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和冷艷女總裁在荒島求生
我和冷艷女總裁在荒島求生 連載中

我和冷艷女總裁在荒島求生

來源:google 作者:放飛夢想的松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勇 林嵐 都市小說

公司雜工張勇,陪着冷艷女總裁林嵐到國外出差,竟遇到飛機失事,導致兩人流落到神秘的荒島!「你們別瞎折騰了,此島有神秘磁場,外界根本就發現不了這裡」一個臉如刀削的老漢冷笑道「張勇!林中有個滿臉花紋的動物在傻笑」林嵐驚慌失措的大喊「哈哈!想不到這洞里竟藏着這麼多的寶物」張勇興奮的大聲高呼最後,張勇帶着林嵐成功離開島嶼!展開

《我和冷艷女總裁在荒島求生》章節試讀:

他頓時大聲喊叫:」天吶!滿樹紅彤彤的鮮桃」

正在小溪邊生悶氣的林嵐,一聽到有鮮桃,立馬兩眼放光。

呼的一下。

撒開腳丫就沖這邊跑過來,完全不顧及女總裁的形象。

也難怪,人在極端**的情況下,是不會再顧及這些的。

當她跑到這邊時,張勇已經爬上樹,摘了一個拳頭大的桃子,在衣服上擦兩下,張口就咬。

「咔嚓!」

「哎呀!這桃子真不錯水汁多,又夠甜,還相當脆爽。」他暗暗讚歎,不由得又連咬幾口。

這下可把站在樹下的林嵐饞得直吞口水,她張開已經渴得乾裂的嘴唇,大聲叫嚷:

「你別顧着自己吃,快扔兩個下來!」

「好嘞!」張勇迫不及待的摘下兩個紅撲撲的鮮桃直接扔下樹。

林嵐顧不得大家閨秀形象,一把彎腰從地上抓起那兩個桃子,張大嘴巴就咬下去。

就這樣,已經飢腸轆轆的張勇兩人,狼吞虎咽的連吃了幾個桃子。

打着飽嗝的張勇,心滿意足的從樹上爬下。

「吃飽了嗎,林總?」他故意衝著已經吃得滿嘴桃子汁的林嵐問道。

這位千金大小姐不好意思的扭過頭,沒有回答,直接給了張勇一個後腦勺。

現在溫飽的事情暫時解決了,看這情形,今晚救援隊肯定來不了。

此時太陽已經沉下海平面,天色漸漸變暗。

他倆的衣服已經被海水泡過,全身濕漉漉的,這樣下去肯定會感冒。

必須要生起一堆火。

那樣既可以驅趕猛獸,又可以保暖。

想到這,張勇皺起眉頭,思索着應該如何起火。

畢竟現在沒有打火機和火柴,要想徒手起火有一定的難度。

好在他平時喜歡看戶外求生的電視紀錄片,掌握了相當的戶外求生技能。

以前一直抱怨,沒機會發揮這些戶外求生的本事。

今天總算是有機會發揮了。

他扭頭四下張望,看看有什麼作為起火的燃料。

已經吃飽了鮮桃的林嵐,開始努着精緻小嘴嚷嚷起來:「現在天快黑了,這可怎麼辦?」

「你快來幫忙,在樹林里尋找一些樹枝,搭一個簡易的防風棚。」

張勇衝著對方吩咐道。

誰知林嵐想都不想,直接大聲拒絕:」不幹!這種體力活就該你做,平時在公司這些都是你的份內事。」

這都什麼人,現在還要擺譜,張勇沒有強求,微微搖搖頭,到林子中找來了乾燥的雜草。

又弄來一根小木棍,還有一段乾燥的枯木頭。

此時的林嵐直接在草地上坐下,心情不快的看着張勇幹活。

很快,張勇利用電視上學來的木頭鑽火技能,成功燃起了一堆火。

「哎呀!想不到你這個平時看起來不起眼的員工,還有這等本事。」

看着熊熊揚起的高火,林嵐有些小興奮的擠到火堆邊,衝著張勇讚許道。

「嗯,你快用火將衣服烤乾,免得着涼感冒,我到林子里去找些木枝,搭個小木棚。」

說完,張勇便自顧自的朝林子中走去。

走入林子後,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就是帶他們進入這裡的松鼠不見了蹤影,他不由用手撓了撓後腦勺,口中嘀咕道:

「這小傢伙去哪裡了,還沒來得及感謝它呢!」

在林子中,他尋到幾顆大樹,這些樹的樹丫約有一米多高,兩樹距離也就兩米多,關鍵目測起來,幾乎都在同一高度。

適合在上面搭一張簡易的木柵欄床。

畢竟在這林子中,半夜會不會有猛獸出現,誰也不知。

還是在樹上搭床比較安全。

於是他悶頭幹活,約花了兩個多時辰,終於在樹杈上搭起一道簡易的木柵欄床。

此時天已黑了,隱約可看到約百米外林嵐正在烤火的那堆火。

還是過去把火種移過來,在樹下燒一堆火。

想到這,他正要拔腿向林嵐那邊走去。

突然。

林嵐發出一聲驚呼,「快來人呀!」

不好,這位千金小姐是不是遇到危險了,張勇心頭一驚,立馬拔腿就衝過去。

當衝到火堆前,

只見林嵐花容失色地指着地上連聲驚叫:「這……這是什麼怪物。」

張勇快步走到林蘭身前,將她護在身後,低頭定睛一看。

只見一隻色彩斑斕的青蛙正趴在火堆邊。

他不由微微搖頭,啞然失笑:「大小姐,這是一隻樹青蛙。」

林嵐才長吁一口氣。

張勇有些憐惜地望着這位女總裁,心中暗嘆:別看她平時高高在上。

現在遇到這種事,還是顯示出害怕的一面。

也難為她了,這位大千金何時吃過這種苦,自己做為男子漢,一定要有所擔當。

林嵐又恢復女總裁的氣勢,威嚴地大聲問張勇:「你那小木棚搭好了嗎?」

「可以了。」張勇邊回答邊蹲在火邊,伸手烤了幾下。

此時是初春季節,將近夜晚,氣溫逐漸下降,他微微感到一絲寒意。

心想:現在千萬不能冷感冒了,在這荒山野嶺,人跡罕至的鬼地方,那可是無處求醫的。

「哎,我爹地怎麼還不派人來營救,這鬼地方我可是受夠了。」

林嵐鼓起腮幫,擦了一把臉上灰塵,大聲嚷嚷。

「對呀,按理說飛機失事,天空應該有尋找的飛機飛過, 這都大半天了,怎麼一點響動都沒有。

現在的科技相當發達,根據衛星定位可以輕鬆找到飛機失事的地點。這會不會有什麼意外呀?「

經林嵐這麼一提醒,正在烤火的張勇輕輕揉搓雙掌,若有所思道。

「不會的,我爹地絕對可以找到我們!」林嵐接過話茬大聲的叫起來。

從語氣中,卻聽出她帶着些許擔心。

現在孤男寡女流落在荒島,沒吃沒喝的。

唯一希望就是外界的營救隊,儘快找到這裡,那樣他們才能離開這裡。

做為一個女生,她能不擔心嗎?

張勇聞言,心底頓時掠過一絲不安:畢竟這種事誰也說不準,世上曾發生過永遠找不到飛機失事地點的先例。

自己不會那麼倒霉吧,要是真找不到的,那可怎麼辦?

「嗷!」

遠處的林子里,突然傳來不知名怪獸低沉的吼聲。

林嵐嚇得急忙靠到張勇身邊,牙齒咯咯發抖的問道:」這……這是什麼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