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域領主
萬域領主 連載中

萬域領主

來源:google 作者:淤飛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淵 奇幻玄幻 淤飛飛

吳淵十七歲那一年開始修行,腦海中突然出現的神秘強者黑淵,天上墜落的謫仙,以及那星空之上的海洋困擾着吳淵恆陽宗太上長老窺探其命格,竟是陷入迷霧之中險些迷失自我走火入魔此域內的天道剝開迷霧,呈現在其面前的只有兩個字無律!展開

《萬域領主》章節試讀:

沒過多久,柳阿三就牽着阿牛來到兩人面前

「走吧,屎郎,帶你洗澡去」

「切」

此刻吳淵感到十分無語,咬了咬牙,懶的搭理對方

屎郎?

這又是什麼神仙稱呼

自己如果真是什麼屎郎,肯定第一時間拿屎呼你臉上

一旁的阿媽捂嘴輕笑了笑,眼前這兩個傢伙着實有趣

隨後柳阿三騎上牛背,朝遠處走去,吳淵見狀跟了上去

沒過多久,兩人一牛便來到了靈溪邊上

牛背上,柳阿三兩隻大眼睛此刻正直勾勾的對着吳淵眨巴眨巴

「你瞅啥?」

「我瞅你咋...不對不對...你不是要洗澡嗎,怎麼能不脫衣服呢」

「那你轉過去...」

「嗨,大家都是男人,你有的我也有,沒什麼好害羞的」

看着眼前這個一臉賤笑的小屁孩,吳淵心裏有一種強烈的**

想要上去揍他一頓

不過,想歸想,要是真把這貨揍了估計自己往後的日子要被他煩死

「你怎麼還不脫,難不成...你是不好意思展示你那小松果嘛,哈哈哈」

柳阿三此刻躺在牛背上仰天大笑,手掌時不時拍在牛肚子上,啪啪作響

「我的是小松果,那你的算什麼?」

吳淵怒了

你可以侮辱我

但你不能侮辱我家老二!

誰知話語剛落下,柳阿三頓時正襟危坐起來,只見他從躺的姿勢轉變為盤坐,清了清嗓子,道

「在左腿的右邊,右腿的左邊,有...」

「有什麼?」

「有一片黑森林,裏面住着位大將軍」

扯!

此刻,看着對方,吳淵內心的**愈發強烈,頓時腦中靈光一閃

只見他來到靈溪邊,看起來正正經經的脫衣服

一旁的柳阿三見狀,心裏那叫一個得意,雙眼微閉,鼻孔都快朝天了!

「阿三 ! 快過來,快過來」

旁邊,吳淵的喊叫聲傳入耳中,聽起來有些急促,不像是在與自己逗樂

見狀,柳阿三先是一愣,隨後翻下牛背準備前去查看

「咋了?」

「水底下好像有隻雞,還是活的,而且奇醜無比!」

話語落下,柳阿三皺了皺眉,這村裡養的雞平時也沒什麼特殊愛好啊

難不成是成精了?

他倒是要看看,這奇醜無比的雞到底有多醜

隨後,他來到靈溪前,俯身看向清澈見底的溪水

「奇怪了,在哪呢?」

莫說是雞了,這溪水清澈的連魚都沒有,難道對方又在忽悠自己?

一定是了!

想到這,柳阿三內心不禁一陣惱火

誰知,在他準備起身時,背後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在哪?這不就在這呢嘛!」

話語落下,吳淵抬起腿踹向柳阿三那翹起的,**的巨臀

撲通

柳阿三一頭栽進了水中,就在前一刻他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可為時已晚

「吳淵,你大爺的!」

最後他也只能無力的大罵一聲來表達心中的憤懣了

可是,回報他的只有吳淵那肆無忌憚的笑聲

「哈哈哈」

「你看看你那撲騰的雙手,可不就是雞嘛」

隨後吳淵便是將衣物脫的只剩一條褲衩子

隨後,一陣助跑躍入水中

咕嚕~

咕嚕~

噗!

邊上的柳阿三被激起的浪花嗆了一嘴

「來,哥今天帶你好好洗洗」

「不要啦!」

......

小半天時間過去了

兩人也是回到岸上重新穿好衣服

只是柳阿三此刻的眼神卻充滿了幽怨,活脫脫的像只受了氣的小媳婦

咦?

吳淵一邊推開掛在自己後背上的柳阿三,一邊望向不遠處

那是一群身着黑色長袍的人,每個人的手裡拿着一柄礦鎬

「哎哎,那幫人你認識嗎」

嗚嗚

「你別鬧,我是認真的!」

嗚嗚

吳淵轉過頭看向那個咬着自己手臂不放的傢伙

看來這傢伙是不會輕易相信自己了,那就得採取一些「暴力手段」了

無奈之下,吳淵伸出另一手捏住柳阿三的後頸肉

隨後旋轉一百八十度

哦豁豁!

柳阿三頓時疼的發出了猴叫聲

「你怎麼變的這麼硬了啊,咬的我牙有點疼」

就在方才,柳阿三清楚的感覺到吳淵的手臂那叫一個硬啊

不說比鐵還硬,但絕對比一般的石塊要硬上許多!

「哼哼,我廢寢忘食苦練出來的麒麟臂豈是你這等凡夫俗子可以破開的,愚昧!」吳淵此刻也是裝模作樣的表演了起來

「切,你一天天盡干那些見不得人的事」

「咦?他們是誰?」

柳阿三無意間撇到了那幫黑衣人,自己從來沒見過他們啊

「我剛剛還在問你呢」

吳淵扯了扯嘴角,這傢伙,是選擇性耳聾啊

「血剎門...」腦海中黑淵突然來了那麼一句話

「你是說他們是血剎門的人?」話語落下,吳淵頓時吃了一驚

對於血剎門他也是略有耳聞

那是一個主修血功的邪派,在整個無名域內臭名昭著,被他們屠過的村莊至少也有百來個了

靈溪村上頭有恆陽宗,因此過去並沒有其他宗門來犯

可眼前這幫傢伙明顯是帶有目的而來的

「從黑袍上的紅蜘蛛看來,是他們無疑了」

吳淵微眯起眼睛,遠處每一個人的黑袍上都印有紅蜘蛛的圖案

霎時間,各種不安的情緒湧入吳淵的心中

「阿三,我們得趕緊回去告訴村長,你現在去牽牛」

「啊?....哦」

柳阿三察覺到了空氣中氛圍的轉變,似乎不是開玩笑,於是變的聽話起來

「吳哥,你不走嗎?」

「我在這盯着他們,你先回去,記住要繞路走,還有動靜小點可別被發現了」

「可是...」

「放心,我會當心的」

「好吧...你可別做什麼傻事啊,大不了到時候我們一起逃嘛」

「嗯」

望着柳阿三漸漸模糊的身影,吳淵移回目光看向那幫黑袍人

「黑淵,他們是什麼境界」

「領頭的納靈境五重,其他的不超過三重」黑淵十分隨意的回答道

吳淵伸出一隻手不斷撫摸着下巴,微微沉吟

殺光他們?

這個想法並不是不可行,領頭的境界雖然高出自己一重

但,自己的底蘊也是不少

若是拼起命來,莫說是區區五重境界了,就連六重的靈者他也未必不能殺

可是殺了他們之後呢?

對方的宗門定然不會善罷甘休

而後來一群更厲害的怎麼辦,這樣事情會變的一發不可收拾

此法,不可取!

如此一來就只有先靜觀其變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