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我必將加冕為王
我必將加冕為王 連載中

我必將加冕為王

來源:外網 作者:空痕鬼徹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空痕鬼徹

展開

《我必將加冕為王》章節試讀:

總的來說,事實證明總主教的親兒子——路德維希·弗朗茨准將大人,是真的說到做到,也是真的不差錢。
站在堆積成山的物資箱的包圍下,手捧清單的安森除了感慨以外,真的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原本對路德維希的種種意見全都不翼而飛。
有這麼慷慨的上司,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
滿目玲琅的清單上,足足為他準備了六百支步槍和刺刀,外加相應全套的步兵裝備;包括並不限于軍裝,鞋襪,風衣,背囊…基本能武裝一個將近滿編的步兵團。
除了這些,還有安森之前要求的手榴彈,因為要剋扣擲彈兵團的物資所以沒有三十箱那麼多,但也準備了四百多枚,基本超出安森的預期。
但這些都還不算什麼,因為賬目清單上赫然記着在全部物資里,還有一門步兵炮!
安森震驚了。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路德維希就提到過,陸軍中派他負責奪回雷鳴堡的人,打從一開始就是準備看他笑話的;所以除了路德維希自己帶來的炮兵連,根本不可能得到任何的重火力支援。
那麼真相就只有一個——這門步兵炮,是路德維希自己掏錢買的。
這可太厲害了!
不過連自己這麼誇張的要求都滿足了,也從側面證明路德維希有多渴求這場勝利;如果自己不能按照約定的那樣,在一個月內攻下雷鳴堡的話……
「喂,團長大人,看夠了吧?」
沒好氣的卡爾·貝恩,喚醒了還在背後冒冷氣的安森:「看夠的話就過來,見識見識你弄來的這些好東西!」
說著,他直接撬開面前的木箱,從裏面抽出一隻造型十分修長流暢的步槍:
「博爾尼步槍,這是今年克洛維王國才剛投產的新款輕武器;槍身是進口橡木,槍管里的膛線也非常漂亮,彈道很直,後坐力也適中,就是威力小了點,但這不是問題——因為它也是一款後膛步槍,所以你一定喜歡!」
「哦?」
安森眼前一亮,從面無表情的卡爾手裡接過武器:「那…它有什麼問題?」
「它沒問題才是最大的問題!」
卡爾·貝恩冷笑到嘴角抽筋:「進口橡木,膛線好,後坐力也不大——這種槍不是用來打仗的,是貴族老爺在莊園里打鴨子的;戰場上步槍是消耗品,你指望那幫列兵能像個貴族一樣保養武器嗎?!」
「我的建議是留下二百支,剩下的想辦法處理掉,看能不能從管後勤的人手裡淘換一千支舊步槍,省得打兩仗就得讓士兵拿着木棍送死。」
「……」安森。
放下了懷中的「高貴之槍」,安森的目光挪向一旁的某個空箱子:「那個箱子怎麼已經打開了?」
「哦,裏面原本裝的是手榴彈。」
卡爾點點頭道:「你回來之前我們用掉了一箱,想實驗一下威力如何。」
試驗了一下威力…嗯?
察覺到什麼的安森,猛地回頭看向卡爾:「我怎麼沒聽見動靜呢?!」
「對啊,這就是它的神奇之處啊!」
卡爾同樣是百思不得其解:「我們用了整整一箱,沒有一顆爆炸的——倒是不停冒白煙,還嗆到不少人。」
「哦,對了,還有一門步兵炮。」撓撓頭,他指向身後:「正好你回來了,問一下你準備把它放在陣地里的什麼位置?」
「炮在哪兒呢?」安森順着他指的的方向望去。
「就在那兒呢。」面無表情的卡爾,用下巴朝同一個方向戳了戳:「對,就是那個。」
「就是它?!」
死死盯着被卡爾稱之為「步兵炮」的東西,安森目瞪口呆。
大號霰彈槍下面再裝兩個輪子,這種東西也能被稱之為「炮」嗎?!
「這叫一磅炮,也叫『砰砰炮』,聽說帝國有些地方還把它叫做抬槍——但它真的是炮。」這次卡爾的表情很認真:
「當然除了射程,威力也真的和大一點的霰彈槍差不多。」
「……」
安森真的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就在他快陷入某種特別想以頭搶地,甩手不幹的衝動時,一陣不和諧的音符從身後的戰壕里傳來:
「大人,什麼時候時候開飯?」
「對啊,喊我們來的時候就說好要開飯的。」
「餓了好幾天了,能不能快點開飯?」
……望着眼前這一幫衣衫襤褸,絕對和士兵半個銅板的關係的人群,好不容易回過神的安森一把按住卡爾的肩膀,困惑的眼睛盯着對方。
意思很明顯:這幫人哪來的,又是誰?
「咳咳!」
輕咳兩聲,卡爾用盡全力掰掉了肩膀上安森的手:「他們…就是你的散兵連。」
「啥?」
安森的腦袋瞬間空了。
散兵,在克洛維軍制中是一個和列兵完全相反的兵種——不是以整齊劃一的隊列,而是要在陣前散開,使用快速推進和機動作的方式戰鬥。
正因如此,這一兵種對士兵的體能和射擊命中率要求較高,並且因為不是整齊隊形,往往要士兵自己對戰局做出判斷,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通常來說一般將散兵當做襲擾火力,偵察兵和狙擊手使用;在克洛維王國,屬於死板僵硬的老舊戰術不再適用,而誕生的新兵種。
安森會對這些這麼清楚,是因為「前安森」在王家軍事學院里進修的正是散兵科目。
為了奪回要塞,短兵相接的攻守戰、巷戰、伏擊戰幾乎不可避免;混亂中只懂得僵硬死板戰術的線列兵,遠不如機動靈活的散兵適應這種戰鬥。
而現在路德維希把一幫不知道哪來的傢伙扔給自己,還說他們就是自己要的精銳?!
原本對周圍准將大人產生的好感,在這一瞬間蕩然無存。
「喂,那個黑頭髮的!」
一個無比稚嫩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來:「都快餓死了,還不能開飯嗎?!」
安森緩緩回首,怔怔的看着一個擠到人群最前面,臉上寫滿了不耐煩的小女孩,內心生出一種荒謬到極致所以顯得很合理的錯覺。
沒錯,在這麼一幫「精銳」當中還有一個小女孩兒,有什麼值得奇怪的地方呢?
他身旁的卡爾更是已經徹底麻木,面無表情的從上衣掏出煙盒,搖出一支用嘴叼住,「啪嗒啪嗒」的點上火——他真的一點都不想幫安森收拾安森自己弄出來的爛攤子。
嘆了口氣,安森只好起身獨自上前。
小女孩兒十三四歲的模樣,大概有步槍一半高;瘦瘦小小的身體套在一件滿是塵土,破舊裂口的亞麻襯衫下;淺褐色的頭髮亂糟糟的擰成一團,髒兮兮的臉上一雙綠色眸子,餓狠狠的瞪着安森。
「請問,是誰帶你們來的?」勉強擠出一絲微笑的安森,對着人群問道。
「不認識!」
拚命仰起頭的小女孩瞪着安森,繼續有氣無力的喊道:「什麼時候開飯?!」
幾乎是小女孩說話的同時,身旁和身後的人群集體後退了幾步,一言不發的盯着她和安森。
按住內心的衝動,安森只好半蹲下身看着小女孩:
「你的家人呢?」
「那是啥?」
「就是你的父母,或者親戚什麼的?」
「不知道,沒見過!」
「……」嘴角抽筋的安森只好換個問題:
「誰帶你們來的?」
「有個穿斗篷騎馬的傢伙,說只要會開槍,打得准就能到這裡吃飯,我就把他們都帶來了!」小女孩很「威風」的朝身後一擺手,只可惜又瘦又細的胳膊根本看不出力量:
「所以什麼時候開飯?!」
「是你把他們帶來的?」安森感覺自己好像沒聽清。
「是我!」
小女孩兒用力點頭,幅度之大讓安森險些以為她會摔倒:
「天冷了,外面找不到吃的,我四處找的時候在路上遇見他們,他們沒吃的還想搶我的,但他們都打不過我,我就帶他們一塊找吃的,路上遇見了那個騎馬穿斗篷的…最後就到這了。」
小女孩莉莎說的結結巴巴,身後的難民被她形容的像四處覓食的鬣狗似的,不過安森的腦海里大概有畫面感了。
雖然很好奇為什麼一群難民連一個小女孩都打不過,她又是怎麼讓羅曼中校順利答應把他們帶來,但他現在真不想管這麼多了。
渾身上下透着無力感的安森沉默許久,看着面前越來越急切的小女孩,很勉強的擠出一絲和善微笑:
「這樣我們馬上開飯,等你們吃飽後再去找那個穿斗篷騎馬的傢伙,讓他幫你們另安排地方。」
攻下雷鳴堡,安森需要的是一批短兵相接的精銳,是懂得用掩體保護自己,能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十五秒內冷靜裝彈射擊,一擊斃命的獵手。
不是一幫炮灰。
「那不行!」
小女孩的臉色瞬間蒼白——雖然肌瘦的臉上本就看不出什麼血色,慌慌張張的拽住安森的衣服:
「穿斗篷的傢伙說了,你要不收他就要趕我們走!」
嗯,像是那位準將親信會幹的事。
「天冷了,外面已經沒吃的了!你讓我們幹什麼都行,就是別趕我們走!」小女孩兒死死瞪着安森,像是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似的叫喊着:
「你不是要找會用槍的人嗎,我槍打得可准了!求你了,讓我們留下吧!」
「不是你會用槍就……」
「我真的會用槍!我會,我能隔着好遠好遠就一槍打穿兔子眼睛,你要怎麼才肯相信我?!」
「這和你會不會用槍沒有關係,從一開始……」
正當安森有些不耐煩時,眼前的小女孩手中突然多了一道黑影。
那是…自己的配槍?!
驚愕的他本能的伸手奪回,但面前的小女孩兒就像是猜到了他的行動,變戲法似的躲過了伸來的右手。
下一秒,雙手握着左輪槍的小女孩已經站在他身後,安森已經聽到她扣下擊錘的聲音。
不好!
猛地轉身的安森一把攥住她的小腿;腳下一空的小女孩失去平衡,瘦小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向前傾倒。
手中的左輪槍,也隨之拋向半空。
「啪——!」
趁勢打算按住她的安森還沒來及動手,被抓住的小女孩硬生生在半空扭身,黑乎乎的腳丫正中他面門。
「噗通!」
騰空的瘦小身影摔在戰壕的泥坑裡,根本不顧疼痛,瘋了似的伸向從空中落下的左輪槍。
下一秒,纖細的手臂被安森抓住,將她按倒在地。
被抓住左腿和右手的小女孩拚命掙扎,小小的身體爆發出絕對和體型不符的力量。
「咔噠。」
嗯?!
空中墜下的左輪槍,穩穩落在了小女孩的左手。
錯愕的安森瞪大了眼睛。
「砰——!」
金紅色的槍火中筆直的彈道一閃而過,未等到所有人察覺,已經將對面卡爾嘴角的香煙一分為二。
驚呆了的副官依然保持着吞雲吐霧的姿勢,死死盯着被被削斷的香煙橫截面,夾着香煙的食指微微發抖。
「這樣可以吧,可以了吧?!」
聲嘶力竭喊叫着的小女孩把槍扔在一旁,像是感覺不到疼似的猛地扭頭,咬牙切齒的瞪着安森,眼淚不受控制的湧出。
「不然你還想怎麼樣,說啊!讓我幹什麼都行,不要趕我們走啊!」
目瞪口呆的安森,臉上還留着小女孩的腳丫印。
「卡爾!」
「啊?在!」
猛地回過神的卡爾·貝恩,像個副官似的站在原地。
「把司務長找過來。」安森頭也不抬道:「告訴他,立刻開飯!」
「可現在還沒到午休時間呢,軍營廚房的伙食……」
「快去!」
「是!」
慌慌張張的卡爾,像逃命似的狂奔離去。
安森鬆開小女孩,一聲不吭的走到煙頭落地的位置。
他瞥了眼身後,差不多將近十二米。
十二米,一槍擊斷香煙,還是在被自己完全制住的前提下……
巧合?
就算是,對方的靈敏和反應速度,還有和身體完全不相稱的爆發力,這些可絕對不是什麼巧合。
緩緩起身,安森看向那個小女孩。
滿臉污漬和眼淚的小女孩察覺到安森的目光,同樣抬起頭,緊張兮兮的一動不動。
她身後被她帶來的難民們紛紛畏懼的後退,生怕被剛剛小女孩的反抗牽連。
「你……」
下意識開口的安森,這才發現自己一直沒有問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你叫什麼名字?」
緊張的小女孩一愣,隨即脫口而出:
「莉莎,莉莎·奧古斯特!」

《我必將加冕為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