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竟然是清冷影帝的夢中情人
我竟然是清冷影帝的夢中情人 連載中

我竟然是清冷影帝的夢中情人

來源:google 作者:第九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行簡 陸謹言

【甜寵救贖+夢中情人+大小姐VS小影帝】白行簡沒想到後來的自己會遇見在年少時只會在自己夢裡出現的人就像陸謹言沒想到自己出道第一部劇就是和影帝合作展開

《我竟然是清冷影帝的夢中情人》章節試讀:

陸謹言咬着吸管喝了一口奶茶,白行簡眨着眼睛觀察她表情,確定沒有看見她皺眉頭,料想這奶茶也許只是名字奇怪,但是挺好喝,畢竟薑茶請人吃飯就是為了打好交道,不至於買些難以入口的東西。

「好喝?怎麼不多喝一些?」白行簡看見陸謹言只喝了淺淺一口。

陸謹言把奶茶放下,看着簡易桌上的礦泉水咽了咽口水,笑道:「不、錯。不過我是女藝人,得注意身材管理,下次我請白影帝喝。這奶茶簡直妙不可言。」

白行簡聽過人說這奶茶很好喝,十分好喝,沒見過人用妙不可言形容奶茶。不過看那樣子陸謹言似乎挺稀罕這奶茶的,他問:「你要帶着這杯嗎?」

陸謹言視線移到奶茶身上:「當然。」她彎腰把奶茶拿起來,扒拉着杯身的包裝漫不經心的問:「不過白影帝什麼時候去片場?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欣賞您的演技了。聽您的粉絲說您的演技是天上有地下無老天爺追着喂飯吃呢。」

這話不假,白行簡的粉絲的確那麼說過,不過當時他粉絲說出來的時候白行簡不會覺得羞澀,陸謹言一說出來他就覺得臉紅,面紅耳赤的道:

「其實……也沒有那麼誇張……她們……那些姐姐都比較喜歡……給我加濾鏡呢…」

陸謹言捏了捏奶茶的包裝紙,忍着想要喝水的**漫不經心的和白行簡扯皮:「是嗎?我沒有加濾鏡,但是我覺得影帝的演技就是天上有地下無呢。」

那個奶茶味道怪怪的,陸謹言沒有喝過那麼奇怪的東西,她總覺得奶茶里桃子的毛沒弄乾凈,弄得喉嚨很不舒服,暗戳戳的記了白行簡一筆賬,心裏想着現在把他誇得飄飄然,等到時候他演不好戲那就有得好戲看了。

白行簡還要說什麼,門外傳來了他經紀人的聲音:「行簡,快一點兒,要到拍攝時間了,晚一點兒去別人說你耍大牌了,你這門關着幹什麼……陸小姐,您來我們行簡這兒有什麼事嗎?」

白行簡的經紀人是一個女人,她現在看陸謹言的眼神充滿了謹慎,那眼神簡直是看見了老鷹的有小雞仔兒的母雞。

陸謹言轉身,她有點摸不着頭腦,怎麼一個影帝的經紀人對她的態度這麼……好呢?而且似乎有點害怕,怕什麼?我有那麼可怕嗎?雖然不是傾國傾城那也是貌美如花吧?

她心裏面腹議,面上卻尊敬的問了一聲好,然後麻溜的滾蛋告別。

外面轉了一圈她找到一個小賣部,親力親為的買了一瓶水之後發現喉間的瘙癢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退去,陸謹言喝了一小口擰開瓶蓋的水,又把瓶蓋擰好,站在榕樹的樹蔭下面拿出手機翻看。

這邊的老街都破舊,行人稀少,李姐人生地不熟,轉了老大一圈總算找到了陸謹言。

「祖宗啊,怎麼我上個廁所的功夫你人就沒了?」

陸謹言瞪她一眼:「會不會說話?我怎麼就人沒了?……a組開始拍攝了嗎?」

白行簡、薑茶那類拿着男一號女一號戲多的演員就在a組,像陸謹言這種戲少的演員就在b組。

「開始了。我就轉着圈找你呢,你不是說想看嗎?」李姐給陸謹言帶路:「不過白影帝演技真的很好,薑茶好像有些接不下來戲。」

陸謹言道:「不然憑什麼他四屆影帝呢。……不過他經紀人似乎有點防備我,我尋思着我什麼也沒幹啊!」

這件事情李姐知道,她說:「這不是什麼稀奇事,白行簡那經紀人防備的人可多了,導演啦、製片人啦、一句話總結,有點錢的她都防備。你估計就屬於她心裏有錢需要防備那類。」

陸謹言見過防偷防盜的,沒見過這種情況的,她跟在李姐後面好奇的問:「為什麼啊?別人不都巴望着多結識幾個有錢人么?這位仁兄怎麼那麼奇怪?」

李姐停下腳步,巷子窄陸謹言繞不開她走得又比較快一下剎不住車撞在李姐身上,她嘶了一下,問:「怎麼話說著說著突然不走了?」

說話的間頭兒她看向前方,哦,知道李姐為什麼不走了。前面是幾個圍在一起的女生,看架勢應該是哪位的粉絲。

陸謹言跟李姐繞開從另一段路走,途中李姐神秘兮兮的坐看一眼右看一下然後俯到陸謹言耳邊飛快的說:「因為曾經有個有錢人想要潛白行簡,不過白行簡那臉蛋那身段火只是時間問題而已,他跟他經紀人都沒有同意,不知道是哪位老闆就使了點手段……你知道的,有錢能使鬼推磨嘛,買通了白行簡一個助理,給他水裡加了點兒葯,喏……差點就清白不保了。」

陸謹言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我說他經紀人看我眼神這麼奇怪呢。感情她怕我對白行簡圖謀不軌啊……我又不是」她腦袋裏面閃過白行簡完全長在她審美點上的略顯疏離的臉和他周身雪松一樣的氣質,到嘴邊的話不由自主的變成:」我從來都很光明磊落的,不過媽呀,娛樂圈真的好臟!」

李姐贊同的點點頭說:「不過你見到的那些巴結咖位高的啦給沒名沒姓的人臉色的人都算得上好的了,遇見那種背後有金主的更可憐,但是被金主盯上了你卻不答應就更可怕了。」

陸謹言點點頭:「封殺?」

「對啊!」李姐感嘆:「資本就是無情,去年那個程夏不是很火嗎?後來被爆出來和一個禿頂的男的電梯接吻,沒過多久就銷聲匿跡了。這些人就是玩玩兒,如果你做出什麼影響他的事情毫不留情就能給你甩了。」

程夏是去年很火的一個男星,之前他粉絲還稱他「國民男神」這件事情一出之後粉絲都脫粉了,而且回踩嚴重。

陸謹言沒有經歷過這些事情,她做不到產生共鳴,甚至心情沒有什麼起伏,覺得程夏這樣子挺正常的,畢竟他也得到了東西,而且她對這個已經銷聲匿跡的演員不怎麼感興趣,聊起來李姐還感慨良多,乾脆把話題轉移到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上:

「怎麼繞了半天還沒有到白行簡他們拍攝的地方?他們今天拍第一段?男主和女主相識那一段兒?可惡,為什麼世界上女二都是惡毒的。明天我就得出場了。」

李姐回道:「女二不惡毒誰來襯托女主的善良呢?」

「不行了,這部劇拍完我要叫我哥給我投資一部電視劇!」

「咦~可別了吧,之前不是有個小明星叫她老爹給她投資了一部電視劇嗎?評分最低是四分,她那劇的評分都4.1了!你不知道她被噴得多慘!估計她微博現在還很熱鬧。廣大網友的評論十分一致,辣眼睛。」

陸謹言答:「可是她得到關注度了啊!我都看過那電視劇,因為當時都在說那片子難看,我就想着到底能難看到什麼地步。而且歸根到底還是編劇不行,劇本寫好點兒不就好了嗎?」

李姐被氣笑了:「你真是說得輕巧,你知道那些名編的本子多難求么?這劇本還是趕巧了呢,修過的,因為男一號是白行簡。不然那些大編劇都不會搭理這劇本。」

她話說完卻沒有聽到陸謹言回答,抬頭一看,哦,到片場了。

薑茶和白行簡相對而立,相比薑茶白白凈凈的校服,白行簡的校服則是灰色,布滿了污漬。附和男主的身份。

安楠是一個無父無母還帶着一個小妹妹的男高中生,可想而知的生活很困難。那時候工資普遍不高,安楠一人打好幾份工來養活自己和妹妹,年輕人的自尊心都是很重的 可是安楠沒有有自尊心的資格。他要學習,他要養妹妹。他就可以頂着別人異樣的眼神白天去學校上課,中午食堂兼職。晚上再去兼職。周末則去賣東西。

他最常乾的一件事是幫魚攤的攤主,魚腥味兒大,常年累月,他身上也沾染上味道,在學校愈發不受待見。

這個時候陳雪和錢玥出現了,陳雪覺得他可憐,對他十分溫柔體貼,總是買錯東西而把買錯的東西送給安楠,安楠心裏很感動,錢玥則是看上了他的臉,先是萬分猛烈的追求,安楠不勝其擾,錢玥的追求打亂了他的生活。

在學校里,陳雪是一個獃獃的小康家庭的學霸,錢玥則是有勢有顏的富家千金。很自然的,很多男生喜歡她,但是錢玥偏偏看上了一個窮小子,安楠遭受了暴力——本來那些男生聞見他身上的味道就犯噁心了,現在一起發泄了出來。

因此下一次錢玥和他表白的時候他嚴詞拒絕了,一次兩次還能說是情調欲擒故縱,然而這麼多次。

錢玥惱羞成怒,從此以後直接霸凌安楠,安楠人微言輕,後來因為女主,事情敗露,可是就是這樣子錢玥也沒有遭到懲罰。因為她家裡有錢有勢。

當初陸謹言拿到劇本的時候就說了一句話,她認為這個劇本是「很現實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