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就是邪神/萬道邪神
我就是邪神/萬道邪神 連載中

我就是邪神/萬道邪神

來源:google 作者:火星引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傾月 現代言情 蕭澈

掌天毒之珠,承邪神之血,修逆天之力,一代邪神,君臨天下!展開

《我就是邪神/萬道邪神》章節試讀:

夏傾月是出來找蕭澈的。

在蕭澈出去跟蹤那人時,夏傾月為了穩妥起見,悄悄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記。

她在房間里等了很久,都不見蕭澈歸來,擔心他出事,便順着自己留下的印記找了過來,於是,就看到了令自己瞠目結舌的一幕。

雖然這場婚姻只是一個形式,但看到蕭澈跟其他女子這麼親密,她終究是不大舒服。

眼看蕭澈就要起身,夏傾月忙擺手,示意他別吵醒蕭泠汐。

「你……」蕭澈愣了愣,就要說話,可發現夏傾月笑了笑,轉身直接走了。

這是怎麼回事?

不一會兒,夏傾月又緩步歸來,手中抱着一床大紅色的毯子。

看着她將毯子蓋在自己和蕭泠汐身上,蕭澈已然崩潰了,新婚之夜自己不但不在婚房,還出去和小姑媽一起睡,甚至老婆還親自來送毯子!

這也太刺激了!

看着夏傾月離去的背影,蕭澈已無心睡眠。

等到了清晨,蕭泠汐紅着臉跑了後,他抱着大紅的毯子,躡手躡腳地推開門,發現夏傾月已衣裳整齊的坐在窗邊,如靜水般的美麗雙眸毫無波瀾的看着他。

蕭澈訕笑了一聲,趕緊將衣服頭髮略微整理了一下,看向夏傾月道:「第一天早上,必須去給爺爺請安,這個……」

夏傾月沒有說話,站起身來,先他一步走出房門。

蕭澈聳聳肩膀,快步跟了上去。

等兩人剛進蕭烈的小院,就看到對方正在修剪院子里的花草,「爺爺,我們來了。」

蕭澈喊了一句,在蕭烈轉頭的時候,他一把將夏傾月的小手握在手中。

她的手溫軟柔滑,或許是因為修行冰雲訣的關係,還隱隱帶着一絲清涼。

夏傾月全身一僵,剛要強行將蕭澈震開,但碰觸到蕭烈的目光,她卻只能生生的忍下,任由蕭澈抓着自己的手走向蕭烈。

她的父親對於蕭烈一直很敬重,她也同樣如此。

蕭澈牽着夏傾月的手走了過去,笑道:「爺爺,起的還是這麼早呀。」

「傾月給爺爺請安。」夏傾月輕輕欠身,姿態溫婉端莊。

「好好好,走吧,我們吃早點。」說著,蕭烈放下手中的工具,朝着屋裡走去。

房中的餐桌上,果然已經擺好了三份,剛剛做好的早點。

蕭澈抓着夏傾月的小手一直沒有放開,兩人肩並肩坐在餐桌的一邊。

可等蕭烈剛坐下,一個匆忙的腳步聲就從外傳來,只聽有人喊道:「五長老!五長老在嗎?門主有令,請各位長老務必馬上前往議事大廳!」

蕭烈蹭的一下站起來,看向蕭澈和夏傾月:「看來是有什麼急事,你們先吃吧,不用等我。」

在他的記憶中,還從未有哪一次在大清早,發出如此緊急的召集令,趕緊披上衣服,快速離開。

蕭烈前腳剛走,蕭澈的手就閃電般的鬆開夏傾月,一臉正色道:「傾月老婆,你這麼聰明,一定明白我牽你的手只是為了讓爺爺高興,絕對沒有其他意思的。想來,你也不會生氣吧?」

夏傾月的臉色卻是一點點變的冰寒,她冷冷道:「你再敢隨便碰我的身體,我真要你不客氣了。」

「喂!你不至於吧!」蕭澈瞪眼看着她,「就只是牽個手嘛,你居然會真的生氣……我們可是正牌夫妻,嗚呼,我這到底娶了一個什麼樣的老婆……」

這話說完,夏傾月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無奈道:「算了,坐下來吃飯吧。」

蕭澈嘿嘿一笑,坐在身邊大快朵頤起來。

等兩人吃完早點後,蕭烈才匆匆趕來,臉上寫滿了前所未有的凝重,還有些許沒散去的震驚。

「爺爺,發生什麼事了?」蕭澈連忙站起來問道。

蕭烈喝了口茶,徐徐道:「兩刻鐘前,門主收到一份信件,上面說蕭宗會有一撥人來這裡,帶頭的是現任蕭宗宗主最小的兒子!」

蕭澈和夏傾月同時沉默了。蕭宗與冰月仙宮並列,同是四大宗門,為何要來到這默默無聞的蕭家?

蕭宗,雖然名字上和他們蕭門只是一字之差,但卻有如雲泥之別!

蕭門雖可勉強在流雲城稱霸,但在蒼風大陸,卻壓根是個默默無名的存在。

而蕭宗,卻是傲視蒼風帝國的最強四宗門之一,是蕭門,連仰望都沒資格的超然存在。

可以毫不客氣的話,蕭宗之內一個雜物房的小廝,都不一定看得起這蕭門的正牌門主。

蕭烈察覺到兩人疑惑的目光,笑道:「原因其實很簡單,我們蕭門先祖蕭別離本就是蕭宗的弟子,後來因天資太差被驅逐。

而先祖父親卻是當時蕭宗執法堂的長老,如今那位長老仙逝,但他將死前,想起了我們先祖,於是留下遺言,希望蕭宗能找到我們這一脈,從年輕一輩中挑選出一個天資最佳者,帶回蕭宗培養。」

聽了蕭烈的話,蕭澈先是思索,然後釋然,怪不得蕭宗會忽然主動登門,原來是有個這樣的理由。

「挑選一個天資最佳者回蕭宗培養。」

這天資最佳者,怎麼也和他蕭澈沒半毛錢關係。

但,可想而知,其他長老得到了這個消息之後,心中的念想該是多麼的澎湃。

蕭烈的臉色看着很是平靜,但努力掩下的失落依舊逃不開蕭澈的眼睛。

他張了張口,想說一些安慰爺爺的話,但醞釀了半天,卻是一個字都無法說出。

「好了,這事與我們也扯不上關係,吃飯!」

蕭烈洒脫的笑笑,坐在了餐桌前。

兩人陪着蕭烈吃完早餐,才聯袂走出了院落。

夏傾月步伐很快,沒有等蕭澈,猶如幻影般消失在視線內。

蕭澈本想跟上去,但是走到一半,想了想,卻是轉身去了葯事房。

而這一切,都被躲在小巷裡的蕭陽看得清清楚楚。

等到蕭澈徹底離開視線後,蕭陽回到蕭玉龍的院落,說道:「玉龍哥,我看到蕭澈沒跟夏傾月回去,看樣子是去東院葯事房了。」

「真的?」蕭玉龍搓了搓手,壓低聲音有些激動道:「那現在,豈不是就夏傾月一個人在家……」

蕭陽低聲笑道:「是啊,玉龍哥,你的機會總算來了。」

蕭玉龍眼眸閃過一絲興奮,他從懷中取出早就準備好的迷夢散,倒入了酒壺中,隨後徑直朝着蕭澈的院落走去。

等蕭玉龍到小院時,就看到夏傾月正在院內的樹下修鍊,陽光灑下,她的身影沐浴其中,散發著聖潔的氣息,讓人目眩神迷。

聽到聲音,夏傾月沒有回頭,淡淡道:「蕭澈不在。」

蕭玉龍故意露出一絲遺憾的表情,接着微笑道:「無妨,也不是什麼要緊事,我就在此等一會兒吧。」

蕭玉龍在夏傾月身邊的石台坐下,他看了夏傾月一眼,忽然道:「夏姑娘,在下是來找蕭澈表弟,慶祝他成婚的,特意帶了一壺珍藏多年的佳釀。既然他不在,不如我們先品嘗一番,如何?」

說完,他從懷中取出酒壺與兩個酒杯,緩緩倒滿,並將其中一杯遞給了夏傾月,期待地看着她。

或許是因為過於激動,他的手有些微微顫抖……