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連載中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來源:google 作者:浮雲醉花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淺川和鳴 浮雲醉花間 現代言情

擂缽街大爆炸發生的那日,淺川和鳴恢復了前世的記憶同時晚了十年的金手指覺醒了王者榮耀系統,是他在橫濱生存下去的外掛然後為了救人,.………他開局選了蔡文姬!沒事,以後還會有能輸出的英雄的,他安慰自己然而………當他可以輸出了的時候,每次想打架都被按在原地「太危險了,你躲在後面!」被躲在後面的淺川和鳴伸出爾康手,不是,你們聽我解釋啊,我能c的!我只是開局蔡文姬但是我可以輸出的#論為什麼每一個小夥伴都把他當成了一捏就碎的這檔子事#所以你們為什麼總喜歡搶人頭?放着我來啊你們!心痛的再次被搶人頭的專屬輔助如此想到作者有話想說:本文是腦洞作品,很多bug和私設,接受不了的集美們可以不要難為自己,改是不會改設定的,畢竟我寫的開心展開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章節試讀:

淺川和鳴有點緊張的挪挪屁股,一群大的小的視線全都集中在他身上,讓他有點壓力山大。

主要是一群小的,畢竟他們這裡只有一個是大人,但是被一群孩子用譴責的眼光盯着也着實是不好受,他要是再不解釋點什麼,絕對會被罵的更慘。

淺川和鳴咧開嘴,乾巴巴的說道:「事情就是這個樣子......額,我在剛才的大爆炸中心撿到他們的,就...帶回來了,龍之介,先把羅生門收起來吧...」

兩鬢漸變發色,身體雖然瘦弱但壓迫力十足的男孩轉頭瞥了他一眼,沒說話,只是羅生門變化出的利刃略微放鬆了一些,不再一直指着蘭堂的致命位置。

這個庇護所是由一群孩子組成的,說是庇護所,其實也不過是街邊的窩棚,又破又爛,最大的用處就是遮風擋雨,擠了十幾個小孩子,孩子在擂缽街的生存環境艱難,總會有人選擇報團取暖,無論是偷盜竊還是翻垃圾,至少大家互相照應着活下去。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隨便就把大人帶回來!而且還是個外國人。」一個棕色頭髮的女孩子氣鼓鼓的說道,「小孩子就算了,萬一這個人是個壞人,我們就要重新找個庇護所了!」

「就是就是」在這個小團體中,大的十三四歲,最小的孩子也有六歲了,他們的小心謹慎是刻在骨子裡的,不然也無法在擂缽街這麼混亂的地方活下來。

淺川和鳴眼睛漂移了一下,這事確實是他做的不謹慎,他們這個小團體在擂缽街生存也不是短時間的,其他的躲藏點也是有的,可能是他覺醒記憶以後失去了原來的謹慎,想都沒想的就把人帶回他們的大本營了。

「啊對了,我也覺醒了異能力哦」他急忙拋出一個新消息,轉移大家的視線,「是治療哦,以後大家就不用害怕受傷生病找不到醫生了!」

蔡文姬的治療是加血,換成現實其實也是提升生命力,無論是疾病還是受傷,只要生命力恢復,就有了抵抗力,但是如果斷手斷腳或者殘疾缺少器官那種的,他是無法治療的。

「真的嗎?」黑色長髮的女孩頓時眼睛亮起來了,「那哥哥的病也可以治療嗎?」

「額……」淺川和鳴撓頭「銀,龍之介的病我可以緩解,但是如果想要徹底根治的話……」

芥川銀的眼瞳暗淡了下去,她強撐着微笑「沒事的,能幫助哥哥緩解痛苦也很好了。」

她深深地恨着只能拖累哥哥沒用的自己,以芥川龍之介的異能力,如果不是帶着她這個拖油瓶妹妹,完全可以加入一個小勢力被重用。

「咳……咳咳,銀,不要胡思亂想,我的身體沒有那麼脆弱。」芥川龍之介一眼就看出妹妹又在自怨自艾了,他熟練的開口安撫,以免妹妹過於鑽牛角尖。

這時其他興奮的孩子們已經圍上了淺川和鳴,七嘴八舌的問道

「真的嗎?那和鳴哥以後也是異能力者了!」

「我們以後就不怕受傷了,和鳴好厲害。」

「太好了,這樣龍之介也能不那麼辛苦了。」

此話一出,眾人的眼光立刻往芥川龍之介看去,焦點中心的芥川龍之介表情沒有變化,仍然是一副冷淡至極的神態,但是孩子們都知道,這已經是他最友善的態度了。

畢竟除了妹妹,他從來沒對任何一個人放鬆警惕,對待敵人更是窮凶極惡從不留情,他可是擂缽街有名的「無心的狂犬」啊。

看夠了熱鬧的蘭堂終於開口說話,雖然看起來不是本地人,他的日語發音卻很標準,開口帶着一股淺淺的慵懶風格「我是被他的治療能力救了,不至於恩將仇報,如果你們需要,我也可以加入你們幫你們做事。」

黑色長髮的男子雖然衣服破爛,卻帶着一種高傲難以接近的氣質,他沒有說出自己已經失去全部記憶的事,本能反應告訴他不應該信任任何人,哪怕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也不願意暴露弱點。

淺川和鳴看了他一眼,沒有拆穿他的失憶狀態,而是開口對仍然沒有放鬆戒備的芥川龍之介說道「龍之介,我們確實需要一個大人,如果要搬出擂缽街,成年人的幫助是必須的。」

就像炸了的油鍋一樣,剛剛安靜下來的孩子們立刻開始嘈雜起來。

「離開擂缽街?和鳴哥你要拋棄我們了嗎」

「為什麼要離開這裡?我們做錯了什麼」

「龍之介你也要一起走嗎?」

「嗚嗚,我不要和鳴哥哥走……」膽子比較小的女孩子們已經哭出聲音來了,然後就像傳染一樣,哇的一聲孩子們都開始哭起來,嚇得淺川和鳴連忙手忙腳亂的開口哄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要自己走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們大家一起離開,一起走出擂缽街!」

「一起……離開…我們……可以嗎?」孩子們停止哭聲,出生在擂缽街,他們的人生沒有選擇,在這個混亂區域掙扎求生,已經耗盡他們所有的力氣,從來沒有想過還有離開這個選項,因為這裡的人都是黑戶,尤其作為孩子的他們是不可能平安無事的離開這裡的。

「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但是如果你已經有計劃的話」年紀最小的孩子也是他們團體中最強大的孩子,靠着異能力勉強保護着他們活到現在,但實際上這個團體大部分的小孩都是淺川和鳴撿回來的,所以他們對這個傢伙愛撿人的毛病都習慣了。

「好喲」淺川和鳴愣了一下,沒想到最容易鑽牛角尖的龍之介反而是第一個支持他的人。

「現在說這個還太早啦」他笑着說道,拍拍抱着他不放的女孩子的頭,繼續安撫他們,「這只是一個想法而已,大家不用害怕,我不會自己走掉的啦。」

曾經有孩子長大一點後嫌棄他們小團體的孩子是拖累,離開投奔其他的勢力去了,這本無可厚非,只是被拋棄了一次的孩子們開始缺乏安全感了,擂缽街的孩子即敏感又自卑,很少有像淺川和鳴這種小太陽一樣的性格,溫暖了每一個人,某種意義上說,他其實是他們庇護所的主心骨。

「這位大哥哥,還沒有問怎麼稱呼你啊?」只說了一句話以後就一直默默觀察的黑髮美人聞言,苦惱的皺了皺眉,他的記憶缺失的太厲害了,但對於名字腦海似乎還有印象。

「蘭堂」

「好的,那悠,你帶這位蘭堂大哥哥和小中也先去休息一下哦。」淺川和鳴笑着對第一個指責他的棕發女孩說道。

她看上去約莫八九歲,棕發棕眸,就像每一個擂缽街的孩子那樣,因為長期的營養不良身材瘦小,皮膚略微有些發黃,但卻是很靠譜的一個孩子。

悠看了他一眼,沒再說什麼,帶着兩個新人去了裏面,他們這個窩棚雖然破爛,但大小足夠裝下十幾個孩子,而且位置隱蔽,所以才被當成他們的大本營。

把孩子們都打發走,只剩下他和芥川龍之介兩兄妹,他的實際年齡比芥川龍之介大一輪不止,但現在的身體年齡也不過才十歲,芥川龍之介就更小了,被他撿回來的時候也不過才六歲,瘦弱的身體帶着四歲的芥川銀艱難的在垃圾堆里找食物,沒想到他一時的善心,竟然撿回了一個異能力者,也讓他們的小團體在擂缽街的生存能力提高了不少。

「龍之介,我等下用我的能力給你治療,你告訴我具體的體驗,也是為了熟悉我的能力。」

「哥哥……」芥川銀擔心的看着他,她的哥哥自尊心一向極強,她很怕他不願意接受同伴的幫助。

芥川龍之介沉默了一下,終究還是沒有拒絕家人的好意,無論是他的親妹妹還是把他撿回來的淺川和鳴,對他來說都是重要的家人。

淺川和鳴也不認為芥川龍之介會拒絕,他一向是個內斂溫柔的孩子(擂缽街被毒打過的人表示很淦),手一揮放出了蔡文姬的搖搖車

一技能,思無邪!

蔡文姬的一技能是群體回血技能,他的蔡文姬還是初始的一級英雄,系統沒有告知他升級的方法,因此他能回復的血量有限,而且他也無法看到被回復者的血量是多少,現實的人沒有血條能給他看,只能他自己看狀態判斷。

淺綠色的音符圍繞着三人,芥川銀站在光圈範圍內也感受到了身體狀態的提升,更何況作為異能力者的芥川龍之介。

四肢百骸流淌着一股熱流,整個人非常的舒適,泡在溫泉里也不過如此了,一直隱隱作痛的肺部非常的舒服,沒有忍不住的咳意再往上沖,就連羅生門的狀態也變得更好。

淺川和鳴一邊釋放技能一邊計算自己的體力極限,感覺差不多了就停了下來,技能時長沒有限制,只受體力限制,進入冷卻後必須25分鐘以後才能繼續釋放,體力就是他的藍條,如果體力耗盡了,另外兩個技能應該也是無法釋放的,所以如何分配藍條到技能上又是一個需要鍛煉的地方。

微微喘口氣,他現在的體能不是很好,大概釋放了不到三分鐘就沒藍了,剛才的大招恐怕一分鐘都沒有放完。

「龍之介,感覺怎麼樣?」

「......」

「龍之介?/哥哥?」

「淺川」芥川龍之介感受了一下身體的狀態,身上的傷都好得差不多了,體力也幾乎回復滿了,這種能力在擂缽街如果暴露了,下場是恐怖的。

「這個能力,還是暫時不要說出去比較好,跟其他人也叮囑一下,絕對不要暴露。那兩個剛來的,盯死他們。」

如果他知道是這樣的能力,他絕對不會讓淺川和鳴就那樣隨意的把自己的能力說出口。

"你明白的吧,一旦被港口黑手黨或高賴會那樣的勢力發現你的異能力,你只有一個下場。 "

淺川和鳴撓撓頭,這也是他在把蘭堂和中也一併治好以後才想起來的事,一個沒有任何力量的治療,在橫濱就如同抱金過市的孩童,被那些勢力知道了,他只有被抓回去當個工具人無情壓榨的下場,詳情請參照被森某屑帶上戰場的與謝野晶子,那真的是信心十足的去,精神崩潰的回來的。

「這個我知道,我也是一時高興得忘形了,但是我相信大家不會把我暴露出去的」他咧嘴一笑,他們庇護所的孩子百分之五十都是被他撿回來的,他們不強大,但是互相之間不允許有任何的隱瞞,所有嫌棄他們力量弱小的,自私自利的孩子,都已經離開了這個群體,可以說除了剛被撿回來的蘭堂和中原中也,都是可以信任的人。

「哼」芥川龍之介冷哼一聲「你如果被抓了,我絕對不會為你拼上性命的。」

「嗨嗨.......」也就是說還是會救他的嘛,小夥伴真是一點都不坦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