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溫念席景
溫念席景 連載中

溫念席景

來源:外網 作者:少奶奶制霸九零年代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少奶奶制霸九零年代 都市言情

上輩子溫念被親生父母花式吸血。 家裡蓋新房子需要她出錢,哥哥結婚需要她出錢,弟弟找工作需要她在婆家賣臉討好幫忙。 就連每月丈夫給的家用,父母那邊都要想法設法的借走。 娘家不爭氣,婆家自然也瞧不起她,丈夫…… 受夠了窩囊氣! 這輩子,溫念重生回到了九六年。 這一年,她二十六歲,有個一歲半的兒子。 及時止損,為時不晚。 她拒絕被娘家人壓榨,拒絕當只會伸手要錢的家庭主婦。 她開始干餐飲,開連鎖,用超強第六感做投資,步步高升,名利雙收! 某紡織界的大佬含淚,捧着小本本記錄:今天是老婆不稀罕用我錢的第一千零一天……嚶嚶。展開

《溫念席景》章節試讀:

做上輩子,溫念到死都不敢想會從趙倩之嘴裏聽到她的好話,更別提是全力支持她的話了。
可現在,她聽到了。
溫念舒展着眉眼,笑着道:「謝謝媽。」
兒媳婦給她長了臉,趙倩之如今是怎麼看溫念都覺得滿意,拍了拍她的手,說:「一家人,客氣什麼。哪裡有困難就跟媽說!」
對面姜美蘭,張遠麗,宋智三人:「……」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這時,傳來一陣歡聲笑語。
「哈哈哈哈吃我一擊。」
「啊呀!」
「咯咯咯……」
席一澄和宋智的孫子陸寶在窗口下玩着沙堆,倆人捧着沙子輕揚,笑的前仰後合。
快樂就如此簡單。
吧台這邊溫念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去。
宋智看着陸寶,一臉的寵溺,道:「我家這個從小淘氣,小念你堆那裡的沙子被他們玩了,不要緊的吧?」
溫念笑:「沒事。小孩子對沙子好像都沒有抵抗力,我小時候也特愛守着沙堆玩。」
宋智深有所感的道:「可不,誰也不知道那能有什麼玩頭,但是這孩子一玩就能玩一天,看着他都能給我看的上下眼皮打架。」
姜美蘭「嗐」了聲,道:「不難理解的啊,咱們玩牌不也有癮,恨不得通宵的嘍。」
半個月沒打牌的趙倩之一聽心裏直痒痒,當即傾身提議道:「現在時間還早,要不回去打一圈?」
姜美蘭沒有孫子要哄,一身輕快,很快的道:「行啊,反正我沒什麼事。」
張遠麗是晚年得子,兒子才二十齣頭還沒結婚,附和道:「閑人一個,看你們。」
三人的目光帶着渴盼的齊刷刷落在了宋智身上,溫念端着茶,笑吟吟的也看了過去。
宋智騎虎難下的道:「我也想玩,但我孫子咋辦?哎,不是趙倩之,你還張羅玩牌,難道你孫子你不哄了啊?」
趙倩之心口正中一箭,醍醐灌頂。
差點忘記了。
溫念出來創業不能顧家,日後席一澄可不就得她帶?
回過味,趙倩之心裏登時不舒坦了!
憑什麼溫念要創業,就得犧牲她的業餘時間?
她老席家啥時候以溫念為主要了?
再說她都這大歲數了,把自己兒子養的結婚生子,回到頭來,她還要接着伺候孫子結婚生子?席一澄才一歲半,等她照顧着上完小學,她怕是要掛着水坐輪椅去看牌了!
不行。
堅決不行!
趙倩之很生氣,但不好發作。
偏偏張遠麗還不明所以的火上澆油,好奇的問道:「小念,你以後這孩子就交給你婆婆帶了唄?」
不等溫念說話,姜美蘭插嘴:「又不是沒錢,找個月嫂帶唄。」
過來人宋智當場否決:「不能找月嫂。我告訴你們,沒條件也要創造條件自己帶!月嫂靠譜的太少了,尤其咱們這種有幾個錢的人家,月嫂都是有便宜不貪白不貪的想法。」
姜美蘭:「瞧你說的,也有好月嫂啊,不能一棒子打死吧?」
宋智:「你是沒孫子站着說話不腰疼。像是我家陸寶,一歲的時候我家請過月嫂照顧他,前前後後換了三個,不是不細心,就是不講衛生,把自己吃過的東西餵給我家陸寶,這還是我看到過的,誰知道我沒看到的時候她對我家陸寶做了什麼?」
「反正我家是不敢在用月嫂了。好在啊陸寶現在兩歲半了,等來年送他去上幼兒園,我也就輕快很多了。」
姜美蘭驚訝了下,也點頭道:「確實是,不是親的肯定照顧的不夠走心。」
張遠麗若有所思:「小念,你究竟是怎麼打算的啊?」
幾個人七言八語說了一通後,注意力重新轉移到溫念身上,趙倩之有口氣不上不下,臉色發冷,還故作淡定的拿起茶杯灌了一大口。
終於有機會到她開口說話了。
溫念不疾不徐的說:「月嫂也有靠譜的,但是像宋阿姨說的也不無道理。就算不為了別的為了孩子身心健康挑月嫂也得挑熟人介紹靠譜的。」
「不過,我想的還是自己的孩子自己教,從沒想過要交給別人。這陣子忙裝修,缺少人手,才辛苦了我婆婆,像現在裝修師傅們都到位了,也沒有我出大力的地方,澄澄就不用我婆婆了。」
溫念聲線很好聽,語速放慢說話的時候,有種聽覺上的享受。
尤其是她說的話還句句中聽,無形的撫平了趙倩之暴躁的內心。
回過頭來,趙倩之還有點不好意思,說:「什麼辛苦不辛苦的,我親孫子,我照顧下很正常。」
溫念依舊帶着歉意的道:「媽,這段時間真沒少讓你跟着我一起操心受累,正好姜姨她們都在,你們回去打牌吧,孩子有我看着。」
趙倩之剛才還冷刷刷的臉,現在跟被熱水淋過似得,滾燙滾燙的道:「不好吧……」
溫念看向宋智,說:「宋阿姨,你要是放心把陸寶交給我照顧的話,就不用擔心孩子的問題。」
宋智:「我當然放心,大家一個小區住着有什麼不放心的,就是……」
姜美蘭是個急性子,有些看不過去了,搶話道:「別就是了,等會兒天都黑了,小念啊,辛苦你了,我們先走了,等你店正式開業,姜姨送你個大花籃!」
溫念:「我先謝謝姜姨了。」
「客氣客氣。」
姜美蘭左手拽着張遠麗右手拽着宋智起身,然後給趙倩之一個眼神:走啊。
趙倩之不放心的對溫念小聲道:「倆孩子,你能看過來嗎?」
溫念起身撫着趙倩之的後背,笑着道:「能的,媽您快去玩吧,等會兒我去菜市場買排骨,晚上做紅燒排骨,再弄個粉蒸肉。」
趙倩之眼睛發直的咽口水。
好好啊~
她兒媳婦怎麼變得這麼好!
弄得她還怪慚愧……
宋智走出門口的時候回過頭喊了句:「小念,四點多我讓陸寶她媽來你這接陸寶,麻煩你了!!謝謝啊——」
姜美蘭擺手:「小念,回見!」
……
事實證明,哄小孩最正確方式就是給他們一個沙堆。
溫念去南邊商鋪取了記事本和筆。
回來她坐在吧台上做生意上的規劃,一抬頭就能看到蹲在窗口下的席一澄和陸寶。
倆孩子很和諧,絲毫不用她操心什麼。
做餐飲。
現在店面有了,廚師有了,員工還在招募,桌椅在定製中。
差食材採購……
可以等一會兒去菜市場她可以多逛逛多打聽,找家可以送新鮮蔬菜上門的。
然後採購電器,營業執照,製作菜單,牌匾,易拉寶,宣傳……
時間在思考中流逝,約莫四點十分左右,一個穿着銀行工作服,背着真皮包的女人四處張望,輕手輕腳走進來。
女人看到在窗口下面玩的陸寶,確定了自己沒有找錯地方後,信步靠近溫念——
「你好?」
軟糯的聲音。
帶着很純正江南女子的口音。
溫念抬起頭,正好跟韓笑四目相對。
女人留着黑色的齊耳短髮,戴着橘色的髮帶,穿着黑白色的女士西服還系著領帶。
溫念對韓笑的第一印象就是:知性。
而韓笑對溫念第一印象則是:美。
對於美的定義有很多種,溫念是美而不俗,美而不艷,讓人一眼便記憶猶新。
「你好。」溫念合上筆記站起身子,從容笑道:「你是陸寶的媽媽吧?」
「嗯。你是……」
韓笑有點不太確定眼前是誰了。
因為她以前私下裡聽到她媽埋汰過趙阿姨,原話是:治趙倩之嘴賤的最好法子就是提她那個上不得檯面的兒媳婦,準保讓她變啞巴。
可眼前的女人,哪裡上不得檯面,都可以上電視了。

《溫念席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