽,等他們走了我們再走吧。」林可兒撅着小嘴。

「為什麼呀?」林若蘭問。

「他們會笑話我沒爸爸的,不跟我玩。」

林可兒眼裡含着淚水。

林若蘭臉色很不自然,想想江南忽然很心酸。

這是她的心結,每次她都不知道怎麼面對女兒。

只能編織謊言,給林可兒豎立一個好爸爸的形象,希望對她有幫助。

「可兒別這樣,你有爸爸的,他是個軍人很厲害的。」

「可是你每次都說爸爸快回來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我好想他。」林可兒很委屈,淚眼汪汪。

「他……」

林若蘭沉默了,無言以對。

「林可兒,你爸爸呢,你不是告訴我你爸爸馬上回家了嗎,他是不是不要你了,你是小騙子。」

忽然間,有一個調皮的小男孩對着林可兒做鬼臉,其他幾個小孩子也跟着笑。

林可兒咬了咬嘴唇,昂着頭不讓眼淚掉下來。

「我才不是騙子呢,我爸爸是軍人,不許這樣說他。」

「你說謊你就是騙子。」幾個孩子起鬨了。

林若蘭很無奈,她似乎感受到那些家長異樣的眼神。

這幾年來,為了逃避江南帶給她的屈辱,逃避流言蜚語,她經常換地方住,也是想避免這些,更不想讓女兒受到影響。

看樣子,這一次,又要搬家了。

林若蘭抱着林可兒低着頭準備離開。

忽然間林可兒興奮的叫了起來。

「媽媽你快看,是爸爸,爸爸回來了啦,我爸爸回來啦。」

林若蘭回頭一看,頓時愣住了。

江南一身戎裝,從陽光下走來,步伐鏗鏘有力,威武莊嚴。

光輝籠罩着他,宛如人間的守護神從天而降,雄姿英發堅毅如鐵,他身上的肩章閃閃發光,是那麼的耀眼。

「哇,真的也……」幾個小孩看的目瞪口呆,忍不住朝江南敬禮。

「哇太帥了,林可兒這是你爸爸嗎?」

有幾個孩子的媽媽都非常羨慕似的,居然瞬間激發了久違的少女心。

「爸爸,呵呵。」

林可兒從小到大就一直聽林若蘭描述着爸爸的形象,此刻她儼然當真了,一路小跑撲到了江南的懷抱里。

林若蘭這一刻是有一些錯覺的,甚至有一絲動容。

如果這一切是真的該多麼好。

回到家裡後,林可兒一直賴在江南的懷裡不放手,就是不肯下來。

林若蘭也拿她沒轍,看樣子,這是要假戲真做了?

「爸爸我好想你呀,你怎麼才回來呢。」

林可兒不停的笑,還親着江南。

「我終於有爸爸了,以後看誰還說我沒爸爸,好開心呀呵呵。」

林若蘭很久沒有看過女兒這樣開心過了,但是又不想看見江南。

所以她只好撒謊了,看了看時間就說道:「可兒乖了,爸爸還有事要忙,你早點吃飯睡覺好不好。」

「不好,爸爸才回來又要去工作嗎,是保家衛國嗎?」

林可兒撅着小嘴跺着腳。

「是啊,爸爸是軍人,當然要這樣做,我們的祖國才會安寧幸福對不對。」

林若蘭伸手過去抱林可兒。

「哼,才不呢,爸爸你給你領導打電話,人家幫你請假啦,求求你就再陪我一下下啦,人家要和你一塊吃飯飯,睡覺覺,好不好嘛。」

面對林可兒的央求,江南忽然感到心酸,女兒都五歲了,他居然沒有陪伴過。

真的很內疚,這可是一個小孩最基本的要求啊。

「好,可兒你先做作業,爸爸和媽媽商量一下。」

江南把林可兒放下來,走到房間去。

林若蘭就在門口站着,沒好氣的說道:「你想都別想啊,馬上就走聽見沒有,別在這裡賴着了。」

「但是可兒她需要我,你也看見了。」江南朝外面看了看,壓低了聲音。

林若蘭抱着胳膊,打量了一下江南,哼了一聲。

「還別說,你穿這一套軍裝還挺像那麼回事的,哪兒弄的呢?居然把可兒騙到了,要不是她高興,我早把你趕出去了。」

「這就是我的。」

江南整理一下衣領,非常嚴肅。

林若蘭好笑一聲。

「得了吧,騙孩子可以,別想騙我了吧,你這肩章可是將軍的頭銜,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從哪兒弄的戲服吧,不過你倒是很用心,知道可兒喜歡這一套。」

「既然如此,我更加要留下來了。」

江南才說完,林若蘭就翻臉了。

「留下來是不可能的,頂多吃完飯了你就走。」

「我不同意。」

「你還想賴在我這裡不成?別讓我發脾氣。」

林若蘭氣呼呼的,準備去做飯。

「我來做飯吧。」

「你在裏面還學會做飯了?」林若蘭很驚訝,她記得以前江南做飯很難吃的。

「試試吧,可兒爸爸給你做飯吃好不好。」

江南脫了外套,挽着袖子。

「好呀,好呀,太棒了。」

可兒開心的拍手,笑的燦爛。

林若蘭白了幾眼,又好氣又好笑。

不過看着江南在廚房裡忙前忙後的,她倒是有一些感慨。

曾幾何時,她也希望有這麼一天呢。

「爸爸的飯真好吃呀,我還要吃,爸爸你以後每天給可兒做飯吃好不好呀。」

林可兒小嘴上都是飯粒,還要再來一碗。

「好啊,以後每天都做。」江南又給林可兒碗里夾菜。

林若蘭倒是很意外,沒想到江南的廚藝居然這樣好,平心而論,比她強多了。

母女倆平時生活也不規律,她工作忙,好多時候都是吃外賣的。

很久沒有吃這麼多了,她也忍不住再來一碗。

「我來洗碗吧。」

吃完飯江南立刻要去收拾。

「算了吧你,你該走了,已經很晚了我不想別人誤會什麼。」

林若蘭還是很不適應,雖然剛剛對江南的印象稍微好了一點。

「爸爸去哪兒呀,留下來我們一塊睡覺覺嘛。」林可兒小手拉着江南的大手。

「好,爸爸答應你。」

江南抱着林可兒,把她放在床上給她蓋着被子,挨着她躺下來。

「爸爸你給我講故事好不好。」林可兒眨着大眼睛。

江南剛想開口呢,林若蘭就叫他出去。

這傢伙臉皮太厚了吧,居然還想睡在這裡,想什麼呢。

「你再不走我就報警了,難不成你還有非分之想?」

「我等可兒睡了我就走。」

「沒門,這幾年你不在,她照樣睡的很好,不勞你費心了。」

林若蘭守在門口,打開了大門,指着外面下達了逐客令。

「好吧,有什麼事,打給我。」

江南留下了一張卡片,悄悄的看了一眼林可兒,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林若蘭直接把卡片扔進了垃圾桶里。

夜幕降臨了,江南走在這個陌生又熟悉過的城市,心情惆悵的點燃了一支煙,夜色籠罩着他滄桑的眼神。

他在街道上來回走了好幾趟,不知不覺的又回到了林若蘭住的小區,他乾脆在單元樓下站着,仰頭看着那扇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已經深夜了。

江南靠在牆壁上不知不覺睡著了,忽然間被林可兒的哭聲驚醒了。

接着他的電話響了起來,他趕快接聽。

「爸爸,你在哪兒呀,我好想你,我難受。」林可兒稚嫩的聲音透着哽咽,讓人心疼。

江南愣了愣,還沒說什麼,那邊傳來林若蘭的聲音。

「那個,你現在方便嗎,能不能來我家裡一趟?」

《王者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