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文果藍慕樵
文果藍慕樵 連載中

文果藍慕樵

來源:外網 作者:藍先生:夫人又要和您離婚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藍先生:夫人又要和您離婚了 都市言情

前世文果拼盡一切的去愛藍先生。 臨了,卻被踐踏尊嚴,不屑一顧。 曾經深以為傲的妹妹,對自己更是各種算計, 更是安排了車禍,撞死了她。 重生以後,她要為自己而活。 為了尊嚴與生命,及時止損。 虐渣渣,斗情敵,做生意,掙大錢。 用一手出色的醫術,站在了人生的頂峰。 n年後,當她拿着三億元的青春損失費站在狗男人的面前要求離婚的時候, 狗男人卻又拿出了一份婚前協議。 夫人,按照附加協議,你得先給我生個猴子。展開

《文果藍慕樵》章節試讀:

張花會意,她遠遠的衝著文果叫了一聲。

「那誰,你去把八號床的留置針扎一下。」

不言而喻,她嘴裏面的那個倒霉蛋和那誰,指的都是文果。

文果白了她一眼,不予理會。

前世,她就是太過於懦弱,以至於太多人不把她放在眼裡。

呵呵,這一世,她們都算錯了。

換完了自己的衣服,文果拿着聽診器,去往醫生辦公室。雖然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婦產科醫生,但她並不負責病人的護理工作。

「哎,姓文的,我叫你呢,你是耳朵聾了嗎?」張花憤怒的提高了自己的聲音。

文果聽到姓文的這三個字,不由的迴轉了頭。

「姓張的,麻煩你叫我文大夫……」

「呃……」

張花和徐佳對視了一眼,看着眼前清冷的文果,她們覺得她似乎有些不太熟悉了。

「文果,去把八號床的留置針給換了。」

按着往常的方式,張花居高臨下的吩咐起了文果。

文果冷笑:「換留置針頭是你們護士的事,我是醫生,不負責這個。」

「文果,我告訴你,八號床的留置針,你換也得換,不換也得換。」張花說話的聲音加重了一些。

在婦產科,她就是橫着走的人物。

畢竟她大姨高蘭英是婦產科的科室主任,她大姨可是許諾過她,等老護士長一退休,就立馬推薦自己去干護士長。

想到了這裡,張花的底氣不由的足了一些。

文果冷笑着掃視了她一眼,扭頭就走。

徐佳看着這樣的文果,驚的張大了自己的嘴巴。

以前的時候,張花說讓文果往東,她向來不敢往西,今天她這是怎麼了?也太不把張花放在眼裡了吧?

「張姐,有點兒囂張哈。」徐佳看熱鬧不怕事大,她在背後給張花上着底火。

張花的小暴脾氣,瞬間可就摟不住了,只見她一個跨步,擋到了文果的面前。

「我在你這兒說話是不是不好使了?」張花壓低了聲音,質問起了文果。

文果白了她一眼。

好使嗎?她並不覺得。

「我告訴你,如果你要是敢不聽我的,我分分鐘就讓你下崗,識相的,你就馬上去把留置針給換了。」

張花氣勢洶洶,恨不得想要生吞活剝了文果一樣。

文果冷笑着,只見她順手從張花所端着的藥品托盤裡,拿起了那根留置針頭。

熟練的拆開,而後,在張花那囂張的注視之下,她抓過了張花的手,狠狠的扎了上去。

「啊……」

張花一聲大叫,順勢將手中的托盤扔到了地上。

「文果,你敢扎我?」

「哼。」文果白了她一眼,冷哼了一聲。

敢?她都做了。

「我馬上去找主任,你必須為你剛才的行為付出代價。」

張花衝著文果叫囂着。

文果越過了她的身體,連理都沒有理會她,徑直去往醫生辦公室。

坐到屬於自己的工位上,文果熟練的打開了電腦,研究分到她手裏面的幾個產婦的情況,然後安排查房。

門外,響起了一陣雜亂的響聲。

「不好了,快,十六床的孕婦好像大出血了……」有護士在走廊的一端大叫了一聲。

聽到大出血三個字,作為醫生的文果,本能的站起了自己的身體。

她記得,十六床是張天巧的病號,張天巧是她的好朋友,在婦產科,只有張天巧是真心實意對她好的人。

上一世,因為張天巧沒有來上班,導致孕婦大出血而亡,一屍兩命。對方家勢非常強大,孕婦的丈夫更是安平城內數一數二的地產商,他失去了妻子和孩子的性命,非要張天巧抵命,後來根據有關法律,張天巧因失職罪名,被送進了監獄。

不行,她絕對不許上一世的失誤再出現在她的生命中。

文果飛快的衝到了十六床所在的高端病房,此時,病房的地面上,一片血紅。

孕婦躺在床上痛苦的呻吟,她丈夫正緊緊的攥着她的手。

看到文果進來,她好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樣。

「大夫,快救我太太。」

文果一個上前,抓住了孕婦的手腕,簡單的查看了一下她的狀況。

「準備手術……」

不過三秒鐘的功夫,她就做出來了這樣的一個決定。

此時,婦產科的另外一個醫生餘思玲也沖了進來,當她看到文果以後,眼神格外的不屑。

「你倒是會安排,準備手術?今天值班的能手術的醫生只有兩個,胡醫生還在手術台上,馬醫生被借去急診了,現在手術,誰做?況且,這還是個大出血的手術。」餘思玲不悅的說了起來。

人命關天的時候,文果不想理會她太多。

她吩咐家屬,將產婦速速推到手術室,而她,也緊跟着上來。

「文果,我說你呢,沒有大夫,怎麼手術?」

餘思玲跟着文果的腳步,怒語了起來。

「我做。」

「你?你可別讓我笑掉大牙了,你算什麼醫生?讓你管病床,那都是對你的抬愛了,你還想做手術?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斤兩。」餘思玲鄙夷的挖苦起了文果。

醫者父母心,人命關天的時候,文果不想和她爭吵。

「病人家屬,你們聽我說,你們還是快點兒轉院,這個大夫不行,她從來都沒有上過手術台,到時候一屍兩命……」

餘思玲竟然說出來了這麼可怕的話。

「你閉嘴。」病人丈夫迅速變臉,他狠瞪了餘思玲一眼以後,這才又轉看向了文果:「大夫,就按你的意思,快點兒手術。」

見孕婦的丈夫對自己如此信任,文果果斷的點了點頭。她推着產婦,直接的就進了手術室。

餘思玲看着緊閉的手術室大門,憤恨的說道:「切,真是想出頭急瘋了,要是這個產婦下不了手術台,你的醫生生涯也就到此結束吧。」

說完這話,餘思玲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她迴轉身,掏出了自己的手機。

「蘇副院長,您快點兒來吧,我們婦產科的一位孕婦突然間出現大出血,被送往了手術室,正好值班的手術大夫都在手術台上……您快來救命!」

掛了蘇副院長的電話,餘思玲的臉上露出了一陣笑意。

「是你要做手術,人做死了,也是你的責任!」

《文果藍慕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