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二十歲才開始練氣
我二十歲才開始練氣 連載中

我二十歲才開始練氣

來源:google 作者:展望未來的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展望未來的風 陳命

情場失意,喝點酒就穿越了?穿越就穿越吧,關鍵不是魂穿!我整個人都穿過去了!!周圍的小孩都是從小開始修鍊我二十歲才開始練氣會不會有點晚了?展開

《我二十歲才開始練氣》章節試讀:

又過了些時日,眼見自己成長的速度開始變慢,陳命意識到,自己對於練氣的理解,終究還是太淺薄了。

迄今為止,陳命都是靠着古籍中記載的寥寥幾筆,以及自己對於練氣的理解進行修鍊。

因為從未系統地學習過,雖然前期陳命進展很快,可是隨着自己步入更高的境界,道聽途說的修鍊方法終究是野路子。

現在的他唯有進入學院學習,才能加快自身進度。

留給陳命的時間不多了,距離體內寒毒發作的時間已經不足一年半……

他必須在這之前踏入化蝶之上的更高境界,以此來抵擋寒毒的侵蝕。

只是在加入學院之前,陳命打算回去看看林薇,好讓她放心。

「已經半年沒有見過薇薇姐了,不知她現在過得怎麼樣?」

回想了自己穿越到這個世界遇到的第一個親人,陳命很是想念。

在這個人人自私的九州四地,恐怕也只有薇薇姐把自己當成親人吧……

半個月後,青河縣。

望着眼前熟悉的環境,陳命不禁有些感慨。不敢相信自己已經離開了半年之久。

「薇薇姐見到我,一定會很高興吧!」想到這裡,陳命加快腳步,馬不停蹄地朝林薇家趕去。

「呼,終於到了。」陳命大口喘氣,迫不及待地推開房門。「薇薇姐,我回來了!」

……沒人回應。

看着眼前空無一人的房間,陳命不禁感到奇怪,正午時分,姐姐不在家裡休息,能跑到哪去?

「薇薇姐,你在家嗎?」陳命再次大聲呼喊。

「請問你是來找林薇的嗎?她半年前就已經死了。」門口突然出現了一位中年婦女。

什麼!姐姐半年前就已經死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命的眼神中充滿了震驚,很快,一股悲傷的情緒湧上心頭。

「半年前,小薇不知道從哪弄來了一千金,被隔壁的流氓頭子知道了,他們威脅小薇說出金幣的下落,小薇誓死不從,說什麼這錢不是她的,她替她弟弟保管的。」

眼見陳命像是與林薇認識,婦女娓娓道來。

「流氓頭子為了逼迫小薇說出錢的下落,將她打成重傷,更是將小薇的四肢折斷!即便如此,小薇也寧死不肯說出那一千金的下落。」婦女繼續說道。

「因為害怕事情鬧大,流氓頭子沒有繼續逼問小薇,過了幾天,她就因為傷勢過重死了。」

「唉,你說小薇為什麼那麼倔呢?告訴那人不就好了。」

婦女唉聲嘆氣。對於林薇的死,她也很是惋惜。

聽到這裡,陳命的臉色變得陰沉。

姐姐原來是被人所害,之所以誓死不說出錢的下落,想必也是為了留給自己。

想到之前林薇對自己的照顧,陳命的心裏充滿了憤怒。

一股殺意油然而生!

那時候的自己,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無依無靠,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更沒有人願意幫助自己,直到遇見林薇,他才有了一處歇息之地。

陳命目光空洞,思緒不由地想起了從前。

那是他與林薇的種種過往……

「弟弟,你家裡人呢?為什麼獨自一人睡在街上?這兒晚上風大,容易着涼,到我家去吧,暖和!」

「小陳,把這個當成自己家就行了,你放心,有姐姐在,不會讓你餓着。」

「小陳,去吧,一定要成為一名優秀的獵魔人啊!」

對不起,是我害了你,我低估了人性的貪婪,如果不把那錢給你,你也不會死吧,對不起,是我太過愚蠢!

「我知道了,多謝大嬸。」陳命點燃了一根煙,面無表情地說道。

煙氣瀰漫,散發出刺鼻的味道。

他媽的!這煙是真沖啊……

問清楚流氓頭子的住所後,陳命告別了大嬸。他要將那流氓千刀萬剮,殺之而後快!

夜晚,某處偏僻的街道內,一名醉醺醺的男子正愜意地哼着小曲。「我就是天王老子,誰能奈我何~~」

醉鬼手舞足蹈,絲毫沒有注意到危險即將來臨,此刻,在不遠處的角落裡,一雙血紅的眼睛正惡狠狠地盯着他。

眼睛的主人便是陳命,眼前這爛醉如泥的青年男子便是他復仇的目標——李二九。

只見寒光一閃,李二九瞬間酒醒!「啊啊啊啊啊!」看着自己斷掉的手臂,李二九發出痛苦的哀嚎。

「是誰?是誰?」李二九驚恐地環顧四周,正對上陳命殺意凜然的眼神。

「我與閣下素不相識,閣下為何斷我一臂。」顧不上斷臂的疼痛,李二九跪地求饒。

陳命沒有解釋,目光冰冷地看着正不斷磕頭的李二九,沒有絲毫猶豫,再次一劍斬下!

啪!又一隻手臂掉落在地。

「啊啊啊啊啊啊!」巨大的痛疼讓李二九大腦變得一片空白,昏死了過去。

陳命面無表情地從口袋中取出一粒藥丸,塞進李二九口中。

這是一種名為回靈丹的藥物,可短暫使人恢復神智,緩解血液流失。

片刻後,李二九緩緩睜開雙眼……

「說吧,是誰對你透露林薇手裡有一千金的?」陳命似笑非笑地問道。

陳命留給林薇一千金的事情,也只有自己和林薇知情,以林薇的性格,也深知財不外露的道理。

那麼李二九一個流氓頭子,整天無所事事,他是如何得知的呢?

「……林薇?」

李二九目光獃滯,斷臂處傳來的疼痛感讓他一時沒有緩過神來。

「呲!」陳命沒有猶豫,一劍刺穿了李二九的右腿!

「啊啊啊!我想起來了,我說!我說!」李二九疼得哇哇大叫。

「半年前,珍寶閣的掌柜蘇大海突然找到我,告訴林薇手裡有一千金,指使我去搶過來,事成之後分我三成。」

「小人一時糊塗,做了錯事,求大人放我一條生路。」李二九痛哭流涕,滿臉驚恐道。

聞言,陳命默不作聲。

想來應該是蘇大海派人跟蹤自己,時刻監視那一千金的下落。

等到半月之後,自己寒毒發作,這筆錢就能重新回到珍寶閣手裡。

只是沒想到自己分文未取,把錢全部留給了林薇,為了不損壞自己珍寶閣的名聲,便指使李二九前去鬧事,如此一來,天衣無縫。

好一個珍寶閣,果然不做虧本的買賣!蘇大海!我定會讓你付出代價!

該死!

眼見陳命面色凝重,李二九不敢多說,心中默默期待着他能放過自己。

「感謝你如實交代,我會給你一個痛快。」

「大人饒命,大人饒……」話音未落,李二九脖子上出現了一道口子,如斷線木偶般癱倒在地。

一劍封喉!

蘇凝冰,那兩名珍寶閣弟子,以及蘇大海,你們欠我的賬,我會一一收回!

就先從你開始吧,蘇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