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被選中去長生
我被選中去長生 連載中

我被選中去長生

來源:google 作者:銀湖小霸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向天 羅明月 都市小說

一個生來就身中蠱毒而不自知的少年,機緣進入了藏有長生秘密的大學,在一次又一次的解密探險中,終於破解了始皇求長生的驚天內幕既是被選中又是為自救,男主踏上了天南海北探險尋葯的奇幻之旅,這當中,又夾雜着多少和美女之間的愛恨糾葛………………展開

《我被選中去長生》章節試讀:

到了輔導員辦公室,進門看到一個年紀似乎也不大,臉上肉嘟嘟的女人,身材豐腴但不肥,長相中上,氣質倒是看上去很不錯。

葉清雅帶着向天走過去,說道:「潘老師,這是你們班今年的新生,叫向天。他這次過來沒帶夠學費,想辦助學貸款,您看?」

正在忙着整理學生檔案的潘老師,看着向天,也是呆了一下。急忙說道:「你就是咱們班的向天?」

「怎麼,潘老師,你知道他啊?」葉清雅看到潘老師這個反應,也很奇怪。

「你知道他高考考了多少分嗎?」

「多少分?」葉清雅好奇的問,「難不成超過600分?」

「563分,……」潘老師下面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葉清雅就說道:「潘老師,看把你大驚小怪的,563不是剛剛錄取投檔線么,有什麼好新奇的。」

「你聽我把話說完呀,他高考的時候才考了三門課,563!我這也是剛剛在整理新生資料的時候才發現的。」潘老師也是驚喜交加。「看來,我的運氣不錯啊,第一年帶班就遇到了一個狀元郎啊。」

「三門課,563?」葉清雅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向天。

向天都被這兩個女人說得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了。

「那你怎麼會跑到我們學校來了,你不復讀嗎?以你的成績足可以去華清大學了啊!」葉清雅不解的問道。

「我是被系統調劑過來的。讀書么,去哪都有能成才。再好的大學,不努力一切也都是空的。」

向天回答道。

「我很好奇,你為什麼會少考一門?」葉清雅的問話,似乎也很符合潘老師的心中疑惑,也順帶的點了點頭。

「過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潘老師,您看我這助學貸款的事?」向天說著轉向輔導員潘老師。

潘老師這才醒悟過來,「哦,對對,助學貸款。那你跟我去學工辦,填一份申請表,到時候學校領導簽批後就可以辦下來了。」

等出了辦公室門口,葉清雅回校門口繼續去接待新生了,而潘老師則帶着向天朝學工辦走去。

葉清雅似乎對這個大男孩的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走幾步還要回過頭來偷偷看幾眼這個有點神秘的向天。

潘老師和向天一路有說有笑的邊聊邊走,就像一個大姐姐關愛自己的小弟弟一般。到了學工辦,敲過門後,走了進去。

裏面有四張辦公桌,其中一張對着門的辦公桌前坐着一個高高瘦瘦,戴着金絲眼鏡,長相還有點猥瑣的男老師,看到潘老師帶着一個男生有說有笑走進來,立馬「噌」的一下站了起來,隨機諂媚的笑道:「潘老師,您怎麼大駕光臨啊?」

看着那張獻媚的笑臉,向天心想:這個傢伙肯定是對潘老師有意思,不然不會這麼一副舔狗樣。

潘老師似乎也不為所動,說:「我帶一個我的學生過來,想申請辦理一下助學貸款。」

「哦,這樣啊,是他嗎?」說著指了指向天,看到向天高高帥帥,就把這個男老師嫉妒的不行,再看向天身上的穿着,一身洗了快發白的高中生校服,腳上穿着一雙磨損嚴重的球鞋。一看就是個窮鬼,這個男老師就打心底里瞧不上向天。

再加上一開始進門時,潘老師和他有說有笑的樣子,嫉妒和嫌棄經過醋意的催化,迅速發酵成一股敵意。

所以,這個原名叫仇如俊的學工辦老師就有意想刁難一下向天:「你想辦助學貸款,你有你們家的家庭收入情況證明嗎?你有你們街道出具的證明嗎?你有人給你擔保嗎?還有,我們這個助學貸款,只給那些品學兼優的學生的,你夠資格嗎?」

聽到仇如俊的這番話,着實把潘老師給氣壞了,他這分明是故意刁難。所以氣急道:「仇如俊,別拿着雞毛當令箭,別人不知道你,我潘蘭可把你看得透透的。別把老娘惹急了,你信不信我直接找你舅舅去辦理?」

「你找也沒用,我這可都是按章辦事。我說行,他就行,我說不行他就不行。」仇如俊似乎得理不怕人。

其實以前學工辦其他老師在給學生辦理助學貸款時,都是秉着助學幫困,為學生排憂解難的宗旨去辦的,但是自從這個仇如俊仗着有一個當院領導的舅舅的關係,來到學工辦之後就開始各種刁難,還沒有學生從他這裡申請到過助學貸款。

向天看到潘老師為自己和學工辦老師爭執,心下也是有點感動,看到對方的咄咄逼人和羞辱,向天很想衝上去賞他兩耳光,但是現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要是沒有這個助學貸款,他就沒辦法辦理入學,那還有什麼未來可談。向天想到這些只能暗暗隱忍下來,想要是有朝一日,一定要連本帶利討還回來。

「你舅舅要是不行,我就去找書記,書記還不行我就去找「明月」來辦,我就不信還沒人治得了你了。」潘老師真的是氣得有點口不擇言了。

學工辦這邊吵吵嚷嚷的喧鬧聲,吸引了剛好路過這邊打算去找書記的譚校長。他聽到有人提起又是要找書記又是要找某人的,也是很好奇進來看看。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誰給我說說。」譚校長問道。

其實吵鬧聲早就把這一層的好多人都吸引過來了。大家一看到是譚校長進來了,都紛紛讓開一條路。

潘蘭老師看到譚校長,也不慌張,走到校長身旁低聲的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還把向天同學的特殊之處提了一下。

譚校長一開始還雲淡風輕的一邊聽着一邊點頭,突然似乎好像聽到了什麼驚奇的事情,立馬僵在了當場,隨即陽光看向向天同學,隨即示意的笑着朝向天點了點頭。

向天不明所以,他也不認識這個圓滾滾的胖老頭是誰,所以只能禮貌性的朝這個老者點了點頭,微笑以示回應。

看到潘蘭在向譚校長彙報情況,仇如俊似乎也不慌,一則他是照章辦事,無非就是卡的嚴厲了點;二則自己還有一個當領導的親舅舅。再怎麼著,舅舅這點面子還是有的。

了解完一切之後,譚校長走到仇如俊面前,說:「小仇,按理說規矩做人,按章辦事這是對的,但是我怎麼聽說你在這學工辦老師的位置上將近2年時間,沒有一個學生從你手上辦下來過助學貸款的事情?這是真的嗎?」

「這……校長,這不能怪我啊,這是這些學生達不到申請助學貸款的條件啊?」仇如俊還理直氣壯的說。

「那你知道助學貸款的作用和目的是什麼嗎?」譚校長繼續問道。

「呃,反正就是沒錢的窮學生貸款讀書唄!」

「那你既然知道學生貧困,你還不想着儘可能的幫助他們?」

仇如俊似乎還不覺得自己有錯,剛要張口說些什麼,就被譚校長給伸手攔住了。

「你不要說了,從明天開始你去學校後勤組報到吧,至於你舅舅那邊,我會親自去說的。」

仇如俊面如死灰,嘴角不停的抽搐着,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仇如俊真是做夢也沒想到,人在屋中坐,禍從天上來。平時他眼中不冷不熱的潘蘭,今天會死活要為這個叫向天的學生出頭,他可從沒有看到潘蘭像今天這麼彪悍過。

今天會落到這個地步,歸根結底就是這個向天惹的禍。然後他就把滿腔的怨憤撒到了向天頭上,離開辦公室的時候還死死的盯着向天,嘴裏嘟囔着「你給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